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跑在巴黎塞纳河畔

沿着塞纳河跑步时,常有其他跑者或相向、或从身旁擦肩而过。有身形健美、步履轻盈、一看就知道老于此道的跑者,看着让人心情愉快。而跑惯了之后,进入“无人驾驶,自动航行”的状态,就是最美妙的、让人欲罢不能的、每到黄昏就自动去找跑鞋的诱惑体验。

开始想跑步,是在夏天回国的奔忙时节。缺睡,饮食油腻,见缝插针的在酒店的健身房里踩踩单车。跟朋友聊起来,他问我在巴黎做何运动,我说偶尔去公园,跟法国人打打篮球。朋友说:“为什么不跑步呢?”

嗯对了,为什么不跑步呢?

我上一次认真跑步,是初三时,为了应付体育中考,每天在学校跑道连跑带走的十圈。这样的跑步自然谈不到乐趣——煤渣跑道;环境千篇一律;树影;考试的压力;时不时要躲避飞来的足球。记得那时能以3分20秒跑完一公里,之后便放下了。在上海期间,我也跑过步,但我所住的地方也不算是跑步天堂:便利店、麻辣烫店、拉面店、服装店、茶叶店、烧烤摊,路面不平,人流迂回,跑步简直像在练凌波微步。以至于有两年,我的有氧运动选择就是跳绳:每天跳3000个。不用问,比跑步还枯燥。

嗯对了,为什么不跑步呢?

秋天回到巴黎,我开始跑步。没什么太仪式化的选择:找了个黄昏,选了一件平时穿来打篮球的T恤,穿了条运动短裤,一双短袜和运动鞋,握着手机(没有臂袋),就出门跑了。第一公里还算顺当,到了家附近打篮球的公园;但随后,各类问题出来了:小腿疼痛;呼吸急促;脚掌不舒服;由跑换走,慢慢挨了一段儿,觉得痛苦消弭,“好像又可以跑了”,再继续,跑了几步,痛苦又回来了。走走跑跑,大概用了22分钟结束了三公里,喘得话都说不出来。第二天起床,小腿疼得抬不起来,上下楼梯都须用手扶稳。

我耐心等了四天,腿脚好齐全了,继续跑。第二次跑了28分钟,接近四公里,然后歇了三天。如是者反复。到十月,差不多可以天天跑了。于是,正经开始跑:

去买了双跑鞋,改了原先的路线——先前我总在place de Italie一带跑,或是沿着T线有轨电车跑。好处是市肆繁华,沿着T线还有草坪、树影和步道,偶尔有骑自行车锻炼的人从我身旁掠过——开始向塞纳河方向跑。我家跑到塞纳河大约一公里半,下坡道,不错的热身路线。跑到河边,就是国家图书馆一带,然后就可以沿河:可以选择跑到贝西桥、奥斯特里茨站,甚至一直往前。沿着塞纳河,理论上,你可以去巴黎核心区域的任何地方。

沿着塞纳河跑步时,常有其他跑者或相向、或从身旁擦肩而过。有身形健美、步履轻盈、一看就知道老于此道的跑者,看着让人心情愉快;也有呼哧喘气、体态庞大、挪起来很辛苦的胖子。父亲带着两个孩子跑的也有;看着亲密无间、让人怀疑是同性恋伴侣的也不少。大家遇到,往往互相拿眼睛看看,就过去了。偶尔有一起停在桥墩或栏杆旁,休息、喘息、压腿的,彼此看看,彼此不说话。跑步的人心里大概都有这种无言的默契。当然,偶尔听到“加油(Bon courage)”、“周末好(Bon weekend)”之类时,心情还是挺愉快的。

我每天的里程从十月开始稳定下来,每天跑步在33到39分钟,里程在四公里半到六公里,随心情起伏。也有一天花了53分钟跑了七公里,因为中间看贝西桥旁有法国小伙子在涂鸦,呆着看了一会儿。有时心情好起来,会多绕一个弯,去贝西公园,穿过树林,绕过据说是萨特和波伏娃当初约会的长椅。但大体而言,还是在河边跑;每次下坡跑着,看到河面出现在地平线上,总有种豁然开朗之感。我也曾经有一次,沿着国家路(Rue National),一直跑到了巴黎圣母院,但回程就艰难得多:觉得道路支离破碎,还是不如在河边跑得流畅。

跑惯了之后,身体像一辆自动行驶的汽车。在开始时需要注意一下跑姿、控制一下呼吸,进入节奏后,就可以放任自流的去了。注意力就可以转到所听的音乐、鸽子、树、河水、河边的情侣、船、桥、涂鸦和随着冬天来到、暗得越来越早的巴黎天空。

大概每次跑步,这种“无人驾驶,自动航行”的状态,就是最美妙的、让人欲罢不能的、每到黄昏就自动去找跑鞋的诱惑体验了。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