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376f10f0b9f248e03b77429de3e29b47

八百流沙|黎明前醒来(上)

空荡荡的房间里充斥着酒精挥发后的恶臭味,床头柜上的摆满了残汤剩菜以及数不清的绿色酒瓶。生物钟没能如往常一样5点60醒来,走廊外也没像前几日那般喧嚣热闹,另一张床上也不再有丑爷的身影。“喂!”手机另一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柜哥,活着呢?给你打了好几天电话,都无法接通,以为你驾鹤西去了!”阿健在电话中以他特有的方式问候着我。“咳、呃!嗯,前几天一直在火星,接收不到地球的信号源,什么事?”我清理着干涩的喉咙,略不耐烦的搭着话。“没啥事,就是看你朋友圈发的视频被感动了,致电感慨一下。”阿健是我的发小,200来斤的正牌胖子,嚷嚷着跑步减肥两年,一斤没减掉的胖子。“比赛完事儿了吧?别睡了,快给哥们讲讲咋跑的400公里,不吃不喝不睡的么?”几乎是每次比赛的次日,阿健都会很准时的来电索求故事,用他的话说“听完了就有动力出去跑几圈,没准能掉两斤肉。”但是这一次的故事,我不知对他从何讲起。“咔咔咔”我点燃了烟盒内最后一支香烟“嘶…呼……容我回忆一下!”眼睛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破晓前的黑暗,宁静、深邃,黎明前醒来的滋味,清晰、回味……

那一夜的我们,在漫天焰火绽放与繁星照耀下踏上了征程。那一夜的我,在人群中闪来闪去,没有目标,没有方向。400+公里的距离在最初的那一刻并没有在我的心里迭起涟漪,跟在大部队的尾端,享受着中秋后的月光。“1、2、1”阿亮伴随着大家整齐的节奏喊着口号,啼笑声在这第一个夜晚萦绕戈壁,画面宛如平日约跑般的错觉,祥和、欢愉。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奔跑在戈壁滩,有些新奇和小刺激。平坦的地貌,辽阔的视野,当第一轮太阳从身后骤然升起时,鲜红色染遍了整个东方,回眸的瞬间仿佛获得了可以踏翻整个世界的力量。

关于自导航,起初觉得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之前有过自导航的比赛经历,满心觉得只要按着轨迹行进就一定没有问题。实则不然,官方给出的轨迹有很多A、B点直线,熟悉GPS的人应该都能懂,这种规则的直线轨迹只是在软件上画出来的参考,并不是真正的行进轨迹。所以,在实际行进过程中大家很多时候是按照参考轨迹来找路,抓狂至极。没有提前做功课的我,只能依托经验和智慧来破解这一难题—跟住老鸟!这个办法看起来似乎有点无脑,但是确实是当时最最有效的方法,没有之一。“哇塞,好帅,合个影可以不?”补给站的志愿者全副武装的对我喊着,“是大连那个小伙吧?来来来,老乡,我是辽宁的,帮你俩拍一个。”站长拿起手机很迅速的留下了这张极具缘分的合影,也让接下来的我觉得“交流”这个玩意是充满戏剧性的存在着。

每一次出发都不孤独,这是我近几年比赛中给自己的定义。与伙伴肩并肩是一件可以让快乐翻倍的事情,渐渐的,收获朋友这件事就比收获完赛礼更加重要,因为有时候奖牌或许可能丢失,但是记忆不会抹去,共同的经历会能让生命增加重量,我坚信着。与“丑爷”相识于喀纳斯,随后崇礼的相遇以及丑爷造访大连后的酒精作用,促使我二人迅速升华为好基友,这一次也顺理成章的沦为室友。有道是上帝是公平的,当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为你开启一扇窗。丑爷显然就是上帝的娇子,上帝没能赋予他俊美的容颜,但是却为他开启了全景天窗,强健的身躯+超然的智慧。当我意识到要跟着老鸟的时候,丑爷已然跟着老鸟们走了一整个夜晚。“掌柜,回来,这边走!”当我出站前行时,丑爷喊住了我。伙伴的定义在这一刻闪闪发亮,接下来的老鸟路线也让我跌破眼镜,但是内心没有一丝质疑,只有敬佩!

