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03b3ee75985eded05d45fde73ae2d63b

我的2018巨人之旅

在一片“Bravo”、“China”的欢呼鼓掌声中,我冲过了巨人之旅的终点线,过去一年的闷气终于一扫而散,但是想象中的狂喜却没有到来,这六天六夜内心的起起伏伏已经让我无比平静了。

第二赛段,去年同样的位置,和去年一样, 狂咳嗽不止,根据医生和教练建议,后面坚持闭嘴只用鼻子呼吸,心率控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这样体力方面的消耗其实不算太大,赛后也没有肌肉和关节的酸痛,后果就是速度降下来,需要耗费更多的心力;

说起幻觉,绝大部分巨人之旅选手有过这个经历,。。。看来幻觉跟聊斋故事有点像,还是说写聊斋的人就是在极度疲惫的幻觉中记录下的幻觉?

巨人之旅和UTMB的区别不在于距离远一倍,强度和爬升大三倍,更在于UTMB的主题是慷慨激昂,是小镇狂热的观众,而巨人之旅则更像一场修行。距离、时间太长了,体力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管理好自己的饮食、休息、关节、脚底,更重要的,管理好自己的心。

每次到了极度疲惫的状态,慢慢会找到人杖合一的感觉,月光下只有登山杖轻轻插入土中的声音和自己的呼吸声,一切都已经凝固。有个越野高手跟我说,可能体力用到极致,人体出于保护会自然关闭其他通道,比如胡思乱想,这时候反而容易达到禅定的状态。好多次,我都体会到了这种奇妙的状态,我把这个感觉叫“越野禅”。

目录

圆梦363公里—我的2018巨人之旅...1

缘起...2

备赛...2

抵达...9

第一赛段顺风顺水...14

第二赛段几乎退赛...15

三四五赛段建立了安全边际...17

六七赛段精神状态开始起伏...19

友情提醒:前戏很长,性急的可以点击目录“第一赛段顺风顺水”直接进入赛记。






缘起

巨人之旅 (Tor De Geants)赛道全长363 公里,途径勃朗峰(4807 米)、玫瑰峰(4637 米)、 切尔维诺峰(4478 米)和大帕拉迪索山(4061 米)四座意大利最高的山峰,穿越25 座山。相比距离,更恐怖的是总爬升达30890米,如果6天完赛,相当于每天要完成1.15个港百的爬升。 150 小时关门,从实战看,相当于3个UTMB、6个百公里的强度,大数据统计,完赛巨人之旅的时间差不多等于UTMB完赛时间*3+10小时

巨人之旅对我来说,是2014年埋下的一颗种子,那一年我去跑极地长征,和登山家金飞豹一个帐篷,他说他参加过的最恐怖的比赛就是巨人之旅。当时我刚刚开始越野,好胜心强,就动了这个念头。

回来搜索信息,找到最多的资料就是泰尼卡中国之队每年的视频,特别是“跑者八零”的分享,还有珊瑚的赛记。巧合的是,这次我也是参加泰尼卡队,而且正好和八零一个房间,见证了他打破中国选手历史纪录,比赛中数次碰到珊瑚,差点跟她一起在第二大站退赛了。

备赛

作为水平一般的业余选手,跑步七年,越野五年以来,每年我都给自己订一个有点难度的目标,名次指望不上,就提升难度呗。从百公里(2013)、极地长征(2014)、大铁人(2015)、UTMB(2016)以后,巨人之旅这颗种子又浮了上来。

这么多年来,不管是考试、留学、移民、工作、投资,一旦定下一个目标,我就一定要实现,而且从没有落空过。慢慢的,也建立了自己做事的模型体系:拆分目标、找出关键点、发现短板、补上短板、多次虚拟运行检验可靠性、修正模型、然后成功。对于每一场越野赛的准备,我也用这种方法,提前一年就倒推时间节点进行了,这一年所有的训练和小比赛,都是为了这个唯一目标服务。所以,当去年被关门的时候,我一下懵了,一个人在黑夜中坐了很久很久,对我来说,这不光是历史上第一次退赛,更是对我的模型体系和自信心的第一次否定!

