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重剑无锋—2013年香港乐施毅行有感

 

重剑无锋—2013年香港乐施毅行有感

徐天舒

 年初才知道“乐施毅行者”,这是香港乐施会主办的世界知名的远足筹款活动。这个活动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难度大,不眠不休要连续翻越20座山峰,100公里路程,累计海拔落差达到5000多米;二是团队活动,4人组成一队,必须共进退,成绩取决于最弱的那个人;三是和公益有机结合,每个队必须完成6800港币以上的筹款任务。自1986年以来,先后有77000多名参加者为这项活动共筹款超过3.93亿港元,用于支持中国、亚洲其他国家及非洲等地区的扶贫救灾。

这三个特点正好和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类似讲求社会责任、追求团队稳定、注重员工健康。为此,我们决定组队参加今年的比赛。

香港毅行非常受欢迎,而且每年限1200个队,根据历史经验,抽签抽中的可能性只有四分之一,我们也做好了抽不中就筹资七万作为赞助商参赛,反正都是捐款么,香港乐施会的效率也是很高的。幸运的是,五月底,我们顺利得到了名额。

赛后回顾比赛全过程,如果要取得好成绩,必须做到“重剑无锋”——首先要将个人的锋芒藏起来,把自己当作团队的一分子;二是比赛时不能锋芒太露冒进求快,前半程不控制住,后半程很容易崩盘;三是要在赛前一步步地将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如果说马拉松是一场小型遭遇战,那100公里越野就是一场战役除了训练,还有装备、后勤保障,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重剑无锋,这和我们公司的投资理念也非常接近-- 不追求短期业绩,看重的是长期的回报;不讲个人英雄主义,团队作战,厚积薄发,看到机会重拳出击。



组队

组队的过程颇费周折。提前半年初次组队,队员来自上海的三家基金公司,一起合练了几次后,两名队员先后因为时间安排和受伤的原因退出,只剩下我和扈晓曦。这时候距离比赛只有一个多月了,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对新成员详细了解,投资圈和跑步圈内和我们能力差不多的人,一听说这么大强度也纷纷摇头。

最后目标锁定在了两个知根知底的同学身上,一个是上市公司总裁,一个是PE的董事长,也算圈内人士了。最重要的是,他们和我一样,都参加过商学院的戈壁挑战赛,在体能、团队配合上能迅速找到默契。这样,我们四人团队在赛前一个半月组成,年龄从3050岁,大家一直到赛前还没有聚齐过,也没有一人参加过10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更不要说是长途越野了。

香港毅行要求四名队员共同进退,在10个打卡点同时打卡,这对团队合作要求很高。除了四人的能力不能相差太大,脾气秉性还要能包容。因为每个人的节奏和疲劳点是不同的,有的善于公路跑,有的长于登山,有的爆发力大,有的耐力强,但是所有的人在每一个时间段都必须配合队中最慢的那个人。平时,大部分人可以做到客客气气,但是在极度疲惫、困倦的情况下,团队心理很容易失衡。

爱奇异网有一个<BBC之走进南极〉的纪录片,讲的是三人团队参加挺进南极点的比赛,连续40天每天在冰天雪地走18小时以上,从团队组建,到极限情况下团队可能遇到的问题展现的淋漓尽致。看完后,我总结了几点:

1、              每个人要把自己的状态保持在最佳情况,除了规律性锻炼,还要注意饮食、准备好所有的装备、避免受伤;

2、              团队的其他三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帮助最弱的那个,帮助他背东西、鼓励他,不要给他太大压力;

3、              最弱的队员要及时沟通自己的状况,不行就是不行,不要因为担心拖累团队死扛;

4、              从历史经验看,往往最强的那个人容易出状况(这个最后竟不幸言中);

5、              如果有队员出状况,必须果断退赛,不能为了团队完赛而道德绑架任何一个队友。

训练和装备

我平常锻炼以公路跑、游泳为主,跑过几个马拉松、参加过铁人三项。但是,爬山用到的肌肉部分和平地跑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提前半年,我开始了针对性的训练。

第一阶段是提高有氧状态下的耐力。主要是带上心律带在世纪公园跑圈,每周的跑量从以前的50公里提高到80公里,并且将速度放慢、将心律控制在145以下。当小伙伴们不断在群里晒成绩,当跑友从我身边高速呼啸而过的时候,这个过程很煎熬。下半年那么多马拉松,为了不打乱训练计划,也全都放弃了。

第二阶段是提高爬坡的能力。上海没有山,只能爬楼梯;另外,每一两个月啸聚一批伙伴去杭州,在环绕西湖的群山里练习跑山,出差广州就跑白云山,在无锡就在灵山大佛脚下的台阶来回上下。

第三阶段是适应夜跑的状况。上海要找一大片漆黑的地方不容易,我们专门找了一个晚上,从世纪公园沿着张家浜跑去东海大桥。黑暗的环境、晃动的头灯,倦怠的时候,互相说说话鼓鼓劲也就过来了。

