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括苍论剑 山的邀约 - 记临海五日行,体验比赛新方式

括苍山,登之见苍海,以其色苍苍然接海,故名括苍;两岸三地,越野高手齐聚一堂,是谓论剑;我乃一跑渣,涉及越野跑尚不足两年,更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当然没有机会参加这场“括苍论剑 – 两岸三地越野精英挑战赛”,但不想错过如此之盛会,于是乎,在比赛信息始出,便同赛事承办方柴古老板娘,Nana姐打好招呼,我要做志愿者!

其实,做此志愿者的念头,由来已久。自去年参加首届柴古唐斯30K的比赛 到今年4/11柴古唐斯PLUS 57K的比赛,已被良好的赛事组织和热情的赛事服务,深深打动和吸引,在所记赛记的最后,我也立下誓约,要给自己一个机会,服务赛事和选手;年中完成个人首百之后,无力吐槽,更是坚定了要做一次赛事志愿者的决心。终于在此次精英赛,得以偿愿。

D1 – 10/03 抵达临海

精英赛在浙江临海举办,志愿者主要还是以当地的登协、院校等组织的人员为主,留给外地的名额不过十几名;后来跟Ellen聊下来,一则当地的更加熟悉环境和赛道,二则不想太麻烦外地的朋友。所以,我们上海几个朋友,能够入选,也是自感非常幸运。爱山者,爱越野赛,上海没山,驱车5小时远赴临海,当然要充分利用这同大山拥抱的机会。10月6号比赛,3号晚上,小马、维达和我,三人便已抵达临海,为的是在4、5号能有时间自己先进山跑跑溜达溜达,也就是“黑练”!

3号晚上,同我们的领队茶公碰面,了解了这两天的安排。茶公兄,经营一茶楼,年近不惑,生得很敦实,热情的接待我们喝茶吃果子,得知我们有进山黑练的想法后,详细给我们说明了路线以及大致需要的时间和注意事项等,并告知接下来领物资等工作,他会安排,我们只需要6号早上5点准时集合,开车上山。我们谢过离开,早早睡下。

D2 – 10/04 黑练24K / 遭遇牛群 / 邂逅大黑队

4号一早5点钟,我们从酒店开车出发,开往跑马坪(赛道的CP5/CP7)。一路上,烟雨绵绵,雾气缭绕,山路九曲十八弯,开的人东倒西歪;碰到山上看日出游玩下来的车,一辆接一辆,狭窄的盘山路,迎面相逢,更是心惊胆战。终于我们在开过了近90辆下山车之后,到达跑马坪和米筛浪主峰的分叉口,进入土石路,开启颠簸模式。这段已经能看到赛道的路标,红色的带着蓝色的反光条,在雨雾中飘摇。沿路一直开过去,终于看得到风车,跑马坪也就不远了;7点30分左右抵达,一下车感觉特别冷,体感很差。风车在头顶上还看得到叶轮,缓缓的转动着。黑练不同于比赛,吃的喝的防雨防失温全得背着,还得考虑能跑起来,我一直是作为越野跑的LSD来对待。我们稍作拉伸便出发了。 计划从维达服务的点CP5/CP7跑马坪,跑向我和小马服务的点 CP4/CP8盆化寮,单程12K,爬升在1000左右,再折返回来,数据上看已经难度颇大。过程不细表,想说的是,由于前几日的台风阴雨,以及接连不断的阴天,山上雾气很大,路面非常湿滑,有草的地方跟趟河水似的,都会湿鞋。树林土路的6公里,碰到泥土的斜坡,异常之滑,导致屁降纷纷,手脚并用;而防火道的6公里碎石路连续上下,因为雨后土变得松软,碎石和松软的土在一起,脚感很好,但还是很难跑;心里略微担心二日后的精英赛,但考虑到参赛者无不是精英大神,这些困难应该不在话下了;同时暗暗记着一路的感受,要给我参赛的好友Kurt以及北京的泥鳅程颜秋做参考。





在靠近盆化寮防火道近终点的时候,我碰上了一群牛,满地都是新鲜的牛粪,温热的臭气伴随着空气中的湿气,扑面而来。一头领头的公牛横在路中间,通体黝黑,高昂着头和角,盯着我;身后是两三只小牛还有几只黄色的母牛,自顾吃着草。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拦路牛,我不敢乱动,愣在那里,同它们的首领,对视了好几分钟;由于不甘心退回,无奈在防火道边上蹲下等待,玩弄起脚下的碎石;慢慢的头牛不再关注我,继而带着身后的两头小牛从边上的岔道走掉了。路程还要继续,我缓缓起身,只见剩下的几只仍旧自顾吃着草,于是我悻悻然,挨着防火道的边缘慢慢的挪了过去,但只见防火道尽头是一些陡峭石头堆,不知是不是因为雨水塌方的缘故,近乎垂直的堆叠下去,到底下有一圈绿色的围网,防火道到此终结!显然路线不对,我不得不回头!只好悻悻然的从防火道边缘再挪了回去,从刚刚我来时对视的地方往右,有一处高压电塔,重新找到路标,我高兴的一路小跑了下去!却忽然又碰到刚刚岔路过去的领头公牛和小牛;没想要也来不及停下,我就冲了出去,它们怕也是被我这来势汹汹的举动骇到了,慌忙掉头躲进了路边的树丛。我一路下了山坡,来到刚刚在断头路那里望见的绿色围网,再稍微跑了会儿,便到了盆化寮补给站所在的位置。一处小小的空地,边上有几间简易的房子;还有处带灶台的砖头房子已经倒塌。 这里将会是精英赛的CP4和CP8,来时的35公里,肯定是精英们不分高下你争我夺,而回程到这里67公里,怕已经是距离已拉开,或疲惫不堪无力追赶,或准备冲刺捍卫荣誉。按计划,我该返程,原路往回到防火道;在那狭窄的小路上,再次跟牛群直面,并且距离更近了。哎,这本身都是牛儿们常走的路,我这不速之客,却三番两次地打扰!这次学乖了,硬着头皮学着牛儿们的叫声,哞~ 哞~ 哞~,尽量不打扰它们,小心把它们驱赶到小道边上的林子里面,终于顺利返回了防火道返程。这一处的遭遇和相逢,似一场亲密接触,同牛儿们如此近距离,也是同赛道我的服务点,算是给二日后的比赛服务做了深入的准备。



