导航

又是一年杏花季 再跑中华福寿山

      疆山美地公司组织的第二届“七星建设”中华福寿山国际越野赛,2018年4月6日在新疆伊犁霍城县大西沟乡境内的4A级景区中华福寿山开赛。赛事设挑战组,距离50.7公里,爬升2737米,关门时间12小时;体验组,距离27.4公里,爬升1344米,关门时间7小时;畅游组,距离9.6公里,爬升398米,关门时间3小时。这个赛事开放报名之前我已成功报名4月14号江南100越野赛110公里组,而中华福寿山越野50公里组别的爬升多少具有一些挑战性,果断报名参赛挑战组,正好把这次越野当作110公里组的赛前热身。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好像正应中华福寿山的四月景致,诗曰:“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2017年第一届“七星建设”中华福寿山国际越野赛,因为四月上旬气温偏低,参赛过程中没见杏花怒放,只有山脊上的冰雪相伴,且52公里组赛道因为气候变化将距离缩减至43公里,爬升仅为2330米,只觉跑得不够尽兴。

      50公里越野安全完赛,对于我当然不在话下,为确保一周后的110公里越野能够完赛,这次赛事必须实现无伤痛完成,这是此次赛事的重中之重。这次克拉玛依铁人跑团有11人参赛挑战组,只有我与杨平芳跑过50公里及以上距离的越野,其他人员都是第一次挑战长距离,根据赛会给出的数据以及天气预报,结合2017年的赛道情况与本人越野赛的经验教训,于4月3日向各位跑友作了如下经验分享:

      中华福寿山50公里组,组委会给出的距离为50.7公里,爬升2737米,海拔会在985-1630米之间,难度适中,属于正常越野赛道。路况,溪流与小河边的砂石路、草原山坡路、草原路、有少量陡升陡降的山坡,有几条较深的沟坎,有景区木栈道,有几公里硬化路面(柏油路),也有些荆棘丛、树林与野蒿枯枝。从目前的天气预报来看,近几日都是晴天,不会有泥泞路面,也不会涉水。应该是花红草绿的景致。

      4月6日霍城,晴,9-25度,难得的好天气,早晨中华福寿山景区山沟里面的温度可能会稍低一点。

      装备:长衫长裤或是短衫短裤都没有大的问题,短袖短裤出发前等待中会有些冷,跑起来就好了,长袖长裤到中午的时候会有些热。总而言之,如果天气预报准确的话,这个温度是属于难得的好天气了。

      我的50公里组着装:越野鞋、长筒压缩袜、引擎鸟内裤+紧身长裤(跑步专款)+跑步短裤(外穿),短袖衫(穿赛事服)+长臂套+薄款皮肤风衣+薄手套,号码布带,备空顶帽,备薄款抓绒衣(软壳,强制装备中的保暖衣物),带6升水袋包(1.5L水袋),水袋中装一瓶矿泉水(550mL)+两个330mL小水壶(前置、一壶装水、一壶装功能饮料),压缩水杯(组委会说不提供一次性纸杯,一般情况下还是有的),头灯(强制装备,没有头灯用小手电筒也可以,照明时间为6:30出发、8点天就应该亮了),双杖(最好带手杖,大神除外,没有折叠杖准备一根合适的木棒也可以),哨子(可以没有,强制装备中必须有),救生毯(可以没有,强制装备中必须有),能量食品适量(能量胶/能量棒/糕点等任意一种都可以,带点盐丸会更好,一般情况下能量食品用不上),餐巾纸、垃圾袋(一般塑料袋即可,途中无废弃物可不用),手机充满电(手机电池待机时间短的话备充电宝),几十元现金。CP1到CP2间距12.5公里,CP2-CP3间距13.5公里,这两段一般需用时2小时以上或3小时左右,所以要在补给站喝够水并带够水。没有水袋包,最好也得有水壶腰包,手持一瓶矿泉水跑当然也可以。对强制装备检查估计不会太严格。

      50公里组完赛时间,第一名会在5小时以内,汉族第一名可能会在6.5小时以上。我14号还有奉化的110公里越野,这次必须确保无伤无痛完赛,计划用时10-11小时完赛。

      注意事项:看不到路标的时候不要盲目乱跑,不要着急,可以等后面来的跑友一块寻找。越野安全完赛,心态和体能同样重要。跑量不够、没有练过爬山、年龄大些的跑友,建议下坡的时候慢一点,不要造成腿部乳酸堆积导致后续的下坡困难。在补给点必须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一定要带够适量的饮用水,一旦又饿又渴,可能会立即造成体能与信心崩溃。速度不重要,关门前完赛就是胜利;能不能完赛也不重要,确保安全最重要!

