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74c909dae971d986d67c8219128d7f9f

八百流沙|黎明前醒来(下)

身体是一件很少说谎的东西,尤其是在极度虚弱的时候,困与饿是它最真实的诉求,其后续的演变就是睡与吃,猪一般的生活规律。“起了起了,出去吃饭。”我催促着猫在被窝里刷抖音的丑爷,自己也努力的摇着脑袋,似乎、貌似、大概,好像刚吃过饭,居然又吃?“还别说,真挺饿,走起,赶紧吃,吃完回来接着睡。”丑爷仍然一幅没心没肺的模样,很享受这吃睡吃睡的生活。“你干啥去呀?大中午的,外面太阳辣么大,你穿羽绒服出去,不耶么?”穿着短袖的他,微微扬起他那厚厚的下嘴唇子,对着身着羽绒服的我说。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的羽绒服,犹豫了片刻,并没有脱掉,惧怕寒冷已经成为一种本能。那种在艳阳下被冻成狗的滋味依然鲜活的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龚哥,我看地图上显示海拔4000的位置有一个湖,咱们能看到吗?”这是出站CP14后的夕下,所有人在这个黄昏中幻意迷离,我尝试着用主动聊天的方式来驱赶身体的困倦。“按照我们目前的行进时间,到达那个湖应该是夜里,看不到哒!”龚大哥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回答说。这个结果不禁令我有些遗憾,对于我这种贪图美色(景)的人来说,错过它简直如同错过了整个世界。于是,当我裹着睡袋,顶着高反鏖战到黎明,最终抵达4000+的山顶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钻进补给站的帐篷蒙头就睡,只为一睹它的芳容!

戈壁的气候有着它独特的魅力,太阳初露光芒时,应该是人的体感最寒冷的时刻。我不知道如何用更科学的语言来解释这一现象,总而言之,如果不是山顶的志愿者煮了姜糖水送到帐篷里,我可能会选择睡到中午再离开。虽然无法确定姜糖水里是不是放了姜,但是当那个脏兮兮的水壶里的液体流进我体内的片刻后,我获得了再次面对清晨的勇气。湛蓝的天空,灰色的云彩,暗黑色的湖面,了无生机。最高点的景色在太阳升起后映入眼帘,与想象中的样子大相庭径。从河滩干涸的痕迹上来判断,应该是很久没有下过雨,由于高海拔的低温导致湖面似乎有一层薄薄的冰层。四周环绕着黄色的凸山,此景也许不能用美来形容,更多的是新奇,因为平生未曾遇见。她安静的样子似乎不愿被人打扰,其散发出的寒气让人不敢靠近。光是驻足目视的片刻,就足以摧毁我的整个温控中枢……对于冷,想必每个人的感受可能都有所不同,当领略了高海拔的苍茫冰河之后抵达下个站点时,已是临近晌午,身边能见到的选手都纷纷褪去外套,短打出站。而我,依旧是羽绒加身踱步于荒野之中。这一现象更加确认了我的温感系统出了问题,阳光都已无法修复这一窘态。官方距离217公里,进站R6,赛事过半,耗时63小时22分钟,我需要休息,大量的休息……

“来来来,干杯,恭喜完赛!”阳光明媚的正午时分,敦煌曹家百年客栈旁的一家不知名的小店,还是早餐时的那些满脸爆皮,嘴唇干裂的人们,举着茶色的酒瓶品尝着解脱的喜悦。共同的经历与遭遇让面前的每一个人都如亲人一般有着聊不完的话题。“你们看我这大拇指,谁能想到摆弄手机能把手指搓出个大裂口子。”邢姐在一旁向大家展示着裂开的拇指。“你确定不是幻觉?”鸟叔紧接着调侃了一句,所有人都心领神会的笑了。这八百里的修行路上,除了身体的煎熬与痛楚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可能就是大家五花八门的幻觉故事了……

