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6fe09856b6a59346b2dae42302a61d84

“地狱上行走,天堂里奔跑”——2018龙腾亚丁越野赛记!

 

源起

强风肆虐的吹舞着覆盖在垭口处的五彩经幡,我完全淹没在这震人心魄的幡声之中,它就像迎接勇士归来的欢声般振奋人心,我静静的接受着的洗礼,让它穿透我的全身。

经历了之前7公里左右的地狱般的艰难路段后,我终于迈着沉重无比的步伐爬上了最后一道难关,我站在海拔4666米的鬼门关垭口上,沉浸在这五彩斑斓的时空中,今天的比赛真可谓是在天堂里奔跑和在地狱上行走,充满着戏剧性,整个过程精彩万分。只剩下最后5公里的下山路程,转山之路即将完成。看着远处泛着金光的山谷,冲古寺终点就在眼下了,内心开始激动起来,我的愿望也即将实现了。这一切都源自于2014年12月24日,那天早晨我站在海拔4900米左右的哈巴雪山雪线处,遥望着稻城亚丁三神山日照金山,那时在我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个愿望:某一天我一定要亲自前往去朝圣亚丁三神山。


天堂篇——激情自由的奔跑(46公里)

(稻城县香格里拉镇START——冲古寺CP4——洛绒牛场CP5——第一垭口CP6,海拔2947M---4501M,行程总数33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7:00——12:00)

一.启程天堂:沿河而上,密林穿梭

(稻城县香格里拉镇START——康古村CP1——冲古寺CP4,海拔2947M---2860M---4017M,距离21公里,行程数21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7:00——10:45)

早上6点半左右,选手们陆续从香格里拉镇各方向汇集到本次赛事起跑处,这时候蓝灰色的天空也渐渐的苏醒,慢慢照亮了整装待发活力四射的选手们,大家也许都带着自己的目标准备着进行这次越野挑战的开始。我自己在来之前其实大致也给自己定了个目标,由于此次前来的46公里很多来自国内外的越野跑及马拉松大神和冠军们,我把目标定在跑进20名,8小时内完赛,不过当奔跑起来的那一刻,这不再重要,享受比赛本身,体验比赛过程,用奔跑的方式来虔诚的朝圣亚丁三神山,才是我从遥远的城市来到这隔世的秘境香巴拉的真实心声。

在等待的过程中,再次见到了熟悉的身影,昨天和我一起跑VK速度赛的两个日本选手出现了,有趣的是我看见他们今天的参赛号码和我还是顺号,而且昨天比赛我们三个的速度相近,几乎全程一直相隔不远的距离爬升和跑动着,最后获得了男子第7/8/9名,我处在中间位置,不过今天自起跑后,我没有再见他俩的影子,我跑在了前面。

在一段开赛仪式后,队员们都开始朝起点线集聚,伴随着大家的543…的呼声一落,枪声升起,龙达飞腾,带着激动不已的心情开始了我精彩的朝圣之路。从香格里拉镇到康古村这一段路下降近100米为缓下坡宽敞的泥公路,一开始大家的速度都非常快,尤其是前面领跑的高手们,由于是46公里和29公里的一起跑,因而46公里的速度也被29公里的带快了一些。我也加快着自己的脚步开始一个个超越前面的队员,我想尽力追赶前面梯队的选手,到达康古村时候我大概处在第二梯队的中间吧,一直到跑完铁栈道差不多25公里的时候,我超越了十来名选手才到了第二梯队的的最前面,可是第一梯队大神们的影子一直都没见到。

