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Dabfa79d659ae242528159216b69c9e6

被完赛的首百~2019幽州100

从15年参加第一个25公里追狼越野开始,我对越野的兴趣,明显要高过跑马。跑马如果没有对自己一次高过一次的PB追求之外,也只剩下像我一样,收集牌子的乐趣了。但越野不同,每次参加越野跑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地理环境不同,赛事气氛的差异,甚至连补给点的吃喝,都是赛后大家聊不尽的谈资。

第一次关注到百公里越野,还是16年的时候,去杭州参加了著名的威斯跑山,30公里长度的自补给越野,算是轻越野。当天跑完维斯,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退房出来,竟然看到西湖边的马路上,还有人在跑,是昨天越野途中曾经遇到过的大宋108越野参赛选手。

耗时20多个小时,跑一次100公里的越野,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这是我第一次对百公里越野燃起兴趣。后来又慢慢了解到了国内其他几个有名气的百公里越野赛事,甚至是国外的UTMB。等时机成熟,早晚要把他们一一拿下。去年,还算比较顺利的完成了凯乐石莫干山的70公里越野,总觉得是时候可以试一下百公里。年前果冻在我们跑团群里忽悠了一轮北京周边的幽州100,难度适中,一看比赛日期,正好是我的生日当天。嗯,在生日那天,完成第一个百公里,应该有着不错的意义!

再次忽悠上老蔡,刺猬,还有布兰达,凑成幽州小分队,开始着手准备。我们5个人当中,百公里越野经验最丰富的是果冻,参加三回,完赛一回,成绩好像是有点马虎,这次是来复仇去年退赛之痛的。我和老蔡都是去年跑过莫干山的70公里,都在憧憬着自己的首百。刺猬算是最有勇无谋的,只参加过最长35公里的越野,就胆敢直接上百公里了,是纯粹被我们拉下水的。布兰达一直都是最明智的,跑越野还未超过30公里,这次算是过来跟我们一起凑热闹的,报的30公里组,同时憧憬着50公里组。

我由于工作上的安排,没能跟小分队一起在17号一早赶去北京,一路坎坷,终于在18号的凌晨2点赶到了起点附近的农家乐,这还要感谢长期驻守北京的PPL,和他能干的媳妇。

简单洗漱,抓紧时间整理下比赛用的各种装备和换装包。换装点在50公里处的CP4,前50公里,预计白天能搞定,计划穿短裤短袖,带皮肤衣,凯乐石越野鞋;后50公里,预计晚上会比较冷,准备了运动羽绒坎肩和运动羽绒外套,到时候看情况决定穿哪一件,还有防雨冲锋衣,萨洛蒙越野鞋。等准备妥当,已过2:30,估计只能睡2个多小时了!

5:00起床,吃泡面,全副武装,抓紧时间赶去起点,领取我的手环和GPS,存好存衣包和换装包,匆忙检录,赶到起点拱门,距离出发只有不到10分钟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错过主办方在大群里说的要给我的神秘生日礼物……

一早天气不错,就在我仍处于半迷糊状态的情况下,鸣枪出发了!

我们处于队尾,跟随着大部队,缓缓的跑了出去。跟南方的野路不同,这里的地面是松软的黄土地,踩上去脚感非常舒服,对我容易起水泡的双脚来说,应该是好消息吧。

幽州100的赛道,前难后易,最亮眼的要属CP2到CP3之间,13公里的古长城路段,这一路段大部分都在海拔1200米以上,风光无限,但也是最难的一段。另外一段CP5到SP2,距离有16公里,虽然没有比较虐的垂直爬升,但总爬升超过1000米,是爬升最大的一段。

(红框是我最终跑完的一部分)


