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芭比•吉布:一个在路上的文艺女青年,成为首个完成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

「历史从来不是乖乖女创造的」。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
今日马拉松已经成了一个泛时尚的热聊词,回过头看却会发现事实上女性跑马的历史并不长——到今年正好半个世纪而已。在女性跑马拉松的历史长河中,芭比·吉布 Bobbie Gibb 这个名字会被永远铭记。这个充满文艺气质的女青年, 1966年成为了第一个跑完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

芭比·吉布全名罗伯塔·露易丝·吉布 Roberta Louise Gibb,芭比是昵称。1942年11月出生在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市,这儿离波士顿不远,孩提年代芭比经常带着邻居家的小狗在当地成片的森林中跑来跑去,奔跑对她来说是很快乐的事。爱画画的芭比长大后去了波士顿艺术学校主修美术,并进入塔夫斯大学主修艺术专业。也是在那,她遇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当时还是长跑运动员的威廉·宾盖William Bingay 。芭比与波士顿马拉松的第一次邂逅发生在1964年,21岁的她和父亲现场围观了比赛,她很快就被那种氛围迷住。 “这种感觉就像瞬间坠入爱河,我找不到其它形容方式” 芭比说,“长跑似乎是种与自然融合的方式,并把自己的身体和思想重新连接起来”。

芭比决心试着去训练跑马拉松,这在当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60年代初期的美国社会并不安定,政府陷在越南战争的泥沼中,肯尼迪总统刚被暗杀,各种民主民权运动尚在襁褓,女性参与运动的热情并不高,彼时多数姑娘希望能尽早嫁人,而且最好不用工作。主流社会信奉体育是女性社会范畴之外的东西,作为休闲娱乐尚可,像男性一样穿个背心喘息着参加长跑简直不可理喻。跑步之于女性也被极度妖魔化,有人认为过长距离的奔跑会让女性子宫脱落,胸部下垂,然后分泌出过多雄性激素,甚至长出胡子,严重危害女性健康。

在男性制定的社会规范里,女人应该是玛丽莲·梦露那样的娇艳美人。

既然以恋爱形容,很少有人会抗拒偷食禁果的诱惑。没有参考书籍没有教练,也买不到适合女性穿着的跑鞋,条件可以用匮乏来形容。芭比穿着护士鞋开始了长跑训练,训练计划很简单粗暴,威廉开着摩托车把芭比带到离家不远的地方,然后她自己跑步回家。坚持下去的动力也很简单,就是激情。跑的距离在一次次慢慢增加,从1英里慢慢到8英里,然后是10英里,到后来每次雕塑课,芭比就一路跑着去上课。

1965年,趁父母休假,芭比计划了一次横跨美国东西海岸的自驾之旅,从东海岸的马萨诸塞州横穿整个大陆直到西太平洋沿岸的加州,这一路充满“在路上”的情怀:一辆大众T型车,一条名叫莫蒂的二货哈士奇,4500公里的旅程,结识不同的人,扎营露宿枕着星空入睡。八千里路云和月,青春就流浪在路上。芭比将旅程当作一次精神之旅,让自己尽可能的亲近自然。

跑步训练也没落下,这算得上是途中的重要一项修行。芭比跑过波士顿周边的丘陵,跑过中西部的草甸和内华达州的岩地,也跑过加州面对着大西洋的原野。一路景色震撼而迷人,这些不同的路况以前从来没尝试过,每次训练因而也充满新鲜未知感。有时候她会将地平线远方的淡蓝色山顶作为终点,花上整整一天跑过去,在山顶的最高处思考人生然后再跑下来。就像<燃情岁月>里的崔斯汀,听到自己内心有种声音,不断在鼓动她跑的更远。

来到内华达时,芭比已经可以一口气跑上15英里(约24公里)。而进入这一年秋天,她甚至已经可以不停歇的跑完40英里(约64公里)。信心也在不断增加的距离中巩固,芭比觉得是时候去参加一场马拉松,体验下与很多人一起比赛的感觉。

(芭比·吉布的23岁和73岁)

1966年2月6日,芭比和威廉在加州结为连理,并定居在那。婚后芭比致信波马组委会B.A.A.(波士顿体育协会),申请参加当年的比赛。当时美国乃至全球的马拉松并不多,波士顿是她唯一知道的比赛。时任波马赛事总监的威尔·克鲁尼 Will Cloney 很快答复了她,回信官腔十足,里面说,女性在生理上并不能应对如此长的距离,并且根据AAU的规定,妇女路跑比赛的最长距离不得超过1.5英里,波士顿不想破了这个规矩。(威尔此后也曾在公开场合表达过不支持女性跑马:“没有规则这个世界会陷入混乱。妇女不能跑马拉松是因为规则不允许,我会去执行这个规定,并尽力避免马拉松规则上的任何疏漏发生。我不希望见到有女性尝试跑马拉松,如果那个人是我女儿,我会给她一巴掌”。)