路过康古村后就是一直沿着亚丁大峡谷向上缓缓的爬升了,一会儿在河边跃步,一会儿林中穿梭,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差不多跑了6公里左右,我超越了几名队员,然后又经过CP2后3公里这一段5公里左右的路程,开始了一个人在峡谷中的奔跑,在这清晨的峡谷中独自奔跑非常的安逸,伴着畅流的贡嘎银河水声,时快时慢跃动的脚步声以及心跳声,在这幽兰的空谷中抒写着动听的音符。正当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处在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之间时,前面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不久后我又超过了一身黑色的外国队员,经过一段爬升路段我再次超越一个外国选手,这时眼前出现了一段泥土公路,我来到了峡谷的尽端区域了,阴沉的天空开始下着小雨,我把外衣的帽子拉起来避免淋湿头部,2名队员在我不远处跑着,我加快脚步赶上他们一同跑到了龙同坝CP3,结束了这段亚丁大峡谷的穿越。

在龙同坝CP3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我抓了几个水果番茄和小橘子,冒着雨告别2名选手先出发了,此后是一段2公里多的缓坡公路,我尽力保持跑一百多米走十米左右的节奏,渐渐的和后面的队员拉开了距离。跑完这段公路后又回到森林中,爬升了几百米后,于10点45分左右终于到达了冲古寺CP4。至此,整个赛程差不多过半,从这里开始46公里组和29公里组的兵分两路,我带着兴奋的状态继续迈出前进的步伐,转山之路正式开始。

二.步入天堂:栈道跃进,公路快跑

(冲古寺CP4——洛绒牛场CP5,海拔4017M---4117M,距离7公里,行程数28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10:45——11:40)

离开冲古寺CP4没多远,冲古寺坐落在赛道的左侧,在细雨中依旧闪耀着金光,照亮着我朝圣之路,直到我再次看到它我的转山之行就将圆满。跑过冲古寺后是沿它东面下坡到底,然后转右是一条灌木丛中的小径连接金色的冲古草坪,延伸远处是大V型的山谷,它就像是通往天堂的神秘通道,我满怀期许的踏上了我的天堂之旅。

随后一踏上铁栈道后,就开始了漫长的4公里左右仙乃日神山侧面的河谷地段奔跑。栈道桥面是铁格栅状的,跑起来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还有越野跑鞋都有偏长的鞋齿,踩在格栅上不是特别的舒服,这段路是整个赛道中感觉最差的一段吧。还好的是这段路大多较平缓,还是可以较快的跑起来,时而台阶上升与下降,时而跨桥而过,隐藏在这个深谷底跃动前行。

一个人跑了半个小时左右,前面终于又出现了一个队员的身影,这时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段的栈道了,山谷也变得开阔起来,快要跑完铁栈道的时候我赶上了这个选手(唐三石),在这之前他才是一直处于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之间,最后在我之后顺利的达到了终点,简单的和他交谈了一下,我加快脚步踏过了最后一节铁栈道。

这时来到了平坦的公路上,双脚较之前一下舒服了很多,这时的天气也转好了一点,我脱下衣帽,摆动手臂,大步的跑起来。不时的有来往的景区电瓶车从我身边经过,传出阵阵加油声,在他们的鼓励下我,也越跑越快,渐渐的拉大了和后面队员的距离。可惜的是眼前方的央迈勇神山和左侧的夏洛多吉神山以及右侧的仙乃日神山都隐藏在云雾之中,保持着它们的神秘与深远,不过幸运的是前天我都目睹了三神山的真容,今天我可以专注于奔跑。

跑了大概2公里多公路,来到了开阔的黄灰色的洛绒牛场,草场中间的彩色经幡塔成了整个环境中的焦点,在经幡塔后面人群聚集的地方就是洛绒牛场CP5了。随着路标的指引,离开公路开始了一段木栈道的缓下坡段,我此时仿佛像是飞舞着的经幡一般轻快的跑跳下一台一台的栈道,在志愿者们热情加油声下我来到了洛绒牛场CP5。

三.身处天堂:直达海子,斜上垭口

(洛绒牛场CP5——第一垭口CP6,海拔4117M---4501M,距离5公里,行程数33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11:40——12:00)