所有的比赛可能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半程之后才是真正的开始。而此役流沙的后半程可以堪称是一个轮回,因为随着大量的幻觉涌现,有些时候很难分辨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想象出来的。赛制的组织工作中,对于所有站点的志愿者都是二次使用的。例如R1的所有人员在结束工作后,会转移到后半程赛道,成为R6;前半程的CP站人员也会如R站一样。所以按道理来说,后面的路上将会有熟悉的面孔不断的出现,但是真实的场景是每个人都如同初见。诚如我此刻端坐在第四个夜幕降临的某CP站,旁边的志愿者妹子身披军大衣,头巾裹面,只露出一幅眼睛呆呆的看着濒临抓狂的我。“完了完了,忘带吃的了。”我手忙脚乱的翻出背包里的所有物件儿,在确认忘带补给出站的那一瞬间,绝望的抬头直勾勾的看着她,祈求着她能读懂我的眼神。“我…没有吃的!”她看了一眼桌上的半袋花生米,说完转身帐外走去,我心领会神的伸出了手,悄然离去。缘分这个东西总是充满戏剧性,当3天后这个女孩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们彼此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那个第一个白天喊着“你好帅”并合影的她,显然在这个夜色下没能认出我,而那一刻的我除了吃到嘴里的花生米之外,对于她的存在也没有了任何记忆。如果说前几日的赛程是在试炼着所有人的肉身,那么接下来的路,就是在萃取每个人的灵魂,所有的幻象都是心灵深处的镜子,真实的丑陋!

曾不止一个人对我说八百流沙并不难,爬升很少,就是距离长了点,而已!于是当我踏上征程的那一刻时,心里只有两个数字“400、148”是哒,400公里,148小时。很多人觉得这148小时的总关门时间十分宽裕,但是他们并不了解分段关门的细节。我不清楚身后有没有被关门的伙伴,但是此时月光下的我仍然十分焦虑的调动自己跑起来,因为除了关门时间,还要抢出睡觉时间。“这个样子不行呀,我们得跑起来,不然前面的R站睡不了一会就又得折腾起来。”前面的伙伴很焦急的催促着步履阑珊的我。“真的是跑不起来,脚底板疼的要死,你先走,不用等我。”我抬头看了看他模糊的身影,尽量理智客气的回绝了他的建议。“来来来,我们做个游戏,你跟着我先跑50步,然后我跟着你走100步,接着你再跟我跑150步,我跟着你走200步,以此类推,50步一叠加,到500步封顶,然后循环重头再来。”这个人很有趣,似乎不放心把我一个人丢下,提出来的这个游戏也很吸引我。按照他的规则,我们玩了两个循环,行进速度有非常明显的提高,当玩到第三轮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又多出一个伙伴,并提出了更刺激的玩法。“我们俩先跟你走50步,然后你跑100步我们俩跟,100步之后你可以不停,允许加码,需要报步数,我们俩继续跟,例如你喊加到200步,达成目标后停下,那接下来我们俩陪你走400步。如没达标,你需要跟我俩跑400步,怎么样?”新加入的伙伴以一种更激进的套路勾引着我。黑夜中,只见三个疯子嘴里吼叫着数字,时快时慢的在荒原中,偶尔还夹杂着笑声和求饶声。“兄弟,你们知道吗,我第一次出现幻觉是在2016年的张掖,那时候看到满地的白色青蛙往自己的脚上蹦,当时吓的都不敢走道了。”这盘游戏我数不清赢了多少局,品尝着胜利的果实时我试着调侃他俩。当头灯的电量衰竭略显昏暗时,我恍惚的看到地上动物的粪便居然是米老鼠的形状。我的第一反应是幻觉,于是我停下脚步死死的盯着那坨屎,依然米老鼠。“嘿,牛逼了,哥几个,来看着坨屎,绝对新高度,不是幻觉,我拿手机拍下来当证据。”我真的是兴奋极了,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当镜头聚焦到屎的时候,屎仍然是屎,但不是米老鼠的样子。就在我刚要哈哈大笑缓解尴尬气氛,抬起头望向他们俩的那一瞬间,时间仿佛被冻结了。没有人,他们两个不见了,没有人,整个黑暗中只有我自己,没有人……

