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44d72f9d9ab9241cc84c1b25a429fddc

UTMB|ANOTHER克洛克达尔

有人说跑步是孤独的,因为孤独的人期盼着狂欢;有人说越野是热闹的,因为热闹的人在体会孤独。徐磊来自北京,只身一人来到霞慕尼的那扇拱门下,体会着与自己无关的热闹,找寻着谣传已久的狂欢……“嘿,哥们儿,你都困的不走直线了,要不回去再睡一会儿吧!”徐磊揉着睁不开的左眼,对着身边满口冒胡话的人说。话音刚落,只见那人突然停下脚步,自顾自的猛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大概站在原地停顿了10秒后,脚步继续向前挪动。徐磊在一旁看的心里直发毛,正在要再次喊住他时,只见那人突然右转,一头扎进路边的卫生间,没了声响……夜色中的山谷在选手们头灯的照射下显得热闹异常,稍微宽阔一些的路上就可以看到蜷缩在角落昏睡的选手。徐磊喘着粗气,双手在杖上不断的用力,带动着已经无力的双腿。看着身边已经被困意击倒的又一名选手,不禁让他想起刚刚山脚下卫生间里那一幕。那哥们儿栽进卫生间后,直接趴在地上,挣扎着从背包里拿出急救毯裹在身上,埋头就睡,令人作呕!随着一声声闷吼,又一座山顶被征服,破晓的光圈照亮了眼前的一切,第二个日出即将到来。徐磊机械性的推了推鼻间的眼镜,努力的让眼前的景色在自己的脑海中多存留一秒,因为他知道,剩下的景色,不多了!

漆黑的夜,头灯在电力枯竭的前夕努力着释放出微弱的白光,光尽头的空中飘荡着劲爆的异乡音乐,复古且怀旧。U14浮现在眼前,白色的帐篷中格局清晰,选手补给区与家属等候区有序相隔。我趴在冰冷的长桌上,享受着即将醒来前一刻的昏沉。闹钟没能按照预期时间响起,一枚扭动的巨臀映入眼帘,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发生在昨天,只不过是又悲催的重复了一遍。这里的景象几乎与去年毫无差别,一样的食品,一样的桌椅,一样的DJ,一样的笑容,一样的冷,一样的困……“断片”这个词汇经常会用在醉酒之后的第二天,某些记忆片段随着酒精的侵蚀而破碎,我不记得是如何走出的U14,醒来时的自己就像是醉酒的流浪汉那般狼狈,身边的污秽无法用语言形容,恶臭的屎味让肠胃翻江倒海,头顶的透气孔渗进来的阴风挑衅着身体的耐受力。我承认,这一刻的我一再次被寒流征服了,我开始迅速的适应这间似乎没有冲水的卫生间,因为距离天亮还有1个小时,或许天亮以后就不再寒冷,至少天亮以后不再困,这是140公里后,第二个黎明前的周遭,本可以不这样狼狈,本不该这样迷茫……

生活,总是赋予我们很多惊喜,例如再次与万龙共同中签UTMB;生活,总是给予我们很多动力,例如这次想牵着万龙的手给他一个奇迹。然而生活,终究是看天看命看实力的东西,与颜值和幸运没有半点关系。诚如欢送会那晚的我们说的最多的那句“安全完赛”,无论这个游戏有多么好玩,安全总是在game前面神一样的前缀着。而安全,也像生活一样充满调戏,无关于勇气,因为有些时候,已知也会变成未知。例如我自信的以为一定能带万龙走到那扇门下,甚至于提前些好了半篇赛记;例如今年的天气强与去年,已知的赛道+已知的天气,足以让我玩转乾坤,挪移一切。然,例如还是例如,现实会以每秒钟6个嘴巴子的速度扇醒你,当第一个例如流产之后,第二个例如也会呈现蝴蝶效应令人欲罢不能!