      4月5日8点自驾车,夫人同行,贺礼一家三口同乘,与克拉玛依一众跑友十几人结伴出发,行程535公里,14时到达霍城县清水河镇,午餐,过油肉拌面、加面。餐后在天瑞酒店领取参赛包,转道赛事起终点处的中华福寿山南门,入住紧邻起点的“中华福寿山酒店”。天高云淡,阳光正好,山沟里面的风很大,傍晚时分,自雪山顶部吹来的风,捎带阵阵寒意,将西下阳光的温暖不断稀释。晚餐,清淡炒菜加花卷,餐后与跑友周波沿赛道标识散步,回到起点处,见大王(赛事总监王怀林)与两小兄弟在布置现场,看来人手严重不足,我主动与周波加入其中,并打电话叫来贺礼,三人负责完成了40多面道旗的组装,时间已近夜半,回房间简单洗漱,近凌晨1时入睡,睡前将手机闹铃置于4:50。

      6日未等闹铃响起就已醒来,洗嗽、按计划着装,往酒店餐厅就餐,稀饭、花卷、炒菜、煮鸡蛋,还有凉菜、蜂蜜与奶茶。风仍然很大,但不是很冷。

      赛事技术说明会:50公里组赛道因为部分河道水流较大,赛前作了部分调整,距离为56公里,爬升2400+米,看来是增加了长度,稍稍降低了难度。

      6时许,50公里组参赛选手百余人差不多已齐聚起点,拉伸的、叙旧的、拍照的,激动的、高兴的、纠结的,蒙面包裹的、短衫短裤的、防寒防风的,头灯闪烁、人影幢幢,大半个月亮斜挂在天边,稀疏的星星略显高远。起点灯光映照下的人群,五颜六色,一派欢腾。大王主持,简单开场白后,6:41鸣枪起跑。

      风还是很大,跑起来了,身体散发出的热量足以抵御风的侵袭。在起点出发时我就没有往前挤,仍然按10-11小时完赛来计划全程,不紧不慢裹夹在跑动的人群中往前移动,对于超越我的选手也丝毫不放在心上。今年的路觉得好跑了很多,没有了泥泞路面,河套那一段也没有了枯木挡道。出发两公里多的缓下坡硬化路面,还是跑进了530的配速,过桥后约4公里缓上坡砂石路面,平均配速也在7分以内。气温适宜,自备的水与功能饮料基本没有太多消耗。第一座小山攀爬得比较轻松,下山到达CP1“别克家”,排名第26。天已微明,喝了几口水,将小水壶补满水,立即出发。翻越两座山峰,距离约15公里到达牧民私补点,期间吃了一支能量胶,携带的水差不多喝完。牧民私补点只有不含盐的奶茶与包尔沙克(油餜子),没有水也没有功能饮料。不知道下一个补给点在哪儿呢,将小水壶装满奶茶,水袋包中又装了约500mL奶茶。不紧不慢继续前行,前行不到1公里就到了CP2“艾山家”,打卡的志愿者告诉我排名第37位。这里补给很好,坐下来,吃了一根香蕉,喝了些小米粥,将水袋包中加装了一瓶矿泉水。看着先到的与后达的选手们依次前行,我心想,不用着急,我能跑进前30。

      越野赛道补给实际上和越野赛道路况一样,都会充满未知。因为此,我对自备补给非常重视。尽管去年的这个赛事补给很好,在木栈道那儿有热热的、咸咸的鸡汤,有些补给点还有白米粥等等,总之觉得很好,自备补给基本没有用上。今年出发前仍然带了1支能量棒、2支能量胶,4个小包装沙琪玛、4个小包装豆腐干,6粒盐丸,以及总量1L多的饮用水与功能饮料。

      CP2“艾山家”到CP3“木栈道”,又是一段长距离,又是翻山越岭的道路。今年的赛道,没有了冰雪,不但能够脚踏实地,还有那绿草新芽铺装;向阳的山坡上野杏花正陆续开放,那浅红的、浅黄的、粉红的、淡白的花朵一簇簇、一团团煞是壮美;阴面山上的野杏树也是花蕾满枝、含苞待放;不远处的雪山在阳光照耀下泛着银光,小河流水匆匆,河岸旁牧民新居点缀其间;幸福的马儿、羊儿悠闲自得地享用那青草盛宴;断崖上的趴地松更显翠绿,更有那满坡金黄色小花,一大片、一大片,把山坡装扮得分外妖娆;此时此地此景,正是“战地黄花分外香”啊!我按照自己的节凑或跑或走,上坡能够实现超越,下坡也不至于被年轻人拉得过远。因为不追求速度,心情正好,在一山顶,索性坐下来,享受山风吹拂,吃着自备补给,然后继续前进。途中与18岁小伙乔迁宇同行了一段距离,超越了大腿抽筋的刘景成。