八百流沙的休息站设置有区别于其他比赛,大体分为两种。CP站,打卡计时+补水,是哒,只提供水;R站,打卡计时,睡觉,按摩拉伸,医疗,食品自补给等。可以说R站才是真正的补给点,你能想到的服务基本都有,例如面部护理……。所以在R站之前的CP站我都会尽量的清空背包内的补给,假装让自己的肩膀好受一些。“喏,给你吃,可好吃啦!”我拉开背包侧面的拉链,拿出失传已久的上好佳水果糖递给眼前的志愿者。“哎呀,这怎么好意思,你留着吧”似乎的一口川味普通话的她接过糖之后送来一个拥抱,很用力!

漫天黄沙,似花非花,整齐的迷彩帐篷排列在荒原中央,周围停靠着各种越野车辆。鲜红色的旗子随风劲摆,发出“咔咔”的声响。少女在帐篷前的水盆中取出一条条冰凉的毛巾送到帐内每一位队员的手中。“呃,诶我去,这是什么技能?”对面的何教授整理着自己的装备,抬头猛然看到眼前的我,不由疑问道。“吼吼,补补水,闲着也是闲着!”脸上的面膜迫使我不能做出表情,只是简单的回应后便自顾自的收拾着行囊。事后我并不知道这一举动给自己带来了一个新的绰号“精致猪猪男”

“比赛的时候敷面膜?还可以有这种操作的?”阿健在电话里用高亢的声音疑问着。“那你第一晚没睡啊?”我在床上艰难的翻了个身,思索着记忆深处,有些恍惚,不确定第一晚自己睡没睡。“应该是没睡,因为我记得第一个白天特别热,跟过火焰山似的,不困,太热也没法睡。”房门被突然打开,丑爷在外面推门而入。“起床啊,客栈有早餐,邢姐他们已经过去吃了,到9点,走啊?”与阿健简单说了几句,挂掉电话,随便穿了件衣服就跟丑爷奔向餐厅。9点的敦煌依然很冷,羽绒服也抵挡不住肆虐的寒流,丑爷的背影在眼前晃来晃去,可靠的感觉如同前几日那般熟悉,很丑、很温柔……

“丑爷,还有多远?”我跟在丑爷身后不耐烦的再次问到。“快了、快了,看到前面的山了吧?路线就在山的中间,咱走的切线,很快就到了。”丑爷依然是“快了,快了”的回答。由于戈壁的视野非常好,参照物在视线内十分清晰,于是“望山跑死马”的感觉,平生第一次体验到。毫不夸张的说,从上午远远的望见这座山,到现在临近黄昏,这座山只是从小到大的变化,我依然触碰不到它。看着手表的时间和距离,我的心一沉。“丑爷,是咱俩太慢了还是赛道太难了?这都快18个小时了,连100公里都没撸完?”单从数据上来说,不到100公里的距离,几乎没什么爬升,不应该慢成这个样子。我以为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实际上的它就是这个样子,如同凌迟,一刀一刀的割的人忘了曾经的雄壮,接受此时的渺小。

官方距离93公里,第三个R站,在第二个夜幕降临时抵达,历时近20h。这个数据让我首次见识到了戈壁的神奇。强风捶打着营地帐篷的每一个角落,我也第一次打开睡袋计划睡上1个小时。闭上双眼,一片白茫茫,或许是白天时的强光灼伤了眼睛,又或许是心生畏惧,总之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耳朵里跟装了助听器那般,将周围的声响无限量的扩大分贝。还算宽敞的帐篷里睡满了人,鼾声雷动,最新奇的鼾声要数我身边的那位,他的节奏是这样的“1哼哼,2呼呼,3噗噗”几乎带动了此时整个睡圈的呼噜节奏。我不禁好奇的打开头灯,扒开他的睡袋看清他的脸—锋哥!果然是宰相的呼噜壹贰叁,眼见睡眠无望,索性收拾行装率先启程。关于结伴同行这件事,个人组的队员都十分默契,不拖累、不打扰,同一个速度就临时组,有问题的就可以各自飞,再次相遇全看缘分。所以,临行前我告知已经退赛充当志愿者的何教授“我实在睡不着,先走,劳烦何老师9点半叫醒109号选手,告诉他我在前面等他。”当时实际的想法是觉得与其在R站睡不着浪费时间,不如快点赶到下一个CP点去睡一下。但是未曾想,接下来的大风打乱了我的所有计划!

