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中国跑者 | 徐国锋:我期望成为一个「运动家」

「你不可能期待每个人都成为精英跑者,但是可以期待每个人都能在跑步中得到收获。」


这些年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徐国锋。他翻译了不少运动领域的书,所著的铁三和游泳入门书干货颇多值得细啃,如今不少运动品牌在国内的训练营也寻他做教练顾问,训练营的学员都管他叫“国锋老师”。他并不喜欢“第一人”这样的形容,不过确实填补了不少中文运动圈此前在耐力项目上的很多空白,扮演着带路人的角色。

徐国锋说,运动于他是种自然需要,「就和呼吸喝水一样」。


他的履历很有趣:大学就读于国立清华大学化学工程学系,痴迷文学便辅系外国语文学系,上了研究生后彻底偏离了化学方向,转而开始改读中国先秦哲学,在东华中文研究所拿到了硕士学位。

毕业后徐国锋既没有成为化学专业工作者,也尚未因对文字的热爱而彻底投身文学事业。用他自己的话,现在的工作主要是专项写作和翻译——前者为了让一般人也能了解专业的耐力科学,后者则希望更多人能方便的接触到当下主流且正确的前端运动理论。

因为喜欢,陪伴徐国锋成长的耐力运动最终成了他的专业


与很多业余运动者一样,徐国锋没有出色天赋,儿时一度还患有地中海贫血,学校升旗的几分钟站立都会让他感觉晕眩。原始人每天都在运动,停下来,就意味着生存不下去,现代人开始运动理由就千奇百怪很多。

徐国锋与耐力运动的真正结缘始于游泳,因为「游泳的姿态很美」。2002年徐国锋进入国立清华大学,有次路过泳池恰巧校队训练,他在旁看了好一会,被深深吸引,决心申请加入游泳队。当时他的游泳水平只能用“淹不死”来形容。后来的每天都会下水游上几公里。

他觉得游泳是件很纯粹的事,在水里没有压力。


几年下来他的游泳水平在业余选手中尚属一流,但离专业选手还有不小差距。目前1500米的世界纪录是由孙杨创造的14分34秒,专业选手可以游进20分,徐国锋的最好成绩是23分08秒。他对游泳是真爱,真爱本就不求回报——校队期间徐国锋见过太多同龄人拼了命的想出成绩又最终悻悻然离开了泳池。

他说,他们看不清成绩和喜爱的关系。后来大家一致推选徐国锋做清华大学的游泳队队长,兄弟们调侃「你游的不算最快,却游的最多坚持的最久,你最了不起,当然要当队长咯!

做了几年浪里白条,某天隔壁学校的田径队长找上门,想请教徐国锋如何用游泳来缓解跑步带来的腿伤,徐国锋也正想拓展一下其它耐力项目。机缘巧合下,两位队长一拍即合,你教我游泳,我教你跑步。游泳给了徐国锋不错的心肺能力,他的跑步起点很高,并不憷长距离。

徐国锋从2006年开始接触铁三,迄今为止很多关于他的简介都是“铁人三项选手”。2009年徐国锋迎来铁三生涯的一个高峰,接连在多场比赛里站上领奖台,还有战胜过国家队队员的傲人经历。

金属加工在升温到一定程度时会经过冷却处理,让工件的性能更好,这被成为“淬火效应”。在高光时刻外,徐国锋也经历过挫折,失败就是让他变的更“铁”的淬火效应。

最难忘的失利发生在08年的垦丁半超铁赛,他在《铁人三项:三项全能运动入门》一书详细记录下来:那场自行车换跑步时,徐国锋还暂列第二,然而急于追赶第一名的他很快却体力不支虚脱倒地。阳光刺在脸上,连抬手遮阳的力气都没。后面的选手一个个超过,他瘫倒在地,被沿途的观众抬到阴凉处缓了好久。徐国锋想继续跑,却无法站起来。教练Ben当时与他一同参赛,从后面赶上正想安慰,徐国锋却把所有的痛苦转换成愤怒,无力但任性的推踹Ben,「我一直以为完成你给的训练计划就能顺利完赛,为什么我现在却倒在这里?」怒气过后,徐国锋执意挣扎着起来继续一颠一颠跑完剩下的比赛,Ben也并未离开他,陪着浇水降温,一同前行。

接下来的徐国锋只是缓慢的拖着身体跑跑走走,痛苦的完成比赛。这一路上徐国锋开始清醒,其实只是他不愿承认当时的训练和准备都还不够,心理素质也没有到铁人的要求。那时候自己只是一个未成年的铁人,一旦能量耗尽,只剩无助和自责。