在洛绒牛场CP5了解到我现在是第11名,前面的队员领先我20分钟左右,而且都是大神级的专业选手,我心想赶超不大可能了,心态一下放松了下来,但是要保持现在的状态,尽量拉大与后面选手的距离。在补给站喝了点热水,看到后面队员也到了木栈道处了,我于是拿上几个番茄边吃边跑开始了下一段的赛程。

经过一段差不多1公里左右的起伏的缓坡路段后,开始了今天的第一个难点路段,路上也有很多游客在缓慢的向上爬升,我用手按着膝盖尽力的抬脚加速从他们身旁略过,陡峭的爬坡路加速了双脚的疲乏,同时天空开始飘着雪花,我带上衣帽,埋着头咬紧牙关坚持向上,差不多用了二十多分钟翻上了这个陡坡段,之后是一段到达牛奶海的较平缓的土石路,我开始摆动着上身慢慢的跑起来,11点半左右,眼前出现了牛奶海静静的平躺在雪山的怀抱之中。在海子的上方山坳处就是第一垭口CP6,从海子的右侧一条二十度左右的斜线一直延伸至垭口。

置身在这天堂般的现世环境中,仿佛洗去了之前的疲惫,伴着明镜般的海子,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一边感受这美丽的景致,一边从海子边的草甸中跳动着朝斜坡方向迈进。在斜坡路上我尽力小跑着,差不多跑了十分钟左右回头望去,牛奶海像一块巨大的翡翠切开了地平线,那光洁变幻的暗绿色深邃而神秘,与周围的雪山一同构成了一幅神奇美妙的画面,真的有幸自己能在这美妙的山野中奔跑,也感谢自己勇敢坚定迈出的脚步

我继续小跑一段然后快走一段的节奏向前,这时候遇到了在这里蹲守的摄影师朋友(雒猛),跟着我跑拍了2段后,为我留下了此次赛事最满意的奔跑瞬间,之后我继续朝垭口方向迈进。随后上到一大片宽阔的雪原地段,遇到了摄影师(欧阳凯),他昨天和我一道参加了VK速度赛取得男子第5的好成绩,今天回归摄影师角色,在这寒冷的雪原中和我一起奔跑了3段拍摄,我个人非常偏爱雪域环境,在雪地中奔跑真是一种享受。与他分别后,前方的雪坡上五色经幡给予我温暖和力量,马上就要到第一垭口CP6了,我爬上了雪坡,再次回望天堂圣境,牛奶海此刻仿佛整个世界的中心,美丽而充满能量。它又好似一个神秘的通道,通往天堂?通往另一个神奇世界?

这时,眼下方的雪原地出现了其他选手的身影,我挥手转身不舍的离别了这天堂之境,中午12点左右,我来到了第一垭口CP6,在寒风冰雪中,志愿者们热情的关照着我,叮嘱我注意安全,短暂的停留后我开始继续朝垭口后面的雪域跑去。


地狱篇——迷失艰难的行走(46公里)

(第一垭口CP6——CP7——最后垭口CP8,海拔4501M—4331M—4666M,距离8公里,行程总数41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12:00——14:00)

一.坠入地狱:速降雪坡,迷失雾境

(第一垭口CP6——CP7,海拔4501M—4331M,距离5公里,行程总数38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12:00——13:00)

离开了第一垭口CP6后,前面出现了左右两个山凹口,左边是去往勒西措的方向,跟随路标我转向右边去往热松措,这时的我被这空寂的雪域所包围,完全迷醉在这白色的时空里。

之后是缓缓向下的雪坡,路上遇到了几个志愿者叮嘱小心通过有积水的冰雪路,随后我跑上一个小雪坡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平U字型的开敞视野,在这个巨大的山谷的底部,像浓烟般的云雾正在升起融入到灰暗的天空。再往下跑去,一汪浑水落在较平缓的山谷上,和之前的牛奶海形成鲜明对比,难道这里是通往地狱的通道?在热松措的右侧一条斜向的路一直向下倾斜,直到消失在那片升腾的迷雾中。