中国瓜州,素有“风库”之称。“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就是用来形容我此时身处的地方。你能想象到的风的样子,在这里都可以体验的到。试想一下,在一个白天被晒成干儿,夜里被吹成狗的自然环境里,睡觉,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所以到下一站睡觉的想法,当抵达那一刻时才明白风在表达什么“睡你大爷!”。是哒,CP站的小帐篷被风吹的都要起飞了,任由我再勇敢,也不敢钻进去。一轮明月再次升起,虽非满月,但明亮异常,在强风的助力下,点点繁星没有了云彩的遮挡,显得格外绚烂。此情此景,如是再有佳人陪伴,手中再有一壶美酒,当真是诗情画意。我挥舞着手中的登山杖,在这条前后无人的路上,终是困到幻意人生,如是妖魔附体,无法醒来!

客栈的餐厅,宽敞明亮,早餐时段却只有一桌食客。邢姐端坐中间摆弄着裂开大口子的拇指,鸟叔和雲姐有说有笑的讨论着赛中的趣事,刀巴拿着手机录来录去,我跟丑爷像饿极了的狼崽子似的低头猛吃。“掌柜状态不错啊,皮肤颜色也不错,看来面膜很有效果!”忘记了是谁调侃了这么一句,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波强势嘲讽,苦不堪言!当聊到“涉水”话题时,鸟叔十分自豪的说“整个过程我就过了一次河,其他的涉水路段都绕过去了。”这着实让在座的各位都由衷的佩服,老司机果然是老湿鸡,居然只湿了一次。而对于我和丑爷来说,涉水的次数一定是多于其他人,并且涉水的时间也要比其他人早,这种涉水被一个人称之为有质量的涉水……

大概在每个圈子或者领域中,一定会有一个带头大哥级的人物存在,例如演艺圈的成龙,越野圈也不例外。不过为了缩小范围,我觉得用戈壁圈来说,更适合。毋庸置疑,在戈壁圈里,龚明程绝对是泰斗级别的存在着,大家都非常尊敬的称之为龚大哥,明程大哥,或者干脆省略叫大哥。也正是这个幻意昂然的暴风之夜,龚大哥用他的实际操作给我们上了一节生动的制霸戈壁的实践课。“我们从山的另一侧翻过去,需要涉水,但是这条路至少可以节约1个小时。”CP点帐篷外面响起了一口闽南普通话的声音,帐篷内睡梦中的我还以为是五爷驾到,再一细品内容后,身体如过电一般,唰一下子就起来了。“我跟明程大哥走。”内蒙普通话,丑爷!“我擦,等我一下,带我一个。”我在帐篷内飞速的收拾着睡袋,生怕错过这班快速列车。“掌柜(éi)?”丑爷显然没能相信帐篷里的就是本大爷。“是我是我啦,马上好。”与预想不同的是,这班快速列车上除了龚大哥、李国贞、丑爷外,还有之前R站壹贰叁呼噜的主人—锋哥,以及他的队友,来自淄博的扛把子孔祥法。6人小队在偏离官方轨迹的路上渐行渐远,用龚大哥的话说“戈壁,玩的是持久和轨迹,体会的是大自然带给我们的惊喜。”在这之前,我完全忽略了大哥的经历,连续五届参赛八百流沙,包括测线,以及历届戈赛。如果说此时全国极少数最了解戈壁的人都在瓜州的话,眼前的大哥绝对是其中之一,或许堪称之最。在暗自庆幸搭上快班车的同时,我们也为此付出着多于常人的代价。涉水,在越野赛中并不陌生,官方轨迹中就有不少于三次的涉水路段,而且避无可避。但是此时的我们忽略了一个最致命的问题—降温

幽静的山谷中,风沙袭面,当冰凉的河水冲击膝盖的时候,可以获得短暂的清醒。在强烈的困意面前,我们开始期盼的快速的下一次涉水,因为这样可以保持着足够的清醒。“啊,哈,呃,呀……”每个人都在用竭力的嘶吼对抗着一波接一波的困意,“脚尖对着水流,侧着走,注意脚下,不要被水冲倒。”龚大哥在每次涉水时都会第一个冲下去,并重复着这段话。我们模仿着他的样子,一条河接一条河的掠过。你可能无法想象在这个中秋时节,深夜的戈壁,连续的涉水是怎样的感觉。“大哥,我的两只脚没知觉了!!!”我惊恐的向大哥发出求助。“走起来,走起来,不要停,让脚充分的活动,保持血液流通,不要停!”大哥在前面转过身,原地踏步的对所有人说着要领。“我们的运气不错,前面最宽的那条河干涸了,可以少过一条了。”大哥对这段路的熟悉程度如数家珍,我在暗自佩服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跺着双脚,任由强风吹打在鞋面,盼望着能够得到自然风干。当抵达CP站时,我们这6人小组的个人组队员的实时排名都提升到了前十左右。夜渐深,而风不止,温度的逐渐下降,欺骗着每个人的温控系统。所谓是天道轮回,有得必有失,这个充满激情的第二夜里,我收获了跻身前十的喜悦,却也遭到了区别于他人的代价—脚裂了!