收到拒绝参赛的回信后,芭比惊呆了。此前她并不了解还有这样的规定,她意识到如果能跑下马拉松,完成比赛的社会意义将会远远超过个人成就感。打破规则的桎梏,去改变人们一贯以来对女性的偏见,如果男女都可以在马拉松中找到平等和完整,这将会是一个更快乐、更健康的世界。女性也可以证明自己可以做到其它被标注不可能的事。

距离波马开赛前几天,芭比坐着“灰狗”巴士上路了。从圣地亚哥赶往波士顿, 4天3夜马不停蹄,一路只吃了一袋苹果和路上买的零食。在爱国者日(波马比赛当天)的前一天终于赶到了位于温切斯特的父母家里。父亲非常担心,觉得女儿意气用事,跑马拉松太过妄想。芭比只得极力说服母亲,同意第二天开车送自己去起点。

当晚,饥肠辘辘的她吃了一个巨大的烤牛肉派就去休息了。第二天早早起来,芭比穿上了比赛装备:哥哥的Bermuda 短裤、一双新的男性adidas运动鞋、黑色背心和一件蓝色大帽衫——她已经做好准备去完成马拉松,而马拉松却尚未准备好去迎接第一名女性的到来。芭比想尽量把自己打扮的像个男性,免得被人逮捕或者阻止。母亲开车把她送到位于霍普金顿的起点附近,在花了45分钟做了几公里热身跑后,躲进了附近的灌木丛里。

一年一度的波士顿马拉松发枪了。等到大约过半选手跑过起点,芭比窜进人流里,开始了马拉松。起步难免忐忑,她紧紧跟着队伍,裹着大帽衫很快就大汗淋漓,但芭比不敢脱下,她担心会被其它选手逐出赛道。男扮女装毕竟骗不了太久,周围的选手们还是发现了这位有些异样的“男选手”。与想象中相反,这些人非常友善,他们对芭比说,这是一条自由的赛道,我们不会让任何人赶你出去,我们会保护你一直到终点。芭比才慢慢放下心脱下帽衫。这个举动就像水滴溅入油锅,整条赛道两旁的人群沸腾了,观众并非出于愤怒,他们惊呼,那是个姑娘!

消息传递的速度要远快于参赛选手的速度。很快人们都知道今年波士顿赛道上有个姑娘,记者们连线广播电台,直播芭比在赛道上的最新状况。听到消息的人也越来越多的涌到后面的赛道旁。每一年卫斯理女子学院的女生都会在波士顿赛道半程处营造出一条著名的 “尖叫隧道”,芭比经过时,尖叫加油声变得更加疯狂,甚至歇斯底里。一个母亲冲着她喊“圣母玛利亚”!芭比也抑制不住泪水,她知道此刻自己就是自由和权利的化身。

前面37公里芭比只用了大约3小时。离终点越近。她开始刻意压住速度,芭比很清楚如果有什么意外前功尽弃,失败会加深社会的偏见,顽固派们拒绝女性的理由只会更充足,也许女子跑马还会被退后50年。最后的5公里困难重重,因为穿着不合脚的新鞋,她的两只脚都布满水泡,每一步都成了煎熬。芭比甚至还错误的担心喝水会造成抽筋,一路都不敢喝太多水。

完赛就在眼前了,芭比跑过最后一个转角,看到终点两旁,喝彩的观众挤满了看台,新闻记者们早早架好了拍摄机位,似乎全波士顿的眼光都聚集在最后这一段距离。在无数注目中芭比吉布冲过了终点,时间定格为3小时21分40秒,这个成绩可以排进当年所有选手的前30%,在一众男选手里尤其显得拔萃。和自己的昵名一样,芭比的撞线并不似玻璃落地,将质疑者的眼镜击碎成渣,她的成功完赛更像安抚了大多数人心中的柔软处,「女人,也可以跑马拉松」,并且不仅仅是可以跑,她们也可以轻松写意的完成42公里,并享受奔跑的乐趣。

嗅觉敏感的政客不会缺席这样的历史时刻,马塞诸塞州州长约翰·沃尔普 John Volpe 也候在终点与芭比握手,「第一个完成马拉松的女性」迅速传遍大街小巷,第二天报纸头条纷纷以「Hub Bride First Gal to Run Marathon」为题刊发新闻,记录下这一历史时刻。

“我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另一个世界”芭比说。这是当时社会意识发展中的关键点。它改变了男人对女人的看法,同时也是女人对自己的看法。

(1966年,芭比·吉布用时3小时21分冲过了终点线)

拿到第一届奥运会马拉松冠军的斯皮里东路易斯在赛后选择功成身退不再跑马,芭比·吉布没有停下。在人们知道女性也能跑完马拉松后,整个社会都期待芭比·吉布能再来一次。当然从打破禁锢到真正被认可还有很多路要走,第二年波马组委会仍未给女子选手设置组别,女性还是无法官方报名,充其量只是霸王跑。只不过这一次比赛芭比没再躲躲藏藏,大大方方和其它选手一起踏过起跑线。当然今年她不再是一个人,另一位女性跑者凯瑟琳·施瓦泽 Katherine Switzer 用男人的名字报了名,成为第一个有自己号码布的“女”选手。与前一年万众欢呼不同,反对派们也有所行动,有人冲进赛道上对施瓦泽又是推搡又是扯号码布,阻止她参赛。最终芭比比施瓦泽快了近一个小时完成比赛(3小时27分17秒,4小时20分00秒)。1968年,芭比又一次站上波士顿马拉松赛道,这一次一共有5名女性选手,她们跑的都挺不错,芭比第一个冲过终点,实现了波马的三连冠(3小时30分00秒)。

