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F6e27e4327f6a5f3f738306a9e6907d6

心中的宁海一百

在宁海美丽的山野与村庄中,在穿透晨雾的晨曦里,在午后的阳光中,在夕阳斜下的炊烟中,在万籁俱静的黑夜里,不停的奔跑着。

嗅到阵阵芬芳的桂花香,引人垂涎的农家柴火香,属于原始山野才有的泥土味道。见到儿时常见而如今却难得一见的红尾巴蜻蜓,一飘而过,但那野性的身躯,有力的翅膀,火红的尾巴,已深印脑中。

遇见许多美丽健壮的狗子,有的在遛弯,有的在午后的阳光下打盹。而有一只和我一样,轻快而富有韵律的跑着。我惊讶于它的美丽强壮与高大,就像我的大牛。我叫了声大牛,它并未回头。我微笑了,我想起了我的大牛,在远方的北京等我回去。

见到脚下跳动中的蚂蚱,蠕动的千足虫,身子小腿细长的黑色长腿蛛,一一躲开,尽力不伤害它们。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我们只是路过的过客。


张辽到浑水溪这段路惊到了我,这是完美的江南原始山林。竹林遍布在陡峭的山坡上。脚下遍布涂满绿色青苔的山石,沁润在山中潺潺流动的小溪与泉水中。这景色让我快乐,顺着山势飞驰而下,时不时摸扶下途中的竹子和树木,就像与这山林握手,寒暄。


入夜后登大短柱,陡峭而寒冷。黑夜中的山野更让人容易集中经历于跑步本身。眼中只有脚下与身前的三到十米。

时不时用头灯扫荡前方的指引光标,光标反射的闪闪灯光就是指路明灯,头灯射出的光柱就像通向终点的通道,这感觉让我越跑越舒服。

长途的奔跑让人处于一种禅修的状态。专注于路线,察觉自身的呼吸,心跳,腿脚,每一块发力的肌肉......,同时依然能对周遭环境自然而然地保持高度察觉,脚下的树根,石块,坑洼,不断地被双脚处理到身体后方,稳定而流畅。

而我毕竟修为有限,并不能做到完全的无我,杂念不断进入脑中。我想起了家人、朋友、父母......

感谢父母赐予我这副健壮的身躯与精神。感谢妻子对我的照顾和关爱,感谢朋友们对我的帮助......

然却不能多想,又回到那奔跑的状态中,像一架运作良好的机器。

翻过最后两座山,已经可以感觉到宁海城中的声音与灯光。

从静谧美丽的山野中,回到现代城市中,这让我竟感到一丝不舍。

终于,踏上了修筑良好的步道。沿着宁海县主要河流:大溪,一路向西,奔向终点的西门城楼。

在那里徐霞客开始了他举世闻名的旅行生涯,而我将在那里完成我的第一个一百公里越野赛。

冲线,十八小时十五分四十八秒,109公里,爬升4900米,39岁岁末,我的首百,是为记。


2018 宁海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15495

您需要才能回复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