CP1之前还是比较轻松愉快的,虽然有接近1000的爬升,但刚刚开始,体力比较充沛,再加上对百公里的敬畏,我们并没有拼尽全力去奔跑,还在收着劲。后悔没有穿腿套,没有保护好双腿,刚出门不久,赛道两侧的灌木丛已经把我的腿划了好几条血痕。爬到老虎背的顶端,大风呼啸而来,透露着北方人的豪爽,往后一看,已发现几乎没多少人在我们身后,我们应该是处在比较落后的位置吧。CP1前的SP1,可以不用谈了,只有志愿者在,据说是补给品还没有上来。

过了SP1点,遇到了晚半小时出发的50公里组,领先的几位选手。我跟着50公里的女子第一第二跑了一段下坡,好像也不是很快嘛,感觉我再加把劲,下坡这段也许能超过她们。不过,到了平路,这两位姑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撒欢似的跑远了,而我则需要停下来喘几口粗气缓缓了……

大概耗时3个小时,我和老蔡先到达了14.3公里的CP1化庄村,补给真不错,吃的最爽的是牛肉,一顿吃喝,运动饮料用完了,只好加满水,静候落在后面的果冻和刺猬。等了大概半个钟头,才等到他俩。赛前,果冻就说让我们路上带带她,虽然不知道带不带的动,既然答应了,还是要看能带多远算多远吧。

因为我们在这个点耗时太多,催着他俩尽快补给,5分钟,就又一起出发了。到21公里处CP2庙港村的这段路,极简单,少许爬升之后,全是水泥路下降,4个人几乎同时到达这个点。

CP2是个小站,本想吃碗泡面的,可以这个点不提供,可喜的是,这个点还有好吃的牛肉。处理掉早上出发前为了防止脚底水泡的医用胶带,因为它又移位了,发现脚的两侧也起了几个小水泡,不过问题不大,不出现在脚底,就没什么痛感,几乎不影响跑步。在容易起泡的部位,涂满凡士林,据说应该可以很好的保护皮肤,不易起泡。

CP2到CP3,是最值得期待的一段路了,前面被果冻安利了很久的野长城,就在这一段了。出站以后,就是不停的爬升,先是穿过一段3公里的树林,建于明朝时期的野长城忽然闪现。转到长城之上,才发现野长城真的是野,长城之上,几乎没有完整的路面,大大小小的碎石铺满整个路面。因为风化程度不同,有些地方还能有四五米的宽度,最窄之处,城墙宽度大概不足1米,两侧则是险要的峭壁和望不到底的树林。

四个人抓紧时间,摆个pose留个照片。没有预料到,这里是我们在这条赛道上最后一次见到刺猬。

长城位于山脊之上,刚开始海拔并不算高,大概900米,逐级上升,一直爬升到1400米左右,然后就在这个海拔上不停的上升下降,上升下降……

天气早已不再是地面上的温柔,不知道何时,人已经完全处在云雾当中,再加上山脊上不时吹来的强风,胆小之人例如刺猬,已经开始慢慢的落后了。老蔡在前,我在其后一直保持着大概20米左右的距离,因为这个距离正好是透过云雾可以看到对方身影的距离,再远一点,只有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效果了。果冻在我们身后大概几百米的距离在追赶着我们。

在下长城前的一个堵点,是个落差比较大的断层,一个选手小心翼翼的往下挪,几个人被挡在身后,老蔡也排在后面无奈等待。我看到旁边还有个落差更大一点的断层没人走,我就直接从那里跳了下去,轻松把他们甩在了身后,马上就下了长城,穿过树林之后,便是一个两三公里的长下坡,这段路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一路不停,超过十来个人之后,来到37.6公里处的CP3水头村。

作为100公里组比较靠后的选手,总耗时接近10个小时,才到达CP3。前年已有30公里组选手,70公里组选手经过这里,轮到我们,已经没有方便面了,补给也有点短缺,还好有热鸡蛋羹,一口气喝掉两碗!西瓜再来几块,牛肉再来几块,志愿者阿姨也是好心人,牛肉不让多吃,说后面还有几十人,留点给后面的人吃。也是,总得给刺猬留份口粮。