这一条向下雪坡路,比之前上第一垭口的坡度陡一点,特别适合快速的下降,我也想利用这段路程拉大和后面选手的距离,我加快了下降的步伐频率,大幅度的摆动着上肢及身体,整个身体仿佛飞起来般轻盈爽快,乐在其中。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小段很陡的雪坡,我没有停下急速下降的身体,一个腾空双脚踩进了很深的雪中,可能是这一下有些过度用劲,或者是腾空过高,或是突然急速到静止,我的两只小腿突然间同时抽筋了,我仿佛一下坠入了地狱一般,从之前的欣喜若狂让我暗自神伤,看着眼下还有那么长的路,想着离终点还很遥远,我有些无奈与担忧起来。我只好控制好身体,把脚打直弯身轮换着拉伸着两小腿,慢慢的恢复过来了,我小心翼翼的下降完这段陡雪坡,然后放慢速度小跑着下山,坡路上遇到几个正在转山的藏族同胞,他们的鼓舞让我的脚慢慢又恢复正常了,但是怕再次抽筋,我之后有意识的放慢了点速度。很快来到了山坡脚,几名志愿者好像知道我脚的问题,询问了我一番,叫我注意和到下一个CP点治疗一下,我感觉好像没大碍了就继续朝前面平缓的通往那浓雾中的小道跑去。

我很快进入到了在雪坡上看到的那团浓雾之中,我一个人在这视野百米左右的灰色世界里跑着,前后都没有其他队员,偶尔出现几个转山的藏民让我找到前进的方向。大概12点半钟左右,寒风吹动着浓雾向上不断涌出,在浓雾的下方露出了黑色的森林峡谷,我知道这里是卡斯地狱谷了,现在我正行走在地狱之上,那种破人心寒的气势顿时让我感觉到了一阵恐惧,不过自己能在这迷雾中目睹一眼地狱谷也是有幸了。很快我又再次迷失在这浓雾之中,天空不时的下着大雪,道路也变得陡峭,不断的起伏转折,加上很多地方路上的雪和泥融合一起形成黑色泥雪路,难道是地狱里的路吗?我艰难的安全通过了这段崎岖的山路,大概13点左右到达了在风雪交加中的CP7。

二.走出地狱:漫步雪域,翻越垭口

(CP7——最后垭口CP8,海拔4331M—4666M,距离3公里,行程总数41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13:00——14:00)

在CP7我咨询了一下志愿者们,前面的选手已经过去很久了,我感觉后面的选手应该离我也有点距离,他们还提醒我后面的路程有几个上下起伏,然后最难的翻越最后垭口,我还是喝了点热水拿了几个番茄后继续出发了。

不知不觉中雪下得更大了,我低着头一个人在茫茫雪域中孤独的行走着,也许是心中坚定的信念我一定能战胜挑战,顺利的完成转山之路,并没有感觉到寒意,而是默默的走着自己脚下的每一步。除了一些下坡和平缓点的路我小跑一下,其他的路段我只有尽量快节奏的行走着,过了两个小一点的起伏路段后,又遇到了2名志愿者,其中一个重庆口音的志愿者善意的叫我歇一下避避大风雪,毕竟拿名次是无望的了,剩下的就是安全顺利完赛。我没有停下来,继续冒着大风雪朝最后的大爬升雪坡段前行了。

这时候的能见度非常的低,前面选手的脚印都被覆盖上了新雪不是那么的明显了,我踏出自己新的脚印,慢慢的沿着雪坡一步一步的向上爬升,前面一个深色的帐篷出现在眼前,走近的时候,帐篷忽然拉开一个缝来,一名志愿者探出头来,提醒我小心注意安全,马上就要到最后的难关了。看着在这大风雪域中的志愿者们,也为他们的奉献倍感欣慰。

