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Krissy Moehl,当挑战遇见未知

Krissy说从来都是挑战遇到了她,而不是她遇见了挑战··· ···

Krissy Moehl,对于国内跑友来说也许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所以我们先来听一听她所赢得的那些冠军头衔,两届UTMB(环勃朗峰越野挑战赛)冠军,美国四大超级百英里越野赛大满贯获得者,首届UTMF(环富士山越野挑战赛)冠军,在过去的十多年,Krissy几乎包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最著名越野超马比赛的冠军头衔。

2015年的深秋,借着VASQUE®(威斯)西湖跑山赛十周年的机会,我们有幸能够与这位真正的越野跑女王面对面聊一聊有关山野,有关奔跑的话题。

迷人绽放的微笑是Krissy给我们留下最为深刻的印象,因为无论比赛多么艰辛,微笑始终会展露在Krissy美丽的脸庞。其实在微笑背后还有着一个小故事,当Krissy决定参加第一场50公里的越野比赛时,她的母亲告诉她会在每一个补给站等她,如果看到她有什么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就会立刻带着她退赛。于是为了完成比赛,同时也为了不让母亲把她从赛道揪回家里,Krissy每当到达补给站前总是会挤出最欢快的笑容,补给站的微笑也由此成为了Krissy Moehl最为标志性的表情!

生长在华盛顿的Krissy从小就展现出了有别于其他女孩的才能,特别是在与身体协调性有关的艺术与运动上,她曾是一名出色的芭蕾舞演员,也是篮球队里最精准的投手,而像马术和保龄球这样的看似毫不相干的运动,却也都曾是Krissy的拿手好戏,然而在这些繁杂的爱好里唯独没有一项是与跑步扯上关系。

差不多从高中开始,Krissy开始接触到真正与跑步有关的,800米室内或室外比赛是她的强项,而她也凭借在田径跑道上两圈惊人的速度而入选了大学的田径队,然而这与她如今的百英里履历比起来实在是太短太短了。真正改变Krissy人生轨迹的是她大学最后一年的生活,她在著名的Seattle Running Company找了一份工作,这并不只是一家简单售卖跑步用品的公司,当时在美国最为著名的两位精英耐力运动员——Scott Jurek与Scott McCoubrey当时正就职于这家公司,而超级越野赛的想法就这样开始。几个月后,Krissy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长距离越野跑比赛Chuckanut 50KM,并且夺得了冠军。从那一刻开始,Krissy似乎忽然领悟到了长距离越野跑真正的魅力,那就是可以简单地用双脚去抵达任何想要达到的地方,无论之间阻隔了多少山川湖海!

随后,Krissy像打开了冠军账户一样开启了无敌模式,从此她也由一名学生成为职业的越野跑选手。当我们问及Krissy职业生涯最为难忘的时刻,她提到了四场记忆深刻的比赛以及一段创造FKT的神奇经历:2004年的Wasatch Front 100-Mile是她的第一场重要的美国本土超马比赛,结果她以23:49:47的成绩夺下了这场以艰难著称的比赛;2007年的Hardrock 100-Mile,29:24:45的成绩夺冠并刷新了女子赛会纪录,Krissy坦言这是她所经历的最为艰苦的赛道之一;2009年,重回UTMB的Krissy遇到了来自英国的天才学霸Lizzy Hawker强有力的挑战,最终以赛会女子纪录24:56:01再次问鼎冠军;2013年第一届UTMF,24:35:45完赛,这是Krissy的首场亚洲比赛,也是距离现在最近的一个超百公里的冠军。

在几乎囊括了所有重大比赛的冠军后,Krissy又将目光投向了更为艰辛的FKT(最快已知时间)创造中,就像她开始跑步的引路人Scott Jurek一样,后者在今年刚刚完成了美国最著名的阿巴拉契亚小径全长3500多公里的挑战。Krissy最近的一次FKT挑战选择了Tahoe Rim Trail(太浩湖环线),Krissy与团队一起用47小时29分钟刷新纪录的成绩完成了这段175英里的著名步道,这种团队协作挑战未知的方式能让她感到更多比赛之外的东西。

除了这些,Krissy同样试图将跑步变得更为有意义,于是她和好友Jeff Browning和Luke Nelson一起发起了一个名为mile for mile的公益环保计划,通过以跑步的方式穿越智利巴塔哥尼亚国家公园,来唤起人们对于这片净土正被人为破坏的现实。