芭比·吉布的跑步动机很简单,跑波士顿只是出于对比赛的兴趣,并没有事业或者商业目的,名义上的“三连冠”也没有奖金收入。她连续参赛只是想加深人们的印象。每一次撞线,这个世界似乎都会听到沉寂千万年的坚冰爆出裂缝的清晰声音。权利从来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需要很多人为它去争取。事实上男性也希望能看到会奔跑、有力量、有尊严的女性出现,一旦人们发自内心觉得女子可以跑马,并且跑的还不赖,那马拉松们自然会对女性敞开大门。

芭比之后,萨拉·伯曼 Sara Mae Berman 在1969、70、71年完成了波士顿马拉松。然后在1972年,距离首次举办整整75年之后,波士顿马拉松终于设置了女子项目,女性可以报名赛事并且拥有自己的号码布,妮娜·库西克 Nina Kusick 成为第一个官方认可的冠军。

她们都是女性跑马的先驱者。

(7位参加了1972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女选手。当年是首届正式设有女子项目的波马比赛,共有8位女性参加比赛。冠军由左1,带着F2号码的妮娜库西克获得)

芭比·吉布参加过不少马拉松比赛,波士顿开了先例后,很多马拉松也放开对女性的限制。在过去整整30年后的1996年,波马组委会终于为芭比颁发了1966年的冠军奖牌,并认可了她的三个冠军。如今的波士顿马拉松,女性选手已经占到半壁江山。以2011年为例,女性选手达到了43%,这个数字最近几年可能还在小幅增加。芭比·吉布最后一次参加波士顿是2001年,那时她已经59岁。如今73岁的她仍会几乎每天跑步,她为慈善而跑——帮助 “葛雷克氏症”的研究和患者筹集款项。这是种运动神经元疾病,被称为世界五大绝症之一,患者有个更常见的名字,“渐冻人”。

(2015年,芭比·吉布受邀作为嘉宾观看波士顿马拉松。她目前有个疯狂的计划,在2016年,也就是第一次跑完波马50年之后能再一次完成马拉松,届时她将74岁高龄。)

芭比·吉布经历了美国历史上最激烈的女权运动,搬到加州后,她申请加州大学攻读医学时遭到过医学院的拒绝,只因为她是个女性。她本人对女权运动的态度比较平和,芭比认为公平公正绝非被动的默许,它是以尊重为基础,是人与人相互之间的动态关系,这需要每个人做很多努力,并鼓励他人尝试做一些改变。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理想没有变——希望这个地球是基于爱、没有压迫、充满人性之美的世界,每个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并能健康的生活着。

除了第一个完成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外,芭比·吉布的人生履历非常丰富,她自小在艺术方面充满天赋,上过法学院并且是名律师,出过一本书,也对神经肌肉方面的疾病做了很多研究。那什么是她人生最深感自豪的经历?“是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这是我做过最伟大的事。”

有过不少马拉松赛事来找芭比,愿意为她树立一个雕像。“有人建议把它做成我埋伏在起点灌木丛跳出时的动作” 芭比笑着说,“那会非常有趣。”

向那些疯狂的家伙们致敬,

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桀骜不驯,

他们惹是生非,他们格格不入,

他们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

他们不喜欢墨守成规,

他们也不愿安于现状。


你可以赞美他们,引用他们,反对他们,

质疑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

但唯独不能漠视他们。

 

因为他们改变了世界。

他们发明,他们想象,他们治愈,

他们探索,他们创造,他们启迪,

他们推动人类向前发展。

  

也许,他们必需要疯狂。

你能盯着白纸,就看到美妙的画作么?

你能静静坐着,就听见美妙的歌曲么?

你能凝视火星,就想到神奇的太空轮么?

  

我们为这些家伙制造良机。

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

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

  

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tudou721 tudou721

    估计还是适合作为走路鞋吧

    2015-08-05 11:08:53 回应

  2. estee estee

    文章最后一段斜体字的出处请问是???
    反正不管出自哪儿,这一段也太赞了,为笔者左右手互击叫好,脚板拍大地点赞!

    2015-08-05 13:25:50 回应

  3.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文章最后一段斜体字的出处请问是??? 反正不管出自哪儿,这一段也太赞了,为笔者左右手互击叫好,脚板拍大地点赞!      estee
    苹果是不是要给我广告费

    2015-08-05 14:04:55 回应

  4. estee estee

    苹果是不是要给我广告费      奶黄包包包包
    要什么广告费,换手机省肾而已。

    2015-08-05 15:05:30 回应

  5. 熊本乱太郎 熊本乱太郎

    “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这一段是创业公司最爱用的鸡血广告词 对不对

    2016-03-07 10:53:3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