待我们回到跑马坪,已经是下午4点半,这一来回24公里,大致花去了9个小时。下午的时分,跑马坪上的雾更大了,已经完全看不到风车的叶轮,只有一白色的大柱子,在雾气中时隐时现。开车回去的路上也在下雨,到了城区仍旧是阴雨连绵的天气。 我联系了Nana姐,希望介绍吃饭的地方,却被告知去她店里。于是,我们有幸跟小桥,东丽,还有台湾来的大黑队,一起吃了晚饭。我们只是蹭饭,默默的吃饭,但当得知,我们刚刚从山上探路回来,大黑哥希望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情况,我和小马在瞬时成了精英堆里的主角,台湾队员们围站一圈,一个个很精壮帅气,细细听我们讲述,碰到有在说话开小差的,大黑哥还要提醒他专心听讲;台湾队的对待比赛的认真态度,可见一斑;介绍结束,还给我们鼓掌致谢,很懂礼貌。

随后回到了酒店,我们再次跟我们志愿者领队茶公联系,告知了今日我们按计划顺利完成了,并询问接下来一天是不是需要帮忙,茶公仍旧很客气的告知不需要,都已安排好了。于是我们计划隔天再去跑跑前面的路线,预计起点到道场基往返20K。

D3 – 10/05 早市 / 黑练20K / 汇合

今天我们安排了比较轻松的黑练行程,由于要换酒店,早上8多退房,安排行李,吃早饭,还误打误撞逛了下临海的菜市场早市。沿着灵江边江南长城下的绿地步道,我们一路走,慢腾腾的,像个当地人一样早起锻炼;但三人一身的行头出卖了我们,花花绿绿的衣服水包帽子头巾,时不时引来路人的斜视。他们肯定还不知道,明天会有更多这样打扮的并且是当今国内越野跑界的高手们,汇聚于此。我们经过了兴善门,转而来到了望江门;大桥很繁忙,行人自行车小汽车,穿梭于灵江两岸。我凭借之前4/11柴古PLUS比赛的记忆,过了桥寻找上山的路。

从山脚步道开始处,有块指示牌,说明了此百公里徒步步道的行径;之前同茶公聊天也得知,此条括苍山徒步步道,已经得到政府的许可,会在来年开始制作诸如地桩之类的永久性的标识物,以方便辨识,相信这条线路也会变的更加成熟方便。

起点伊始,一路爬升,10公里爬升1000米,平均坡度一度超过12%,心想着这里可以搞个垂直爬升竞速赛。早上的山脚雾没有多少,甚至偶尔还看到太阳,我们高兴的一路拍照聊天;当然路线还是比较滑的,尤其是石头路段。待到海拔渐渐攀升,雾气也越来越大。我们一路碰到了上山游玩的当地居民和小朋友,看到我们的行头和步伐,纷纷感叹好专业,而我也借机给他们宣传“明天这里将会有几乎是国内最高水平的越野跑比赛,欢迎来玩”, 期待明日的闫龙飞会是在这里萌芽。



相对于昨天的路况,这10公里的路程,风景秀丽,时而是开阔的山腰,时而是树林,还有竹林及稻田,可跑性很强,想象着精英选手们,在赛道上飞奔,自己也不禁跑的快了些。途中有段路程,路标做的比较稀疏,但是少许柴古唐斯PLUS和Salomon的路标还在,对于不熟悉的跑友,可能会有些担心,但基本不会跑错;这也是比赛组织可以改进的地方。待我们到达道场基,雾气更大了,竹林边上有处人家;青砖的房子有些许破败,一眼望得到院内,院子里养了几只狗,在冲着我狂吠;门口的石阶上,红漆写着两个字“开水”。当时心想,这里倒是黑练补水的好去处,却不知第二天的比赛这里也是一个补给点。回程的下坡,有些路段很滑,特别容易摔跤,小马摔了两次,吓坏了;我也好几次打滑溜冰一般。在最后快到山脚的路段,稍微干燥,我们还是飞奔了起来,速度可以轻松的近4分的配速;当时还在盘算着精英选手,闫龙飞等到这里是不是要跑2分的配速,冲刺阶段会不会你争我夺。同样的,这样的湿滑赛道难度大增,肯定更加考验选手们的能力和毅力。哎,赛后想想,真是…摔成泥猴了!




