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从“环法王”到“越野王”,阿姆斯特朗的救赎之路

越野跑是否应该给所有人一个救赎的机会?

原文首发于trailrunnermag.com,作者David Roche,部分删改




上周末,在加利福尼亚州Palo Alto市郊区进行了一场名为Woodside Ramble的越野跑比赛。毫无疑问这只是一场小比赛,但有关这场比赛的消息却充斥美国越野跑圈的社交媒体并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晨间的倾盆大雨之中,Lance Armstrong(没错,是Lance Armstrong)以3:00:34的成绩赢得了这场总长度为35公里,累计海拔爬升3500英尺的比赛,这一成绩比亚军Roger Montes快了1分52秒。(在Strava上可以找到Lance关于这场比赛的相关记录)

Lance的夺冠成绩在这个比赛的历史中并不算出色。Matthew Laye在2012年创造的赛道纪录比Armstrong快了15分钟;而女子赛道纪录属于Caitlin Smith,她在2013年跑出了2:58:10的成绩。或许Armstrong并没有过多在意自己的成绩,但他颇受争议的背景却在社交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

曾获得过9次美国山地越野全国冠军的著名运动员Joe(Joseph) Gray在其Facebook主页上写道:“那些允许Lance Armstrong参赛的赛事总监应该知道一点:他并非只是因服用禁药而不受欢迎,而是他在服用兴奋剂外做的那些事情——他曾经的所作所为给其他人带来了负面影响。



相信不用过多的介绍Lance Armstrong,他是曾经的七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顽强的癌症抵抗者,是历史上成就最丰的耐力运动员。然而,这些成就(或许是部分)的背后有一个完整的禁药计划支持,这一计划在过去十余年间欺骗了所有人,反兴奋剂调查者、媒体与观众。

2012年,美国反兴奋剂协会裁定Lance Armstrong所在的车队运作了体育史上最为复杂、专业及成功的兴奋剂案件。结果是,Armstrong被禁止参加美国反兴奋剂协会(USADA)涵盖的所有比赛。然而,这并不包括大多数越野跑比赛。



Tim与Tanya Stahler夫妇是Woodside Ramble的赛事总监。Tanya在Inside Trail Racing的Facebook主页上发布了一条澄清问题的内容——对我们来说,Armstrong先生只是另一位支付注册的参赛者,一个来探望朋友的人(朋友是指Inside Trail Racing队中的运动员Scott Dunlap),他想跑个长距离。我们未曾公开他参赛的消息或对待他有别于其他跑者,当然他也并未接受任何形式的现金或奖品,甚至没有接受奖牌和赛事T恤。

这条内容继续说道:“我尊重他的过去,但也不考虑他的过去。他仍是一个热爱体育运动的人。我赞同他应该被禁止参加任何在全国范围内约束的精英级比赛或资格赛,但他仍应该有权利去寻找跑步的乐趣。”

在随后接受Trail Runner杂志采访中Tim Stahler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Armstrong确实采取了一些卑鄙的行为,对自行车运动和身边的朋友造成了伤害。他悲惨地失败,很多人离他而去,但不是我们所有人。

然而,Stahler说:“并不应该因为那些失败就将Armstrong排除在一些本地赛事之外(像Woodside Ramble)。Inside Trail Racing主办本地越野跑比赛主要目的是通过跑步、走出去拥抱自然来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与生活质量。我认为每个人(包括Armstrong)都能从踏上小径与其他人一起奔跑的过程中获益。

从个人的角度看,Armstrong强调他并不是在追求荣誉。Armstrong通过他的新闻发言人告诉Trail Runner杂志:“我并非为钱或奖杯而跑,我只是为某些个人原因而跑,为了健康与理智——简单地说,我爱跑步。“他还表示他计划参加一些越野跑比赛。