不一会儿,来到了一处较缓的雪地平台处,沿着路标的方向寻找着前进的方向,而这时候阵阵哒哒哒的声音从灰暗的雪雾上方传入我的双耳,我抬头望去,一处模糊的山形幡影在离我将近3百米的空中俯视着我。我继续埋着头艰难的抬着每一脚慢慢的爬升着,直到那响声越来越大,这时,一个躲在经幡脚下的志愿者提醒我还有十来米就翻上垭口了,看着清晰明亮的五彩经幡在灰暗的天空中舞动,仿佛在迎接我的到来。我穿过了那由五彩经幡形成的通道,来到了垭口的另外一边,结束了这最艰难一段地狱上的旅程。


重生篇——轻松愉悦的冲刺(46公里)

(最后垭口CP8——冲古寺END,海拔4666M—3992M,距离5公里,行程总数46公里,时间2018年4月30日14:00——14:47.45)

那五彩经幡构成的垭口通道就好似一条彩色的时光隧道,带我走出地狱,当我一穿过它时,眼前出现的是另一番景象,视野广阔清晰,与之前弥漫的雪雾形成强烈反差,正可谓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在视线的正下方一座的小山闪着金色曙光,那里就是此次转山赛事的终点。眼下很多29KM的队员正陆续的朝垭口爬升着,我不在感觉到孤独,仿佛重生一般来到这个全新的世界里,我充满了能量。

在最后垭口CP8的其中一名志愿者认出我来,昨天他在VK赛的终点最高垭口服务,今天在这里为我加油鼓劲,我带着全新的状态和希望开始快速的朝山飞奔而下。一路上有很多的29公里队员正在缓慢的向上方的垭口爬升,挑战着对于他们来说的最难关,也有一些选手带着轻松的步伐返回,急速的经过了垭口下方较陡的雪石坡路后,进入到灌木丛路段,有些地方路窄只能等选手们通过了我才超越,差不多20分钟左右,我来到了巍峨的仙乃日神山下方,从另一个角度领略了它的壮美,心中默默的念叨感谢神山的保佑,我即将顺利完成我的朝圣之旅。

跑过灌木丛路段后,我开始进入一片森林下坡路段,我采用小碎步的方式快速的下降着,不知不觉中温暖的阳光穿透树林照在了我的身上,驱除了之前的所有的寒意,我感觉无比的轻松愉快,很快我下到坡底,来到了下方的谷底灌木丛,我脱去外衣准备着最后的一段路程冲刺。

经过谷底后又再次进入森林坡地路段,刚一进树林,天空突然间变脸下起雨来,这一晴一雨真是无法预料,亦如我的整个赛程变幻无穷。我继续在高大的树林下跑跳动着下降到了冲古寺,在一阵润雨中,我快步冲向了等待着我到来的终点线,我一跃而起越过了它,我重返回到了人间。

在经过了7小时47分钟的时间的超级转山朝圣之路,我实现了自己3年多来的愿望,并取得了超出我自己预想的目标,总的排名第11名,男子第9名,前十名全部是国内外越野跑和马拉松赛的大神及冠军们,和第10名选手差了一个小时,但是作为一名业余跑者对于这个成绩以及自己今天的表现还是非常的满意了,我想来参加越野跑的每一个选手不一定是要跟别人比较,而更是跟自己比,我们都想成为那个更好的自己吧?!


番外篇——全新体验的速攀(VK 7公里)

(冲古寺START——巴依措CP——最高垭口END,海拔3998M—4746M—4969M,行程总数7公里,时间2018年4月29日上午11:00——12:38.19)

最开始我只是先报名了46公里超级转山越野赛,但是VK速度赛的诱惑及想象让我在最后还是补报了名,我想去尝试体验一下速攀的感觉,面对这这个全新的比赛我满心期待。

VK速度赛在46公里超级转山越野跑前一天进行,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热身赛吧,因为不知道赛道情况,我这次专门带了登山杖来,但是路上遇到一同参赛的选手(贾亮)说他昨天已经去过赛道适应了,感觉不需要登山杖,偏陡的路段不多,于是在开赛前我把登山杖存包了,我们差不多10点钟就来到了起跑点处集结等待着正式比赛的开始。今天天气非常好,阳关洒在大家的身上泛着光亮,远处的夏洛多吉神山也现身以示关注。这时候一个老外吆喝着站在我旁边的2个日本选手,原来是他们参赛号码顺号,然后他们看着我微笑起来,我们4个是顺号,大家愉快的站在一起。有趣的是和我顺号的2个日本选手速度和我相近,一路上我们相距不远的爬升着,最后挨个到达了终点最高垭口,遇见顺号还好,但遇到水平相当的顺号应该就不多见了吧。