3点钟回来国贸酒店,参赛精英们已经陆续抵达,签到,领物资,拍照,签名,合影,酒店大堂好不热闹!作为比赛的志愿者,这也算是一种隐形的福利了。我等到了Kurt E051号选手朱永斌,我们管他叫245,因为他全马最好成绩是245;还有刚刚认识的宁波的E052号褚泽辉;他们有东西(红牛和胶)希望我帮忙存在CP8。最后,跟Kurt回房间,讨论了一下这两日我们上山的见闻感受,制定他的比赛策略。Kurt凭借柴古唐斯PLUS10小时内的完赛成绩,获得了精英赛的资格,对于赛道的熟悉,便于其发挥;加上其这半年多的努力训练,能力今非昔比;所以我建议其去程,按柴古PLUS的节奏跑,到折返点基本在8小时左右,回程比去程爬升稍简单,但考虑夜路和路面湿滑的下坡,估计也是在8小时左右;那么总时间在16~17小时,应该是不错的成绩。我同蔡天王聊过,估计了一下闫龙飞的完赛时间,正常应该在12小时;对比一下对Kurt的预计,好像也靠谱!呵呵!赛后的情况,我们都低估了天气的变化,赛道难道的增加!

再之后,我们出去给车子加了油,吃了顿小海鲜,非常不错,玩好吃好的节奏!最后的最后,微信上给颜秋姐,讲了赛道的情况和建议;早早睡下,因为比赛马上开始,没几个小时可以睡了!



D4 ~ D5– 10/06~07精英赛

抵达

早上4点,起床洗漱;小马还跑去肯德基买了早餐回来。我们整理妥当,4点50分到酒店大堂,等茶公过来。比赛6点开始,大堂里面已经陆续有选手出来,准备去往起点。一个个精英有的精神抖擞,有的还略带睡意;但看到外面还在淅沥沥的下着的小雨,无不面露焦虑。这雨,怕是要这么下一天啊!

茶公的车子,因为去接医生,耽误了会儿。我们5点十几分,从酒店开出。盆化寮是车程最远的一个点,开过正常去要2小时多的时间。我们一路上估计着时间,有点紧张的开玩笑,会不会闫龙飞跑到CP4我们还没到位?那么希望他多带点水啊!

我们一辆面包,两辆越野车,依次前行;小马车上我们一共四个人,我,撒拉,还有一个临海当地的女孩。环山公路,依旧九曲十八弯,我们仍旧被摇的东倒西歪。我没晕过车一路上看着不断变化的山峰和峡谷,还在关注着微信直播群里面的动态,6点钟选手们已经出发,看不到现场,但脑补一下,他们跑在我们昨天跑过的路上,一幅争先恐后的画面。撒拉就惨了,她晕车,忍了大半程,终于没忍住吐了。我们停车休息,让其吐个舒服,哎,这路程是辛苦了她了!同前天一样,开过了盘山公路,到了最难走的砂石路段。这段砂石路,中间有些土长了些草丛,还有碎石散落期间;小马的H6,底盘也被刮蹭的厉害,1.6涡轮增压的发动机,在这样低速崎岖的路段动力不足显现出来,多次熄火,时而散发出离合的焦糊味道;最后的一小段,我们下车走过去,以减轻车的负载。经过这么几番周折,终于抵达盆化寮位置,时间8点半不到,还好还好,闫龙飞还没到。

停好车,山里面的几只流浪狗便过来迎接我们,茶公说他们已经是老朋友了,时常见。我们开始了工作:整理地面,清理垃圾牛粪等,选定位置,搭帐篷,摆好桌子,固定稳妥,整理物资;布置好标识牌、垃圾袋。同时另一辆车,天鹰救援队也到位,他们也做起一个大大的帐篷。CP4/8是没有热食补给,所以我们的物资相对比较简单,水,运动饮料,咖啡,香蕉西红柿,面包士力架等;还有一些志愿者自己带的吃和我们一天半宿要吃的。当时我也不知道我们一天会吃什么,其实茶公还是做了些准备的,出乎我们意料。我们分配了任务,手工打卡2人,电子打卡2人,饮食服务2人,拍照2人,另外还有2人机动。大家还很紧张的演练了一下打卡计时,叫号码,记号码,电子打卡,报号核对,因为是精英赛,想想选手们应该是争分夺秒,不能耽误他们,并确保准确。一切准备妥当,CP4焦急地等待第一位进站的“客人”!




