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不扯淡新闻 | 马拉松面临史上最严重兴奋剂危机

全球最知名马拉松赛事,遭遇了迄今最严重的信任危机。

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的英国报纸《星期日泰晤士报》,一向以不时爆猛料、揭黑幕著称。8月9日,该报又扔出一枚重磅炸弹,它的强大冲击波横扫世界六大名城马拉松,让这些全球最知名赛事遭遇迄今最严重的信任危机。


四分之一冠军涉嫌作弊

“根据体育史上最大的禁药检测数据外泄,在12年中,伦敦马拉松有7次的获胜者是录得可疑血检结果、表明其可能使用违禁药物的选手。”这篇题为《阴影笼罩伦敦马拉松》的报道指出。


这一数字意味着在12年总共24名伦马男女冠军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金牌是用不正当手段骗来的!此外,还有6枚银牌和7枚铜牌落入涉嫌运动员手中。

“这一数据提示了精英选手在世界上六大国际名城马拉松中的涉嫌欺诈程度……34场大城市马拉松的获胜者——四分之一,本应因为他们的检测结果存在潜在的血液促效(blood-doping)证据而被禁赛,或者至少是接受调查。”文章接着写道。

这些涉嫌对自己的血液作过手脚的选手,总共领走了超过300万英镑的冠军奖金;“受影响最严重的马拉松是芝加哥,伦敦,纽约和波士顿。”如此说来,在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的六项赛事中,只剩柏林和东京相对干净了。

报道立即激起轩然大波。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已着手成立一个独立小组,对这些指控展开调查。有意竞选国际田径联合会(IAAF)主席的英国原田径名将塞巴斯蒂安科(Sebastian Coe;他的对手是前撑杆跳高天皇谢尔盖布勃卡)抨击说,报道的指称无啻于“向这一运动宣战”。

最先踢爆此事的除了《星期日泰晤士报》,还有德国ARD/WDR电视台。它们列出的血检结果可疑选手名单共涉及800多名运动员,其来源正是国际田联。

IAAF已承认,它2005和2007年使用的反兴奋剂技术不够先进,导致众多作弊者漏网;从今年4月起,他们已使用新的技术,对10年前在世锦赛中采集、存放于瑞士洛桑实验室的样本进行重新分析;有28名涉嫌作弊的运动员将被禁止参加本月下旬举行的北京田径世锦赛。

伦敦马拉松首席执行官尼克比特尔(Nick Bitel)向《星期日泰晤士报》表态说,伦马对血液搀假零容忍,并指责国际田联在杜绝兴奋剂作弊上缺乏力度:“我们肯定会要求国际田联对此事作出反应,并努力了解为将来所必须汲取的教训。”

IAAF则措词激烈地反驳道,伦马方面既不清楚IAAF在反兴奋剂上采取的具体行动,也没有能力评估这些行动;“伦敦马拉松为两次检测只花了200英镑,而我们耗费了超过200小时,作了大量检测背后所需要的行政和法律工作,以便杜绝舞弊。”


“芝马三冠王”要吐回数百万美元

IAAF所说的两次检测,指的是对2010年伦马冠军、俄罗斯人莉莉娅索布霍娃(Liliya Shobukhova)和2007年伦马亚军阿卜杜拉希姆戈姆利(Abderrahim Goumri)的血检。


因为血液搀假获利最丰厚的马拉松选手,非索布霍娃莫属。不过,她的作弊并不是这次被曝光的。去年4月,因为“血液曲线异常”,索布霍娃被俄罗斯田联裁定使用兴奋剂并禁赛两年,同时取消自2009年10月9日以后她的所有比赛成绩。

在申诉期限界满的今年8月6日,国际田联也宣布作废索布霍娃的成绩。这意味着她获得的2009至2011芝加哥马拉松三连冠,2010、2011年伦敦马拉松冠亚军各一项,以及两届世界马拉松大满贯(WMM)积分榜榜首大奖(2009至2010年;2010至2011年)都将被一笔勾销。