回来后针对去年出现的问题做了反省和补强,包括:

1、对天气的应对。按照当地长大的泰尼卡中国区总裁Miso的话来说,巨人之旅的赛道本身并无危险,危险的是突如其来的天气的变化,一旦下雨下雪,赛道就会很危险。除了刮风暴雨、大雪,去年还多了一个寒冷。

为此,今年除了全套冲锋衣裤和羽绒衣外,我还增加了保暖脖套和压缩保暖内衣、暖宝宝,这些东西几乎每天都用到了;为防止下雨准备了18双越野袜,最后只用了四双,而大多数防护类的装备,几乎没有用到,榨菜之类的也一点没吃,大站的意式补给很合我胃口。全程一直服用益生菌和肌坚强,效果不错。

2、 去年被赛事医生耽误了很多时间,而且没有什么帮助。今年我提前看了好几个专家门诊,针对各种情况准备了消炎、腹泻药还有哮喘紧急喷剂;

3、 去年被临时路标带到了沟里,这次在手机上下载了户外助手,提前导入离线轨迹;

4、 去年忽视了巨人之旅的复杂性,没有留足安全边际。这次前半程一点不敢懈怠,每一段都留出六小时以上的提前量。而且在大站绝对不磨蹭了,肌贴两站才换一次,进去睡一觉吃了东西马上出发,光这一点,每站就能省下四五十分钟。

5、 最主要的,去年还是因为开始创业,训练量大大不足。150小时关门时间,如果有100小时完赛的能力,什么意外都不怕,而如果只有145小时完赛能力,那随便一点什么变故都会被关门。所以今年的训练量比去年多了三分之一以上,特别增加了一整天一整天在山里的有氧消耗战,还安排了三场百公里以上的比赛来测试成果。

最近两年训练量对比

20172018
赛前六个月月均跑量260公里335公里
赛前月均爬升3200米5300米
百公里拉练场次1场3场
8小时以上拉练次数410

2018年训练记录

这个 训练

这个训练量看起来不多,但是对于生活在没有山的城市的我来说,已经是挤出所有时间了。最多去杭州,一般是一早下了火车直接上山,天黑了在杨梅岭的山舍住一晚,第二天天不亮上山,下午火车回上海;在北京,我更喜欢去跑三峰连穿,天不亮就地铁过去,跑三公里到大觉寺上山,这里四公里就能急速爬升1000米,是江南很难见到的千米大山;出差到深圳,我会连夜来一个塘朗山十登,也能有3500米左右爬升。这些训练我很少约人,一是时间很难对上,再一个就是巨人之旅要结伴太难了,几乎全程都是一个人在跑,需要提前适应孤独。不过,我跑的这几条线都是野练胜地,不管刮风下雨、炎热酷暑、黑夜黎明,经常偶遇各路高手在黑练。

抵达

这次泰尼卡派出了老中青三代六位选手,不仅是史上最大团队,还被看好成为参赛以来最强大的团队(事实上也是),4号晚上北京上海两地跑友见面会以后,我们直接奔赴机场,莫斯科会和以后,一起到了距离米兰200多公里的库马约尔。

刚到米兰还闹了一个乌龙— 整个转盘都空了,我的行李还没出来。我一下子晕了,脑补了一下到库马约尔去买齐所有100多件装备的场景,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查了好久,才找到行李在莫斯科,会乘下一班飞机过来。

库马约尔还是那么阳光明媚,饭店老板、厨师、服务生还是老面孔,每天三顿意式大餐还是那么美味。很有回家的感觉。

在适应训练的四天里,泰尼卡很贴心安排了和精英冠军选手的交流、训练,和冠军理疗师的交流。我们也把第一段和最后一段路都适应性跑了一遍,逐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跑友见面会