起点,依然如同往常一样庄严热血,传奇的《征服天堂》改由现场乐器演奏,更加仪式了许多。人群中挥舞的国旗对比去年少了许多许多,party还是朝着party的方向去演变。从男孩升级到父亲这个职业之后,让我见识到了很多神奇,其中“防走丢”就是我认为集华夏智慧于一身的一件史诗级装备。完备生命力的设计,解决了全中国父母丢孩子的担忧。 起跑之后,我与万龙之间就似乎装配了一条无形的“防走丢”,不超5米的距离,更多时候的肩并肩,都让我们彼此觉得十分安全。可预见的堵车情况也能从容面对,至少在U3之前,我们都觉得一切都是在按照计划进行,虽然之前也没什么计划。


精英,似乎是一个圈内对优秀跑者的一个冠名词,他们拥有着更快的速度,所以精英们从来不会关注关门时间。而作为普通跑者的我们仍然无法回避关门和被关门,早在赛前时,就与万龙达成约定“陪你完赛,但不能陪你被关门。”听起来可能有些荒诞,但这确实是底线,能理解的自然能理解,理解不了的,自然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无须care。所以当我们进站U3时,这个“陪伴契约”也随着临近15分钟关门的时间而瓦解。因为U3-U4-U5的总距离是19公里+,累计爬升近1400+,关门时限5小时+。这期间要掺杂进去堵车、海拔随之升高的恶劣寒冷天气,体能递减等等一系列的因素。如果结伴同行,结果是可以预见的,“抛弃”用来形容我对万龙的行为是准确的,因为没有告别,仅仅是出站U3之后远远的朝着身后的万龙喊到“龙,平路一步都别停,别停……”狂奔了一会再次回头呼喊万龙时,已经听不到他的回应,身体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前进与等待成了一道无解的选择题,任时间一分一秒的掠过,没有答案。

有人说一个人从生来到死去,都是在解答生命中的问题。应用题、选择题、难题、死题……活着,就是一个解题过程。能确定的是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只有答题资格,但不具备答题能力。所以三人行有我师的说法被前人剖析的十分到位,于是我们继承着前人的智慧,学习着身边人的一切。狗哥,算得上是我在近几年跑步生活中结实的最棒的老师之一。他总是能将我提出的问题以最简单的方式给出解答,并加以点拨与引导。例如此时在U4遇到狗哥,当我把上一道无解的选择题抛出时,狗哥只是反问了一句“时间一定不够,被关门你OK不?”我迟疑了一下,没等我作答“走,接着干,咔咔就是干!”狗哥斩钉截铁的转身出站,我本能的跟了上去,没再回头!


夜色中的山谷妖风凛冽,空气似乎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略显稀薄,温度也跟闹着玩似的摧残着人们的鼻尖和耳朵,困意的悄然而至也试探着所有人第一夜的极限。经常有人问我“你觉得百英里最难的是什么?”应该很多人会觉得是距离和爬升,但是在我看来,最难的是“困”。不过最好玩的也是困。困到极限的时候会出现幻觉,而通常这种幻觉会是你大脑最深处的记忆影射,堪称自带情节的“海市蜃楼”无比美妙!与狗哥结伴全力输出到山顶时,雾气大到能见度小于10米,头灯的光束射在雾上简直就是瞎了一般,除了能看到前面人的背影之外,其他一概被浓雾吞没,此刻唯一的信标就是背影,一个挂着日本国籍卡的女孩背影!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养成了一个小怪癖,赛中夜晚的时候总是要瞄到一个人群中速度相对较快的人跟跑。这无关于那人的性别,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样的跑法可以让我短时间内摆脱负面状态。“柜儿,别跟了,一会跟毛了!”随着日本女孩一波接一波的超车,我们也超了又超的紧随其后,狗哥觉得这种跟法容易让女孩在这个漆黑的深夜里产生心理危机。 我假装没听见的样子继续加快速度,实则是想超到她的前面,看清楚她的脸,证实一些什么。“你可真贱,我要是她就假装不会用杖,拿杖尖撅你。”狗哥在后面喘着粗气调侃着不听劝阻的我。“咦?诶我去,狗哥,你没带杖么?”说到杖之后,我生怕狗哥在女孩之前先用杖扎我,本能的回头防御了一下,居然发现狗哥手扶大腿,压根儿没用杖。“擦,这么简单的赛道用什么杖,哥买杖的钱都用来吃甜筒了。”说完后抬起头用他那高亮度头灯上下左右的扫描了我一圈“诶呦喂,你的杖呢?”“嘿哈,我想把买杖的钱省下来回去吃甜筒啊,哈哈哈啊!”黑暗中的四目相对,随之响起一阵诡异的窃笑,同道中人不仅仅只是同路,喜欢吃甜筒没有错,明人不装暗波一,腿比杖硬,爱谁谁吧!