很快,老蔡也到了这里。20分钟后,果冻也赶到了。就剩下刺猬,对讲机里说了半天,感觉他在后面至少还有三四公里的距离。CP3海拔有1000多米,温度应该只有10度左右,短衣短裤的我刚开始身体还热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等了半个多小时后,身体已完全冷了下来,再加上汗湿的衣服,我已经开始有点瑟瑟发抖,有失温的迹象了。跟老蔡商量了一下,我带果冻先慢慢走,老蔡再等等刺猬,把刺猬的帐还给他以后,再过来追我们。不过后来,老蔡也冻的受不了了,把帐委托给志愿者,追赶我们而来。这里是最后一次从对讲机里听到刺猬的回复,后面,连对讲机都联系不到刺猬了。

老蔡爬坡实力还是强劲的,从CP3出来之后,是个超过400多米的爬升,没多久,他就追上了我和果冻,并且超了过去,不过爬升结束之后,马上就是大段的下降,是那种足以没过脚面那种,厚厚的枯叶铺就的丛林小路,我们三人这段路几乎都是前后脚的行进着。

临近CP4前的最后四五公里,是悬崖底的河床路,几乎都是拳头大小的石子路,两侧的悬崖气势非凡,有着鬼斧神工般的造型,走在这样的崖底,感觉人是特别的渺小,耳边只有人走过时,石子发出的“哗哗”声。

总耗时12个半小时,我们三人先后到达50公里处的换装点CP4幽州村,著名的古战场,也是本次越野跑的命名所在。


这里补给充分,吃饱喝足,拿到寄存的换装包,换上夜晚的装备长裤,羽绒马甲,冲锋衣塞进背包备用。

在这里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也是缺乏经验所致。因为保护到位,这次50公里下来,两个脚底板都没有起泡,自己心里还美滋滋的。到了CP4,按照我的计划,是要换鞋换袜的,由于前面50公里没有起泡,我误认为是双脚已经适应了这双鞋子,就临时改变计划只换掉了汗湿的袜子,鞋子没有更换。新的袜子是干的,有点硬,而我的双脚已经连续奔跑了50公里,是软绵绵的,涂上凡士林,换了干袜子,刚开始就有点不舒服,我也没有在意,谁知道出了cp点没几公里,就感觉脚底的水泡已经开始鼓起来了!

半路坐在地上,脱下鞋袜检查了一下,证实了我的感受,讨厌的水泡又出现了!特别是右脚,一颗大水泡。贴上创可贴垫一下,希望能好受一点,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个是于事无补。

从CP4到CP5,几乎是一路的柏油马路,长度8公里。换做以前的越野里,双脚起水泡之后,最多也只有十几公里的路程需要坚持,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可这是百公里,后面还有50多公里的山路要走呢!想想竟然有点绝望。

坚持到了CP5,找到医护志愿者,在他的帮助下,把水泡挑破,挤出积液,消了毒,再贴好创可贴,希望能好受一点。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走路照样会疼,没过多久,就感觉水泡又鼓了出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从CP5出站,就是本次比赛的第二个难度赛段,CP5到SP2,长度16公里,爬升超过1000米。这个1000米爬升,几乎是个连续的,虽然是个大缓坡,但连续10公里都是机耕路硬化路爬升,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煎熬。拿出背了一路没有使用的杖一,希望这段爬升,它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本来,对这次首百的完赛,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前面路上还在盘算着要到CP6还是CP7,稍微睡一小觉再出发,也可以稳稳的完赛。但跑到了这个阶段,已然没有了前期的自信,因为三座大山依次砸到我的头上。

先是脚底的水泡,让我举步维艰,不敢想象怎样可以拖着它坚持几十公里;其次,是困乏,前一晚只有2个小时的睡眠,休息十分不足,刚开始比赛的兴奋让我感觉不到什么,但脚底起泡之后,只能走路的现状,身体平静下来,更能够感受最真实的体验,是真的困;最后,也是最要命的,开始下雨了!

