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影评 | 奔跑的凡尔纳

关雅荻也许就像一百多年前的凡尔纳,一个能拍能跑的凡尔纳,用他的镜头展示给观众们一种让人感动的探险精神,和一个别样的精彩世界

21世纪的科技进步一次次地印证了100多年前凡尔纳科幻小说中的工业预言,就在人们感叹小说情节中的惊人巧合之余,儒勒·凡尔纳的名字也被打上了“科幻小说之父”的标签。作为一个在小学四年级就开始看《地心游记》和《环游世界八十天》的读者,当时我才不管什么工业革命和科学发展的新名词儿,11岁的年纪只是简单地被书中惊心动魄的探险情节吸引住了。与其被贴上“科幻小说”的标签,凡尔纳的作品不如说是“探险小说”更能表达我阅读时的快感。在我看来,凡尔纳小说代表了一种天马行空的探险精神。

《雅荻跑世界》就让我感受到这种复古的探险精神和娓娓道来的叙述,虽然与地心游记荒诞的生死探险相比仍不足道,但之所以《跑世界》让我联想到了“凡尔纳”,是因为他们在各自的时代都完成了一件相似的任务:用探险精神和意想不到的视角,以文字或镜头作载体,告诉大家外面的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还精彩。

看到这里,如果你认为这篇影评是一篇货真价实的软文,那么你就错了。虽然我在2014年采访过关雅荻,彼此偶尔也在大赛上见面,但作为一名稍有精神洁癖的写作者,我更愿意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如实呈现出来。这无关好坏与对错,只是在文字面前,我想尽可能地坦诚。

说实话,在看了《跑世界》的预告片之后,我是带着若干个疑问和矛盾去打开正片第一集“飞越拉瓦莱多”的——

如何定位观众的群体?进一步说,在越野跑发烧友、普通电视观众之间,如何平衡收视率和剧作质量,以及关雅荻本人真正想拍、想表达的东西?

如何给普通电视观众解读一个他们从来都不关心,甚至是从来都没听说过的极限运动?

在没有资金来源和正式的赞助商的情况下,这部剧是如何筹拍的?节目的质量是否会明显受限于资金预算问题?

身为《雅荻跑世界》的主人公,关雅荻自拍自演的半真人秀半纪实性的电视节目,到最后是否会演变成一场独角戏?

最后,在我这么一名越野跑爱好者看来,我不知道他会如何平衡比赛和拍摄的?而且,真的有那么多比赛素材和足够多的UTWT赛事可以死磕和拍摄吗?

《跑世界》第一集“飞越拉瓦莱多”很好地回答了以上诸多疑问。“浸淫”电影产业多年的关雅荻及其团队,把他们所积累的实践经验和电影理论框架套用到一个全新的电视节目领域,至少看完第一集让我非常激动。但是沉淀下来之后,我又整理了下思路,试着用一名普通观众,即非越野跑爱好者的角度重新审视第一集时,就会留意到了很多刻意为普通观众设置的小细节,比如基本的介绍越野跑装备等。同时关雅荻自身经历的叙述,又拉近了与普通观众的距离,告诉他们:这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运动,我曾经也是普通人——现在也是。

如果说第一集“飞越拉瓦莱多”是一本热身性质的说明书,那么第二集“飞越拉瓦莱多”的下部真正把观众带进了越野跑赛事的氛围中。山区的多变气候,夜晚的孤独无助,毫无意识的语无伦次,温暖的补给站,晨间的明媚和林间的芬芳,野花和溪流,跑者和自然的对话都在这一集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看得出第一集是侧重给普通观众介绍什么是越野跑,那么第二集就是用镜头向观众娓娓道来超马越野跑的魅力所在。

但是··· ···

如果是抱着看前两集的心态,或者是带着欣赏纯粹的越野跑赛事的想法去打开第三集“光影布拉格”和第四集“蓝色海岸尼斯”,那么至少对于一大批越野跑者可能会失望了。正如有些朋友在关雅荻的微博下温柔地评论道:“还是喜欢第一集风格,后面成了旅游片了”,“虐了前两集,第三集是要来放松一下吗?”

确实如此,三四集的风格和节奏从一二集的紧张刺激、热血沸腾突变为慵懒休闲、闲庭漫步,跟越野赛事的关系几乎脱离。在我看来单单是三四集,如果调查一下受众全部为越野跑者的收视率,那么这个率在短时间内可能会骤降。因为“换台”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它不像面对面或者微博互动那样还可以客气寒暄几句,它会很直接、毫不留情地表达自己的喜好:要么看,要么换台,都在拇指按键之间。那么三四集能否吸引普通电视观众呢?据我看也未可知。虽然整个节目的主题是“跑”世界,而三四集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的位移也确实是以跑步来进行的,但是如果把“跑步”换成“骑行”或“徒步”,主题换成“雅荻骑世界”或“走世界”,讲述另一种户外运动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虽然也有涉及到布拉格跑步路线和明星加盟畅谈跑步的话题,但是总觉得并没有真正触及到跑步的实质。