而由兴奋剂带来的显著影响与(参与)越野跑是有争议的,有一点毫无疑问——Armstrong击败了48名参赛者,如果Armstrong被禁止参加这场比赛,其它人的排名都将提高一位。这也是Ethan Veneklasen指出的问题的一部分,Ethan作为一名跑者已经很久了,他是Heard Sports的主要负责人。同时,他还和Eric Schranz共同主持著名越野跑播客——UltraRunner Podcast(iphone用户能在Podcast软件里找到这个播客)

他说:“参赛者们为争取自己的最佳排名所付诸的努力被体育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兴奋剂使用者抢走了。

相似地,Gray在接受Trail Runner杂志采访时呼吁跑者和粉丝(是的,还有杂志)避免认可他,因为他拿走了其它人的成绩。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相同的感觉。从自行车手转变为越野跑者,并在这场比赛取得亚军的Roger Montes说:“不,我没有感到被欺骗。Lance Armstrong从未从我这里拿走什么。相反,我发现我有机会在比赛中努力推动自己去战胜一个强大的运动员。

Montes补充道:“在比赛中我们并没有太多交流。但在赛后我向他做了自我介绍,和他握手并讲了一个讽刺两个自行车手在跑步中遇到问题的笑话。他笑了,赞同并回答道:”嘿,那很省事儿。“

Eric Barnes是一个从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退役的外野手,如今的他开始参加铁三与超级马拉松,这场比赛中他取得第四。经一个共同的朋友介绍,Barnes在赛前一个周末与Armstrong一起打了一轮高尔夫球,并决定邀请他来Ramble。

谈到棒球、跑步与自行车运动中的兴奋剂丑闻时,Barnes说:“相比于谴责运动员个人,我更倾向于将责任归咎于这些运动的文化。那并不意味着我略过了他们曾经的所作所为,但我对待他们就像“社会的弃儿”,在生活上排斥他们显得过于荒谬了。

最近,一些社交媒体评论者们也响应了这一争论点——越野跑社区应该给所有人(包括兴奋剂使用者)一个救赎的机会。



最终,Armstrong是否应该被允许参加一些比赛或许只是个小问题。相比之下更为重大的问题是:越野跑运动中的兴奋剂滥用因他的事件摆上了台面。

Vaneklasen说:“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这场辩论的焦点并不是Armstrong。如果我们想保持这项运动在各个层面的完整性的话,我们需要以一个负责而积极主动的态度来解决问题。那意味着我们得采取明确的政策以及兴奋剂检测程序以预防兴奋剂像毁掉自行车比赛那样毁了我们的运动。



越野跑正在发生巨大的转变,从基层,社区运动到逐渐变成一项专业化的运动,至少在高水平领域是这样。伴随着大量的资金投入到越野跑竞赛之中,从其它运动中得来的教训(像自行车、路跑和田径)表明服用兴奋剂将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现在还没没有这一问题的话)。

争论至今仍未结束。作为美国Skyrunning主席,同时也是精英超级马拉松运动员的Ian Sharman概括了很多越野跑社区应有的立场:“反兴奋剂是一个有争议且复杂的领域,但重要的是有一个明确的立场——在越野跑中,任何形式的欺骗都是不可接受的。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BlueBark BlueBark

    如果证明不了AS在这场比赛中使用了禁药,麻烦那些人闭嘴,喜欢跑步不需要得到谁谁的允许。

    2015-12-21 11:30:26 回应

  2. 涵先森 涵先森

    AS本可以跟阿里 欧文斯比肩成为美国体育的标志。可惜啊

    2015-12-21 12:44:29 回应

  3. 湿哒哒 湿哒哒

    撇开禁药之类种种不说,他只是选择了一直战斗。

    2015-12-21 14:12:37 回应

  4. 奔跑的EASON 奔跑的EASON

    不要以为兰斯用了禁药你就可以对他说三到底 他依旧拥有一颗非常强大的心脏和你望尘莫及的有氧能力!

    2016-02-06 08:38:1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