大概晚上23:30的时候,开始一阵阵时大时小的下雨,穿上可以防暴雨的冲锋衣,上身基本没什么问题,但裤子和鞋子,很快就开始湿透。又困又乏,又湿又冷,一阵阵绝望涌上心头,这个样子还可以坚持40多公里么!?

野外的山头非常安静,这段上坡,老蔡已经走的很靠前了,果冻在不远的身后,貌似也是困累交织,走的非常痛苦。耳朵里只有“沙沙”的脚步声,和杖尖撞击石子的“嗒嗒”声。

这段噩梦终于要结束了,因为马上就要爬到山顶了!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而后滚滚的响雷由远及近灌入耳朵。果然大事不妙,闪电越来越频繁,貌似越来越靠近头顶,阵雨变成了瓢泼大雨!浇灭了我那一丝丝还可以坚持完赛的心理预期。

山顶之后的下坡和一个短暂的小上坡,都是山地丛林地形,大雨之下,道路已满是泥泞,打滑严重。上个月的柴古括苍湿滑是雨后湿滑,而现在,是泥水掺合着雨水的湿滑,已经没有办法仅靠双腿双脚行走了,必须依靠双手抓住两侧的树枝树干才能慢慢移动。你在爬升,而雨水顺着山麓川流而下。

这种情况,连高手也无法应付吧,主办方会不会因此而中止比赛?

已经不困了,只有几度的气温,再加上雨水的冲刷,寒气逼人,让人特别清醒。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口中呼出的热气了!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老蔡的声音“到下个点,咱退赛吧?”他也坚持不住了!其实,我早就这么想过了!

穿越过一个个大石头,走过一段长长的细沙小路,终于看到SP2了!此时,已是凌晨2点半。

“比赛中止了,你们完赛了!”志愿者云淡风轻的跟我们说,“后面有个路段被大雨冲断了。”

“啊!”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是解脱而带来的兴奋么?

还是首百没有跑完的遗憾?

都有点吧,不过,按照规则,我们还是完赛了,获得了期待已久的首百奖牌和完赛服!

可另一个事实是,我还是没有一次性跑完100公里啊!

喝了两碗热粥,暖和了很多,我们几十个在这个点被中止比赛的选手,被临时安置在水峪口村的村委房间里,听说这个村只有十几个常驻人口,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老村长非常热情的拿了两袋衣服出来,让我们把湿衣服换下来,还拿了两瓶白酒过来,让大家喝点御寒,一个十分朴素的老人。大家或靠或躺,将就着休息一下,直到天亮,主办方安排了车辆,把大家接回了起终点。

从张家口回北京的路上,最先被退赛的小刺猬开车,我几乎睡了一路。吃过中饭,去北京南站的路上,我又昏昏了睡了过去!

高铁上,一路无眠,整理了这篇赛记。

现在,我对我的首百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真的好困!



于2019年5月19日 G169列车15车厢3D





后记:坎坷的奔赴赛场之路

原计划17号一早跟小伙伴一起乘坐早7点的火车,上海到北京,再赶去张家口的官厅小镇。但是因为单位周五有更重要的工作安排,所以不得不临时取消了火车票,改成下午5:30的飞机飞过去,晚8点落地,盘算着应该可以赶在10点前赶到官厅小镇领取参赛包。

人算不如天算,准点赶到了机场,办好登机牌,托运好行李,刚刚进了安检,就收到了航班延误的短信。北京天气状况不好,预计要延误一两个小时。这么看,我就算飞过去了,也来不及领参赛物资了,赶紧跟已经在现场的老蔡联系了一下,让他问问看,还有没有赶过去的必要。还好,他帮我把手环和GPS以外的东西,都领了出来,我只要在第二天一早赶过去领好,就还可以正常参赛。

反正行李已经托运,也拿不出来了,拼了,硬着头皮去吧。发个消息,跟约好送我去张家口的PPL说了下航班要延误的情况,笃笃定的去休息室等待登机。为了多补充点碳水,休息室的面条,米饭,包子,挨个吃了个遍,登机以后给的餐食也没有拒绝,再来一份鸡肉饭,感觉一个晚上我的胃都处在不停工作的状态!