VK赛参加的人比我预想的少,只有60个人左右,但是有很多高手参加还是让比赛充满了竞争和挑战。比赛开幕仪式开始后,参赛选手们朝起点线处聚集,等待着比赛的开始,在大家齐呼倒计时后,11点整一声枪响,我们在两边众多观众的助威声中开始越过起跑线。

开始的3百多米是景区电瓶车道,很快大家就拉开了距离,我也尽量加快脚步朝前面高手们靠近,在进入森林路段时候我处在第一梯队后面位置,也许是跟跑第一梯队速度太快,很快我感觉到呼吸有些紧促,身体也开始发热起来。进树林后开始还好是缓缓的爬升,越到后面越坡路开始多起来也陡很多,这时后面的“尼泊尔之花”女选手(MIRA)超过了我,我想紧跟着她爬升,可是很快距离越来越大,我放弃了,后面2几名队员也在慢慢的靠近我,这时,正在徒步热身的一个老外用比较流利的中文对我说:“你不热吗?”,在他的提醒下我卸下背包,把软壳外衣脱下放进背包中,顿时凉爽了不少,不过就在换衣服之际,紧跟在后面的日本和国内选手(洪文迅)超过了我,之后到终点都没有在赶上他俩,随后还是在林中继续向上攀升,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不太适应或者是有些闷热,我感觉到了身体有些乏力,我让行了后面的另一名日本选手,而另一名队员(贾亮)也出现在我的后面,随后我继续在林中穿梭,差不多半小时左右,我跑出了森林,视野也一下打开了,右侧是亚丁核心景区山谷,前方夏洛多吉神山显现眼前,左侧是我们要爬升的灌木丛坡路段。

来到了灌木丛路段坡度稍微要缓和一点,有些地方还比较平缓可以快速跑动,仿佛得到了神山的慰藉,我感觉自己的状态渐渐好起来了,差不多在灌木丛路段一半的时候我赶超了前面的日本选手,但是之前超过我的两名选手离我还有差不多2百米的距离。爬到灌木丛路段上半部分的时候,天气突然变阴沉起来,身体一下感觉到了寒风的侵袭,差不多来到灌木丛路段的顶部,飞雪也加入到了寒风之中,又经过一段缓坡路后前方出现了一个白绿相间的开阔湖面。

大概中午12点钟,我来到了海拔4746M的巴依措海子边,这里有个补给点,看见前面2个队员没有停下来,我也没有停顿继续沿着海子左侧平坦的碎石滩开始奔跑起来,伴着湖水奔跑着感觉真是太棒了,渐渐的拉近了和他们的距离,当我跑到海子另一端的时候,看见前2名选手(多吉和Sunuwar Bed)已经从最高垭口下来了,果然是大神真是快啊。而此时天空飘起来大雪,在这样的海拔高度身体很快开始冰凉起来,这时候另一名大神选手(法国庄主)也下来了,我朝上方爬升了一段后找了一块平整的石头,卸下背包拿出之前的软壳外衣披上后,身体慢慢恢复了温暖,回望巴依措海子,后面的队员还在海子边跑,离我距离较远,可是前面的2名选手也离我更远了。我想加快脚步尽力追赶,但是之后的一段坡度很陡,很快双脚就酸胀起来,爬上这个陡坡后是一段稍缓和一点的长草坡,爬升过程中几名国外女子选手也轻快的跑跳着下山了, 看着前方2百米左右的身影,很难再赶超了,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在经过最后一百米左右的折线爬升后,我顺利到达了终点最高垭口。

