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飙山 ,狂飙一颗脆弱的小心脏

51节假期,我参加了“飙山越野*龙腾亚丁越野赛”。

于是在接下去的3天里,我的小心脏在高原上遇到了巨大而刺激的挑战。



Day 1。 阴-多云-飘雪

早上八点,从成都盆地而来的飞机降落在稻城亚丁海拔4411米机场(世界最高的民用机场)。舱门打开就感觉到心脏重了一下,把行李箱搬上大巴后,我听到心在咚咚作响

酷似飞碟的机场


由于限速,大巴用了近两个小时才从机场开到香格里拉镇。海拔降到三千米,心跳慢了下去,但走几步还是会呼吸不畅。透彻的蓝天和无遮拦的太阳就在头顶,晒得我有点头晕,就这样直到五六点钟太阳被云遮住,然后天上竟突然飘下了一些雪粒。


Day 2。天气晴

5点半起床,七点半坐大巴去亚丁景区。今天计划要安全完成一个十公里的徒步,以确保自己身体无碍,能够完美适应高海拔地区的运动。

太阳8点半升了起来,温暖立即洒满了整片若绒牛场,远处的三座神山(我至今没有分清每一座的名字)被照得格外白亮。其中一座雪山有一面透出特别的蓝绿色,我猜那是一片高原冰川。徒步的起点就在牛场,海拔4010米。

枪响后沿着马道蜿蜒曲折向着神山的方向缓缓前进,一路拍山拍花拍牛马拍人,慢慢超过有高反的同行者,但同时也被景区的马队慢慢超越。我穿着夹棉跑步外套一直没脱,唯恐在4千米海拔的地方瞬间感冒。

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后,海拔4479米的牛奶海到了——这是10公里徒步的最高点和折返点。神山脚下的这个海子并不大,可能是雨季未至,浅浅的几乎清澈见底。到了这里就要多拍些照片,自拍他拍外加摄影师拍,拍着拍着感觉气不怎么喘了心跳也没那么重了,高反大概在这个海拔高点被一个亲密动作暂时克服了。

虽然跑得不快,但虐起来一点不会含糊


折返以后是一路下坡,呼吸和脚步逐渐变得轻快,马道松软,跑得开始有点得意忘形。突然听到后面一声“噗通”,回头看到家属已经五体投地趴在了马道上——她被一块石头绊倒还崴了脚。确认过没有骨折后,我们互相搀扶着慢慢走回终点。

事后推论这可能是因为高反导致了注意力不集中,脚上因为缺氧而力量不足于是腿骨发软。家属抱憾退出了第二天的天空跑正赛。

(现在想想却也是万幸)


Day 3。阴-雨-雪-多云


4点被闹钟叫醒,五点半吃好早饭穿好装备。特地出门感受了下气温,没感觉到寒冷也没有飘雨,于是决定舍弃前一天穿的夹棉跑步夹克只带上薄款冲锋衣上阵。七点整发枪,几百名中外选手在一片喧嚣中冲出了位于香格里拉镇的起点,向着多座大山后的终点进发。出发以后是个长达四公里的长下坡,我的状态很好,跟着大部队匀速跑着,气不大喘心不乱跳,舒服得到达了第一个打卡点康古村。之后的两段路线都是山间的长缓坡,路线不难,只要执杖坚持就好。快到CP3龙头坝的时候,阴沉的天空下起了大雨,海拔3900米处的雨非常冰,夹杂着雪粒,很快就手脚冰凉。在补给点喝了热水穿上冲锋衣,这时候听说29km的冠军已经冲线了好一阵,而我竟然还有近一半的距离和八百多米的爬升等在前面......