“R7之前很多人都出现了严重的幻觉,怪兽的队友因为幻觉,然后失温叫了救援。”鸟叔在大家聊到幻觉的时候很有感,因为他见证了被救援的那一幕。“嘿,掌柜,救援的时候当时你也在啊,我看你那晚状态很好啊,年轻人蛮厉害的。”当被称赞的时候,我不禁汗颜。“那晚我第一次尝试了跟自己对抗,为了调动自己,强迫自己跟另一个自己做游戏:走50步,跑50步,跑100步,走100步,500封顶,然后循环重来!”我试图将这牛逼的经验分享给大家,可能是有着共同经历的大家都明白,所以话音刚落,就换来一阵诡异的笑声。“掌柜,你赛中一共睡了多久?”鸟叔突然问来这么一句。“我记不清了,不过睡的最久的一次就是在R7咱俩碰见那次,足足睡了有6个小时,简直是爽到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叙述着关于各自睡觉的问题,画面之活跃让人看不出这是一桌刚刚跑完400公里的人类……

阳光透过翠绿色的玻璃照进房间,洁白的床单在清晨的海风吹拂下微微摇摆。国庆节,本该一个睡懒觉的大日子,元霸却一反常态的早早醒来。“动了动了,早间播报,柜儿已经出站R7,害的老娘等了一整夜,终于动了。”被窝里的她瞪着大眼睛,迅速的在手机屏幕里输入着文字。“据我分析,要么是GPS延迟了,要么是柜儿出了大状况了,不然没理由在R7停了一整夜。”这个九零后的大长腿女孩就这样几乎把整个国庆假期献给了八百流沙直播间,用她惯用的话来说“自己团队的男人,怎么能留给别人关注……”于是在接下来的100多个小时中,元霸都充当着八百外挂特工,播报着有关于这个男人的各种消息。不过她分析的两种可能实际都没有发生,真实的情况是这位自己团队的男人在R7睡过头了……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呀!”空旷的戈壁,凭你如何的吼叫都没有任何回应。没人在乎你是不是唱对了歌词,发声者也不在乎是不是在调上。寂寞、孤独,这是第四个白天的情绪。八百流沙很奇妙,在路上时,你几乎看不到任何一个与比赛无关的人类。除了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能交流的只能是与你速度差不多的选手,而偏偏此役我只喜欢一个人走。“叮叮叮”手机短信铃声一连串的响起,“肃北县欢迎您……”很负责的说,那一刻我有一种时空转换的错觉。长时间的无信号状态下,自己仿佛在现代社会中蒸发。我渴望着想点开大众点评叫一份外卖,奈何无法提供有效的送餐地址。随着网络信号的逐渐增强,微信也如同炸锅那般响个不停。“柜哥加油、猛干、挺住……”数不清的熟悉的头像显示出一连串的未读消息。我呆呆的停在了原地,努力消化这些鼓励带给自己的冲击。手机铃声在下一秒钟突然响起,“爸爸加油,老公加油!”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如同一枚助燃剂,将深埋在心底的压抑瞬间引爆。那一个瞬间,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其喷发出来的力量仿佛足够我持续奔跑整个世纪。加速狂奔时,那些誓烈的往事凝结成无数个画面在脑海中浮现,所有的委屈与不甘都化作汗水消散在风中。一个声音在耳畔不断的重复响起“请努力,不辜负!”

不知道是前一夜充分的睡眠起了作用,还是大家的期待激化了体内的能量,身体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后满电前行。肩上的背包已经感知不到沉重,脚底的痛感也神奇的消失,眼前这笔直的公路如同一条通往秘境的走廊,令人充满向往,无法停下。再次踏入大漠已是黄昏,与邢姐的结伴也是从这里正式开始。“邢姐,R9要不要休息一下?”不太擅长跟随别人节奏的我,企图让邢姐在下一个R站能够稍作调整,虽然现在状态良好,但是跳过R9的路途过于漫长,我不太确定自己这已经狂奔了一整天的身体是否能支撑到最后。“到了之后看情况再说吧,我不困,就是脚疼的厉害,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脚裂开了。”邢姐在前面颠着小碎步,步伐看起来有些扭曲,脚伤的加剧让她说话时的声音都略带颤抖。官方距离335公里,耗时94小时09分,于第五个夜晚降临后抵达R9。身体的透支程度要比想象中的剧烈,躲在睡袋里时忽冷忽热,整个下肢的关节和肌肉都有一种被扯拽的疼痛感。或许的太过于疲劳,在整个短暂的睡梦中,眼前总是白茫茫一片,当我奋力摆脱梦境睁开双眼时,恍惚的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赛后第二日的戈壁依然热闹依旧,志愿者与选手的角色转换在大漠中演绎着“瓜百流沙”。何润宇何教授作为选手与志愿者的双重身份做了激昂的赛前演讲,“非常感谢组委会能给我这次机会……”“嘿,你在R9睡觉时,是何老师叫醒你的不?”记不清身边的是哪位选手向我问道。“是他叫的,准确的说不是叫醒,是照醒的,把我的睡袋拔开,用头灯直勾勾的照在我的脸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瞎了……惨白一片。”我远远眺望着何教授的脸,记忆犹新的回答着。这可能真的是了解选手的必然是有着共同经历的人,叫醒服务,用声音和动作可能无法有效的唤醒沉睡中的选手,强光才是睡眠真正的克星,惊吓也有助于迅速苏醒,总之这种叫醒方式让我刻眼铭记。“5、4、3、2、1”瓜百开赛,我在人群中极力的寻找着一个身影,一个臂膀并不宽,但是足以将我拥入怀中的身影……

