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生涯首马与上海滩结缘 跪谢雨神不杀之恩

今年是上马20周年,这让我这个跑步菜鸟蠢蠢欲动,再看比赛时间,11月7号刚好有萧敬腾演唱会——不错,刚好是个体育+音乐的完美周末,于是立马双管齐下,这边订演唱会门票,那边上马报名半马,结果很遗憾,上马抽签没中,但我可没打算千里迢迢只看场演唱会这么浪费时间浪费钱,又不甘心缺席上马,于是四处找名额转让,但半马找不到转让的,后来有位妹子说受伤跑不了但她跑的是全马。

全马我行吗?之前只跑过不多几次半马,从没跑过那么远,残了怎么办,但全马完赛奖牌的纯金诱惑太妖孽了,我对自己速度没信心耐力还是有信心的,毕竟爬山一爬就好几天,想了几周最后决定去跑这个全马。

因为跟萧敬腾演唱会挨着,上马赛前关于天气的话题就没断过,微博上简直就是哀鸿遍野,再一查以往资料2012,2014年的上马都是雨战,看来这次想不雨战都难。备战期真的跑了一次雨中半马,赛前一周的英德仙湖半程马拉松,又是一场雨战,全身上下所有装备衣物和鞋袜都浸泡在泥水中。


英德我的成绩很差,半程接近4小时,比成绩更让我不满意的是对比赛的态度:可以用杖但没有用,可以跑的地方还是在走,带了很多食品还慢吞吞地在补给站流连,没有扎好鞋带导致鞋里进泥沙,为了倒出泥沙就浪费了十几二十分钟。我们不是职业选手,都是自己牺牲了很多金钱和时间出来比赛,每条赛道也许就是唯一的一次,如果不全力以赴,激发自己全部潜能,对得起谁?对不起赛事组织者,也对不起自己的付出。

在泥泞中完成了英德赛道,接下来这周的跑量微乎其微,虽然很想多跑一点,但理智告诉我要休息,平时晚饭只吃蔬菜水果的我也开始吃半碗米饭囤积碳水化合物。

7号早上的航班,降落到上海虹桥机场的那一刻,往外一看,果然全是水,按照规划好的路线,拿了演唱会门票,然后赶往世博会,从地铁站出来的一半都是去领马拉松装备的,所以根本不用问路,排队,领装备,各环节都很专业,大上海办赛果然高大上,一看比赛服顿时很喜欢,决定比赛就穿它。

然后整个展览大厅也内容非常丰富,有很多运动品牌的展销和优惠。

雨战的危机,反而成了运动品牌的商机

看到上马20年的许多巨幅老照片,突然一种无以名状的颤栗传遍全身,毫无预兆地我就想流泪了,我一直只是为了自己拉体能减肥而跑步的,一个人跑,没进什么组织也没什么伙伴,我没想过和许许多多同胞一起创造历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我会和那些坚持了几十年奔跑的老运动员一起站在起跑线上,和更年轻的90后00后一起站在起跑线上,奔跑在那联系着历史和未来,发生过无数伟大事件的上海滩著名道路上。

还有很多品牌都有下载APP或者刷二维码领各种赠品的,我因为嫌排队麻烦就没样样去领。

拎着参赛包去到事先订好的青旅,这个青旅位置很妙,是我精心选择的,距离马拉松起跑点不到两公里,距离演唱会的虹口体育场也是不到两公里,都是轻松步行到达。放下东西,开始仔细研读参赛手册和《跑步者》杂志上马特刊,然后就发现了很妙的内容——


收拾好参赛装备,眼看天色已黑吃了个饭就去看演唱会了,还是挺HIGH值回票价的,细节不多说了,最搞笑的是演唱会开始没多久雨神就说:“今天下了好几次雨,我也跟它沟通过好几次。”实在让人无语,我就喊了一声:“哥们麻烦再沟通一下,明天马拉松!”

散场后我突然想到如果类似上周杭州马拉松的全程低温雨战,最好还是穿着一次性雨衣保持体温,不可能穿自己哪件迪卡侬户外雨衣的,太重了。

但看了整片看台也没有符合我要求的歌迷,不是已经没穿雨衣就是太长了就是太厚重了或者已经撕破了。我就立刻跑到场外的走廊四处巡视,然后见到款式合适的就厚着脸皮上去讨要,好不容易讨了两件,仔细一检查都撕破了。然后又跑到地面上,在内场歌迷的出口扫描,结果没几个人身上有雨衣了,大概都扔了,太猴急了吧,扫描了所有人最后终于截住一位妹子,在她同意了我的请求脱雨衣的时候我不停地说:“小心,小心,麻烦小心脱……”

回旅店的路上又再吃了一大碗牛肉面补充碳水化合物,一个晚上吃两顿饭已经好几年没试过,收拾好装备就洗洗睡了。

凌晨3点多,被巨大的雨声吵醒,然后就算之前做好再充足心理建设也被吓尿了……

我说雨神你这几个意思啊,恶作剧啊,传说中的沟通呢?