为什么三四集和画风和一二集明显不同?如果仅仅用“缓和紧张的赛事情绪”来搪塞恐怕难以服众。其实想想《跑世界》拍摄的始末缘由,也就可以理解了。

在并没有电视台预定和正式赞助商的情况下,可以说《跑世界》是“半自助式”地拍摄,他们要摸索一个有效的方法:既能满足越野跑爱好者的群体(关注越野赛事),更能满足大部分非越野跑爱好者的口味(关注旅游休闲)。在一些人看来,这是一种“不自信”;用关雅荻的话说,其实是一种“摸索”也是一种“妥协”。换一个角度想,每年10场左右的UTWT赛事,如果第一季在有限的预算内拍摄所有的UTWT赛事,貌似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儿。退一步说,即便第一季就拍完了所有的UTWT赛事,难道第二季都拍skyrunning吗?第三季拍啥,FKT?那么按照这个节奏,到不了第四季我们就可以提前给关君立碑了…当然三四集的旅游风格也是一种尝试。是谁一开始就规定《跑世界》就一定是越野跑呢?难道城市跑就不是“跑世界”了吗?

五六集“留尼汪岛长征”看起来是一种回归,其实更是一种融合。既穿插了一二集的那种赛事氛围,又融合了三四集关注当地旅游特色的人文。而五六集的画龙点睛之笔就在于关雅荻未能完赛,遗憾败北。或许看到这里读者会问:“都DNF了怎么还画龙点睛?你这作者太能讽刺了,嘴太损了。”

非也。如果关雅荻是一名锋芒毕露的国际精英选手,是Killian Jornet,是闫龙飞,那么这个五六集的DNF后面必然跟上七八集的“王子复仇一雪前耻”的故事。但事实上,关雅荻是一名普通人,即使背靠背搞过UTMB和TDG这两个顶级赛事,但本质上也是一名从5公里起步的普通跑者。而身为一名非赞助、非专业的普通跑者,要么是受伤,要么是坚持不下来,要么是天气突变,要么是被关门,DNF应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Sebastien Chaigneau这几年还经常退赛呢,更何况关雅荻乎?五六集的留尼汪长征其实在暗示一个道理:我(关雅荻)是普通人,所以我不会每次都顺利完赛。永远充满了不确定性,这就是超马越野赛。这个DNF来的恰到好处,都有点让我认为关雅荻是为了节目效果故意退赛了。

作为一名越野跑撰稿人,尽管我再怎么设身处地把自己假设成一位对越野跑毫无了解的观众,我也无法把自己这几年储备的越野跑知识瞬间清零,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以一个小白的眼光重新欣赏或看待这门运动,然后再客观地评价这个节目。所以我很难揣在普通观众看完节目后的反应。

但是对于很多普通观众,如果他们本来是奔着某台的选秀节目去的,正在扫台突然电视画面混进了个什么奇怪的东西,不小心扫到了关雅荻奇怪的打扮,被某个不同画风的镜头吸引住了5秒钟,然后是15秒,1分钟,直到25分钟——对,就像坚持完成第一个5公里那样,至少到最后他们会觉得越野跑是一个超级酷的运动。从这个角度讲,关雅荻就像一百多年前的凡尔纳,一个能拍能跑的凡尔纳,用他的镜头展示给观众们一种让人感动的探险精神,和一个别样的精彩世界。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雅荻,你长得好像大鹏

    2015-11-23 11:28:52 回应

  2. 湿哒哒 湿哒哒

    “这个DNF来的恰到好处,都有点让我认为关雅荻是为了节目效果故意退赛了。。。”咳咳。。。恩~~~

    2015-11-23 13:55:28 回应

  3. 壹小明 壹小明

    “这个DNF来的恰到好处,都有点让我认为关雅荻是为了节目效果故意退赛了。。。”咳咳。。。恩~~~      湿哒哒
    Oops,看得真仔细。

    2015-11-23 16:09:14 回应

  4. 壹小明 壹小明

    雅荻,你长得好像大鹏      奶黄包包包包
    回顾下这个节目,嗯,发现确实缺个女主角。

    2015-11-23 16:09:51 回应

  5. sansan sansan

    回顾下这个节目,嗯,发现确实缺个女主角。      壹小明
    女主角据说第二季会有。。。

    2015-11-23 20:12:03 回应

  6. 壹小明 壹小明

    女主角据说第二季会有。。。      sansan
    莫非是要找邵夷贝吗?哈哈哈~

    2015-11-23 22:32:21 回应

  7. Tom Tom

    雅荻,你长得好像大鹏      奶黄包包包包
    《屌丝男士》的大鹏 好像还真是!

    2016-11-29 16:24:2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