       在去年赛道往中华福寿寺那个山底河道中,挑战组与畅游组赛道重合,赛道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到达CP3“木栈道”,体验组人员正在陆续到达终点,我取下水袋包,坐下来喝了一些小米粥,吃了库尔勒香梨、苹果,再次将水补够。时值清明小长假第二天,中华福寿山景区游人如织,木栈道上由南向西攀登的、由西向南往下的,熙熙攘攘,观景的、拍照的、聊天的,耄耋老者、没齿孩童、帅哥靓妹,欢声笑语,映衬着蓝天白云、穿行在绿草树丛,尽管野杏树还没到盛花期,但仍显“满园春色关不住”、野杏花开满山坡。在木栈道上快速行走,只要你礼貌地招呼着游人让道,就同样会受到游客们的礼让。正午的阳光有了些热度,用双杖交替伴行,任大滴的汗珠滚落,不断地喘着粗气,一鼓作气攀登到CP4“若水亭”。今年的木栈道上没有路标指引,在有的栈道分叉处可能会有人出现绕道,好在畅游组人员较多,随大流好像也出不了大的差错。

      在若水亭继续坐下来休整,喝小米粥、喝水、吃香蕉、苹果,有一名美女警察志愿者执意要给我做放松按摩,还给我送上新沏的茶水,因为腿部没有不适,只能婉言谢绝了。好像是我年龄大的缘故吧,每到一处补给点都会受到志愿者们额外的关照,让我倍感温馨,也备受鼓舞。志愿者告知,往前都是下坡了,且不走去年往西门的沥青路。向志愿者们依依话别,顺着下行的盘山公路砂石路面,再转至一条小河旁的机耕道,真的是以下坡为主,尽管不能快跑,但可以快走与慢跑结合。其间的赛道在河水两侧穿行,遇一过河处,看到一名年轻人自河中间突兀出来的石头蜻蜓点水般飞奔而过,我也不想绕道,尝试着学样跨越,因为河中间还有另外被河水漫过的石头可以倒脚,即使我不能一步跨过,也不至于掉入河中。果然能力有限,用双杖支撑着尝试一步跨过不成,只能一只脚踩在漫水的石头上,鞋子湿透了,总算过来了。

      CP4至CP5距离约13公里,用时不到一个半小时,到达CP5“福寿山西门”,还是坐下来补给,得知后面的赛道与去年相同,知道余下的几公里有些难度。吃了1袋榨菜、1根香蕉、喝了数杯小米粥,仍然不紧不慢踏上征途。在最后的这座上山途中,有不少人已是望而生畏,有人是三步两停,有人索性攀爬一段就坐下来歇一会儿,我仍是不紧不慢的到达山顶,然后顺着山上的草原道路下行。去年缓坡的草原上,车辙留下的印痕,深达五至十厘米,宽度仅二十厘米左右,沿车辙印痕前进,感觉不爽,跨出沟外,地面不平,结果让人无以优选,今年再次奔走在这条道路上,好像道路平整了很多。无伤无痛完赛的目标即将达成,在离终点不到1公里处超过了一名同组别选手,在离终点约500米处又超过了一名同组别选手,用时9:46:33到达终点,总排名第20,性别排名第18。50公里组完赛82人,途中弃赛9人。松拓野3表数据:距离56.33公里(本次赛事跑错道路不到200米),海拔967-1622米,爬升2548米。途中将自备的1支能量棒、2支能量胶与6粒盐丸全吃了,另外吃了1小包沙琪玛与1小包豆腐干。