抵达米兰

库马约尔开始热身


和两届巨人之旅冠军一起训练


这个房车营地的酒吧是精英选手聚集的场所

每天酒店门口远眺雪山,如果能看到狼牙峰,就是个好天气

踏上冰川


第一赛段顺风顺水

我们每天都日观雪山、夜观天象,终于盼到了好天气。9月9号的比赛日很快到了,还略微有点小失落,因为库马约尔的赛前生活太舒适了,如果让我在这里住上半年,估计水平肯定能上一个台阶。

今年的开赛时间推迟了两小时,早上可以很从容睡个懒觉,饱餐一顿再去起点。缺点是到第三座难度最大的山,大概率已经天黑了。

第一赛段我跑的非常轻松,因为去年跑过一遍,心里有了预期,山也显得没那么高了,12小时12分就到了第一大站Valgrisenche。比去年快1小时,同时我压缩了休息时间,比去年提前2小时离站。大站碰到泰尼卡的摄影师团队,我得意地说状态很不错,按照预测模型,这次有望在5天左右完赛。




第一座山跑完了


我做的各个完赛选手每一段用时对比表


第二赛段几乎退赛

迎着夜色,刚踏上第二赛段地赛道,一阵冷风吹来,我突然咳嗽起来,越往山上走,咳得越厉害 — 天哪,还是在去年一样的地方,我的哮喘发作了。。。。。。

诡异的是,其实我从没有哮喘史的,去年发作后一直以为是着凉引起的咽喉炎症,一路找医生看,只是让我多休息,最多给片止疼片来当安慰剂。回国后,我找了好几个医院的专家,大家意见一致--- 这是运动型哮喘的典型特征,但是做了几乎所有过敏原测试,都没有结果,最后医生无奈的说,可能就是对巨人之旅的干冷天气和浮尘过敏。回国后我又跑过三个百公里,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次为了防止万一,带了应急喷剂。没想到居然再次发作了。

第二赛段三座大山,是全程海拔最高的,正常选手都一边走一边喘,每次接近山顶,我都是走三步停一下,无数选手超过我。特别第三座最高的山,在海拔3000米以上不停地转来转去,除了咳嗽,我还增加了胸闷、心跳加速,最后一段,眼看着山顶就在眼前,500米的路居然挪了一个多小时,每走一步都要用杖撑着喘很久才能说服自己迈下一步。想死的心都有了。急性喷剂喷了以后好像也没什么用。

终于开始下山了,又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这个赛段,我用了整整20个小时,虽然比去年快,但是比平均成绩慢了两小时,第一赛段抢出来的时间就此化为乌有,特别是上山的痛苦经历更让我心有余悸。在大站碰到珊瑚,她膝盖肿了,打算退赛,我说睡两小时看看状况,如果还和今天一样不堪,我就和她一起退赛了。

同时我联系了国内的医生。我公司入职的一个保健医生,很有经验,他说我这个应急喷剂用后,需要马上休息两小时才能起作用,建议我立即休息。躺下睡了一个小时我就醒了,想想做了这么多准备,就这么放弃太可惜,还是笨鸟先飞,在路上慢慢挪吧。又联系了教练,他建议我马上降速,全程只用鼻子呼吸,控制好心率慢慢跑。我拿出自制的模型一计算,如果降速下去,6天6夜还是能完赛的。

三四五赛段建立了安全边际

饱餐一顿,出发后症状果然减轻了。此后我坚持只用鼻子呼吸,一遇到冷风就用头巾包住口鼻,避免冷风进入呼吸道。

第三赛段相对容易,翻过一座雪山,就是二十几公里的下坡路。去年我两天只睡了半小时,加上一路被医生折腾,走夜路的时候精神有些恍惚。今年刚睡醒清醒的很,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

这一年,我还特意练了下坡的技巧,去年只要一下破,无数的选手从我身边飘过,今年好多了,这一段,我用时也比去年快了两小时。确保自己中午就到了第三大站Donnos,稍事休息,趁着天亮赶快出发。

