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实力最强的马拉松抢镜党

跑马拉松除了奇装异服还是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抢镜成功呢?

马拉松的一大魅力,是它极其平等的特点:哪怕你是菜鸟或跑渣,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和世界一流高手同场竞技;这是其他任何体育项目都提供不了的。难怪去年波士顿马拉松冠军、美国选手梅布(Meb Keflezighi)会将波马称为“民众的奥运会”。

于是,有些业余选手会利用这一机会,在起跑时拼力狂奔,冲到特邀精英前面,以便在对准后者的镜头前留下自己的身影,例如2011年厦门马拉松起跑时的这位哥们。这类跑友可以称作“马拉松抢镜党”。

不过,由于重大赛事的精英选手配速都非常快——每公里3分钟左右(相当于每100米用时18秒),比多数人的百米冲刺还要快,因此抢镜党大多只能“各领风光”数秒钟,最多几十米。

“这是我自找的”

不过,在上月20日举行的波士顿马拉松比赛中,一个31岁的美国抢镜党居然领跑了5分半钟,距离几近2.5公里!

当天收看波马直播的观众,惊奇地发现在起跑之后,一位身穿亮绿背心、体型健壮的白人选手健步如飞,起跑时他和特邀选手的20多米差距迅速缩短。

他先是从左方追上卫冕冠军梅布,接着又超越2012年波马冠军、肯尼亚人科瑞尔(Wesley Korir)和2013年波马冠军、埃塞俄比亚的德西萨(Lelisa Desisa)等一众东非军团悍将,令人大跌眼镜。

这位哥们不像特邀选手那样,号码布上印的是名字,而只是一个号码“162”。一介无名小卒,竟有如此实力,难道真的是“高手在民间”,美国跑界惊现一匹黑马?

这当然不大可能。这位名叫戴瑞克约瑞克(Derek Yorek)的老兄,不过是一个马拉松抢镜党,他的动机和其他同类无异:在波马电视画面上留影。不过,他并不是为了自己出风头,而是要让留在家里看直播的两个漂亮女儿看到。

在迅速翻查出约瑞克的名字后,直播评论员、美国马拉松宿将弗兰克肖特(Frank Shorter)讽刺说,这家伙很快就会感觉自己像“背了一架钢琴”。

这次抢镜行动的确让约瑞克付出惨重代价:那5分钟30秒的无限风光害他跑崩了,他的第8个5公里比第一个慢了9分多钟。

当第一集团的诸选手以2小时15分以内的成绩相继完赛时,约瑞克才跑到半程多一点的22.5公里。就在此时,他看到母亲和妹妹就站在赛道旁,两眼含着热泪——她们也在手机上看到了他领跑的实况直播。

“当我看到她们时,就知道自己必须完赛。”他果真做到了,而且成绩不坏:跑进3小时5分。只是3:04:57的用时比他的PB慢了将近34分钟,总名次仅为3572(评:这波马的整体水平实在高得吓人!)。下图就是他的波马成绩和分段用时。

约瑞克的波马第一英里仅用时4分38秒,相当于每公里2分52秒的配速,这已经接近他的有氧能力极限。如果按他的GPS跑表显示,他的第一英里配速高达4:27——折合每公里2分45秒,接近于他的1英里跑极速。

“太恐怖了!”据美国媒体报道,约瑞克在跨过终点线之后,痛苦地喊道,然后又连声呻吟。

不过,在披上保温毯、喝了几口水、吃下几条granola燕麦卷之后,他就恢复过来,笑嘻嘻地说:“这是我这辈子跑的最艰难的比赛,但这是我自找的。我一点也不后悔。这是一次奇妙的经历。”

和顶尖高手同跑的感觉

来自得克萨斯州沃思堡(达拉斯附近)的约瑞克虽然不是特邀选手,但也绝非菜鸟。曾经身为专业铁三运动员、多次获得铁三冠军的他,凭借去年2月在沃思堡举行的牛镇(Cowtown)马拉松跑出2:30:59的PB,赢得今年波马的入场券。

这一成绩也让他得以入围波马出发批次中的第一波(wave)第一栏(corral),从而有机会上演超越精英选手的抢镜秀。非常靠前的参赛号码“162”说明了他的实力。从下图看,要加入号码为三位数的第一波第一栏,你的报名成绩不能超过2小时48分左右。

早在报名波马之初,他就想好要来这么一出,好给年龄分别为五岁和两岁的女儿留下一个难忘的记忆;“这是一种很特殊的经历,我将会保留到永远。”