CP4

延续了前几日的天气,山上毛毛细雨,雾气很大,能见度不高;天鹰救援的人马分别往上和下 去到赛道上,以尽可能覆盖赛道。我们在等待的间隙,关注着直播群的消息,但受天气影响,山里面本身就微弱的手机信号,变得时有时无。时不时的冒出几句消息,让我们热血沸腾,起跑伊始,E022号梁晶,就一路紧咬闫龙飞和小桥,并且一度领先。女子方面,东丽当之无愧的No.1 同样的,被第二名樊凤娟(大海)紧紧相随,前面的卡点几乎都是一起进站。果然是括苍论剑,各路高手向越野王者发起了挑战。

我们参考4/11柴古唐斯PLUS的成绩,计算着时间,闫龙飞在4/11的时候耗时3小时47分到达CP4;但此次因为雨雾的因素,上午10点,开赛过去了4个小时还是没有选手进站。又10分钟过去了,在前方天鹰救援的呼叫声中:有个过来了!我们才看到迷雾中一个身影逐渐清晰,眨眼间已经到了CP4跟前,不是闫龙飞!撒拉报出号码,Ryan快速的电子打卡,另外的小姑娘在纸头上记下号码和时间;我正准备招呼CP4的第一位客人饮食,谁知他却从胸前抽出两只空水瓶,抓过两瓶“尖叫”,转身离开!我惊呆了。这简直是跑马拉松的节奏啊!甚至于我都没有看清他的模样,有印象的是他一双大眼睛,瞪得正大。从我们在CP4 能见着他,到其离开不超过一分钟;在转身的瞬间,闫龙飞来了!

闫龙飞一副邻家大男孩的样子,跟平时见到的状态差别不大,停下来稍稍喘口气,没什么话,看起来也没有很兴奋,默默的打卡,吃东西;我们上前帮其装水。停留休息大致两三分钟后离开。其后两分钟左右,小桥也来到了CP4,停下整理了鞋子,似乎也没怎么补水,吃了点东西就出去了。

对于进站的选手,我们都会提醒接下来的赛道和补给情况,但我已经忘记了有没有提醒这第一梯队,因为他们真的是来去匆匆,实在太快了。CP4之后,要跑到6公里防火道之后会有一个临时补水点,只有水,没有吃的,这也是组委会依据往届的经验临时加出来的补水点,所有的物资都是需要人力背上去,并且志愿者需要提前住在山上,同样是上海来的跑友天路大哥服务在这个最艰苦的点,听说他还被蚂蝗咬了!

后面进站的选手中,印象深刻的是台湾大黑队的几位队员,他们进站有一个小举动,是会把背包小口袋里面的垃圾都翻掏出来,丢在补给站的垃圾筒,还有常常会跟志愿者致谢,你们辛苦了,谢谢等等。另外 还有老谢(谢樟荣)也是有意思,其似乎面带笑意的踱着方步来到了CP4,还没坐下,嘴巴里嘟囔着“我要退赛”。我们小小一吃惊,安排其坐下吃东西,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退赛的精英选手。没过多会儿,女子第一梯队到达,东丽和大海几乎是前后脚到达,一个执双杖,一个持“打狗棍”,步伐轻盈,奔跑过来,颇有几分江湖侠女的意味,上演着一部追逐大戏。两位女神光临CP4,保持了第一集团的紧张气氛,也没多停留,急吼吼的出站了。就在此时,刚刚在一旁休息要退赛的老谢,曰其没有跟东丽一起跑过,竟然起身追女神去了额! 虽然最后老谢还是退赛了,希望是追得了女神,开心退的!

我的朋友E051号Kurt,在两位女神之后抵达,时间是11点12分,名次大致在18~20名。当时他看起来状态不错,保持了他一贯的沉稳的作风,存在这里的胶和红牛,他也没喝,留待回程的时候用。

当时的女子第三,90后小妹向付召是在东丽和大海10分钟后进来,时间是11点20分呢左右;瘦瘦小小的,面容清秀,头顶一空顶帽,还戴着一副眼镜;身上的装备看起来也都很随意,天目七尖的比赛T和迪卡侬的腿套。进站之后颇为悠闲的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两三分钟后离开。

再之后抵达的选手,是越来越慢,间隔也越来越久,无不满身是泥,我们给每一个进站的选手热烈的掌声和欢呼,重复着一系列的进站步骤;选手们或是泰然自若,享受比赛,停下拍拍照聊聊天,或者是面露焦虑,带几分抱怨,天气太差路线好难;几分钟后,当其起身离开,我们再次给以掌声和欢呼。 我尽可能的拍一拍出站选手的肩膀,并嘱咐一句注意安全!换来的是,选手们几乎也都是面带笑容离开,挥手致意!



主办方考虑到雨雾的因素将各站的关门时间延长了45分钟,眼见着关门时间13:10就要到了,我们最后等到的是泥鳅程颜秋和小段段姑娘段中意,时间是在中午的1点07分,紧贴着关门时间。她们一进来就乐了,庆幸没有被关门。这一段路35公里,由于下雨和大雾,她们竟然走了7个小时(其实想想,每小时5公里,也不慢啊),路上摔跤无数,甚是辛苦!简单的跟她们聊了下,得知秋姐在出发的时候,忘记带手环,回去拿了手环晚出发半小时,一路在追赶,跟时间在赛跑!长距离比赛,走在最后的人,比前面的选手不仅要费更多的力气,也面临着更大的心理压力,很有可能被关门!虽然最后泥鳅,因为组织上一些失误,在CP6退赛,但她也真的是满拼的,一路追赶,很厉害了!我们也约好了,明年一起再战括苍!



