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北美超马故事 | Adventure, Darling—Fat Dog生成记

我想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最后四英里山道上飞奔而下的感觉,当时的我似乎是在为了一个不知能否实现的目标而拼尽全力,而其实当身体的疼痛,完赛的压力都在渐渐离我远去,忘记一切在山道上尽情奔跑,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在自由飞翔。


Fat Dog 120赛道上的野花,by Heather MacDonald

Part 1

从Nicomen Lake补给站一路下山已经3个多小时了,现在是太平洋时间2015年8月15日下午12点55分,眼看前方补给站Cayuse Flats的关门时间下午1点钟马上就要到了,而我面前这条长长的山道仍然看不到尽头,据估算和一路盘问,前方至少还有3到4公里的距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准时到达补给站了。时隐时显的希望之光在眼前渐渐湮灭下来,我终于放缓脚步,开始面对挑战Fat Dog 120失败这个事实,尽管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不过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70英里组的选手在陆续地超过我,无数轻盈矫健的身影在我面前跃过,此时他们离出发不到40公里,才刚刚跑下赛程里的第一座山,而从昨天早晨到现在,我已经跑了整整115公里,如今挣扎在第三座山的下山路上。每个人都开心地跟我打招呼,热切地问我状况如何,眼里流露出对120英里选手的崇拜,有个男生甚至还停下来追问我右腿膝盖到底是什么问题,可我此时已经沮丧失落到了极点,压根也不想讨论这些。最后人家还跟我说终点见,事实上我已经被关门了啊,我只有苦笑,希望他赶紧追上他同伴,专心完成他自己的比赛。

刚出发的Fat Dog 70英里组选手,by Brian McCurdy

Part 2

赛前我其实有想过转到70英里组。一个月前North Face 50英里北美系列赛的安大略省蓝山站,本来是我报名给Fat Dog 120作赛前热身的,结果当天湿热的环境让我的胃又出了状况,20公里之后除了水吃不下任何东西,跑完前40公里往头上身上浇了无数杯冰水,又在头巾里塞满冰块,却仍然恢复不了状态,在60公里处遗憾退赛。

赛前压根也没想过自己会搞不定这比赛,之前胖胖有提醒过我这个周末可能会很湿热,但我觉得安省能湿热到哪去呢,再说,毕竟只有50迈,早上出发那么早,热起来咬咬牙也就顶过去了。结果真出了状况,吃不了东西,维持不了体能,再怎么咬牙也没办法。

当然被打击得不行。咬牙坚持的时候跟自己说,连这比赛都完不成还有什么底气站在Fat Dog的起跑线上。结果这回真退了赛,那到底还站不站吧。出这种状况已经是第二回,去年底HK168的赛道上,比赛当天气温陡升到将近30度,从多伦多接近零度的干冷空气里过去,还带着13个小时的时差,我从一开始爬八仙岭就两眼发黑,整个第一座山跑得闷热无比,下山后身体滚烫,连水都往外吐。当初以为只是极端不适应下的意外,没想到如今噩梦又重演。

被好心的志愿者开车送下山,然后打电话叫胖胖来接我。好恨这样,每次胖胖陪我去比赛,都要他自行安排,说好时间终点见,可一旦出了状况就要中途打电话叫他来接,一副退赛选手饱受摧残又垂头丧气的模样,难堪又羞愧。他当然什么都不会说,善意嘲笑一下我眼高手低之类,离Fat Dog开赛已经不到一个月,这时候连Salomon赞助运动员Brian Culbert都知道只参加50公里组,我居然就觉得完赛个50英里可以如此风轻云淡?何况这个50英里赛其实还包括对我十分困难的因素。不过当他看我腿部肌肉好像也有被陡峭的滑雪道虐到,就开始劝我认真考虑下是不是要转赛到70英里组去。

我当然不情愿转组,可连续地退赛确实会让人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怀疑。我的身体到底还能不能经受得住超马比赛的冲击,长距离比赛本来就有很多不可预料,如果只有最理想最平稳的环境才可以跑,任何变化和意外都不能承受,这件事对我而言或许也就失去本来的意义。