想再睡死活睡不着了,就这么听着雨声听了一个多小时。起床,洗漱,着装,出门,好冷,同旅社还有另外一名跑马的男选手,我们穿着冲锋衣坐在旅店的露天顶棚下默默地望着门帘一样的雨水,默默地吃饼干当早餐,气氛凝重,我临睡前泡了茶,还热乎着,我们分着喝完了。

“你有一次性雨衣?”
“恩,有。”

5点45,走进阴沉沉的雨中,地面湿滑,好成绩似乎没指望,大概只能尽量追求无伤完赛,哎,我的首马啊。

“你准备跑多少?”
“首先争取5小时吧,状态好再撵撵。”
“我也一样。”
我们一路简单交流着以往的训练和比赛经历,一边往起点走,街上晃荡着越来越多脚蹬时髦跑鞋却从头到脚套着各种丑陋塑料雨衣的人,好像一场怪诞的万圣节游行。

万圣节游行慢慢聚拢到外滩周围,我的存包车停得很远,我跑了1公里左右才找到,正好这段路把身体都跑热乎了,抬头看天,雨已经变得很小,稀稀拉拉。

我用5分钟分析了一下气象,然后决定赌一把雨不再下,于是脱掉外套,把雨衣,风衣,替换袜子都扔进装备包里存掉,贴身腰包除了能量胶、手机和相机什么都不带。

减负,不给自己留退路。

移动厕所排队不多,很快就完成了最后排空。然后趁着现在还像人样赶紧先拍一张照,等跑完就残了拍照也不帅了。

这时候比赛主席台的大型音响居然播起萧敬腾的《好想对你说》,再次吓尿,这是在锤炼参赛选手的心理承受力吗?

主持人也跑过来火上浇油:听说昨天有一位姓萧的先生来到了上海,所以早晨下了一点点雨……

这真tmd不是一点点好吗?

7点正,枪响开跑,上海市民真的好热情好热情!跟我以往印象中矜持高冷的上海人形象完全不同!一路上一个劲跟我们击掌!





我的战术是按照630-640配速来跑,然后每隔8-10公里吃胶和走1-2分钟休息调整,按照计划在8-9公里补了一根能量胶,结果就给摄影师抓拍了!摄影师拍别人都是帅帅的跑步或者摆出神气的pose,就只有我在旁若无人的吃东西!郁闷……

前15公里扣除开头几公里的拥挤都配速正常,用145完成,这让我产生440绰绰有余的错觉,突然,右脚踝卡住了。

我以前打篮球很多年,右脚踝也有习惯性扭伤,有一次特别严重直接脚踝骨折了,之后一直只要稍微运动量大一点甚至走路远一点都会脚痛,时不时会卡住(不知道医学如何解释,可能炎症阻碍正常的肌腱活动,可能是游离的微小软骨,没做过MRI不知道),8月份在年宝玉则也是瘸着腿走了好几天,所以跑到后程会脚痛这个在我计划内,但想不到那么快卡住,卡住就跑不了,只能在路边走,用手揉搓,期待把脚踝活动开,耽误了几分钟时间,我又能跑了,一直跑到半程都非常顺利,223,已经是我的半马PB,这之后每一公里都是我从来没踏足的领域,但我感觉状态非常好。我用550配速连续跑了两公里,想试试追一下前面的445兔子。

但右脚踝又突然巨疼起来,这回不是卡住,甚至不是肿胀,就是单纯的巨疼,我摸了一下,不肿,很烫,过热了,要找个医疗人员喷点云南白药降温,我开始用左脚踮着慢跑,东张西望找医疗人员,找了半天找不到,只能继续往前跑。

慢速跑了差不多两公里才在路边看到一个穿着医疗服的妹子,“靓女!靓女!靓女!”我扯着喉咙喊了5,6声她才走过来,然后很淡定地说,她不是医生,是应急辅助人员,主要负责中暑者处理,喷云南白药要到前面的医疗点找医生。

“好吧,这种天气根本不会有人中暑。”我吐槽了一句就接着瘸着往前跑。路两边已经布满了大量因抽筋或者其他毛病停下来的选手。而隔离带右边则是众多已经被摘掉号码布的退赛选手。



至少通过两个补给站,转了好几个急弯,终于盼星星盼月亮看到正在给其他选手喷药的医疗人员,赶紧过去,脱了鞋袜猛喷一气,温度一降下来,好了,没事了。我系好鞋带,开始慢跑,很轻快,加速,有一点轻微压痛但完全没问题。

接下来是上龙腾大桥,很多人很痛苦,反而我因为之前已经瘸着慢跑了几公里了所以完全没体力消耗所以很轻松就过去了,然后就快速冲向30公里标志牌,这时我在官方计时器上看到一个让我震惊的数字:
3小时38分XX秒

这意味着如果希望5小时内完赛,留给我的时间只剩下81分钟了,而我面前还有12公里195米。

意味着我要用远快于7的配速(精确来说应该是640配速,但我当时心算能力没那么强,只是大概估计)跑完剩下12公里195米。

天哪,臣妾做不到啊!