不过,约瑞克声明,自己并不是在“游戏波马”:“赛前我就希望尊重这一赛事。我知道自己的速度足够快,不至于因此爆掉。”他也非常确信自己没有挡其他人的道,并表示这将是自己的唯一一次波马。

谈到与世界一流马拉松选手同跑的感觉,他表示:“他们的节奏很惊人。他们一点也不难受。他们跑得很神奇。”

约瑞克很少跑全马,他更经常参加的是半马等中短距离比赛。去年3月,他曾在达拉斯摇滚马拉松的半马项目跑出1:10:31的好成绩。他的5公里PB是14:22,10公里是29:37,都相当了得。

据他自己透露,2004年在美国越野跑比赛中,他曾在最后冲刺阶段跑赢当时留学美国的2012年波马冠军科瑞尔。

波马倒计时的4月17日早晨,约瑞克在他的脸书页面上写道:“下周一就是波士顿马拉松了。我将争取尽可能远地领跑!(由于)这半年来,我每周只跑三四次,任何一周的跑量都不超过25英里(40公里),我将这一距离定在3英里(4.8公里)左右⋯⋯说说你认为我可以撑多久(如果真能领跑的话!)。”

他得到的第一个回应就是:“一路到底!”其他人也大多鼓励有加。这个脸书帖总共博得49个点赞。不过,在其他网站的评论中,也有人骂约瑞克是“关注度婊”(attention whore)——“哗众取宠者”的意思。

最牛的“无名”领跑者

约瑞克并不是第一个领跑波马的无名小卒。

2012年波马,虽然号码布上印有他的名字、但基本不为人所知的美国人伦道尔(Glenn Randall),用4分50秒跑完第一英里(每公里配速3分整),此后便以全马PB 2:11的美国高手阿奇尼亚加(Nick Arciniaga)并驾齐驱,领跑第一集团。

伦道尔不是在拼尽全力出风头,他这才刚刚完成热身。此后他一直一马当先,以15分04秒率先通过5公里标志,领先其他人5秒以上。他的优势一直保持到将近9公里处。直到10K,他仍未掉出第一集团(用时31:02)。

伦道尔最终以2:37:13的成绩完赛,获第60名,比前面说的约瑞克好多了。虽然被不少人贬为“急于抓住机会、想出名15分钟的傻瓜”,他的动机并非为了抢镜头。

事实上,伦道尔在那届波马比赛中,担心的其实是自己起步太慢。“我觉得自己应该更放开一点。当时我克制着体力,跑得并不流畅。突然间,我变成孤家寡人。其实我并没有跑得那么快。换作去年,我的位置就会很靠后。”赛后他在接受采访时说。

2009年从常春藤名校达特默思大学毕业的伦道尔,在本科年代就是个越野滑雪和跑步高手。2011年他在芝加哥第一次跑马拉松,就交出2:20:40、第20名的骄人战绩。

伦道尔否认他领跑是为了向赞助商Powerbar邀功请赏,称自己没有率先领跑的动机,只想以好成绩完赛。

他解释说:“在今生跑得好的每一场比赛中,我一直都是采取攻势。人们认为我很傻,但我是成败皆系于此( I live by the sword and I die by the sword. )。有时这样做行不通,对此我坦然接受。你不可能每天都很顺。”

2010年在科罗拉多州一场跑山比赛中,伦道尔也采取和波马一模一样的策略。鉴于他是首次参赛,几乎所有观赛行家都认定,这小子是在自寻死路,结果他收获了一个漂亮的胜利。

在被问及围绕他2012年波马领跑的网上热议时,伦道尔借用达特默思校友、著名童话作家苏斯博士(Dr. Seuss)的话回答:“做你自己,说你所感,因为介意的人不重要,重要的人不介意。”(Be who you are and say what you feel because those who mind don't matter and those who matter don't mind.)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能领跑那么一段也是需要十足实力的

    2015-05-07 15:25:02 回应

  2. realmj realmj

    有实力才能追得上那些黑旋风阿

    2015-05-11 11:33:47 回应

  3. Abel555 Abel555

    “当第一集团的诸选手以2小时15分以内的成绩相继完赛时,约瑞克才跑到半程多一点的22.5公里”有误,应该是跑了约32公里。230的成绩,已经是业余高手了。能带跑5公里,也很不错,自已开心就好,用不着管别人说什么。

    2015-06-03 18:37:4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