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参加这比赛的120英里组不可思议,6月底Salomon Toronto的夏至日出日落跑,Brian Culbert知道我要跑120英里组的时候,非常善意含蓄地跟我说,其实你可以参加70英里组,那样把握更大。去年同我一起完赛过Sulphur Springs 100英里的多伦多女子选手Linda Trinh一听我说要跑这比赛120英里组,就笑着说“I hope you will be good”, 她今年夏天的主赛是Colorado的Transrockies,这是一个美国落基山脉的多日赛,六天总里程120英里,爬升也才刚到6000米,而且她实力和训练其实都比我强,赛事经验也比我丰富。是的,我是完赛过100英里,具备Fat Dog 120的报名资格,可我完赛的是Sulphur Springs,似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天壤之别,可我为什么就觉得可以一次跨越?我到底在面对一个怎样的挑战,这是不是确实是一件注定没有任何机会的事?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还要去做吗?

我终究还是去查阅了Fat Dog的报名规则,其实这时候我还来得及跟主办方申请换组。我要转组吗?换到70英里,我完赛的机会确实一下子大了很多,可是从一开始,Fat Dog对于我而言就是Fat Dog 120, 就是从Lakeview Creek Campground Trailhead过桥上坡一直到终点Lightning Lake 120英里赛道上的每一步。我真的只是要为完赛,还是要体验一个自己想要的完整过程?我知道后者意味着失败的风险极高,可不试又怎么知道呢?

Part 3

8月14号早晨10点钟,我终于还是和120英里的其他选手一起出发了。赛事的前一天我有遇到加州来的阿唐哥,于是在起点交流了一下各自对比赛的想法,就开始一起爬升第一座山。上山的路还行,刚开始大家也都明白应该放轻松,我跟阿唐一路走一路闲聊,无非就是八卦国内和北美华人跑圈各种人和事。我常常在比赛一开始比较容易紧张,可以有一个相对放松的开始,用国语跟人聊聊天,我觉得还挺不错的。阿唐的目标是40个小时内完赛,可能觉得我的配速还是有点慢,过了接近山顶的第一个补给站之后他就加速而去了,我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上行。

走向起点,前路未知,by 胖胖

一出发迎接选手们的就是一个巨陡峭的长爬升,by 阿唐

今年整个加西都非常干热,上山时温度一度升到了30度,结果没想到才下了第一座山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了。我在山下补给站遇到等了许久的胖胖,匆匆换了件衣服,灌了水,胡乱吃了点东西就继续出发了。下山的时候我在黑泥里摔了一跤,把手掌摔破了一道大口子,这时候也顾不上处理。我离关门的距离并不大,不抓紧时间后面恐怕会很被动。

才刚一上山,倾盆大雨就来了,靠近山脚的路有树林遮挡还好,越往上雨下得越剧烈,还混着零碎的冰雹,不一会儿,整个身体都湿透了,这时候我的冲锋衣距离我大概还有30公里,鞭长莫及。山腰上的Trapper补给站,我请志愿者帮我在皮肤风衣里裹上锡箔纸,用胶带在胸前固定,希望自己可以熬过接下来的30公里。

刚出补给站门就开始遇到退赛折返的选手,这时候山上的状况确实很恶劣,雨势迅猛,地上顿时水流成河,四处泥泞,我的鞋刚被涂得泥泞不堪,转眼又被洗得干干净净,于是这样泥了洗洗了泥来来回回了无数次,一双脚早就泡在了冰水里。等出了林线,情况就更恶劣了,云雾水汽夹杂着山顶的大风吹向湿透了的身体,这时温度已经从上午的零上30度骤降到零下10度,冰风吹来,瞬间变成“渐冻人”。因为在跑动,又裹了一层锡箔纸,我身上大概觉得还好,但双手已经冻得刺痛,不过因为有冬天零下30多度在多伦多户外跑步的经验(那时候戴双层手套也要被冻得去路边厕所烘手的),所以大概知道刺痛到什么程度是没有大碍的,心里有数就不会太恐慌。 “如果你觉得冷,那你就要跑得更快些”,我在大风里被吹得东倒西歪,还是用力地快走,一有机会就跑动起来,当时就是一心想快到林线以下,这样才可以避过失温的危险。