CP8

送走了最后的选手,我们确认了前方CP3出站的人数,以及我们接收的人数,无误,CP4终于完成了使命,变身成CP8,等待第一集团的返程。

在我们忙活的时间,队长茶公已经帮我们准备了午饭,豆面碎和大白馒头包子,还有些小菜花生米,大大出乎我们意料!哎,说到这里,我不免有些为难,CP4只是提供了热水和咖啡,有些选手进站问问有没有热食,热食其实是有的,是志愿者和救援队的午餐和晚餐;我们是想给,但也不能给,不能破坏了规则,导致竞赛的不公。但也有一个失误的地方,士力架带的不够多,并且考虑到后边12公里的赛段的难度,很多选手抓了一把士力架带走。直接导致,半程刚过,我们士力架快发完了。

很多关心比赛的朋友和比赛的选手,都有看到,CP4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打卡进度,并且直播群里面也没有消息。那是因为信号实在是不好,很难找到信号传送出去消息。这一点赛前相信应该有踩过点,但天气怕也是有影响,给临时的通信和统筹造成了一些些不便。

我们在离开打卡点不太远的山坡上找到了一处有信号的地方;天鹰救援队,也早已到达途中的纺车岩以及赛道的防火道;我们通过微信直播和对讲机的信号,多少了解了后程的发展。男子方面闫龙飞已经领先,并于12点半左右通过折返点;这个时间比4月份的时候,慢了40多分钟;女子方面,向付召已经追上东丽和大海,三人齐头并进,太精彩了!

由于我对赛道比较熟悉,并且越野跑能力也还可以,征得领队的同意,我从打卡出去跑到赛道上,为了能直播比赛进程,并拍摄几张精英们在赛道上的照片。其实,也带了我的一点私心,一睹大神们是如何在赛道飞奔。这一段的赛道,也就是我前天刚刚跑过的折返点,跟牛群狭路相逢的地方,我印象深刻,轻松的上了防火道,慢慢的踱着步子,我希望寻着一处地方,可以远远地望见大神下坡,可以美美地拍上几张照片,还要有手机信号;上到一个坡顶,望着前面的大下坡,犹豫要不要继续,生怕闫龙飞突然出现,我还没做好准备!慢慢的翻过去,见得一处较为缓和的下坡,泥地碎石,有浅浅的枯草黄色和点点绿色,两边还有苍翠的松针掩映,赛事的红色路标稀落落的点缀其上,迷雾中透着一股静谧。终于我选定了落脚点,静候大神的到来。

下午3点左右,寂寞的山坡,传来了些许声响,候了许久的闫龙飞终于出现了,从山坡上小跑着下来,但没有飞,真的没有飞!!站立树下的我,立刻手机准备,拍下照片,并轻声呼喊:加油!即使没有很大声,山脊的安静,也被我的加油声打破,属于大神的赛道也被我惊扰;他抬头看着我,一对小眼睛似乎在打量着一般,表情很轻松,但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意外,想必跟我前天在赛道上撞见一头牛的感觉类似。如果是我自己在跑步的时候,是不惧怕一个人呆着的,常常会感觉整个山和目力所及处,都是自己的,这样自己也更专注,更忘我。这时候突然冒一个人出来,思维里面恐怕都要反应一下:咦?哦,这是个志愿者,他怎么跑这儿来了?龙飞只是带了分迟疑,没有丝毫停留,跑将过去了,步履轻松。我是没有准备好,没想到跟拍,只镜头跟随着他,拍下他离去的背影。



我又往前挪了挪地方,在小山坡上有信号的地方更新比赛的进度。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小桥出现了,由于我是在一处小小的坡顶,所以远远的望到了他,从迷雾中渐渐显现;对小桥来说,他是在跑上坡,小步地往上踮。也许是因为跑上坡,也许是因为宽松的运动服湿透了贴在身上,也许是因为他头发太长,一缕缕的,挂满汗水雨水贴在额头,在我看来,比起闫龙飞的神清气爽,小桥看起来没那么轻松,但目光依然坚毅。我这下跟跑了一小段,从上坡到下坡,拍了几张照片(虽然都不太好),目送其离开。



依旧是十五分钟之后,迎来了当时的第三名蒙古选手巴特猛开;他个子比较高更显得瘦;跑起来也站的很高,可见也没有在很用力的在跑,或者这时候用力也“猛不开了”;我比较喜欢他,见到我给他加油,他很和善的回应我,讲话细声细气的,黝黑的面庞,淡淡的眉毛,笑起来的时候,小的不能再小的眼睛,快看不见了要,另一种的憨态可掬模样;后来赛后的分享会,跟他坐一起,也听他讲了些故事;原来长距离越野跑并不是他的主项,他和前面已经退赛的新疆选手是队友,他们是专业搞户外赛的,,已经出来各处比赛快一个月。

第四名在间隔了12分钟之后到了;我才知道他就是梁晶,去程领先一闪而过的进站打卡就是他。此刻的一双大眼睛,略带几分愕然,显现出一些疲惫,但仍然有不熄的渴望,追赶;在我也陪跑的同时,他主动问起我前面选手的情况;我一一告诉他。他也告诉我他膝盖有些不舒服了,所以现在跑起来有点累,但还是这么拼啊!!有木有!