“上坡别停,下坡别走。”这八字谏言当真是越野跑这项运动技术范畴的精髓所在,但是当实际运用的时候能做到的人应该不多。随着海拔的下降,视线也逐渐清晰了许多,与狗哥畅聊甜筒口味与口感的片刻间,日本女孩已经绝尘而去,在惊叹其轻功了得的同时,狗哥的身后也出现了一名孤胆英雄-子林!“柜儿,跟上跟上,子林是#二全#著名的小坦克,撸坡从来都是一口气到顶,跟住哈!”这是狗哥在这条赛道上对我喊出的最后一句话。对于U5-U6之间这段15公里1200+爬升的赛段,在我的认知中应该算是UTMB前半程最难的一段,多数人基本都是在夜间行进,海拔不断的变化,本就复杂的路况在夜色中又徒增了些许难度。从起跑到50公里之后,一步不停的爆心率输出,子林的行为已经可以用自爆卡车来形容。敏捷的身躯在狭窄的赛道上左突右进的超车,步伐的精准切换以及稳健的节奏都让跟在后面的我无比敬佩。在越野跑的比赛中应该不存在“破风”这一说法,但是此时的“林狗柜”三人组真的是有点公路赛的意思,因为狗哥在察觉子林掉速之后主动上前继续带队。老司机们的觉悟真的极具带动性,这也是我越野3个年头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二全”所蕴含的力量,不仅仅是热爱,这份共进退的默契,令人神往!于是下一刻我学着狗哥的样子,由队尾变队头,闷头输出一遍又一遍,这种感觉真的太爽。从未有过的强大感,在一座又一座山头之后变成真实。当再次回头望向身后时,却已经见不到子林与狗哥的身影,尴尬至极,我再一次驻足原地,又一次选择题,与之前不同的是,答案已在心中。向着更远的远方,想要去的地方,不再迟疑!太阳的再次升起预示着一切皆可重新开始,浓雾的消散也让眼前的一切由黑白转换为彩色。清晨狂奔在雪山的另一边,这种场景在平日里几乎是没有过的体验,更何况是彻夜未眠! 阳光驱散了困意,前一刻保持的高频率节奏也让体能有了一个崭新的循环,眼前的美景也让距离感零存在,每一个转角都是一个新的世界。


意大利.库马约尔这座边陲小镇几乎每年在这一星期都十分热闹,今天也不例外。随着UTMB组别选手的不间断涌入,街边的掌声与尖叫声就一直没有停歇过。苗苗和米宝早早的来换装点等候着“174号公馆”的每一个成员。被再次关门止步于U5的万龙依然被转运到了库马约尔。“晚了多久?”我一边补充能量棒一边目视着万龙问到。“今年晚了45分钟,还行,比去年快了一些。”万龙标准的憨厚笑容,掩盖了他内心的无奈。“帮我灌个水吧!”把水壶递给万龙,寻求协助的同时也缓解一下尴尬,我没有尝试做更多的解释,只想快点出站。苗苗姐仍然扮演着邻家大姐姐的模样,恨不得把吃的一口一口的喂到我嘴里。“来,姐做了西红柿鸡蛋卤子,还有炸酱面,还有水果,还有……”小小的口袋里掏出的东西一样接一样,哆啦A梦的既视感立刻浮现。“来,张嘴,姐喂你吃,你不用动……来,姐给你按按腿……”站在一旁拍照的米宝有些看不下去了“苗苗姐,你让掌柜自己吃吧,面条怎么喂呀!” 对于“跳站”这种精英行为,我在以前的比赛经历中从来没有体验过,由于清晨时的低温,水和补给的消耗特别小,以至于让我第一次有了跳站的想法。跳过U6后就计划着在U7吃饱,到U8库马约尔时做一个简单的补充就出站。因为结合去年的经验来说,换装点是最浪费时间的地方,没有睡觉的打算,尽快出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不曾想,终究还是被万般宠爱的留了下来……无法抗拒!