再次回到她那些金光闪闪的冠军头衔,作为为数不多的同时囊括北美越野跑大满贯和世界越野标杆UTMB冠军的选手,Krissy自然最有发言权来评价一下,看似风格迥异的北美越野跑与欧洲越野跑之间的异同。

对于如今居住在科罗拉多州Boulder的Krissy而言,这里无疑是越野者的天堂,不仅这里拥有着无尽的荒野和雄壮的群山,这里同时也聚集着当下美国最优秀的野外耐力跑者,Anton Krupicka、Timothy Olson、Darcy Piceu、Erik Skaggs这些对于耐力爱好者来说如雷贯耳的名字没准你就能够在Boulder并不宽敞的街头上遇见他们略显颓废的身影。

Krissy印象中的北美越野跑比赛正是如同她现在居住的环境一样,将一切与越野跑有关的人,事浓缩在一起,无论是历史最为悠久的西部100还是险恶的硬石百英里,在比赛的起点你看见的总是那些与比赛有关的老面孔,有赛场上多年的对手,服务比赛多年的志愿者,以及亲切的家人与朋友,除此以外只有一望无际的荒凉。相比之下大洋彼岸,阿尔卑斯山下的UTMB对于Krissy来说无疑又是一种别样的体验。首先作为世界登山运动与户外文化的发源地,UTMB的中心霞慕尼有着与生俱来的吸引力,而这也让整个UTMB更加有了嘉年华派对的感觉。“站在起跑线前看到周围无数观众举起相机镜头对准自己的时候,我感觉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这是Krissy第一次参加UTMB时的真切感受。

这种迥然不同的赛事体验正恰恰反映了越野跑运动在北美和欧洲大陆的两种不同的发展轨迹:在北美由于地域辽阔,越野跑比赛往往会带有浓重的本地色彩,同时北美的长距离越野跑赛事由于缺乏商业参与而得以能够保留较好的独立性,因此始终给人隐世而神秘的感觉;相较之下欧洲相对户外资源更多地集中于阿尔卑斯地区,欧洲悠久的山地文化背景成为越野跑在欧洲蓬勃发展的最大根基,随之的商业投入与集聚效应让欧洲的越野跑赛事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形成了巨大的影响力。两种不同风格的越野赛事共同支撑起了如今越野跑运动的蓬勃发展,并使得更多的非欧美国家的人们开始参与其中。

Krissy在结束此次中国之行前还特邀参与了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越野跑赛事:威斯杭州西湖跑山赛,也让她对于刚刚起步但势头迅猛的中国越野跑有了最直观的认识。起跑线前,身着五颜六色越野装备的参赛选手们的热情最先感染到了Krissy,人们对于越野跑的投入和热情显然超乎了她的想象;但同时Krissy也提到了比赛中见到选手在赛道上丢弃垃圾的行为让她痛心,在美国,在她担任赛事总监的比赛上这样的行为会被当场勒令退赛。

最后我们聊了聊关于跑者最为关心的超马跑者的训练,Krissy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认识。其实单从外形上看,Krissy就有这一种有别于人们传统印象中顶尖女子耐力选手的风格。核心力量训练是Krissy特别注重的训练部分,这一点在Krissy关于如何参加首次超级越野跑的新书《Running Your First Ultra》中被特别的提及,而她所认为的核心并非只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理解的腰腹力量,而是更加延续到了肩部甚至上肢的训练,通过全身的力量基础来保证长距离训练或比赛中避免伤害。

当我们问及Krissy的下一个挑战是什么时,美国大妞笑而不语,随性而为似乎是北美超马精英们的天性,Krissy也不例外,挑战和目标并不是由自己来设定,她说从来都是挑战遇到了她,而不是她遇见了挑战。其实跑步真的何尝又不是一种随性的事情呢?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气质真好

    2015-11-17 16:42:17 回应

  2. 薛乾曜 薛乾曜

    写的非常好!也很荣幸2013年在日本与Krissy合影。这次上海也去聆听她的分享,除了她出色的成绩,她的谈吐、思考、风度都让我非常欣赏。

    2015-11-17 17:30:10 回应

  3. 栀子花kai 栀子花kai

    真好!

    2015-11-27 15:54:0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