“午餐在客栈左手边第一家,跟老板提‘八百流沙’会有协议价,啤酒自付。”愉快的早餐过后,邓娟在微信里发来这么一段话,不禁让我察觉到了一种毛线后援团的感觉,周到的不要不要哒。“还是困,总是习惯性的两个小时就醒,落下毛病了。”丑爷在前面自顾自的说着。“走着,回去爷接着搂你睡,你只要不在被窝里放屁,爷绝对不离不弃。”这个美好的上午,迎着太阳,两个男人挎着肩膀,一瘸一拐的向前蠕动着……

“抓紧时间吃喝,咱们睡上两个小时后出发。”R站休息区的龚大哥席地而坐,四平八稳的拿出转运箱内的补给品。我学着他的模样打开箱子,拿出面膜的瞬间,四下的环视了周围,还是悄然的放了回去。时间紧迫,抓紧换下湿鞋才是首要,本以为脚后跟起了水泡,当脱下湿透了的袜子才发现,裂了个大口子。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不知的时候总是无畏,当已知时就会心生忌惮。再次上路时,总是会下意识的改变跑姿(走姿)来避免患处的压力。“你们先走,我随后赶上。”这句话是我对丑爷和龚大哥在路上说的最多的话,每次出站我都是最后一个,诚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不希望别人等我,同是个人组,一切皆随缘。不过为了能够持续搭上快班车,我并没有在R4处理脚裂,只是调整了鞋带的松紧度,尽量避免患处承受压力。因为当时的自己觉得这种小伤,连个屁都不算!

蔚蓝的天空中掺杂着被风吹散的云朵,戈壁上的植被也比前日多出许多。本以为第二个白天会如之前那般炙热,却不想短袖短裤的装扮已经无法抵挡妖风的侵袭。原本看似平坦的车辙路,实际也暗藏逐步上升的杀机。官方距离150公里,分段累计睡了3个小时,在这个本该燥热的下午,身体已经感觉到了丝丝寒意。昨夜的6人组经过R4之后转化为4人小队,龚大哥依旧是排头班长带队前行,丑爷紧随其后,我与国贞大哥压在队尾,身后再无旁人。人们常说,越是看似简单的事物越是能麻痹神经,眼前这条笔直且狭长的车辙路就像是一条盘踞在戈壁的巨蛇,施展着魔咒,麻痹着征途在这条路上的所有人。CP13-14要翻山,这是赛前说明会时明确告知的,但是困到极致的我们却始终沿着巨蛇前行,丝毫没有察觉偏离了轨迹,连龚大哥这种老司机也不例外!“错了,偏离太多,调头横切回去!”率先发现的依然是龚大哥,一声令下之后,我们犹如急行军的太保,所有人都神奇般的摆脱了困,那一段路我们不记得翻过了多少座山丘,只记得在一个最高的山顶眺望到CP点时,龚大哥回头对我说“完赛后请你喝大酒!”当时的自己十分懵逼,不知道大哥为嘛突然来这么一句,按惯例每次完赛也是要喝的嘛,我只是本能的点点头回应“得嘞,猛喝!”直到抵达CP14时,龚大哥进站问到志愿者的第一句话时,我才恍然大悟。“杨宇的排名现在是多少?”或许大哥在自责带错了路影响了我的成绩,那么可能此时的他并不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已经被罚时3小时,成绩对我来说已是泡影,完赛才是唯一目标!