在垭口处我逗留了一会儿,等着后面的日本选手和贾亮的到来,咨询了垭口志愿者我的成绩,总用时1小时38分,总的排第13名,男子第8名,能进前十名我已经很满意了!第一次体验了高海拔速攀赛,领略了复杂多样的赛道,感受了不同天气下的状态,这是一次难忘的速度赛经历。

随后我和贾亮开始一道下山返回,一路上我们慢慢的感受着VK赛一路的美丽风景,同时轻松快速的下降和跑拍,好不愉快!在大美的天堂之境中像孩童般纯真和自由。


尾声

在比赛之前2天我提前来到了香格里拉镇,一方面提前来适应环境,另一方面先作为游客去感受亚丁三神山的壮美,我非常的幸运,三神山都陆续惊艳的展露,还第一次亲眼目睹了仙乃日神山无比震撼的大雪崩全过程,让我的此时旅行注定不凡,失去语言失去想象只有暇目与静心,让我感受到了亚丁超凡的魅力。

连续两天不同的越野跑比赛,让我用奔跑的方式去体验亚丁秘境,给我带来了非凡的体验与感受。46公里和VK7公里组的赛事几乎集中了亚丁最完美的景观视角,丰富多样的地貌:小镇、雪山、森林、灌木丛、草坡、河流、湖泊、牧场、寺庙等各具特色多样的景观。变化不断的天气:晴天、阴天、下雨、暴雪、寒风及迷雾等让比赛更具挑战,另外本次赛事赛道复杂多样:公路、铁栈道、木栈道、泥石路、草地草坡、雪地雪坡、雪石混合路、灌木丛间道、森林中土路、湖边碎石路等带来丰富的野外体验。还有赛道高海拔高落差的爬升与下降也带来了各种复杂的感受,本赛事主办方的精心组织,以及热情的志愿者等等。此次稻城亚丁三神山朝圣之旅堪称完美,这些生命中留下的珍贵记忆将伴随我一生。

个人总结

A、此次越野赛准备还不错,虽然天气多变,但是并不寒冷,装备准备基本上合适,没有不足和多余。

B、在到达洛绒牛场后的路程中多次忍不住掏出手机拍照,还是会或多或少扰乱节奏花费时间,不过没办法对美景记录我没抵抗力,这次已经算做得不错了,前半段一直没碰过手机,下次比赛看情况。

C、由于去年总跑量只有108公里去跑四姑娘山60公里比赛经历痛苦的教训,今年加强了跑步次数,尤其是赛前的4月份,利用空余时间尽量多跑点,保证了这次比赛整体状态还不错。

D、赛前对第一垭口之前的赛道基本上有所认知,但是对第一垭口后的赛道不熟悉加上天气很差没能把控好。赛道整体状态的调整把控还需加强,特别是在到达洛绒牛场CP5后,感觉赶超前面选手无望后,有些放松自己,没有一鼓作气,以至于从落后20分钟到最后差距1小时,到底还有是什么原因呢?!坠入地狱了?

(最后感谢摄影师志愿者们:雒猛、秋冬季、黄周丹、陈小忽、刘光磊等为我记录下珍贵而精彩的奔跑瞬间!在这一会儿寒风一会儿冰雨一会儿暴雪的环境中拍摄,辛苦了!除本人照片外其余照片大多为本人拍摄。)

2018 飙山越野•龙腾亚丁越野赛 暨SKYRUNNING(中国)越野嘉年华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1838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D71bf9712b89e89e24ef5d76b17a241b
    微笑并坚持Lv.20
    2018-09-28 09:22:59
    图文并茂,内容丰富,让读者身临其境,写的不错。

    回应

  2. B24c572c07eb11fe0b0884d059dd3607
    初学者、Lv.8
    2018-10-16 11:07:14
    佩服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