      我是克拉玛依跑团第三个到达终点的,在终点处停车场换掉越野跑鞋与压缩袜,等候同伴陆续到达。一个多小时后,刘景成拖着受伤的身体回来了,紧接着郁卫华、杨平芳与朱燕三人手拉手冲过了终点线。终点处的志愿者们坚守了一天很累了,我主动担负起为后续到达的跑友们颁发奖牌与完赛空顶帽的工作。正在大家焦急等待手机打不通的高岩杰,并由大王落实救援队去寻找他的时候,高岩杰奇迹般的回到了终点,让我们以及陪伴他的家人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刘猛猛也在高岩杰之后回来了,接着周波回来了。还有一位平时跑量不多、第一次跑长距离越野的王军瑛不知道身在赛道何处?看着返回来的跑友们没有一个还能继续奔跑:历军没有受伤,但体能业已拼尽,在CP1到CP2的途中我曾经超过了他,可他仍然凭着顽强的意志力以克拉玛依跑团第一名到达终点,成绩快我32分钟。贺礼脚掌打起了血泡,过河时又被水浸泡,强忍痛疼以快我10分钟的成绩完赛,在终点处脚部已经被医生裹上了厚厚的纱布。刘景成肠胃不适、大腿抽筋,更是苦不堪言。朱燕、杨平芳、郁卫华、高岩杰、刘猛猛也都尽力而为了。周波一宿未睡,晚上帮忙干活受凉,也是肠胃不适。只有我还好,眼看着日渐西斜,而王军瑛还奔跑在赛道上,由西门打卡点信息得知,她已过了最后一个打卡点、没有弃赛,我毅然决定顺赛道路标逆向去迎接她。在车上拿了1瓶矿泉水,快速向着返回的山路奔跑,路上不断偶遇男女结伴的跑友们,大约跑了2公里多一点,终于迎到了一个人坚持奔走在赛道上的女英雄。见到我以后,王军瑛好像精神倍增,立即变走为跑,他并没有让我帮她做点什么,一路前行,不但超过了前面的两位选手,而且将他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最终她赶在调整后的关门时间14小时之前,以13:37:55的成绩顺利完赛,不竟让我为她感动。永不放弃、永不言败,这就是跑者的精神,这就是跑者的追求!

下面是我们克拉玛依跑团全体参赛人员的完赛成绩:

姓名 历军 贺礼 汪世国 刘景成 朱燕 杨平芳 郁卫华
时间 9:14:46 9:36:28 9:46:33 11:13:29 11:14:12 11:14:20 11:14:24
总排名 14 19 20 40 41 41 43
性别排名 13 17 18 34 7 8 35
姓名 高岩杰 刘猛猛 周波 王军瑛 10公里

体验组

贺智喆 魏海荣
时间 12:24:29 12:25:42 12:37:42 13:37:55 03:00:17 03:04:37
总排名 57 58 68 79 51 53
性别排名 47 48 54 18 21 28

      这次贺礼一家三口参赛,,他夫人魏海荣10公里体验组用时3:04:37完赛,总排名53,性别排名第28,他10岁的儿子贺智喆完赛时间3:00:17,总排名第51。10公里体验组实际距离约15公里,爬升也比原计划增加了很多。值得为这样全家总动员参加越野的家庭点赞!

      赛后,克拉玛依跑团除高岩杰陪同家人先行离开,我们在清水河镇集体就餐,畅谈赛事感想。7日早餐后,驾车返回克拉玛依吃午饭。三天行程1100多公里,跑了一场56公里越野,大家都圆满实现了各自的赛事目标。对于我,赛事当日觉得没有不适,但是回来后大腿部分肌肉还是酸痛了几天。

      越野比赛:体能、心态、装备(着装)同等重要。没有良好的体能,没有与之参赛距离和难度相匹配的训练,则体能难以保证完赛。没有良好的心态,则可能在比赛中反复迷路,也可能因为过于追求速度而受伤。没有合适的装备,同样不能保证完赛,如,一条可能磨裆的内裤,对于长距离越野将是导致弃赛的唯一原因;天气骤变,没有相应的防寒服装准备,可能引起失温,不但不能完赛还会给身体带来严重伤害甚或是生命危险。没有足够的能量与饮用水储备,或许赛道补给不足,也有可能造成体能难以为继。即使是夜晚头灯不能照明了,靠蹭别人的光亮也是难以前行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次50公里组第六名完赛的博乐市跑友王锋,就是穿的短裤短衫,他的大腿、小腿都被赛道上枯蒿枝条与荆棘刮得伤痕累累。越野赛的这些关键因素、甚至是致命的影响因素,仅仅靠说教好像难以被大家认同,只有亲自体验迷路了、体验摔跤了、体验痛苦了、体验受伤了,才能收获经验,方能在越野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关于这次赛事的一点建议:赛道补给最好有些功能饮料,除了榨菜以外,最好能够再增加一些咸味饮食,比如咸味的小米粥或是大米粥或者咸汤一类;能够备些面包与蛋糕类的软一些食品如何。福寿山景区木栈道的一些分叉处,挂布条一类的标识好像会被游客摘走,如果能立上指示牌是否更好一些。

      最后祝愿疆山美地公司的赛事越办越好!

2018第二届中华福寿山国际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0931

您需要才能回复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