“所有进站队员请打开睡袋,接受强装检查!”R1的站长一口浓烈的天津味儿对所有人吆喝着。“你的睡袋没有温标标签,这个是你领装备时过强装检查用的睡袋吗?”另一名志愿者翻译着赛事总监的话对我再次发问。我拿出手机里的照片向他们展示我此刻携带的分体睡袋的用法,以及温标的符合程度。也解释到我的睡袋是测试产品,所有没有商标以及温标的标签。但是未果,当他们要调取强装检查时的定妆照时,我主动坦白了偷龙转凤的行为。“来,129号选手睡袋不符合,罚时3小时,R3之前补齐装备,否则强制退赛!”天津口音的站长不由分说的递上表格,迫不及待的让我签字画押。不得不说,这是我入坑以来接受过的最严格的强装检查,并且是赛时突击检查。遗憾的是被罚时,幸运的是我把过强装时用的睡袋放在了R2,解决了R3补齐装备继续参赛的问题。故事从一开始就砍掉了激昂的源头,或许我该庆幸这次罚时能够让我放慢速度来积攒更多的体力去应对接下来的未知。总之,当抵达R5的时候,我已经非常感激这次罚时了。

安适大哥来自辽宁,是本次八百流沙的摄影志愿者,驻守R5,号称最冷的R站。当我抵达R5见到安适大哥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赶紧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前面的人都是披着睡袋上去的,超级冷!”我不由得惊愕的看着他说“我现在就已经冷成渣了,再冷就挂了。”“掌柜,你是先吃还是先睡?箱子里带没带够衣服啊?”一路R站直播的八百特工Grace在另一旁再次敲打着寒潮警钟。“真有那么冷吗?没带够衣服咋整?军大衣借我啊?”我不太相信的调侃着Grace。“滚蛋吧,没跟你开玩笑,咱们现在的位置海拔才3100,一会你们要上到4000+,超级冷的,上面都冻冰了。”Grace的正色回答让我收起了嬉皮笑脸,我开始翻腾着箱子里所有能穿的衣服,能穿的全部套在身上,光上身就套了5层:美丽诺+羽绒服+抓绒马甲+软壳+冲锋衣,我以为这足以度过北方寒冬的装束总该能应付这秋季的4000海拔了,却不曾想,忽略了最致命的环节—高反

狭小的15号房间此时热闹异常,本该缓缓入睡的我和丑爷,还没等进房间,就迎来了苍狼的造访。与丑爷同是来自包头的苍狼这次是毅道体育战队的选手,2人参赛,他的另一名队友来自香港,这个组合应该算是战队组别的种子选手。当我问及在哪个环节出状况时,苍狼仿佛被带回了那个恐怖的夜晚。“我的队友在出了R5之后大概海拔3700左右的位置失温了,当时情况比较复杂,我们俩一前一后的相互等对方,他失温之后,我也几乎失温。”苍狼靠在电视柜上极力的还原着他当晚的遭遇,同是经历了那个夜晚的我们也感同身受的胆战心惊。“那最后是咋解决的,因为我看你第二天早上从我身后过去的呀,在补给站睡了一整夜?”我不解的问到。“可有意思了,我当时在附近发现了一个小土屋,应该是当地羊倌的临时休息点,里面有火炕,有打火机,还有柴火,最主要的是炕上还有两张羊皮。我把队友稳上炕之后就开始生火,幸亏我这还会点过日子技能和那两张羊皮,不然我俩准准的废了,叫救援估计都来不及!”苍狼凝重的说着过程,让我心生佩服的同时,也十分羡慕,因为那一夜的我,也同样期盼着能住个火炕,但是没能遂愿……


官方距离177公里,历时45h+。第三个深夜随着海拔不断飙升变的异常寒冷。“大家放慢脚步,小步往上挪,海拔3500+了,小心高反!”明程大哥在后面轻声的嘱咐着。最初离站时我只是专注于降温,所以一直很在意节奏,想着保持均衡输出,在维持体温的前提下,尽量一口气到顶。此时的丑爷状态极佳,所以我一直跟着他的步伐快速向上。但是很快的,便出现一个预料之外的现象,越是快,越是冷。当四肢末梢开始麻木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危险信号。“丑爷,快快快,帮我把睡袋套身上,快!”我停下脚步迅速摘下背包上的睡袋,丑爷一边帮我套睡袋一边调侃着说“多好的天儿,不冷不热的,叫你平时不节制,年轻人,傻眼了吧。”那一刻我以为只有我的温控系统出了问题,当回过头看到明程大哥和国贞大哥也在停下来套着雨衣,我的心里才安心了许多,因为异类只是丑的人而已。“我状态不对,你别停,按你的节奏走,别等我!”套着睡袋放慢节奏的我,对着前面三步一停五步一等的丑爷说到。十分钟后,同样的话,我也照单说给了龚大哥,并附加了一句“我自己能行!”若干分钟后,这五个字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魔咒,如同往事那般,将我彻底吞噬在黑暗之中!

