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关雅荻,奔跑着追寻孤独的自我

无论我多么热切地想与你分享,即使我们一起完成过同一条艰难的百英里或更长的赛道,我知道总有一部分“孤独”是只属于我自己,无法分享。
引子

法属留尼汪群岛,漂泊在西印度洋的一个小岛,面积2512平方公里,海岸线长207公里,虽然挂着法属的名头,但在地理上却与其宗主国法国相去甚远。这里最近一次闻名于世是因为发现了谜一般失踪的马来西亚航空MH370航班的残骸,并由此最终佐证了航班失事坠毁的悲剧现实。

然而就在这么一个隐世的小岛上却有着一场对于世界越野跑领域来说举足轻重的比赛,Diagonale Des Fous大留尼汪超级越野跑,选手需要在这座目前世界上唯一可以接近的活火山岛上完成164公里距离,将近10000米海拔爬升的艰苦行程。这是关雅荻第二次站在Diagonale Des Fous的起跑线前,高高的个子,魁梧的身材配上一身骚气的越野装备,即使在欧美选手为主的赛场上也能够让人眼前一亮。一年前,在这条同样的赛道上,关雅荻止步于88公里的计时点。

关于梦想

过去的十几年,关雅荻的生活始终围绕着电影,从学电影到做电影,一板一眼地从事着电影行业的各种幕后工作,从创意策划、拍摄制作、宣传发行、市场营销等,好像对每一份与电影有关的工作都充满着好奇和热情。但直到三年多前,他开始想尝试一些不同地东西,而因为从小运动爱好的习惯,让他发现了越野跑这项目前依然还比较小众的一项运动。

越野跑对于关雅荻来说更多是一种体验,但后来这种体验逐步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这项运动爱好对关雅荻来说不是竞技,因为从一开始就希望自己跑得能够更长久一下,或者距离更长一些,所以一直以来他跑步的速度都很慢,“唯慢不破”是关雅荻常挂在嘴边的跑步圣经,这显然跟“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相去甚远,但作为一名越野跑业余爱好者,这份自得其乐的感觉也许才更加珍贵。

随着对跑步运动的重新学习和认知,逐渐找到适合自己的训练和恢复的方式,关雅荻越野跑的距离逐渐变长,从2012年5月第一场10公里的越野跑比赛开始,到半程马拉松、全马、50公里,很快就到了100公里,甚至更长。

2013年8月底,关雅荻完成了极地长征250公里冰岛站的比赛后,回国后不久他在网上看到户外媒体人马德民微博发的一条消息,一个关于全世界超级马拉松越野跑赛事的巡回赛即将诞生,它涵盖了当时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十场世界顶级超马越野赛,这些越野赛的赛事总监坐到一起,成了一个叫UTWT(Ultra Trail World Tour)的组织,后来在2015年,瑞士艾格峰越野赛正式加入,目前UTWT由11场比赛组成。一个疯狂到他自己看来都很不靠谱的大胆想法就此诞生:从2014年1月开始,用几年时间,把UTWT赛事全部都完成一遍,成为关雅荻一个人全新人生目标。

回到文章开始的部分,Diagonale Des Fous大留尼汪超级越野跑正是UTWT每年的收官比赛,在2015年大留尼汪超级越野跑开赛之前,关雅荻已经参加了UTWT11场系列赛事中的10场,其中完成了8场,分别是:香港Vibram100公里、日本环富士山100英里越野赛(UTMF)、意大利Lavaredo越野赛119公里、新西兰Tarawera100越野赛公里、西班牙穿越大加那利越野赛127公里、摩洛哥撒哈拉地狱马拉松250公里(MDS)、澳大利亚蓝山100公里越野赛、环勃朗峰100英里越野赛(UTMB);有两场中途退赛,分别是:瑞士艾格峰101公里越野赛、大留尼汪长征100英里越野赛;仅剩美国的一场比赛还没有参加过,就是世界上第一个100英里越野跑比赛美国西部100英里耐力赛(WSER100)。

对于第二次站上Diagonale Des Fous大留尼汪超级越野跑的跑道,关雅荻的心中依然没有把握,因为之前一个多月前毕竟刚背靠背完成了UTMB加TDG两项这个星球最为艰辛的耐力比赛。并不为多数人所知的大留尼汪长征其实是一个相当难的比赛,前14公里相对平缓上升,比较容易,但整体来看,比赛的技术性赛道比例非常大,整体上比UTMB难度高出不少,这个无论从冠军时间还是关门时间都能看出。而今年最大的问题在于离开14公里后不久的狭窄山路上引起了超级大塞车,去年只是半个小时左右的小拥堵,但今年因为有人摔倒需要救援,被堵了一个半到两个半小时。这段塞车的经历还是很大地影响了关雅荻整个比赛的节奏和精神状态。虽然身心疲惫,但赛道在喷发着的富尔奈斯火山耀眼火光的映衬下,显得相当魔幻,让人依旧感觉不虚此行。