Donnos是个很漂亮的城市,有很多古罗马的建筑,还有大片葡萄园和奔流的河流。所以赛道设计也是绕着城市上上下下的转来转去。去年我是晚上出发的,对这些似曾相识的路走的快要崩溃,好多次感觉绕回了原路。爬第一座高山的时候,还产生了严重幻觉,以为自己是在国内从没去过的武功山。今年神志清晰,一鼓作气登山山顶,在中站要了两小时好好睡了一觉。

第四赛段其实不难,很多人被关门一是因为路程特别长,二是官方数据严重不准确,比如到Barma这一段官方数据是5.5公里,实际有10公里,在高海拔的登山路段,这差距意味着多走一两个小时,很多人就是怎么盼都盼不到休息站,崩溃的。我到Barma又睡了一小时,醒了正好天亮了,山谷云海翻腾,景色如画。

Barma日出


好天气

Donnos古罗马遗迹





















比赛途中




这里,是去年临时改道,而我被带错路的地方,可能记忆太深了,走起来一点不觉得累,很快就到了可以吃烤牛肉的临时休息点。咳嗽全好了,我也轻松走过最难的一段路,下山到了Neil,手握9小时领先,比去年多整整六小时!

去年,我到山顶草场的时候天黑了,因为时间来不及彻底放弃了比赛。最后等到收尾的兔子来陪我一起回去。当时处于崩溃状态,头灯只能照到五米距离,周围什么都看不清,印象中是几个类似射雕英雄传里面蒙古人一样当地人领着我走的,这次发现了原来是长相欧式的意大利牧民。

最诡异的是,我记得最后一座山下山的时候,路过了好几个村庄,当地村民从窗户里给我们加油,而这次发现,这居然只是一座荒山;下山后,我曾经在一条古街尽头一个类似城隍庙的亭子坐了一会儿等车来,这次在阳光下分明只是一座破牛棚。

说起幻觉,绝大部分巨人之旅选手有过这个经历,最普通版是头灯下地上的石头都是一张张各种表情的脸,升级版是周围的大石头和树木都是路人,再高级版就是进入故事状态。比如我去年把收尾兔子当成射雕里面的英雄,还有一位老大哥,非说他在一个满是美女的临时休息站休息,还在美女的私人房间睡了一会儿,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发现那里有休息站。。。看来幻觉跟聊斋故事有点像,还是说写聊斋的人就是在极度疲惫的幻觉中记录下的幻觉?

到了第四大站Gressoney天还大亮,手握八个小时的安全时间,我决定睡两小时奖励一下自己,毕竟,完成第四赛段,离胜利也就不远了。

出第四站,突然下雨了,而且没完没了,穿上全套冲锋衣裤,进入无边的雨夜。又是夜晚登一座大山,走的很辛苦,而且到了现在,选手越来越少,越来越分散,要找个伴都很不容易。我一阵狂奔,总算看到前面有几盏头灯,大家心照不宣地相互领先,一起上了山顶。第五赛段也算简单的,看看时间充裕,下山后找了个中站,要了一小时睡觉,天蒙蒙亮的时候,起来再爬一座大山,下山,就结束了。这一赛段我表现不错,比往年选手平均成绩还快了一个半小时。

六七赛段精神状态开始起伏

到第五大站Valtournenche还是中午,看看时间还早,外面又是火辣辣的太阳, 用模型算了一下时间,照目前速度,到终点应该是第六天的凌晨。凌晨啊,去年我去过终点,亲眼目睹了一个选手独自走过冷清的街头,终点只有两个工作人员,无人喝彩,更不要说摄影师了,这种待遇我可不想要,我的目标是中午到终点,这是库马约尔人最多的时候。这么一想,大把时间多了出来,精神就放松下来。和大胖一起喝了两杯啤酒,又舒舒服服洗个澡、睡觉,磨磨蹭蹭了四小时才出发。

