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丁祖昱:一个名企总裁的马拉松修行

这位“房地产少帅”马拉松每跑必PB,仅用一年就跑出3小时05分的好成绩。

这是一份会让绝大多数跑友羡慕不已的马拉松履历:

2015年1月厦门,首全马跑进4小时;

此后又参加5场全马,每跑必PB,幅度至少5分钟;

2015年3月无锡,第二个全马进3:40。

2015年7月旧金山,第三个全马进3:30。

2015年9月北京,第四个全马进3:20。

2015年11月上海,第五个全马进3:15。

2016年2月东京,第六个全马进3:10,达到中国业余二级运动员标准。

这份履历的主人,并不是一个有大把时间训练的闲人,而是一个事务繁忙的上市公司总裁,每天还要为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撰写至少一篇行业评论。

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TA是怎么做到的?

参赛从来不走,训练从不慢跑

此人名叫丁祖昱,43岁,华东师范大学世界经济博士,易居(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执行总裁,2012年上海首届十大杰出青年商人之一。易居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服务企业(不做开发),整个集团共有四家上市公司。

先看看他跑过的6场全马和几场半程以下比赛的具体成绩,其中很多都是赛会成绩;净成绩文章后面另有图片为证:

丁祖昱跑步的初衷,和很多跑友并无不同。“跑步前我身体状况很差,亚健康很严重,三高(注:高血压、高血糖和高脂血),最重时有86、87公斤(现在70公斤;身高1米77)。我是先减肥的,体重减下来之后,为了保持才选择跑步。”他告诉笔者。

丁祖昱的跑龄只有短短两年。2014年1月,他和另一个执行总裁臧建军(他分管大数据和咨询,臧分管营销和代理)一起去新西兰旅游期间,在奥克兰跟着后者第一次跑步,距离是5公里。

首马进四,全马一年3:05,这不是每个跑者都能做到的,他肯定有跑步基础吧?很多人心里可能会这样猜测。

应该说,丁祖昱并非毫无跑步底子——上小学时,他进过学校田径队,但“那时不跑中长跑,最长也就400米,后来再没有练过,工作之后也没有运动过。我觉得自己没什么跑步天赋,但坚持的天赋还是有的”。

这是一种令人敬畏的坚持。“我跑马拉松从来不走,这是我跑步的前提。”丁祖昱说,“虽然也曾经跑崩,比如厦马在38公里左右撞墙了。那次我有兔子领跑,我拉着兔子的手跑了两百米,过了撞墙期,又坚持跑下去。虽然很累,还是拼命跑到底。”

去年夏天跑旧金山马拉松时,他没有兔子领跑,最后1英里(1.6公里)左右也碰到撞墙期,只能放慢到6分配速,但仍然咬牙坚持跑到终点。

他的原则是:哪怕“撞墙”——遭遇极限,“只要不抽筋,肯定还可以跑。抽筋其实也可以用意志力控制:你感觉到有压力时,稍微放慢一点点,压力会减轻很多,也是可以坚持的。只不过跑完一拉伸,我肯定会抽筋”。

在平时的训练中,丁祖昱也不肯放自己一马:“不要说跑完全马拉伸时都会抽筋,有时训练完拉伸也会,因为我的训练强度都比较大。我从来不慢跑。除了高强度训练之后教练安排的无配速跑,一般情况下我从来不跑那种“垃圾跑”。我在训练过程中都是很认真的。有时可能训练时间会受影响,比如应该跑14公里的只跑了12公里,但在训练强度上我从不偷懒。”

辅佐三驾马车:教练、理疗师和兔子

除了坚持和刻苦,丁祖昱马拉松成绩迅速提高的另一原因,是他非常注重训练的科学和专业性。

他有一个教练叫曾朝恭,是长江商学院的跑步教练,还有一个康复治疗师杨杰,每周都要抽空作一小时理疗。他们都是朋友介绍的,都要花钱聘请。“不过我们关系都很好,有时不付钱也没关系。”丁祖昱笑道。

教练制定的训练计划要求相当高,丁祖昱通常能完成八九成;“已经算非常好了,他的计划好像还没人全部完成过。如果全部完成,我可能早就进300了。”

教练曾朝恭这样评价:“他是我学员中严肃跑者的励志代表,他是我的骄傲。他每天按时按量完成得非常好,几乎每个训练日,我都会准时收到他发来的训练打卡照片,随时跟我沟通训练效果和身体状况反馈。他对训练这件事,认真到了极致。