同时被剥夺的,还有索布霍娃的另一顶桂冠:“史上马拉松跑第二快的女性”——2011年在芝加哥,她跑出2:18:20,在史上仅比创造2:15:25世界纪录的英国选手波拉拉德克里夫跑得慢。

IAAF还向体育仲裁法庭成功申请到将索布霍娃的禁赛期从两年延长到三年,直到明年2016月23日为止。

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组织已表示,将考虑采取一切法律渠道,收回颁发给索布霍娃的两笔各50万美元奖金。芝加哥和伦敦马拉松也表态要尽力索回奖金,否则将“考虑所有法律选项”。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索布霍娃在芝马总共进账名次奖26.5万美元(三届冠军加2012年的第四名),成绩(时间)奖9万美元,四届的出场费总额可能高达50万美元;三者合计达85.5万美元。


“肯尼亚长跑神话”告急

如果说索布霍娃是受马拉松兴奋剂丑闻影响最大的个人,那么受最新这一波丑闻影响最大的国家,大概是盛产马拉松冠军的肯尼亚。

在《星期日泰晤士报》和德国ARD/WDR电视台掌握的800多名血检结果可疑的田径选手中,除了占绝大多数的俄罗斯人之外,也包括77名肯尼亚运动员,包括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以及2001至2012年在世界田径锦标赛上为该国赢得奖牌的选手中的五分之一。

德国ARD/WDR电视台8月8日播出的爆料纪录片中,出现被隐藏摄像机偷拍到的肯尼亚选手注射兴奋剂的画面。影片还声称,腐败的肯尼亚田联官员一直在千方百计掩盖问题检测结果。

作弊的动机肯定有,而且非常强烈:在贫穷落后的肯尼亚,跑马拉松被看作一条脱贫致富和出名的捷径。

但肯尼亚田联官员否认报道中的指控,抨击这是一场“抹黑运动”。最近两届伦敦马拉松冠军基普桑(Wilson Kipsang)和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呼吁世界各地的田径爱好者对肯尼亚选手保持信心,称该国的顶尖运动员是“清白的”。

不过,也有一些肯尼亚选手和教练表示,有必要直面兴奋剂问题,才能保住该国在长跑方面来之不易的名声。2013年率先就这一问题提出警告的体育明星、1990年代曾三度夺得障碍赛世界冠军的基普塔努伊(Moses Kiptanui)说:“这件事让每个人都担忧——不仅是运动员,连他们的家人也是如此。否则他们的收入会下降,而且没人会花钱赞助他们。”

汉堡马拉松冠军罗蒂奇(Lucas Rotich)也认为:“如果现在有某个肯尼亚人赢得某场比赛,人们总会说:肯尼亚选手使用兴奋剂;这非常糟糕。”

最近3年来,总共有33名肯尼亚选手未通过兴奋剂检测,但其中的名人只有波士顿兼芝加哥马拉松女子冠军、已被禁赛两年的杰普图(Rita Jeptoo)一个。她的丑闻让很多同胞震惊:原来使用兴奋剂的,并不仅限于企图快速致富的无名小卒。


长期指导肯尼亚选手的荷兰教练布罗克(Hugo van den Broek)表示:“四五年前,我曾经相信肯尼亚不存在兴奋剂问题。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确实存在。我只能希望并多少相信,卷入此事的真正顶尖选手为数不多。”

这一事件目前仍在持续发展中,希望一切玷污“费厄泼赖”(fairplay,公平竞赛)体育精神的丑行,都被清除出马拉松这项纯粹的运动。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鲁蛋蛋 鲁蛋蛋

    玩嗨了把。。。

    2015-08-12 16:44:16 回应

  2.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冰山一角,水深着那

    所以只有独立统一联盟才可能拒绝兴奋剂吧,比如NBA,要么全部吃药的,要么全部不吃,不统一的会被逐出,也没升降级外来利益的竞争
    什么欧冠几大联赛都不行

    几年前尤文还被爆出吃禁药的

    2015-08-12 17:13:0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