本以为躲过了烈日,不料一出门就下起了暴雨,这也预示着我这一段不轻松。第六赛段难度仅次于第四赛段,也是无尽的山路、无尽的起伏。特别进入晚上以后,大多数路段在光秃秃的高海拔山脊上,风大。没带羽绒服,我一路用暖宝宝贴在肚脐上,贴身穿压缩保暖,外面套着冲锋衣,勉强可以应付。

好不容易挨到了Magia,原计划在这里睡一觉,不料很多人挤在这里,因为过了这个站,很远才能有睡觉的地方,工作人员说要等一小时才行,犹豫了很久,我还是决定排队。今年因为跑得比较快,一路吃饭、洗澡、睡觉都是空空荡荡,排队还是第一次。

为了睡这两小时,前后用了3个半小时,实在是太奢侈了。出门又是在山脊上不停地上下,放眼过去全是黑乎乎地大石头,四天累积的睡眠不足加上单一的景致,让我精神上产生了极大的疲劳,明明体力充沛,但就是斗志不足,到处磨磨蹭蹭的走的很慢,就这么走了两站,途中还丢了一个硬水壶,好在晚上消耗不大,不会缺水。

每次到大的休息站,我都会在硬水壶里放厚厚一层蜂蜜,再挤很多柠檬汁进去,一路不断往里加凉水,就能有大半天喝到自制的柠檬蜜糖水,这比什么运动饮料都好喝多了,另一个软水壶,就装满水备用。大部分情况下,一个水壶也够用了。

行尸走肉了很久,远远看到山腰有一个巨大的光塔,精神一振,走过去发现是一间很小的休息站Clermont。

已经凌晨五点了,鉴于目前的精神状况,我决定再睡一小时天亮了再走。这个休息站就两间房,一间餐厅加厨房,另一间卧室是左右上下两层通铺,每一层可以三个人紧紧挤在一起睡,也就是说这间蜗居最多可以供12人休息。摘下包就沉沉睡了过去。。。

志愿者是一家人,其乐融融,也很幽默,醒来美美吃了一顿意面,出来正好看到日出。比赛中山上的打卡点其实都是平日里给徒步者准备的,英文叫refuge,也就是避难所。极度疲惫后,能远远看到这个小屋外的明灯,再碰到这么热情的一家人,该多么温暖啊。

Clermont的日出



一座典型的巨人之旅高山,这只是最后要冲顶部分


快到垭口了

途中





夜路





Clermont出来后是连续10公里的下山路。巨人之旅的标配是一座座大山:先上一座很陡的山,山脚是森林、河流,然后是在山腰各种转来转去,这时候充满浮尘的草地,慢慢全是大石头了,那就是高海拔区域,终于看到山顶的垭口了,可以发动总攻了。但是,下山一般没有什么可以让你舒舒服服跑下山的路段,要么全是石头要跳来跳去,要么很陡要登山杖帮忙才能小跑,要么就是不停的转弯让你抓狂。每次下山最后两三公里都很折磨—明明看到村庄了,但是转来转去,似乎永无尽头,怎么都没法落地。。。

手表显示跑了13公里了,Oyace打卡点还是不见踪影,慢慢又开始上山了,水和食物都已经耗尽,我有点着急了,问了好几个选手,才知道山下村子里有个打卡点,而我已经完美错过。。。一下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一路飞奔上了山,在山顶找到打卡点后,一口气喝下五杯气泡苏打水,又塞进去五六块苹果派,才算缓过来。后来知道,后方的家人通过赛事轨迹发现了我的异常,找到了泰尼卡的后勤人员,他们已经帮我处理了这个漏打卡的问题,这次泰尼卡派出了史上最强大摄影团队和后勤团队,对选手的帮助非常大。

吃饱喝足,精神状态非常好,翻过最后一座山,到了第六大站Ollomont。这一段用了快23小时,大大超出预期,不过拿模型一算,还是按照明天中午到终点的节奏在前进。正值中午,换了冲线用的衣服鞋袜就出站了。

泰尼卡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都在,一路跟拍送我到了半山腰,发现蜗牛还埋伏在山腰的草丛里,操纵着无人机跟拍。