漫天黄沙掠过,沙丘内的足迹斑斑,身边的植被高度开始变得离奇高大。邢姐依然步履阑珊的忍痛前行,而我却像是一只疯癫的夜莺,走一路唱一路,挪一步吼一步。极度的困倦和身体的严重不协调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游走了一遍又一遍,话聊、唱歌、怒吼,都已经免疫,糟糕的状态完全不能用语言形容,绝望吞噬着一切向前的动力。“掌柜,快看,前面有光,应该是CP点。”邢姐在前面大声喊着,如同沙漠中见到了绿洲。我努力的抬起头眺望着不远处的光亮,在确定那束光未曾移动后,我坚信着那就是下一个CP点。希望的光亮就像是一刻稻草,拯救着黑暗中的我们。但是这看似很近的距离,却让我们付出了整个夜晚的时间去追寻它。已经不记得到底走了多久,当抵达时,站内空无一人,他从帐篷旁不远处的车上走了过来,为我们打过卡之后,邢姐钻进帐篷约定昏睡30分钟。而我则被他带到了车上,他把副驾驶的位置让给了我“来车上睡吧,能稍微暖和一些。”我没看清他的脸,只记得他披了一件异味刺鼻的军大衣。他十分专心的帮我把睡袋套在身上,当我醒来时,邢姐已经在车外等待。车内狭小的空间使我全身的关节都如同上了锁那样,动弹不得,艰难无比的下了车后,再次遭遇了破晓前荒原特有的刺骨寒风,隔着睡袋都能感觉到死亡的味道。“我不行了,真走不动了。”我闭着眼睛站在原地,身体里的魔鬼一次次的呻吟着“别走别走”,他走到我的面前,狠狠的把我抱在怀里,军大衣散发出来的味道驱赶了所有情绪,耳边轻轻的一句“加油,英雄!”唤出了我眼眶中滚烫的液体。最后一个黎明前的醒来,荒原上已不再有英雄的传说,留下的只是他屹立在黑暗中的身影,仿佛散发着一道光,在冗长的黑夜中,耀眼,璀璨……

喧嚣的午后,炽烈的天空,黄色的细沙在鲜红色的旗子周围翩翩起舞。白菜堂在帐篷前叫喊着“接客接客。”冠军大将军梁晶也在一旁嘶吼着“加油!”前几日所有的参赛队员此刻都在充当着志愿者,反哺着真正的志愿者们。瓜百流沙临近尾声,我依然没有找寻到他的身影。邢姐疲惫的躺在帐篷内,嘴唇的大面积干裂几乎令她无法开口说话。“没找到”我轻声的对她说。“晚上封将大典的时候再找吧,肯定能找到!”那个拥抱,对邢姐来说也是意义非凡。我瘫坐在帐内看着邢姐慢慢起身,较小的身躯在阳光的逆向照射下显得无比高大。有那么一秒钟,我又被带回了跟在邢姐后面的那个下午,那个最后的大漠夕阳……