一名刚刚经历过雷暴的选手和他的家人,by Brian McCurdy

刚刚经历过雷暴的选手,Fat Dog 120 2013年女子冠军及纪录保持者Nicola Gildersleeve, by Brian McCurdy

跌跌撞撞下了第二座山,快到山底河边的那段因为积水已经泥泞不堪,我用杖撑着,又用手扶着,恨不得七手八脚地龟速挪了下去(后来听说这段好几个人摔断了手,可见我的方法虽然不美观但却保险)。然后就是淌过那条传说的Pasayten River,之前我一直还担心过河湿了鞋袜还要跑3公里公路才能换鞋之类的琐事,结果没想到早在这之前八百年我的脚就泡水里了,如今过这条河不过就是洗洗鞋而已。因为大雨,水流湍急,幸亏有绳索可以扶着,我摇摇晃晃,终于淌过了河。

过了河,3公里公路跑之后,就是Bonnevier补给站。这是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补给站,选手们都在这里换装,准备夜间补给。我进了站,喊了几声胖胖没人应,就找志愿者帮我把之前准备好的补给包递出来,才看见胖胖带着头灯东张西望地从棚里出来。他用浴巾帮我拦着,让我把里里外外的衣服全换了一轮,然后帮我拿来热汤和咖啡。我穿上冲锋衣,换上全套夜间行头,开始爬第三座山。上山前,工作人员检查了我的全部必需装备才放行。我在这个补给站不得不停留了较长时间,离开补给站的时候,离关门时间大概还有不到1个小时。

Bonnevier补给站深夜里的灯火,by Mayo Jordanov

在Bonnevier补给站停留的选手,by Brian McCurdy

穿越数小时雷暴冰风终于到达Bonnevier补给站的我,23点48分,比赛进行至66公里,13小时48分,by 胖胖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陈小船 陈小船

    12月初在原创中看到过这篇《Adventure, Darling(Fat Dog生成记)》,看得热泪盈眶。
    今天再读,看到冲线的那一段依旧想哭。

    2015-12-25 10:42:57 回应

  2. pjpjpjp11 pjpjpjp11

    写得非常好,看到了作者的坚持,也点燃了自己的内心。

    2015-12-25 16:04:57 回应

  3. XingqiaoL XingqiaoL

    好文,代入感很强,感谢分享。

    2015-12-26 17:12:33 回应

  4. 湿哒哒 湿哒哒

    燃~

    2015-12-28 11:01:00 回应

  5. 咲猫 咲猫

    最后写的实在是太好了

    2016-01-19 12:47:56 回应

  6. ericbenjaming ericbenjaming

    燃+1

    2016-02-04 15:35:06 回应

  7. pirlo21 pirlo21

    好文!!!!

    2016-02-05 08:50:23 回应

  8. 奔跑吧贝贝 奔跑吧贝贝

    然乌乌,你跑FAT DOG 120时是黑色短发、有点卷吗?昨天看一个FAT DOG 120的纪录片,里面有一个镜头是,在终点,一个没有穿比赛服装的亚裔男子把脸埋在胳膊上哭的不行,镜头转到旁边,一个穿比赛服装的亚裔女子在轻轻拍他安慰……我在想是不是你和胖胖

    2016-05-19 08:11:46 回应

  9. 然乌乌 然乌乌

    然乌乌,你跑FAT DOG 120时是黑色短发、有点卷吗?昨天看一个FAT DOG 120的纪录片,里面有一个镜头是,在终点,一个没有穿比赛服装的亚裔男子把脸埋在胳膊上哭的不行,镜头转到旁边,一个穿比赛服装的亚裔女子在轻轻拍他安慰……我在想是不是你和胖胖      奔跑吧贝贝
    你描述得好soft:)没错,这部短片记录的就是我们那年的比赛,我们还说多亏了胖胖演技高才能出镜的,haha.

    2016-05-21 20:52:5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