就这样熬到白天,在102公里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将近一千多米的陡直,与此同时久违的太阳也从云缝中露了出来,与晚上的阴冷温差巨大,这让关雅荻突然感到了一种精神层面的倦意,并不是以往身体层面的疲劳,此刻在他的心理隐隐觉得:也许2015年赛季该结束了!最终关雅荻止步于112公里,又一次在这场艰难的比赛中收获了一个DNF,虽然如今回想起来略有遗憾,但并不后悔,因为对于一场比赛过于执着投入,这似乎不是关雅荻特有的风格。

关于训练

对于超级越野跑这项也许是这个星球最为艰苦的耐力运动来说,日常的训练是重要的参赛保证。然而有别于人们传统印象的超马爱好者近乎疯狂的训练计划,对于关雅荻来说严格意义上讲没有什么系统的训练计划,如果有也仅仅只是针对整个以“完赛UTWT赛事”整个大目标而摸索出来的只适合他自己的一个应对方案。

2015年一整年,关雅荻只是在10月2号抽空在北京进山爬了一趟大觉寺,而且基本是用走而非跑的形式完成。全年至今除了基本比赛之外,他甚至都没有越野跑训练,偶尔奥森10公里到20公里不等的慢跑(配速从来没进过6分)基本是他跑步训练的全部。如此算下来基本每个月平路的跑量(不含比赛)能有100公里都算多的。然后就是健身房训练,这是关雅荻从小养成的习惯,大概从15岁高中一年级开始,跟着专业教练开始进行力量训练,后来大学直至工作,虽然运动的习惯被各种打断,但力量训练的习惯却始终保留了下来。

正是在这种训练状态下,从2015年2月到10月关雅荻参加了8场高难度高强度的耐力比赛,并且完成了其中的6场,全年比赛距离相加累计在1400公里左右,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关雅荻在这个繁忙赛季的整体表现无论是成绩还是恢复速度都比规律训练的2014年还要好。

比如2014年6月的意大利Lavaredo Ultra Trail是119公里他用时29小时半,这个比赛爬升6000多米,但2015年3月的西班牙TransGrancanaria 127公里,累计爬升9000米,他最终完赛却是27小时多,更不用说两年巨人之旅的最终成绩比较。

当然我们在此并不推荐这种非典型的训练方法,它只能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和一个比较疯狂的UTWT全部完赛目标两者妥协的结果,并不是什么科学训练的榜样。用关雅荻的话说,他只能尽量合理地饮食同时保证休息和睡眠,避免让身体透支。并且在比赛前注意尽可能减少伤病或者感冒等这样的小问题,比赛后充分休息,通过按摩等加速恢复。

因此当我们向关雅荻询问怎样的训练计划才能支撑他完成UTWT的最终目标时,他也很难给出一套完整科学的训练方案,只能说这方法可能只是因为他给自己指定的目标后的一种暂时妥协的方法,或许暂时看起来结果不差,但他自己也并不认同这种方式,长远来说建立一套有序而科学的训练计划对于一名合格的耐力运动爱好者来说还是十分地必要。

关于UTWT

过去两年整个UTWT之旅地征程,留给关雅荻印象最深地是今年4月的MDS摩洛哥撒哈拉地狱250公里马拉松。有两个时刻,让他特别激动,一个是在Long Day91.6公里长赛段那天,遇到了心中的偶像Marco Olmo,这位出生贫寒的意大利人,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仅仅完成小学教育,就开始了农民和伐木工的职业生涯。后来离开家乡来到他现在住的地方Robilante,先后从事过卡车司机、采石场工人,直至最后退休。他26岁开始训练自己跑步,先后练习过越野滑雪、登山滑雪,直至50岁以后才在越野跑领域声名鹊起,成为意大利甚至整个欧洲知名度非常高的跑者,他的巅峰表现是2006和2007年分别以58岁和59岁高龄夺得UTMB冠军,彻底成为一段越野史上的传奇。当时素来以强韧乐观著称的关雅荻在这一段跑的热泪盈眶,从Olmo身上关雅荻看到了那股坚韧,就如同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另一个时刻就是最后一天的竞技赛段,当他全力冲过终点,与赛事总监Patrick Bauer拥抱在一起,同样眼泪夺眶而出,而这一刻则是喜悦的眼泪。在撒哈拉沙漠的这250公里,关雅荻每天都在全神贯注去完成比赛,基本跑走比例是七三开,最终成绩和排名也远远超出他赛前的预期,在1300名左右选手中最终排在400多名,无论是成绩还是整个比赛过程中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是整个UTWT计划中较为满意的。MDS除了留给关雅荻两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个比赛另外之所以让人难忘也是因为它的专业性,因为今年参加的是第30届纪念赛,规模是有史以来最大。整个比赛过程,组委会展现出世界最顶级、最专业的赛事组织素养和专业性,整个比赛过程中他都会用心观察,每天跟不同国家选手聊天,而这些所有赛事服务的细节都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这也正是整个UTWT系列赛对于关雅荻来说共同的特质。

当谈及他UTWT计划中唯一还未企及的一场比赛:美国西部100英里越野赛时,关雅荻表现出的更多的是一种坦然和淡定,首先因为这项比赛搞到参赛名额的难度比完赛的难度还要大,其次30小时的关门时间对于当下自己的体能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因而这一UTWT的压轴之战,关雅荻至今并没有什么实际计划和目标。其实对于他来说,UTWT大满贯这个目标本来也正是随性而至,“尽人事、听天命”,尽量豁达的一点心态来看待这个给自己设定的目标,也是维系着他能够走到今天的道理吧!