几分钟之后,褚泽辉出现在梁晶刚刚跑过的石头下坡。我打了招呼,跟他一路跑回去CP8,因为他的红牛还在车上存着。一路上我跟他讲了前面选手的距离和情况,他看起来也是在后程发力,状态正好,一路追赶。我在其身后跟随,还拍了一小段下坡的视频,没有飞奔,只是小跑着下去;脚上一双鞋子,已经泥泞不堪,隐约可以辨别是NB的牌子。



我回到补给站,加了衣服带了把伞拿了瓶水,重新回到赛道,撒拉跟我一起上来了,要刷刷微信并给选手拍照;再之后迎来两位男选手斯国松和张昌林,当时的第六、七名,低调的精英,一身平民的装备。这里要感慨一下,此次精英赛,第一集团的选手,除去赞助商的品牌,出镜最高的竟然是迪卡侬水包腿套,和各种不知名的短裤,压缩裤;我甚至了解了有个国产运动鞋品牌叫“海尔斯”!装备固然可以提升逼格,锦上添花,但真正要提高越野跑水平,真心还是要靠练。看看第一集团的身材和腿部肌肉,这才是最有用的装备。

之后,赛道上归复宁静,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选手出现;时间来到下午5点钟,天色还算亮,但雾重新大了起来。我们终于迎来了当时的女子第一,向付召!小姑娘右手拄了跟木棍,一步一步艰难的爬上来。我冲着她喊话,她抬起头对我笑了笑;但也基本没有停下。撒拉在我身后,拍下了很多照片。在其跑走了之后,我才意识到,咦,去程一直咬的很紧的东丽和大海呢?小向在这一来一回的路程,竟然把她俩都超掉了!!比赛波澜再起,怎么回事呢!!我们焦急的等待东丽和大海的消息,相信当时手机前,很多朋友也在关心着比赛的进程,女子第一花落谁家还是很有看点。



再之后过了两个男子选手, 我当时已经记不得名次次序,但同样的给他们鼓励并说明CP8马上就要到了,并且尽可能确切跟他们讲:一公里之内!自己曾经在比赛中,心底或者开玩笑的抱怨过:你哭着对我说,志愿者都是骗人的!志愿者告诉你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往往都让人崩溃,似乎看到希望,然后苦苦不得!呵呵,这次我希望做个“精英”志愿者,因为我带着GPS手表,并且这段路太熟悉了。

约么在小向过去的半小时之后,快5点半,天色更加暗了,我站在防火道的坡顶往下望,只见得一团白茫茫的浓雾,似乎有声响!我不知道是人或是其他,是近还是远,但仍旧冲着坡下叫唤:有人吗?加油啊!没有回应。又过了会儿,浓雾中出现两个人影,从身影上看,我猜是女子的东丽和大海!我再次大叫:是你们吗 ?女神,加油啊,CP8快到了!果然是她们,大海回应了什么,我没听清楚!走近了些,才听到两位女神的对话。大海:前面看到个人哎,快合影!我乐了道:前面还多有很多人!啊,女神哭了。。。东丽小姑娘的一面体现了出来,似哭非哭的:呃哼哼,女神要死了!只见她双手拄杖在身前,上身弯下来,甚至可以说是hou着背,将身体的分量压在双杖上,手臂奋力向上,同时艰难地迈腿向前;真的是虐惨了啊!大海神情上比东丽要轻松一些,在一旁不停嘴的说,没事没事,很厉害了云云;她从去程的单只打狗棍,变成了回程的双棍,边走边说,时不时的把两个棍子抗在肩上,在脑后交叉,配合着满身的泥巴和披着的风衣,活象个一顿吃饱无忧无虑的丐帮小混混,逗比劲十足!这跟去程你追我赶的紧张劲儿,完全不一样了嘛!! 这比赛有意思!




我和撒拉一路陪着东丽和大海去到CP8,完全没有跑,一路走一路说,大海话最多,操着一副不太标准的广东或者福建的普通话:这个路线真的好难,好多大石头哦,很好玩等等;还说说好了她们俩要携手冲线,反正也跑不动了。我边走边拍,东丽时不时的提醒我注意别摔了。这也正是合影好时机,女神们很配合的笑着,于是有了如下的合影!开心~



在CP8送走了两位女神,天已经要黑了,我给CP站的小马他们更新了现在的进展,也吃了点东西,取出头灯,拎了个小塑料袋,带了些吃的,继续返回蹲点。天黑了,可能拍不到照片,但防火道上肯定更加艰难,希望能给选手们一些帮助。

重回防火道,已经6点多,天完全黑下来,小雨时不时在飘,我撑着伞,打开头灯,通过微信跟直播群里面互动着;偶尔有跑友希望我关注一下某位选手,更新下状况;我也只有尽量尽自己可能,毕竟我也只有被动的等着啊,只是离选手更近一些!不知道过了多久,陆续来了一两拨人,天黑雨雾,大家都选择了结伴和结队进行。跑到这里的跑友,已经被虐的够惨,见到有志愿者,基本都还是很高兴的,因为知道距离补给点和卡点不远了;另外在赛道上能够碰到人,说说话也是开心的。偶尔有抱怨的跑友,说道前面雾太大,赛道太难,路标找不到,迷路好久等等,我也只得稍稍安慰几句,实在对不住。Kurt也大致是在这个时候通过了我这里,他那时候跟荒城,还有一两位一起前行,状态还可以。一直到比赛结束,他们大致都是在一起。