在上帝的杂货铺里你可以买到任何东西,需要等价兑换的是付出的努力。徐国锋下定决心明年会充分准备再来一次。2009年4月18日,在心头徘徊了一整年的垦丁半超铁赛重新发枪,这次他拿下了所在年龄组的第一名。

两年服兵役期间,徐国锋把所有空闲时间都扑在看书上,啃各种国外有关耐力的书。他开始发现中文圈相关耐力运动的作品实在匮乏,一方面陈旧且并不科学的老式运动理论仍被当做至上真理,另一方面很多常见的基础问题始终没有人站出来做详细解释。跑步的人都能快速道出跑步的几十种好处,却鲜有人能说清楚人人皆适用的跑步万有理论。

徐国锋反复看了多遍尼古拉斯·罗曼诺夫博士的《跑步,该怎么跑?》,2010年一退伍便找了家书商,表达想引进这本书的意向。书商泼回一盆冷水:「跑步每个人都会啊,谁会买这样一本教人跑步的书啦!」出师不利打了回票,徐国锋一到家就开始搜罗大量资料,他要证明人们真的需要一本教如何正确跑步的书。第二次约谈书商,他拿出了一摞整理好的数据:2010年全台有多少多少场跑步比赛、有多少人正在跑步、网上有多少关于跑步姿势和伤病的基本问题、多少这样的基本问题在反复求助却无人能解答…来佐证市场存在。

书商总算被说服,决定试一试。外文书需要翻译,他就毛遂自荐,书商半带疑虑,「你没作品证明,先翻译一章给我们看看」。徐国锋爽快的答应下来,其实当时他已经接近完成了整本书的翻译。

如不亲身参与耐力运动,你很难体会那种肉体疲乏精神充足的愉悦。和靠外物刺激不同,这种感受完全由自己一次次的重复动作后由身体反馈出。徐国锋自己成了各种训练理论的第一手试验皿,他的全马成绩从最初的3个多小时跑到PB 2小时40分,铁三水平也磨练成跻身全台湾最顶尖选手行列。取得成绩同时他花费大量时间创造和编译耐力运动的内容,非常勤奋。

徐国锋喜欢“学问”两字,他很有耐心,不厌其烦的解答耐力爱好者的各种问题,其中多数已经回答过上百遍。他把自己的演讲讲义放在网上供人免费查阅,让更多人了解运动的本质。「运动是自然之道,其中的普世理论是天然存在的,如果有人愿意将这些道理整理出来,说清楚,转述即最大的价值」。

当下徐国锋想做的改变,不仅只是帮助初级的运动爱好者做入门,也包含精英选手的升级。「你知道吗,台湾的各种记录,马拉松的,半程的,5K10K的,都有近20年没被打破过了。当年那批人吃的了苦,通过苦练咬牙能拼出成绩,现在的人不行,而他们用的训练方法却还停留在老式阶段。」徐国锋想要改变,想要看到正确理论指导下的进步。

他并不觉得亚洲人会输给东非高手们,当然当下的差距正在拉大。可则因,否则革的道理简单,难度相当大。徐国锋只有32岁,也非体育专业出身,论资历无法让那些浸淫田径场多年的教练和运动员信服,更别提官僚味浓重的负责人。耐力项目出成绩需要时间积累,积累建立的基础是信任。徐国锋在慢慢推进这个想法,他有他的方法。



与徐国锋的交流非常充实,这位中国先秦哲学硕士嘴里不时蹦出对“休闲”、“学问”等词的古义解释,也说起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的自我心理学理论,他还分享了不少关于跑步的干货知识,说自己也曾对姿势跑法的理论有过不解,诸如「我会游泳,怎么可能不向后施力推水(来前进)呢?」这些困惑后来都在一次次训练和更多的学习中引刃而解。


徐国锋说自己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做自己热爱的事,轻松自在的活着。他希望自己某一天可以成为一个运动家。

你不可能期待每个人都成为精英跑者,但是可以期待每个人都能在跑步中得到收获。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燃烧扒 燃烧扒

    果然是大师

    2015-07-13 15:32:58 回应

  2. rexwoo rexwoo

    古风的运动大师,真是传奇

    2015-07-13 16:30:46 回应

  3. sansan sansan

    真·清华毕业,理转文,还跑的那么快···

    2015-07-13 17:13:22 回应

  4. 奔跑的Moviegoer 奔跑的Moviegoer

    对这种有理想有坚持的人一直很佩服, 特意翻墙看了他在油管上的关于跑步的视频, 受益匪浅

    2015-07-27 09:27:4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