雪山,应该是爱山之人欲罢不能的一种情节。当雪山伫立在眼前,环绕在你的身边时,那种一切都无足轻重的感觉,真的用语言无法形容。从库马约尔后的第一个制高点平视阿尔卑斯山脉的白色,任狂风和雨水打在脸上,呈现一幅勇敢的模样。去年在这个地方,一名穿着黄色冲锋衣的日本女孩唤醒了我,凑巧的是今年的这个地方,我的身边也有一名穿着黄色冲锋衣的女孩-兮兮。与兮兮相识在去年的北京TNF100,强悍的实力甩的我浑身抽筋,在后来的相互了解后,我在心里默默的给了兮兮一个很牛逼的标签“最抗冻的南方女孩”作为一名东北人,在抗冻耐寒这件事儿上,兮兮在我的认知中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着。“我兮,你不冷的么?”山顶的侧风中夹杂着小雨,很多选手都停在山脊中央拿出长裤更换,我以为兮兮此时的短裙也一定需要换长裤。“不冷的呀,我就是胃不舒服,不停就不冷。”兮兮的回答让我不自觉的看了一下自己全副武装的装扮,不得不说,我果然弱爆了! 不过当与兮兮分开时,能见到她穿上了长裤,也稍微让我受挫的心灵舒缓了一些。随之而来的也是UTMB组别的刚刚开始-四座大山!


经常有人问UTMB难不难?这个问题可能针对不同能力的人群应该没有标准答案。就我个人觉得,UTMB的难点是存在先后逻辑的。前半程的关门时间十分紧迫,可能更多的人需要很努力的追赶时间来摆脱被关门。累成狗之后,再去面对后半程的四座大山,这简直就是噩梦。先不说四座山的爬升,单说后面几个超长距离的赛段:14K-14K-17K……从95公里之后,再夹杂着低温天气,体能递减等等一系列因素,很多人都会选择在95公里的U11站退赛,因为后面需要面对的痛苦是可以预见的。仅仅是从数据上看,就已经足够恐怖了!


再次独身前行,狗喘在是雨是雾又是风的山腰间,冰冷的空气冻的鼻头发麻。视线中的所有人都在用同一个姿势向上蠕动着,用极慢的脚步,吞噬赛道的距离。体能连续24h的狂暴输出也在试探着每一个人的极限,温度的转换也戏谑着美景之下的你我他。进入瑞士后,体感很热,之前山顶的穿着在此夜幕降临前夕突显厚重。这一冷一热之间的切换后,被克制了一天一夜的困意也汹涌来袭。其实对于困这件事,在长距离比赛中绝对是必修课,也是一定会经历的环节。早在今年3月的高黎贡时,我就彻底顿悟了“困”,它来的时候绝对不会轻易的走,诚如自扇嘴巴、掐大腿、弹眼珠这种初级手段,在困意浓烈时都是无用功。所以当第一轮困意暴击时,我第一次尝试了新的办法,猛干!简单的说就是趁自己还能用主观意识操控身体的时候,尽量让自己跑起来,并且大负荷的加速跑,感觉类似于马拉松的间歇训练和变速跑。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猛干的原理,也许是血液循环加快,驱散了困,又或许是新的尝试对于身体没有抗体。总之,第二个黑夜降临时,我用这个办法摆脱了困,也因为新的尝试,付出了代价……冲锋衣、美丽诺、短T、防雨裤、紧身裤,这是我全程没有更换,甚至没有脱掉的衣物。我也没想过要拿出背包里的羽绒服,毕竟还没有冷到那个程度。但是此时蜷缩在毛毯里的我艰难的伸出右手,用牙齿咬着背包的拉链,取出了羽绒服,艰难的套在身上,那种濒临失温的颤抖,此生难忘……由于新尝试的高心率输出在体能递减之后,无法实现持续巡航,所以在第二轮困意来袭时,身心彻底沦陷。而刚刚的猛干输出的副作用却是最致命的-出汗量。从T恤到美丽诺,几乎都是湿的,当放弃抵抗困意准备进站睡觉时,当身体的热量跌到冰点时,当拿下背包脱掉冲锋衣时,我以为我可能要挂了……U13,后半程最大的补给站,主办方很贴心,在提供睡觉服务的帐篷里增添了暖风机。就是那种可以吹出热气的机器,这种机器的弊端是吹出的热风末端很快会融入空气,转化为冷风。很不幸,此时我的就躺在末端位置。本来定了2个小时的闹钟,仅过去1小时,就被冷风冻醒了。羽绒服加身后并没能有效化解体温的流失,直觉告诉我应该立刻回到补给大棚里猛喝热水,再在羊毛毯里耗下去,一定会出问题。两个帐篷间只有10米不到的距离,抵达那一刻仿佛经历了生与死。“中国人?”身旁身着蓝色外套的黄皮肤男孩对我发出询问。“呃~是~”手里的杯子一边接着热水,一遍抖得厉害,连带着说话也不太利索。“这儿不能睡,太冷了,我刚才躺了10分钟,差点没冻死。”通过简单的交流,知道蓝外套男孩叫徐磊,从北京一个人过来。从起跑到现在也同样一直一个人,自带孤独光环,后面虽没与之结伴,但也是各种偶遇,更主要的是徐磊见证了我入坑三年以来最最狼狈的样子……