官方距离372公里,耗时108小时31分,R10,最后一个R站。跟在邢姐的后面进站,我试图用各种理由和借口多停留一些时间。拉伸,加钟啊加钟,不停的拉伸,肌效贴各种贴,弹力绷带各种缠。连一对一服务的志愿者都蒙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没地方可以贴了,不然你再吃点东西,出站之前我再帮你拉伸一下。”我偷偷的看了一下整装待发的邢姐,很不舍的对眼前的志愿者妹妹说了声“谢谢”。其实对于邢姐这样进取型的跑法,我一直是很费解的,因为都是个人组,此时邢姐处在女子排名第二的位置,领先第三很多很多,就算是在R10睡上几个小时也不会有被反超的风险。而且据R10的志愿者说,女子第一已经过了终点。在这样的排名环境下,刑姐非但没有放松,而是奋力的提速,这实在让我有点搞不太懂。“哎呦,刚才的药早点擦就好了,这脚实在疼的不行,刚才处理的时候看到肉都磨烂了,才想起来有药,早抹的话怎么着也能比现在快半个小时吧?”邢姐在前面自顾自的说着,眼见着她的步频渐渐的加快,我跟在后面喘着粗气,差点没听清她说什么。“邢姐啊,您这排名已经很稳的啦,不用再快了吧?”我心里盘算着距离终点只有10公里不到,炙热的太阳光线射在沙漠中,温度的叠加以及邻近尾声的精神松懈,都让我无力加速,不禁对邢姐发了牢骚。“得对自己有交待,尽全力,不后悔!”邢姐头也没回的说了这句话,一股说不明道不白的力量由心而生。或许在最后的这一段里读懂一篇故事还算为时不晚,我开始调动着所有的能量全力奔跑,邢姐时不时的回头张望,然后再二次加速。看着邢姐坚毅的背影,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禁止超越,无论男女。霸气没有因为邢姐的年龄而衰减,比赛就是比赛,尽全力,不后悔!

敦煌山庄,人头攒动,啼笑声比比皆是,愉快的情绪随着夕阳的余晖蔓延开来。大屏幕上播放着精心剪辑的赛事视频,我喝下一口手中的啤酒,回味着刚刚过去的五天五夜。随着每个人的身影在屏幕中出现,一阵阵欢呼声络绎不绝。共同的经历让大家彼此铭记,各自的故事也都写在心里,视频结束的那一刻,掌声雷动,是解脱,是荣耀,是征服,是归途。“八百流沙,就像检验人生、人性的道场,当你正在经历着巨大的痛苦和磨难的时候,你是否还能不忘初心……”视频中的一段话冲击在我的大脑里,久久没能散去。大家在推杯换盏中恭贺着彼此的胜利,纪念着痛苦和磨难。席间,那个黎明前的拥抱的主人也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是崔艳兵,我们没能过多的交流,只是把所有的感谢都放进了酒里,一饮而尽。

……

……

山东烟台,一间鲁菜馆的包间中坐满了女女男男,巧克力色的烟台白兰地斟满了每个桌上的每个酒杯。“兄弟,看得出你胸中有心结,你需要的是治愈,而不是逃避。”刀巴举着酒杯对着强颜欢笑的我,很正色的说道。酒过三巡,杯未停,这几年中的我体验到了遇见和得到,然后又疯狂的失去。心中的那道疤,犹如一只藏在体内的恶魔,想让你什么时候疼,就什么时候疼,毫无征兆!我曾尝试着去忘记,于是在那个冬季度过了无数个对酒当歌的夜,但是到头来却发现,仍然逃不过四下无人的街。“去走一遭八百流沙吧,它能治愈你。”刀巴再次举杯,自顾自的一饮而尽。“有生之年,八百流沙!”


要相信,

所有的难过,难是难,总会过,

只管努力,剩下交给时间,

撑下去,就有后来的一切!

八百流沙,看尽繁华。


-END-


八百流沙极限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1536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C3193f69ac2e7697b98368547be5b54f
    哈尔的移动城堡Lv.8
    2018-10-11 12:54:29
    真心佩服

    回应

  2. B24c572c07eb11fe0b0884d059dd3607
    初学者、Lv.7
    2018-10-11 16:42:17
    真的厉害,向你学习

    回应

  3. 48c098fd3bcaf159d893db9c677510ed
    大宁老张Lv.6
    2018-10-12 08:07:48
    牛逼牛逼!

    回应

  4. Eed5a0d465721667b355a70fbf73a2cd
    东极Lv.8
    2018-10-12 15:57:09
    佩服

    回应

  5. 132
    跑友61522357Lv.4
    2018-10-14 00:25:21
    就爱看掌柜写的越野日志!

    回应

  6. 132
    男儿智Lv.1
    2018-10-15 15:45:22
    膜拜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