毅行的装备介于快速奔跑和徒步登山之间,对速度要求相对小一些,对持久力、可靠性要求更高。由于中途有支援点,除了随身装备,还可以放一个包在中途。鞋子和人一样,经过长途跋涉会疲劳,如果10几个小时后,可以换一双鞋,对腿的保护会更好。

开赛

15号比赛,根据要求,13号我们就陆续到了。除了听赛事说明会、和后援团队一起实地考察支援点,剩下的时间就是休息。

以前到香港,都是在港岛跑来跑去,这次住在沙田,高楼的密度没有那么大,小河清清、街道整洁。在这样安静无压力的环境里,副作用就是容易犯困,除了晚上睡足八小时,吃完早饭马上就困了要睡回笼觉,下午去超市买些东西,回房间又是到头就睡。从中医的角度来说,这叫做阴虚之前由于节奏快,每天忙忙碌碌不知疲惫,一停下来之前透支的体力需要恢复,相当于补充电了。

1200个队,从早上9点开始分批出发,我们在最后一批,下午两点。这样也好,早上有充足时间整理装备。中午吃顿好的,再打车前往起点西贡郊野公园的北潭涌。校友益华的团队则比我们早一个半小时出发。

前天台风刚过,香港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从起点开始的几公里也正好是平整的柏油路,大队人马居然没有几个在跑的。看来老鸟比较多,知道开始阶段要积攒体力。再往里,就进山了,有说有笑绕水库一圈,两个多小时,肚子开始饿了,先吃自带的葡萄干、坚果,然后是能量棒,看来消耗比正常情况的确大很多。六点天黑了,路也越来越难走。这次取消了CP1的检查点,到第一个补给点显得很漫长。

五小时到第一个补给点CP2,连吃四片果酱面包,喝了一杯阿华田一杯番茄汤,又恢复了活力。不过,这么又打卡、又排队领吃的、再补水什么的,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小时。

CP3是最难的一段,不停地上山、下山、再上山,路很窄,山上挤满了人,要超过去必须瞅准了,猛冲上去。过牛耳石山后,连路都没有了,路面经常出现大块的高树根,弄不好就拌一跤。鸡公山则根本没路,斜坡上尽是不规则的石头,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半夜时分,翻过上上下下的马鞍山,终于到打卡点了,远远看到永革和继国在路口迎接我们,还带来了热乎乎的叉烧油鸡饭、牛肉粥。继国这次是主动要求代表公司来给我们做后援的,永革则是我们在深圳的同学,专门赶过来,他对香港比较熟,几个支援点安排的恰到好处。这两人都以考虑细致闻名,这次能吃饱喝足随时换装备,全靠他们两个。



换上全套夜间装备,我们进入了大老山,已过半夜,队里年龄最大但体力最强的老雄开始犯困了,一不留神,重重崴了一下脚,然后就走的越来越慢,一两公里就需要休息一下。这段路也特别漫长,整整四个半小时在山里转,最后一小时,所有的人的水居然都喝完了,更悲剧的是,头灯几乎同时没电了,只能模模糊糊照在脚下,备用电池没带,只有老雄那里有一个手电筒,很多时候,我们必须紧跟着别人的团队来看清前面的路面,这又影响了速度。山里的台阶越来越不规则,很多台阶落差有半人多高。好不容易捱到CP4,补足了水和食物,老雄还去医疗点做了理疗,回来后又容光焕发了。这次虽然耽搁了近一个小时,但是队伍又恢复了正常速度。

CP5,天已经蒙蒙亮了,正好头灯几乎不发光了。这个补给点很小,而且在风口,一会儿就冻得发抖。从组委会发的资料看,应该45分钟后就可以到CP6,我们似乎闻到后援团队带来的牛肉面了,但这段路似乎永无止境,已经看到公路桥和两边列队的猴子,却还有三公里的上坡路-- 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在你精疲力尽时,别人告诉你终点近在眼前,却怎么走也看不到尽头,加上困劲上来,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只听到登山杖规律性敲击地面的声音。组委会的这个时间标注错误不知道会击溃多少人。

终于到塘门水库烧烤场的补给点了,很多人裹着毯子东歪西倒在睡觉,那些大多是比我们早出发的崩溃者。益华团队有一名队员拉肚子导致虚脱,刚刚睡醒,这意味着她们已经落后我们一个半小时了。在酒店碰到过的另一个上海团队实力很强,他们也有两个队员遇到了消化问题,正在犹豫要不要退赛。每次越野比赛,都会有选手拉肚子或电解质紊乱。一半原因是吃了自己平时不熟悉的东西,还有一半原因则是精神紧张。

狼吞虎咽地吃完牛肉面和叉烧包,常科和晓曦咪了十分钟,我可能是前两天睡足了,还没有什么困意,老雄却面色苍白地什么都没吃就睡了。他不习惯熬夜,导致精神恍惚、体力透支从而扭伤了脚。征求了他的意见,还是退赛吧,团队成绩固然重要,健康更重要。好在永革和继国都在,可以护送他回去。