深夜的困倦折磨着拖沓前行的每一个人,百英里的第二个夜晚,真的堪称是地狱。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运动,这可能是为数不多的质疑自己。由于刚刚的小失温,我开始惧怕这个夜晚,与徐磊并肩出站后,我就开始后悔,应该在帐篷里躲到太阳出来后再走,因为完赛时间来得及。羽绒服的加身导致走出不远后就开始发热,伴随着体温的上升,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困困困。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都不是困出幻觉,而是幻听……语无伦次,胡言乱语,真是不能再糟糕了!身旁的徐磊似乎对我说着什么,但是没有听懂,只是发现自己的右前方有个补给站,站内有一把长椅,并且没有人躺。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几乎都没有犹豫的向长椅奔去,掏出急救毯裹在身上,闭上双眼,世界的一切与我无关了……

自入坑以来,我真切的觉得每一次比赛时,都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其蕴含的魔力,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可能真的无法理解为何要如此深情的虐自己。但是这一刻的自己完全没有那种战胜一切的欲望,不过清晰的是也没有退赛的念想,只是惧怕黑暗。再次被冻醒后,胃里开始翻江倒海,刚刚幻觉中的补给站变成了厕所,长椅也不过是厕所地上的一块木墩。我呆呆的蜷缩在角落,望着对面满是污秽的小便斗,旁边的蹲便池散发出恶臭的屎味,刺鼻且强烈。昏黄的灯光下,再没有其他人的身影,厕所门外时不时的传来其他选手的脚步声,我把头埋在膝盖间,生怕有人进来看到自己,就这样任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直到黎明乍现!当走出那个给我短暂温暖的厕所时,不禁回头看了看那个留有体温的角落。或许我会永远的记住这个夜晚,在那短短的几十分钟里,还能做到依然心存希望;在那漫长的几十分钟里,还能保有满腔的倔强。过程不足道哉,屎味儿令人慌张……


二刷UTMB,没有感动,没有激昂。这一年的自己充斥着太多吐不出的忧伤,热爱也被自己搞的迷茫。很多人说UTMB是越野跑者的朝圣,而这一刻的我仿佛失去了所有正能量。我以为冲过终点那一刻可以唤醒一切内心的渴望,但是任凭周围的欢呼一波接一波的高亢,也无法点燃内心已经熄灭了的荣光……

在美好与华丽的面具后,隐藏着太多的虚荣与卑劣。

以前总觉得坚持可以让人变得强大,但是慢慢发现并不是,

真正让人强大的是,放下!

愿你忠于自己,活的明白,笑的放肆。

过去那些走过的路,丢掉的人,誓烈的往事,放下就好!


共勉……

2018.09.26 敦煌

END



2018 Ultra-Taril Du Mont-Blanc环勃朗超级越野赛(UTMB)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15319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D71bf9712b89e89e24ef5d76b17a241b
    微笑并坚持Lv.16
    2018-09-27 17:05:15
    图文并茂,内容丰富,让读者身临其境,写的不错,大神威武。

    回应

  2. 17d86042374159d5de81ba7fcb6bed11
    QWLv.1
    2018-09-28 02:06:35
    在日本碰到过周 退赛小王子啊

    回应

  3. 132
    太阳的光辉Lv.1
    2018-10-05 14:43:15
    佩服!过硬的体能,扎实的文字!

    回应

  4. Eed5a0d465721667b355a70fbf73a2cd
    东极Lv.8
    2018-10-06 11:35:01
    也许路跑一段时间后,我也会开始越野

    回应

  5. Eed5a0d465721667b355a70fbf73a2cd
    东极Lv.8
    2018-10-06 11:35:24
    不过越野感觉比较伤膝盖

    回应

  6. 9f71bde1151e27cd73f887aa36d578ca
    徐彤Lv.7
    2018-10-09 12:30:50
    精彩!

    回应

  7. C3193f69ac2e7697b98368547be5b54f
    哈尔的移动城堡Lv.8
    2018-10-11 15:06:50
    风景太美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