8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Ellen的电话,因为山上雾太大,组委会经讨论决定,关闭CP7;已经出站的选手继续比赛,接下来进CP7的选手将被强制终止比赛。Ellen姐这时候询问CP8这里的天气情况,以便决定CP8是不是也要关闭。当时给我的指令是,暂时将CP8的人留着,不出站,并记录进站时间;组委会会待天气情况,作定夺。我心头一紧张,因为终止比赛是要冒很大压力的,作为参赛选手,经历了辛苦,还是希望能够完成比赛!我立刻跟Ellen姐讲,怎样判断目前的天气状况?曰:头灯可见度能不能达到5米,CP7已经不足5米了,路标几乎都找不到,所以关了,太危险!我尝试着将自己随身带的小袋子放定,退开去大致6~7米的样子,头灯打上去,还是看得到,于是拍了张照片穿给Ellen,并告诉她,由于CP8没有信号,我现在在CP8之外一两公里的山坡上,如果要做决定,我需要回去CP点,然后再联系。断断续续的联系,过了好一会儿,我收到Ellen姐的消息,那么现在CP8继续,我看天气情况再跟她反馈。经过这一惊扰,我更加不敢离开我的蹲点,打开头灯,人立在那里,静静的等候后来者,我想我化作一只灯塔;时不时有飞蛾子冲着头顶的灯塔扑过来,打到我的脸上眼镜上;灯塔还要时不时的将灯打向脚下,看看是不是有虫子蚂蝗爬到我的腿上。



后来有选手过来(忘记了号码),询问CP8的情况,如果退赛有没有车子,要等多久;我没办法一一回答,但告诉他如果退赛,这里是有车可以回去的,具体多久要看情况,CP8不远了,到站再说;于是,我打算跟他一起回CP8。我招呼了前面的一位跑友一起,我们三人慢慢的往前走着。走了段后,发现前面的跑友几乎已经跑到了我的脚正下面,我们在一个陡坡上,堆叠的石头,往下去。我看着眼熟,想了想立刻反应过来,不对,我们跑错了;别动,慢慢爬上来。这里正是我黑练的时候碰到牛,跑错的地方,再往下此处可能很危险。我们原路回来,我记得是往右边电线塔架下面有路标;但等我们走到塔架附近,发现路标也很稀少,但路线是对的。我告诉他们沿着这边往下,几百米就走到CP8了,我留下来处理路标。原来,路边的路标由于挂在树枝上垂下来,被牛儿们吃草或者叶子的时候误食了,反光标完全不见,只留下一截红色的带子。我自己尝试着走了走,确实很难发现路标,并且之前的路标一直是在路的右边,最后路标一个突然跑到了大路的左边;实际上此处应该往右边下山,如果走到左边的路标肯定会走到刚刚的错路上。我便留在了路口,把左边的最后一个路标取下来,找了跟树枝,顺着路右侧的方向,找到一个能够瞅见塔架的地方,站定将树枝插在地上,把那个标补在了那里。希望后面的跑友,到此处立在路中间的路标,应该想到驻足,左右看看,那么他应该能够看到右侧的塔架和塔架下隐约的下一个路标,我只能希望他们会这么考虑。



做完这最后一点布置,我继续往回走到CP8,那时候已经晚上9点半有余。我需要回去确认一下总共的人数,并核对给Ellen。等我回到CP8,站里生了堆篝火,寒冷雾夜里的篝火,相信也帮到了不少的选手。我给小马和领队,传达了上面的情况,其实他们也已经知晓,通过天鹰救援的对讲机。没多久,最后的两个选手进站来了。CP7一共出站40个;CP8接收了39个,还有一个已经确认留在纺车岩,跟救援队待天亮再下山;CP8实际出站35个,退赛4个已经安排下山刚好一车。我将这些情况汇整给了Ellen,然后10点20分左右CP8关闭,准备收工!

回程的路跟来时一样,还要更难开;我一到有信号的地方,不时要关心一下比赛的进展,男子老早没有了悬念,冠亚军都已产生,看到闫龙飞后程一路领先,13小时半左右完赛,冲线的照片上,他被人群簇拥着,想必感觉很棒!他带着头灯,也被吐槽到,终于见到龙飞用头灯了,括苍山给力!女子冠军还没产生,当时我在心底嘀咕着,从我这过去的女子三人组,向领先了二人约半小时,后边的35公里下坡,很滑很难跑,怕是追不上了。一路上迷迷糊糊的,小马更是累的够呛,开到城区时,我看他眼睛已经直了;后座的两个女生早已睡了过去。只有我劲头最足,看着时间,想着是不是能够回去看得到女子冠军冲线;但没多久将近零点的时候,看到群消息,大海夺冠了!!OMG,这个比赛真的是一波三折,大海竟然在最后又追回来了,用时约18个小时夺冠!小向在大海之后到达,获得第二,间隔不足一分钟!这是怎样的一种境况,难道最后的平路是在500米冲刺么。东丽最终在约40分之后到达。我在猜想着这最后的35公里发生了啥?不可知!总之,很有意思!