和老雄重重拥抱,看着工作人员剪去他的手环,我心里难过极了。老雄是中欧第一跑神,两年前我刚刚学跑步,在深圳预选赛的时候,他跑前跑后在我身边穿梭,观察我们的跑姿问题,轻盈的像一只兔子。这次,他经不住我再三请求仓促出山,我只考虑到他的超强能力,却忽略了他不熟悉夜跑、从来没用过登山杖,这次他退赛,我有很大的责任。

带着老雄的手环重新上路,很有点悲壮的感觉。常科咪了会儿,满血复活;我之前脚底板被石头磨得很痛,换上Vasue备用鞋和超厚的袜子,感觉好了很多。

我们开始提速,接下来的针山虽然海拔高,不过路况好,咬牙一条路走到头就是山顶。过了铅矿坳的CP7,肚子又饿得不行了,吃碗泡面继续上路。眼前是无边无际的石头山,到处是巨石,到处是小路,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哪条最近。这样的风景拍照极佳,但对爬山来说手脚并用太耗体力。好不容易上了柏油路,远远看到一座高山耸立,那就是香港最高峰大帽山,海拔近千米,比我们之前爬过的山还要再高400米。这段路全是盘山的柏油路,走起来没那么艰难,但是很熬人实在太单调了,无尽头地绕着走、走,下山的时候鞋子一直在重重地拍击路面,脚底又疼了起来。我用安那般那法调整了呼吸,转移了注意力,感觉好了很多。不过,晓曦突然说他的脚踝扭了。

到了CP8,伟卿带了吉野家的外卖在欢迎我们。晓曦做了检查,说是疲劳性损伤,涂了按摩膏暂时缓解一下。这个IT男是我们当中最年轻、也是最刻苦的,他没有参加过戈壁挑战赛,也没有系统性训练的经历。四个月前第一次和我去杭州跑山拉练,二十公里后就开始跟不上了。这段时间他一直自己默默地训练,装备知识也日渐丰富,实力已经和大家不相上下了,就是经验稍微欠缺一些。后面的五个小时,他忍着脚踝疼痛和我们保持步调一致,居然没有掉队。

CP8在荃锦坳,这里也是市民度假的地方,热闹的很,加上伟卿自告奋勇陪我们走后面的路,不由产生一个错觉,终点不远了。而这个不远持续了整整五小时。

CP9,我们碰到了益华团队,他们还在等掉队的队员,说是怎么样都要一起到终点。而另一个上海团队,由于有两名队员碰到消化问题,不能继续比赛,根据赛事规定,剩下的两人必须加入其它团队才可以继续前进,所以他们四人已经正式退赛了。

之后一直在泥地里穿行,软软的泥土,走起来简直就是享受。这时候GPS已经显示走了100公里,根据组委会提供的资料,终点应该只有5公里了,我们一路小跑,满心希望天黑前撞线,跑进28小时。

跑了快一个小时,看到大批工作人员,正想来一个优雅的冲线,他却递给我们一个新手环,说要进山绕六公里再回来-- 鼓起的气一下泻掉,乖乖拿出头灯前行。

到终点的时候,GPS显示120公里,已经有些麻木了。。。我们最后29小时完赛,达到了30小时事前设定的目标,但是比24小时的心里目标差了很多。

回顾一下数据,大部分路程,我们都是按25小时倒推的节奏在走的,其间经历了老雄退赛、头灯没电、晓曦受伤,如果各个环节都不出事,应该可以达到理想目标。不过,这就是越野超级马拉松的魅力,你总是会有点遗憾,走的崩溃的时候说这是最后一次,却又盼望下一次来弥补这些缺憾。

 

 

附装备清单:

随身穿戴:

1、Vasque Pendulum 7596鞋;

2、马拉松袜子;

3、 BD112135 ULTRA DISTANCE Z-POLES 可折叠碳素手杖登山杖;

4、BD SPOT 头灯 90流明 620609;

5、Skins长袖上衣;

6、Skins五分裤加压缩腿套;

7、魔术头巾两条;

8、Swisflex变色眼镜;

9、遮阳帽;

10、Suunto Ambit2手表;

11、

随身背包:

1、3升水袋包;

2、替换袜子;

3、皮肤风衣;

4、一次性雨衣;

5、擦眼镜纸;

6、港澳通行证、信用卡、现金、八达通;

7、手机;

8、绷带和喷雾;

9、能量棒;

10、军刀;

补给点背包:

1、八宝粥等食品;

2、NB470加drymax袜子;

3、替换的Skins长袖上衣;

4、备用的Skins长裤;

5、替换的遮阳帽;

6、备用魔术头巾两条;

7、备用眼镜;

8、备用电池5号三节;

9、长袖速干衬衣一件备用;

10、备用防晒霜;

11、水泡贴;

2013乐施毅行者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3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