“他也是我带过的非职业跑者中训练最刻苦、成绩提升最快、效果最好的跑者之一,之所以能有每次马拉松都创造PB的能力,是因为他能够将训练方案执行得相当好,完成度之高也是我所有学员中最好的⋯⋯很多时候,你努力的程度,根本不配谈天赋。”

在国内参赛时,丁祖昱会请一个很专业的兔子。他是曾教练的学生,大学还没毕业。这同样是有代价的:“厦马、北马、上马他都陪我跑。我肯定要给他钱,人家付出那么多劳动,就靠这个勤工俭学。”

上月在东京跑进3:10时,他也有一只私兔:全马2:49的上海女子高手马妍星,绰号“小卡”。她倒是不用花钱请——她和丁祖昱是朋友,得知他也要跑东马,便自告奋勇为他领跑。

为什么非要找兔子呢?丁祖昱解释说,比赛时自己一个人跑比较有压力,跟兔子跑相对容易些:“比如这次我在金鸡湖(半马,成绩1小时26分),前10公里跟着130的兔子跑。后来我速度快了一点,但前面没有更快的兔子了,只好自己跑。跑步虽然是很孤独的运动,如果比赛时旁边有个兔子激励你,感觉还是不一样,特别是到最后关头、最后5公里的时候,有没有兔子差别很大。

“全马控制速度很关键。虽然我也算一个比较有经验的跑者,也可以给别人当兔子,但是由于每一次跑步都有一定目标,希望能够进一步超越,要超越你心里就没底。有兔子能提高你达到目标的概率。如果我没有目标,当然有没有兔子都没所谓,甚至可以听听音乐跑完全程。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尝试过在马拉松比赛中乐跑的感觉。我觉得乐跑和全力以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到目前我还是想全力以赴。”

“跑步人人平等,关键得靠自己”

你可能会觉得,丁祖昱跑得好固然有上述原因,但也有一个重要因素:作为一个商界成功人士,他拥有普通跑友所没有的条件。

他自己并不否认这一点:“因为我是高管,一般员工可能会想:因为我掌握了资源,掌握各种各样的有利条件,所以做得比他们更好;跑步我也掌握资源,条件可能比其他人更好一些。”

但他强调:“不过,跑步最终还是要靠两条腿跑出来。教练再多,毕竟不能抬着、背着你跑。装备好不代表你能跑得好。我觉得跑步这件事是人人平等的,你就是得靠自己,靠自己坚持、努力,一分一秒地把成绩跑出来。否则哪怕有三个兔子带你,有三个教练帮你制定计划,你还是达不到最后的目标。训练计划我们同事都有,治疗师我们是给整个公司请的,大家都可以去治疗,最后跑还是要靠自己。

“最重要的是科学训练,专业教练还是需要的,乱跑瞎跑肯定跑不好。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科学、专业,我做任何事都这样。我给跑者的建议也是如此。”

请教练未必非要花很多钱。丁祖昱认为,聘请专门教练、让有经验的跑者充当都可以,他自己也可以给别人做教练——虽然只跑了两年,但已经算比较专业的跑者;而运动放松、按摩理疗这些其实跑者之间可以互相做,也可以去找推拿师,这总比吃顿饭便宜。至于兔子,赛场上就有各种配速的兔子,你还可以请朋友带跑。

“跑得好不好、快还是慢,关键还是自己。看你付出多大的努力,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跑步如此,工作也是如此。”他总结说。

总裁高手的跑步训练法

丁祖昱坚持每周五到六练,至少跑五天,还有一天可能作放松调整、拉伸和核心力量等等辅助练习。

他的周跑量是六七十公里,“因为实在没有更多时间,周末还要硬凑时间去跑长距离”。由于重视科学、系统的训练,他平时从进健身房到最后拉伸完、洗好澡出来,一般要两小时,“还是蛮费时间的”。他认为自己的跑量肯定不算多,但综合训练时间还是可以保证的。

每次纯跑步的时间未必很长,但训练内容比较多,比如说跑变速间歇之前,要先作半小时以上素质训练,包括深蹲和热身。每次跑完虽然很累,他还要再完成两组核心练习,而这是大多数人很难坚持的。

