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访越野赛道 登马来之巅

马拉西亚的沙巴号称是全球看日落最美的目的地之一。同时,沙巴也是全球著名的潜水胜地。不过,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却是另一个方向——登山。

2012年4月,在马来西亚沙巴我与同伴登上了海拔4095米的京那巴鲁神山,它是喜马拉雅山脉与新几内亚之间最高的山峰,也是东南亚的最高峰。

沙巴是马来西亚13州之一,位于婆罗洲岛北部,全国第二大州属,仅次于位于其西南方的沙捞越。沙巴的位置在饱受台风肆虐的菲律宾之南,但台风却不会经过这里,使得沙巴享有风下之地(Land Below The Wind)的美誉。

京那巴鲁神山公园(Kinabalu Park)占地面积754平方公里,是马来西亚第一个世界自然遗产。海拔4095米的京那巴鲁山被当地人称为神山,是喜马拉雅山脉与新几内亚之间最高的山峰,也是东南亚的最高峰。京那巴鲁山名字的来源,是取自嘉达山原住民的语言“Aki Nabalu”,意思是崇敬亡魂的地方。

攀登京那巴鲁山,往返需要2~3天。这里也有UTMB认可的越野跑赛事,在登山的入口就有赛事的介绍。

出发前,同伴一直跟我强调,要带上登山杖。我并不知道要登这么高的山,本来就冲着水上项目来的。同伴得知我没带登山杖,比较担心的说:“我们登的可是海拔4000多米的山啊。”当时我对这个数字完全没有概念。

在神山公园入口处办理了登山许可证并聘请了向导,只要来这里登山,不管是1人还是10人,都要请向导。

山门海拔大约1800米,与国内大部分山地国家公园相比,京那巴鲁山的登山径修得很好,基本都是使用木材,就算是阶梯也与林中的环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与四周景色十分协调。整个路线都是沿山而上,越来越陡,让登山者充分享受自然的野趣。

整个登山徒步线路比较完善,登山服务体系非常完整。沿途,每公里都会有标示里程的木牌以及地图,让人们清楚地了解自己的登山进度。每隔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就有一个供登山者休息的亭子,有坐椅和卫生间,还有让人们补充饮用水的水箱,这里的水都是山泉水,可以直接饮用。亭子里的墙壁上挂有一些图文资料,向游人介绍当地特色的动植物资源。

徒步到了大约4KM处,开始下小雨,山谷中也飘起了浓浓的大雾,脚下的道路也由木阶和土路变成了跨度较大的大石头坡,经常需要四肢并用的攀爬。每次背单反登山,我都不得不感慨摄影师们的艰辛。

一开始,我还兴高采烈地说:“太好了,还可以顺便备战TNF50”,要好好爬山,甚至我还嘚瑟地跑了一段。可是越爬越痛苦,从海拔3000米之后,基本上坡度都在60-70之间,非常艰辛。而中午因为导游与接待方没有沟通好的原因,到了山下没有餐厅,我们也没有带食品,直接是空着肚子爬山。沿路的风景很多样性,可谓是空腹在享受登山的过程。

终于到了中途住宿的地方,居然还有排球场,我猜有可能是直升机停机坪。

住处窗外的风景很漂亮,大部分房间基本上都是上下铺,也有条件好一些的,标间式。但整体都比较简单,房子建得也很环保。第二天要凌晨两点开始登顶,晚饭后7点大家都早早地休息了。

凌晨一点多,大家陆续起来。简单吃了些面包,我们就跟着向导出发了。昨天跟向导打听过,凌晨爬的这段路线要比前一天白天走过的更难。从Laban Rata向上刚开始的山路不太好走,基本是顺着山势用木条搭建成的很陡的阶梯。阶梯之间跨度很大,落脚的木条却很窄,没有头灯照明很容易一脚踏空。

大部份的坡度都在70以上,非常陡,白天看着更可怕。想来路线设计成夜里爬,也是这个原因吧。好在有攀岩的基础,我基本上都是拽着绳子往上爬的,非常非常的艰难。

到山顶之前的路程越来越艰辛,风更大,气温更冷,我感觉自己快到极限了。整个人基本上只是机械性地一步步地向前迈步。终于,在天光略微有些发亮的时候,大约5:50分我登顶了!不过由于云层太厚,没有看到日出。停留了大约10分钟,我与同伴开始下撤,前往大约7.5KM处,那里是体验飞拉达的起点。

每个登顶的游人,都能拿到证书,证明你攀登过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峰,很有意义。

天光逐渐大亮,远远地,我已经看到昨天在客栈带我们联系的教练。飞拉达(Via Ferrata)是意大利语“铁索栈道”的意思,指的是修建在岩壁上、利用铁索、脚蹬的辅助,进行峭壁攀爬或下降的登山方式。索道的部件主要有固定金属环、梯级、缆索、脚蹬等,这些装置让没有攀岩能力的爬山者也能在陡峭的岩壁上自如行走,更容易地体验到大岩壁的乐趣。京那巴鲁山上这段铁锁栈道,是目前海拔最高的Via Ferrata,已经被记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穿戴好安全器械,我们三人加上教练都固定在同一根登山绳上结为一组,按照昨天学习的动作要领开始下降。从海拔3776的高度往下走,刚开始,还是挺害怕的。经过一段路程的磨合,我们的动作已变得非常熟练,身体也不再紧张,脚蹬在岩壁上开始有了玩的心情。

爬的寒冷和疲劳似乎也都淡忘了不少。站在悬崖峭壁上的感觉,真是很棒的。

少了对高度和陡峭岩壁的恐惧,全身心地去体验飞檐而降的乐趣。整个过程还有走纲丝桥、走独木桥的体验,一路穿过各种地形海拔迅速下降,让我们找到了一种在云雾中自由穿行的快感,刚刚云朵还在我们的脚下,而没过多久我们就已经躲到了云层的下方。我为刚刚被我们超越不久的一个英国帅哥拍照,小伙儿开心的摆着POSE,并用英语大喊:“发Email给我,我要把这张照片贴到我的Facebook上!”。一下子把我们都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整个下降攀登用时5小时30分,结束铁锁攀爬的项目,我们回到了登山的路径上,下午一点多返回到 Laban Rata。京那巴鲁的云起云落仿佛已远在天边。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