“离开我们你什么都不是!”那个人的嘴脸再次浮出脑海,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还出现了众多知情的黑影人。他们躲在角落里,诺诺的不敢发声。“两种极端思维的碰撞,存在即是合理。”当我需要道德审判的时候,这些黑影人给出了电影剧情版的“正義”。一场证据确凿的肮脏被定义为闹剧。我努力的拨开最前面的黑影,之后向着众多角落里的黑影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让你们为难了,我自己能行!”当我直起身时,眼前的一切消失了……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由地面透过睡袋渗进腰间的凉气迫使我无法动弹,外露的双脚也短暂的麻痹着。关掉头灯,卷缩在戈壁上,平视星空。刚刚的梦境很真实,似乎一切就发生在昨天。西行的路上我不确定大家还是不是大家,但是我依然是我。

寒流随着时间与海拔的变化越发的放肆,身后已经可见众多白色光束,在这段高海拔的人性试炼场内,途经的所有人都会经历自己的劫难,精彩与否全凭个人意愿。蓦然回首东方,黑暗中的一抹红悄然出现,再次起身西行,这就是我向你告别的身影……

未完,待续……

八百流沙极限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15356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70d9fb457815181e43d656910a82ee8f
    冯春炜Lv.8
    2018-10-08 14:24:36
    续篇来张装备表啊

    回应

  2. 33d560786a7a3ba647a2e94767b64e3e
    东极Lv.10
    2018-10-08 15:41:25
    觉得我们这马拉松弱爆了

    回应

  3. 33d560786a7a3ba647a2e94767b64e3e
    东极Lv.10
    2018-10-08 15:42:03
    隔着屏幕都觉得艰难

    回应

  4. D71bf9712b89e89e24ef5d76b17a241b
    微笑并坚持Lv.19
    2018-10-09 09:43:32
    图文并茂,内容丰富,让读者身临其境,写的不错。膜拜大神。

    回应

  5. 9f71bde1151e27cd73f887aa36d578ca
    徐彤Lv.13
    2018-10-09 12:30:24
    精彩!

    回应

  6. D5c2a2eb3363ab42aa5f349e12a9fc5c
    RebornpangziLv.6
    2018-10-11 12:20:42
    说实话,真的很佩服这些勇士,相对于马拉松来说,我真的没有勇气迈出这800的一步!

    回应

  7. 8ea4c28deb16e1dfdc790da9fb65aea7
    何鲍鲍Lv.4
    2018-10-11 14:21:11
    精致小男子啊,面膜什么牌子啊?百八流沙是我这辈子都不敢想的赛事了吧,希望有生之年去做一次八百流沙的志愿者

    回应

  8. C3193f69ac2e7697b98368547be5b54f
    哈尔的移动城堡Lv.8
    2018-10-11 15:01:45
    大神啊

    回应

  9. B24c572c07eb11fe0b0884d059dd3607
    初学者、Lv.8
    2018-10-11 16:43:01
    看完你的事迹,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回应

  10. B24c572c07eb11fe0b0884d059dd3607
    初学者、Lv.8
    2018-10-11 16:43:10
    觉得我们这马拉松弱爆了      东极
    同感

    回应

  11. B24c572c07eb11fe0b0884d059dd3607
    初学者、Lv.8
    2018-10-11 16:43:21
    图文并茂,内容丰富,让读者身临其境,写的不错。膜拜大神。      微笑并坚持
    一起膜拜大神

    回应

  12. 17d86042374159d5de81ba7fcb6bed11
    irs_3f0745Lv.1
    2018-10-14 17:37:51
    精致小男子啊,面膜什么牌子啊?百八流沙是我这辈子都不敢想的赛事了吧,希望有生之年去做一次八百流沙的志愿者      何鲍鲍
    ll 9

    回应

  13. 17d86042374159d5de81ba7fcb6bed11
    irs_3f0745Lv.1
    2018-10-14 17:37:54
    一起膜拜大神      初学者、
    0 333

    回应

  14. 184665708754adae7822e1c35974a7bb
    ৫(”ړ৫)鳴Lv.8
    2018-10-18 16:54:09
    赞,大神呀!

    回应

  15. D71bf9712b89e89e24ef5d76b17a241b
    微笑并坚持Lv.19
    2018-10-30 15:31:55
    图文并茂,内容丰富,让读者身临其境,写的不错。

    回应

  16. E8da6a11b80066e64451392d462bbbaa
    2319一男Lv.14
    2018-11-01 21:09:52
    膜拜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