不停的刷着飞常准,关注着航班的动态,情况越来越糟糕,貌似首都机场因为天气原因进出港航班大面积延误,而且越来越严重。

不过6:30的时候,机场还是通知让登机了,上了飞机又干坐了2个多小时,直到8:30才开始准备起飞。期间隔壁座位的大姐是东航内部员工,她用他们内部的APP查了下说,前面两班东航飞上海的班机,一架返航了,另外一架备降到了石家庄机场。庆幸的是,我哦的这架飞机,应该是最近几个小时,第一班落地北京的东航飞机。

不得不说,这是我做过的颠簸最厉害的一趟航班了。估计是为了躲避有害天气,原本只需要2小时左右的航程,硬是飞机接近3个小时。而且快到北京的时候,颠簸的非常厉害,有两次颠簸,就像是跳楼机一样的失重,我后排的几个大男人,颠簸的时候都控制不住哇哇乱叫。从来没有晕过飞机的我,快下降的时候,感觉自己都快把那晚吃过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不过最终飞机还是安全降落在首都T2,最终,飞机在23:30安全降落,机上竟然难得的响起了掌声,仿佛乘坐的是俄航的班机。

最让我过意不去的是,在机场等了我好几个小时的PPL,竟然带了老婆孩子一起过来了。麻烦PPL,我并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不过让他家人也一起耗这么晚,我心里实在有点不是滋味。

到达张家口民宿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了,我估计只能睡2个多小时,就得上战场了。而住在燕郊的PPL一家,到家估计也要凌晨4点多了……



2019幽州古道超级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385154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3643db036936e3a08291cd272c135dd4
    扭曲的果冻Lv.23
    2019-05-21 17:10:13
    你写那么快,我压力很大的

    回应

  2. B0e8b49e6b81a7dd6e1e1460d377d748
    Tower.liLv.15
    2019-05-22 09:00:15
    你写那么快,我压力很大的      扭曲的果冻
    跑的也比你快了吧,哈哈哈

    回应

  3. 3643db036936e3a08291cd272c135dd4
    扭曲的果冻Lv.23
    2019-05-22 12:29:55
    跑的也比你快了吧,哈哈哈      Tower.li
    我们终究是一起在大罗山被关门的,叉腰.jpg

    回应

  4. B0e8b49e6b81a7dd6e1e1460d377d748
    Tower.liLv.15
    2019-05-22 12:36:16
    我们终究是一起在大罗山被关门的,叉腰.jpg      扭曲的果冻
    打击报复!

    回应

  5. C4b22cf6f12da00cde96a0a2854f2968
    简单生活-_-Lv.4
    2019-05-22 15:40:17
    明年,我来填补遗憾

    回应

  6. C4b22cf6f12da00cde96a0a2854f2968
    简单生活-_-Lv.4
    2019-05-22 15:40:51
    明年我来填补大家的遗憾

    回应

  7. D700a415666a0cf7f2d0b39ba52b2aaf
    AndyyomaLv.14
    2019-05-22 19:20:43
    这种赶赴赛场的经历也是醉了,不过相信楼主还是有实力完赛的,明年再来正式完赛吧!

    回应

  8. B0e8b49e6b81a7dd6e1e1460d377d748
    Tower.liLv.15
    2019-05-24 10:31:01
    明年我来填补大家的遗憾      简单生活-_-
    我们要保持同步啊,每年你都晚一步~~~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