至于训练场所,周一到周五他都在健身房——大宁万豪酒店的健身房,“这种五星级酒店的健身房空调、新风系统等等比较到位”。

很多人觉得,机跑非常单调乏味,丁祖昱却表示:“像我们这种人不怕无聊的。我一般边跑边看新闻,不看电视剧或综艺节目。我为什么跑健身房?就是为了风雨无阻,不要给自己任何借口说今天天不好,雾霾或下雨刮风。不跑的理由千千万万,跑的理由就一条:要跑。周末跑长距离,假设刮风下雨或有雾霾,我就会周末里选一天,到健身房去把长距离跑掉。我在跑步机上最多跑过30公里,还是非常无聊的一件事情。”

周末的长距离,如果空气好,他就在户外练——要么在靠近公司的大宁灵石公园,要么在西郊宾馆——他家住里面的别墅。西郊宾馆他跑中间的主干道,从前门到后门,每1.3公里折返一次。大宁公园的小陡坡他不怕,“我还蛮喜欢跑坡的”。

丁祖昱的间歇主要跑5-3-2公里,两个5公里,或者3-3-3公里,配速越来越快。例如两个5公里的第一个可能跑3:55,第二个3:50;短一点的可能跑3:45。1公里间歇可以再快一点,跑6到8个,但这个跑得比较少,赛前才会练。

他也练变速跑:400米、500米变速。400变的配速是3:30,甚至3:25、3:20;500变差不多3:35。

节奏跑如果跑15公里,他会均分为三段:第一段比比赛配速慢20秒,第二段慢10秒,第三段按比赛配速。LSD大多跑20到25公里,30K跑得少,最多每月一次。不过他速度快,从不慢跑。前5公里可能按4:50到5:00的配速,后面基本按比比赛慢15秒的配速,比4:40再快一点。

丁祖昱的万米最好成绩是38分56秒,5000米没有正式测试过。今年元旦参加静安区迎新跑,他4.2公里跑了15分钟不到。

对装备他不大讲究,跑鞋是一般的Asics,其他装备更无所谓。在补给方面,他训练时只喝能量饮料,比赛时一般会吃5个能量胶,赛前15分钟和第13、23、33、38公里各吃一个。

目前丁祖昱仍在跟训练计划,不过跑进二级(310)之后,他对300的追求已经不那么迫切,认为能否进300主要看状态:“以我的天赋条件和努力程度,300不是那么容易。如果运气好、保持跑量,哪天状态好也可以冲一下。所以我得保持现在的状态。”

跨越太平洋两岸的马拉松征战史

丁祖昱跑全马之前,先经历过一个半马:2014年11月的上马半程比赛。那次他虽然赛前没有正规训练过,但跑得相当轻松,以1小时56分完赛。

赛后他找到了现在的曾教练,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跑全马。教练说没问题,下个月就可以跑。于是他就跟着教练训练,同时报名第一个全马:2014年12月的深圳马拉松。

可能因为刚开始对训练量有些不适应,丁祖昱得了一场感冒。他担心感冒刚好一周之内就跑全马,对身体会有些压力,所以决定放弃深圳,改跑2015年1月3日的厦门马拉松。

相对于去年上马跑3:11时,每个5公里分段的用时都在22分到23分之间,今年东马丁祖昱后面有些掉速,对此他分析说:“我和小卡一开始配速都在4:15到4:20之间,跑了比较长时间。30公里后有点掉速,35以后掉得特别厉害,原因是个人的水平还不够。后期我觉得有几个问题:补给——能量饮料少了一些,第二颗盐丸忘补了,所以35过后就出现抽筋的前兆,不敢拼得太厉害。这时再补盐丸已经来不及了。以往参赛时,我的陪跑兔子会帮我一路拿着饮料。东马不能拿水瓶,只能喝饮料站的。”

他说上马其实也有点掉速:“跑到30之后,速度就有点压力了。最后两公里掉得蛮厉害的。上马前一个月,膝盖一直有伤,所以那一个月都是边调整、边加量的过程。膝盖伤我估计一个是因为跑完旧金山(赛道都是上下坡)之后,一直没好透。另一个是国庆节跑完长距离后又去爬山,对膝盖压力比较大。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个人能力还没达到那个程度。现在膝盖已经比过去好很多了,按4:30的配速跑,膝盖和肌肉问题都不大。”

此次采访的前一天3月20日,重庆、无锡和上海等很多地方都在举行全马或半马比赛,不过丁祖昱没有参加。事实上无锡马拉松他已经报名,只是最后没去跑,原因是一周前的苏州金鸡湖半马他拼得比较厉害,有点拉伤。另外,他有一点足底筋膜炎,可以跑,但跑完了会加剧(3月20日早晨他跑了16公里,第二天早上脚还是有点疼),教练建议不要跑。