CP3到CP4冲古寺的路程不长,基本是景区里的盘山公路,但冷风雨中也是走得很慢。11点51分到达CP4,这时天短暂放晴。我连喝两杯热水,一支红景天口服液,一根母亲牛肉棒,一支能量胶,一根香蕉,我甚至还以冲古寺为背景拍了几张照片,在这个补给点磨蹭了将近十分钟。走出这个补给点后就是本次比赛最难的一段,总长5公里从海拔4140米爬升到4786米的炮台垭口。我听说垭口正在下着大雪,这更让我出站变得磨磨蹭蹭。


但,总归还是要出发的。

冲古寺到炮台垭口是29k天空跑比赛的折返赛道,也是46k超级转山跑比赛的最后下坡赛道,所以我在向上的过程中不断遇到向下飞冲的高速选手。在我还没来得及掏出手机的时候,46k的男子前几名选手就已经冲了过去,我只抓到了46k女子冠军的照片,但明显感觉手机快门赶不上姚妙的速度,没按两张她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22岁的姚妙小姐姐,46km超级转山跑的女子冠军


钻出树林,开始在山脊上无止尽的向上。翻过一座山坡继续下一座。四千米以上的每一步路都走得异常辛苦,顶着越来越大的风和越来越密的雪,每走几步都会气喘心悸,步行变成了挪动。对面过来的高速跑友会鼓励我一句“加油”,但这没有什么卵用,继续龟速,心脏和呼吸都越来越不给力,此时腿上也就失去了动能。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在某个山坡上看到了补给站,开心得靠过去却发现这只是打卡点前的补给站,真正的目标据说还要一个半小时… NND,我偷偷骂了一句,继续蹒跚往前挪。

渐渐的,山坡上的草地不见了,地面变成了碎石坡,而且有积雪和被跑者踩烂的泥水塘。终于,在呼哧呼哧的喘息中又看见了雪坡上的一个补给点,我热泪盈眶地想这回总是了吧,结果工作人员递给我一杯红牛,然后指了指200米外雪坡顶部挂满经幡的垭口,说那里才是真的打卡点。


NND,我又瑟瑟发抖地偷偷骂了句,然后顶着风雪继续颤抖着向上。在海拔4786米的垭口,迎着最大的风雪,我终于找到打卡的志愿者,签到后得以折返。站在垭口向下看,一片风雪中,几个跑友正在艰难得向上努力,正如同之前的我。


“现在只要跑下去就好了”,我和周围的跑友含着泪搓着鼻涕互相鼓励着,开始下坡折返。这个大坡虽然爬上来很累很难,但跑下去却很轻松,心跳也不再剧烈。于是我开始跑步下坡,每隔几百米停下来走几步,以免心脏爆表。就这样,花了1个多小时,我下降了六百多米,重新跑到了3个小时前起步的冲古寺,然后一鼓作气冲过了终点线。

完赛成绩很一般,但我还就是完成了一次高海拔的天空跑

冲线的时候,冲古寺放晴了。蹲守的摄影师按下冲线快门,志愿者给我戴上一斤重的完赛奖牌。我掂量了下奖牌,然后按下手表上的完成键,安全达成一次29km的天空跑。

比赛好坏除了看补给,也看请的摄影师是否把自己拍得够帅


Day 4。

我躺了大半天,分别在床上台阶上和沙发上。我像个真正的旅客那样悠闲而自得,晒近在咫尺的阳光,再不愿多说一句话,再不愿多走一步路……

请别烦我

——来自一头体重130斤,住在高原的狗



2018 飙山越野•龙腾亚丁越野赛 暨SKYRUNNING(中国)越野嘉年华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134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玩世不恭 玩世不恭

    开玩笑!姚妙,祁敏,申加升常年驻扎大理跑4000米海拔以上的苍山作为训练,跑亚丁还不轻松碾压平原选手?

    2018-05-07 18:30:22 回应

  2. 汉子杰可 汉子杰可

    开玩笑!姚妙,祁敏,申加升常年驻扎大理跑4000米海拔以上的苍山作为训练,跑亚丁还不轻松碾压平原选手?      玩世不恭
    在平原更加碾压我们了 :)

    2018-05-08 18:53:3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