这远远高于我的训练水平,高于我任何一次半马练习的配速,基本上相当于我平时10K练习的速度,而现在居然要让我在生涯首次马拉松,已经全力以赴奔跑了3个多小时之后,在最后12公里跑出来!

臣妾做不到啊!


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哀嚎5小时完赛已成为不可能,但脚步已经在加快,试图从每一公里的配速抢回一些“利息”

是不是吃饱了撑着?为什么要追逐500?意义何在?跑完30公里基本上已经算是完成了马拉松,剩下的路吃吃喝喝随便散步过去都能完赛,都能拿到镶金的完赛奖牌,成绩是500,530,600,615都没任何区别,因为都很慢都属于志在参与的龙套。更何况我是代跑,证书上不会写我的名字,对于我将来报名其他比赛也没任何帮助。

毫无意义的奔跑,毫无意义的全力跑进630配速,右脚重新疼起来,因为左腿承受了大多数的重量所以整条腿也开始酸痛,然后是全身,每一公里都痛苦万分。

听 说过马拉松所谓的30公里撞墙,但一般来说那是因为累了,乳酸堆积、抽筋、电解质紊乱、肌肉拉伤什么的,不,我完全没这些问题,我很正常健康,心肺状况一切正常,只是被迫在最后12公里跑一个我根本跑不出的速度,不,不是被迫,没人逼我,是我自讨苦吃,我不能再容忍我可以拼一下某个成绩而不去跑,只有这一次的上马赛道,没有拼尽全力我会后悔一年甚至几年。

32-40之间的赛道几乎没有任何印象,感觉在漂浮,注意力完全放在保持跑步姿势和节奏,尽量轻快地跑,每一公里捞回一点利息,35公里吃掉最后的胶,37公里官方补给站了吃半根不知道什么玩意饼干,其他时候没停。到了40公里,官方计时器是4:47:XX。扣除掉我从出发到真实通过起跑线的大概三分钟时间,我此刻的净成绩应该是444左右,5小时内完赛无悬念。

但人就是犯贱,完成不可能的任务之后又开始想有的没的,开始想拼枪响成绩破5,时间很紧张,要配速6才能完成,很多人停在40公里标志牌拍照,我就直接跑过。

越来越接近八万人体育馆。看到交通标志牌了,旁边有个男生带着哭音不停地喊:“卧槽!我居然跑完了!难以置信!我居然跑完了!”他喊出我想喊的,路边非常多市民在狂热呐喊助威,感谢他们为我们这些这么慢的后段班选手助威,有位显然内行的大哥冲着我们几个喊:“加油啊,有希望破5!”没有时间和力气回应他们的助威和掌声,拼命冲向最后一个拐弯,然后向终点冲刺。

前面有个选手从路边的家属手里接过大概只有2-3岁的孩子,举着孩子向终点跑。我两只手已经麻了,但可以看到官方计时器了,居然是4:59:3X!所有人都为了破5拼命狂冲,我也不例外,眼看着表在一点点接近500,还差10秒,9,8,7……全速冲过终点,也不知道到底破5没有,但冲过终点的人都开始忘情地嚎叫起来,似乎还有互相握手吧,我不记得了,就记得很多人在嚎叫,我一个劲地嚎叫,一开始是兴奋,然后是因为脚太疼了,啊啊啊啊啊啊。不可思议,我根本不可能跑那么快,根本就是后半程比前半程快,这不科学,啊啊啊啊啊啊

费了好大的劲才脱掉鞋袜,坐在地上拉伸,这个过程中我一直丧心病狂地喊来喊去,很多好心的选手劝我穿上鞋别着凉,我说我的脚在严重发烧中需要降温。

然后就是这个,我们这群傻瓜就是为了这玩意玩命的。

最终净成绩是4:58:15,枪响成绩是5:00:02

赤着脚,像残疾人一样缓慢挪动脚步走向存包车,拿到装备包,穿上外套,像残疾人一样缓慢挪动脚步走向地铁站,痛苦万分地抓着护栏上下扶梯,进出地铁,回到旅店洗澡,路上又开始下雨了,正好是比赛期间6-7个小时没有雨呢,真是要跪谢雨神放了我们一马,如果下雨,肯定不能破5。

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痛苦移动之后,终于在深夜回到了自家床上,飞机来回去几千里外的城市跑42公里而且还跑得那么慢跟哪怕三级运动员的标准都差近一个小时,似乎是很难以理解的事。我只想说,每个人都会做一些在别人眼里毫无意义的事,只要自己觉得有意义就好。

2015上海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620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hyski5a hyski5a

    写得真好,希望你远离伤病

    2016-08-30 22:49:2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