关于未来

近期开始播出的《雅荻跑世界》是关雅荻UTWT之旅的另一种体现,用关雅荻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个“直觉”的行为,一个在强烈兴趣引导和个人专业积累碰撞后,自然生发的一个过程。因此即使是他本人也认为这部国内首部真人环球越野跑的电视纪录片有着很强烈的“实验”性质,比如其实每次外景拍摄,都在讨论用完全不同的创作思路、拍摄手法、节目形式来进行摸索。关雅荻希望的是这个节目通过第一季的尝试,让其个人与观众,还有广大的越野跑爱好者,都能有所积累,并希望在后续的第二季、第三季能够逐步找到它在市场上的位置。

某种程度上,这部系列片并没有刻意考虑太多对运动不了解的普通观众的看法,当然《雅荻跑世界》是一个有着明确核心受众的创新节目,对于主角关雅荻来说会优先考虑他们的反馈和感受 ,然后才是想对于大众来说,观看这个节目也有一定的心理猎奇心态。因为对于那些身边不少不怎么运动的朋友来说,当他们知道这种比赛的时候,经常是“太不可思议了”“太疯狂了”这种反应。所以通过《雅荻跑世界》,让大家可以非常直观地了解一场百公里以上距离的超马比赛现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越野跑这项运动为何有这么强的魅力去吸引全世界的爱好者为之疯狂。也许这才是这部系列片存在的真正价值!

除了电视节目及纪录片外,2015年关雅荻还同两位同样是越野跑爱好者的合伙人一起创立了属于自己的运动装备设计品牌“优极”(Ultra Gear),这个事情现在回想他自己也感到有点神奇,但觉得心里却特别踏实。对于关雅荻和他的伙伴们来说这个项目是真正的兴趣所致,因此他们也很有信心设计出让跑步爱好者真正满意并有创意的运动装备。目前除了两款创意水壶,UG已经在背包和越野跑服装方面已经做了充分准备,而新产品距离上市已经不远了。

对于关雅荻而言,优极就像是过去几年给自己的一份额外眷顾,感到幸运的同时他也依旧践行着自己对于生活的理念和态度,那就就是不断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向。

在知乎上,关雅荻回答过这样一个问题:跑步的意义在哪?“通过跑步,创造只有属于我的【孤独】。无论我多么热切地想与你分享,即使我们一起完成过同一条艰难的百英里或更长的赛道,我知道总有一部分【孤独】只属于我自己,无法分享。终于,我开始成为真正的我。”而过去的两年中,从2014年港百到文章开头所提到的大留尼汪长征之旅,正是关雅荻这段寻找自我的开始,而未来他还将会继续沿着这条通往孤独的道路继续地奔跑下,直至成为那个他心目中真正的“我”!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XYZ~ XYZ~

    我记得在有段视频里面看过,他戏称他自己是旅游型超马跑者,哈哈~~~上周看了他的《雅荻跑世界》,真心觉得拍的好赞!

    2015-11-06 10:59:34 回应

  2. 壹小明 壹小明

    和去年(2014)我采访过的关雅荻相比,今年他又交出了一份2015年UTWT的答卷。我对他印象最深的一点倒不(仅)是跑步方面,也不(仅)是电影方面,而是超强的执行力。很多人随时会冒出很多奇思妙想,但仅止步于想法。他是那种想到就做到的人,所以才有了“完成UTWT大满贯”,“做UTWT衣服”,“拍雅荻跑世界”,“做UGG”,哦不,是UG,等等想到就做到的事件,而且竟然每件事都做的还不赖。

    2015-11-06 11:46:46 回应

  3. ANDY1983 ANDY1983

    期盼优极产品早日问世

    2015-11-06 14:42:57 回应

  4. 关雅荻LiveBravely 关雅荻LiveBravely

    和去年(2014)我采访过的关雅荻相比,今年他又交出了一份2015年UTWT的答卷。我对他印象最深的一点倒不(仅)是跑步方面,也不(仅)是电影方面,而是超强的执行力。很多人随时会冒出很多奇思妙想,但仅止步于想法。他是那种想到就做到的人,所以才有了“完成UTWT大满贯”,“做UTWT衣服”,“拍雅荻跑世界”,“做UGG”,哦不,是UG,等等想到就做到的事件,而且竟然每件事都做的还不赖。      壹小明
    蛔虫你好^_^

    2015-11-06 14:45:1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