在山顶附近打卡点碰到了丁丁,他以前是玩登山的,擅长高海拔摄影,这次也和泰尼卡合作,他扛着两台大相机,一路跟我跑到山顶又跑下山,我都觉得他要完赛巨人之旅问题不大。

在山脚一个临时补给点,居然发现了烤牛肉和烤肠,饱餐一顿后,是难得的12公里平路,可能路况太轻松了,我反而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跑得歪歪扭扭,到了大站又要了两小时睡觉。

最后一座山,马特马拉,看海拔也不高,但却是很多选手的噩梦。我很快体会到了,这座山山体特别庞大,转来转去,不停的从山的一侧转到另一侧,两小时过去了,别说山顶,连中途的打卡点都没有看到。这时候我的体力充沛的很,刚睡了两小时,照说也不至于太困,但是无休止的爬升让精神很快疲劳了,走着走着发个呆,原地站着就是一点都不想动。

巨人之旅和UTMB的区别不在于距离远一倍,强度大三倍,更在于UTMB的主题是慷慨激昂,是小镇狂热的观众,而巨人之旅则更像一场修行。距离、时间太长了,体力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管理好自己的饮食、休息,更重要的,管理好自己的心。

我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禅定,每次打坐,腰酸背痛腿麻,但是依然管不住自己驿动的心。上师说,别勉强自己,越是努力放空,越是陷入焦虑。后来开始越野以后,每次到了极度疲惫的状态,慢慢会找到人杖合一的感觉,月光下只有登山杖轻轻插入土中的声音和自己的呼吸声,一切都已经凝固。有个越野高手跟我说,可能体力用到极致,人体出于保护会自然关闭其他通道,比如胡思乱想,这时候反而容易达到禅定的状态。好多次,我都体会到了这种奇妙的状态,我把这个感觉叫“越野禅”。

找到了这个感觉,走路也轻快了,没多久,就看到如悬空寺一般在接近山顶的打卡点Frassati。很多人趴在桌上睡觉,老司机们和我想法一致,都计划睡到天亮开始登顶,这样到了库马约尔正好是中午人最多的时候。巨人之旅这样的比赛,如果没有实力争前几名,早晚几个小时完赛其实差别不大,还是最后的仪式感最重要!

天亮了出发,一下看到丁丁,惊得我差点叫出来,我这么费尽力气上的山,他背着大相机居然也上来了。不过正好,马特马拉山口是一个V字形的很小的口子,正是拍照的好地方。

马特马拉山口





终于又看到了勃朗峰


站在山口,往下就是一路下坡直达库马约尔终点。经过整整两年,我终于站在了这个位置,一年来,我常常被去年的退赛所刺痛,一遍遍回忆每一个细节,思考如何补上短板,现在终于证明,我的备赛体系并没有大问题,如果认真做一件事,我总是能够战无不胜的!越野如此,工作和创业也一样!

接下来就是愉快的荣耀之旅了,没多久就到了巨人之旅和UTMB共同的路线了,游客越来越多,一路都是“Bravo, Bravo”的欢呼鼓励声。大家的标配是这样的,远远看到选手过来,隔着10几米先侧身让路,然后一边欢呼一边鼓掌目送选手远去。.

“bravo”是荣耀、勇敢的意思。在古罗马时期,对战胜回来的勇士,市民们都会这么欢呼,所以古罗马的皇帝一般都要亲自带兵出征,不然无法获得市民的认同。选手能获得这么高的评价,可见当地对这项运动的重视。

到了库马约尔,到了小镇的主街道,两边市民夹道欢呼,泰尼卡队队员、摄影师和工作人员都在,在一片“Bravo”、“China”的欢呼鼓掌声中,我挥舞国旗冲过了巨人之旅的终点线,过去一年的闷气终于一扫而散,但是想象中的狂喜却没有到来,这六天六夜内心的起起伏伏已经让我无比平静了。


完赛选手大合影



泰尼卡最强摄影师团队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