终点

我们在将近1点抵达城区,我下了车,想去终点看看,便让小马他们回去酒店休息了。凌晨一点的兴善门广场,剩下一些核心志愿者在终点支援,显得有些许寂寥。之前起终点是出了一些状况,有些志愿者回去了,打乱了原本的安排;当然主办方也很难要求凌晨的冲线还有人山人海的氛围。大黑哥还在终点,等着他们的队员;我没有怎么说话,听他们聊了聊天。Nana和Ellen在山脚迎接下山的队员,天王带着几个人在终点休息处;还有小美女Jamie在骑车往返奔波于山脚和终点。大黑哥靠着终点的拱门打了个盹,我在终点处的桌子边坐下。这过去的一天,我从凌晨4点起来,打了鸡血般到了第二天的凌晨,现在松了下来,终于犯困了,迷迷糊糊的;我忍着找了根烟抽抽,想想这会儿山上的选手正在经历着什么,在想着什么。当有消息说有选手下来了,要过来了,终点的一个个立刻又像打了鸡血一般活了起来,音乐响起,终点线拉起,虽然人事稀少,但欢呼着叫喊着,迎接选手冲线,挂奖牌,拍照,一路领向终点休息处。大黑哥,甚至还为选手吹了一曲口琴。回想自己参加的比赛,历经艰难,无不想着在终点前,听得到欢呼,见得到守候;我想作为主办方,这完赛礼遇,也是对选手们最基本的尊重!



245Kurt用时21小时20分,在凌晨3点多到达终点,位列16名;一路稳妥,但也摔跤无数,手指划破流血,脚底板生出若干水泡,被浸泡的,肿胀不堪!一个坚强的汉子!我搀扶着他一路回到了酒店,已经凌晨4点,24小时没合眼,终于可以洗了睡觉!准备睡下的时候,看到微信上有朋友已经起床,守候她们关心的朋友毛老师。我心头一热!



颁奖及结束语

早上9点钟,安排了颁奖活动和交流,过程不表;在大黑哥的倡议下,作为此次的志愿者,我们得到了礼遇,选手们给志愿者鞠躬致谢~!这些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机会给男神女神们颁奖合影,各种恶搞,简直完美!

在午宴上,终于见到同是从上海来的天路大哥,他们在山上住了两个晚上,早上刚刚从大楼基下来,用他的话讲,背着包来,背着包走,酒店钱都省了。相信他那里有更多的故事!而此刻,维达在睡醒了一觉后,又回到山上,去帮助最后一位因受伤,困在山上还未下山的跑友!赛事,远不是冠亚军这么简单啊,努力和付出还是在继续。

在回上海的路上,小马,天路,Kurt和我,我们没有多说话,困,累;看到朋友圈里面,有朋友留言:这几日辛苦了,直面艰苦赛道,和一众高手呼吸相闻,想必感受多多,期待分享。确实如此,这几日,一个很长的假期,做了很多事情,碰见了好多的人,碰见了好多的事,自己也非常投入做了很多,体会也真的很多。

拖了很久,想想比赛的赛记很多,观赛记或者志愿者记并不多,于是断续成此文,收不住又已过万言。 很高兴能记录并分享这次的经历,如果能够有幸,受累您读毕至此,那么你也一定是真正越野爱好者。都说,如果爱,请深爱;爱跑的多,爱比赛的也很多,但想想曾做过志愿者或者真心能过来做志愿者的,可能并不在多数。 我们常常会吐槽国内某比赛做的不好,常常会称道富士山或者港百的赛事组织和服务。想想看,港百志愿者是需要招募和筛选,很多人都是千里迢迢自费前往,我想并非只是完全为了一个来年确保的名额,而据说UTMB每年有很多人固定都会过去做志愿者,像极了一场约会;体验比赛,并非只有参赛一种方式。

后来跟Ellen姐聊天,我说道过,其实比赛是大家的比赛,良好的赛事组织和服务离不开主办方的努力,更需要专业爱好者和志愿者的投入。而广大的跑友(说广大,其实并没有,毕竟小众,也才方兴起)应当是志愿者的主力,因为我们更懂得比赛,更懂得山!最后,期待更多的跑友和跑团,一起参与,创造良好的赛事环境,也期待中国高水准的比赛的出现!而我们小团伙这次五日四晚的游记,姑且给你起个头;想想如果跟跑团爱好跑步跑山的小伙伴们一起,每年来一次远游,同山野,同比赛,来场这么深入的约会,是不是很棒?




2015 括苍论剑-两岸三地越野精英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211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yi5an23 yi5an23

    雨战好惨~~~辛苦啦!

    2015-10-18 21:56:36 回应

  2. 海天翔 海天翔

    另一种角度感受比赛,志愿者的投入的确值得参赛者鞠躬致谢!

    2015-10-19 12:31:33 回应

  3. sealion sealion

    志愿者辛勤的付出才能确保选手有一个良好的比赛环境,辛苦了,致敬!

    2015-10-19 15:17:09 回应

  4. 欧特慢 欧特慢

    志愿者辛勤的付出才能确保选手有一个良好的比赛环境,辛苦了,致敬!      sealion
    希望有更多的跑友能贡献一份力量,参与到比赛志愿者队伍。

    2015-10-19 17:29:25 回应

  5. 欧特慢 欧特慢

    另一种角度感受比赛,志愿者的投入的确值得参赛者鞠躬致谢!      海天翔
    有机会你也感受一下 :)

    2015-10-19 17:30:1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