“昨天要跑也可以,但是因为我跑起来肯定会比较狠,教练有点担心我跑得太快,导致伤情加剧。因为接下来还有两场比赛:4月17日的上海半马,4月24日的伦敦马拉松。”

丁祖昱伦马是通过一家马拉松旅游公司报上的。他没有先跑波士顿马拉松,是因为去年11月上马成绩才波士顿达标,只能报明年的比赛。谈到伦马的目标是不是进三,他表示:“进三一年内吧,看哪场比赛状态好。”

丁祖昱计划把6个大满贯赛事打通关:“你总是先把大满贯——精华先跑掉,其他城市我觉得是不是参加比赛不是特别重要。在海外跑我觉得非常不错,现在我不管到哪里旅游也好出差也好,用脚步丈量整个城市的感觉都特别好。”

因此,他尽量将度假和跑马结合越来。去年7月跑旧金山马拉松,是因为夏天打算去美国度假,查了一下正好有这场比赛,于是便报了名。

今年的东马他也是本来春节就决定去日本过年,就顺便报了东京马拉松。“伦敦这些反正早晚要跑,就把它排掉。柏林我想和国庆节度假结合越来。”

跑步这么拼的动机

中国商界有个有趣现象:跑步在房地产界似乎最为盛行。对此丁祖昱的看法是:“在很大程度上,最早是万科、郁亮他们带动了地产人的跑步风潮。第二,其实当前各行各业都在热衷跑步,地产界在领头羊万科带动之后,大家都跟进了。第三是房地产业压力比较大,地产人生活不是特别健康,亚健康的比较多,大家发现:人们健康了,行业才能更健康,而跑步是让大家健康的一种方式。”

马拉松跑最快的地产人,原本是万科公司总裁郁亮,50岁的他2014年上马跑出3:18:28的好成绩。赶超这位同行,曾经是丁祖昱的跑步目标之一。“(去年夏天在旧金山跑进330之后,)他悄悄告诉我,他想要跑得比郁亮快。”教练曾朝恭写道。

在他的下一个马拉松——2015年9月的北马,丁祖昱就如愿以偿。

在公司层面的跑步氛围上,易居也在追赶起步更早的万科:成立易居跑团,并聘请业余高手“云南牛人”马亮武和“小卡”马妍星分别担任男、女队代言人。总部的跑团成员达150人左右,各地分公司也都有跑团。

易居跑团为成员提供跑步服装,每周有专门的训练时间:周三和周五上午11点半到下午1点,由专门教练过来指导。每个季度还有抽奖,奖品是跑鞋和免费比赛名额,包括海外赛事。

4月17日的上海半马,作为赞助商之一的易居将举办一个赛中赛,邀请房地产企业组团参加。之前已经有机构办过商学院赛中赛。此前的4月2日,它还与美国沃顿商学院共同赞助一个5公里和15公里慈善跑。

“在自我超越已经达到一定的水平之后,我希望带动更多人跑步,先让房企、地产人跑越来。”丁祖昱说。

很多跑友在征服马拉松之后,会继续挑战越野跑和铁人三项,但丁祖昱对这些都无意涉足:“我不跑太苦的。对自己身体可能受到损伤的比赛一般都不参加。越野我认为可能对我的膝盖有一点压力,而且(百公里)越野时间太长,实在没那么多时间去练。我也比较怕麻烦。而如果只跑三五十公里,量比马拉松还少,失去了越野的意义。虽然有爬升,但速度太慢。”

“所以在运动当中,我仅仅练跑步这一项,不准备搞铁三。铁三里面的自行车危险更大一些,我怕把自己摔骨折了。跑步其实已经蛮费时间了。”

看来丁祖昱的健身信条是:坚守跑步并力求跑好。但令人好奇的一点是,对于这位已经“什么都有”的成功人士来说,马拉松跑快一点或慢一点真的那么重要,值得花那么大的力气去追求么?

对此他的回答是:“我跑步和一般人有点差异。一般人要么追求成绩,还有的随性,想怎么跑就怎么跑。我跑步一个是为了健康,希望能够保持健康和活力,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一直认为,跑步是对人生的挑战,是一种超越自我的检验。我觉得跑步更能够把自己在40岁之后要超越自我、更上一个台阶的潜能开发出来。我通过跑步激励自己不要停滞,不断地再上台阶。”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运河老马 运河老马

    成功,源自付出!

    2016-03-25 12:52:29 回应

  2. akuma9660110 akuma9660110

    执行力。说别的都是白瞎。

    2016-04-08 02:02:0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