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美国马拉松新星Galen Rupp

Galen Rupp在马拉松上的“横空出世”,能否解救美国马拉松界青黄不接的危机?

情人节前一天在洛杉矶举行的2016年美国奥运会马拉松选拔赛(2016 US Olympic Marathon Trials),堪称今年最受美国媒体关注的马拉松赛事。

原因是在专业运动员看来,相对于那六个一年一度的世界大满贯赛事和两年一届的田径世锦赛,在每四年一遇的奥运会上代表自己的国家参赛,才是最为终极的荣耀。

美国奥运马拉松代表队的选拔规则非常简单透明:一赛定乾坤,选拔赛的男女前三名自动出线;其他人哪怕平时实力再牛,只要这一场跑砸了,照样靠边站,8月只能在家看电视。

这场选拔赛的参赛门槛是:

男子A标:全马2:15;B标:全马2:19或半马1:05。

女子A标:全马2:37;B标:全马2:45或半马1:15。

A、B标选手的区别在于,前者参赛可以得到美国田联资助,而后者只能自费参赛。

选拔赛的最大悬念

在男子选手阵容中,赛前最被看好的是以下几位:

40岁老将梅布·柯弗雷兹基(Meb Keflezighi),20年来跑过24场马拉松,仅有一次退赛经历;去年在纽约马拉松获得美国选手第一。他此前已经三度出征奥运会马拉松,是赢得波士顿马拉松冠军(2014年)、纽马冠军(2009年)和奥运会马拉松奖牌(2004年雅典,银牌)的唯一一人。

赖恩·霍尔(Ryan Hall)的同学达森·瑞曾海恩(Dathen Ritzenhein),33岁,去年波马美国人第一;同样三度征战奥运会,此次实力排名第一(PB 2:07:47,2012年芝马),比梅布还牛。他的毛病是容易受伤。

身高1米93的大个子卢克·帕斯基德拉(Luke Puskedra),26岁,马拉松跑龄不长,但去年10月在芝加哥跑出2:10:24的美国人年度最好成绩、荣获第四并将PB大幅提高5分多钟。他的实力在选拔赛选手中排名第三。

美国万米纪录保持者盖伦·拉普(Galen Rupp),29岁,伦敦奥运会万米亚军,与冠军莫法拉同为耐克俄勒冈项目队队员,师从马拉松冠军出身的名教练萨拉扎尔;2014年创下美国万米纪录26:44.36,是非东非裔选手的史上最好成绩,他也成为万米史上前25强榜中唯一的非黑人选手。

尽管拉普去年12月半马跑出61:20的好成绩,问题是他从未跑过全马,马拉松对他来说是个未知数。事实上,直到赛前两周,他才宣布参加这场角逐,他的表现成为比赛的第一大悬念。

但据教练萨拉扎尔透露,此次赛前三周,拉普刚以每公里3分01秒的配速跑了32公里,全过程心率从未高过149bpm——远低于年龄最大心率191,甚至比他的MAF180心率151bpm还要低!以3分出头配速连跑32公里竟能如此轻松,说明拉普的功力深不可测。

2月13日周六上午10时06分,2016美国奥运马拉松选拔赛在洛杉矶市区鸣枪,男女参赛者分别为166人和198人。

赛道有点单调:从北端的洛杉矶市区Staples中心(NBA洛杉矶湖人队主场),一路南下到洛杉矶纪念体育场(Memorial Coliseum),基本沿着Figueroa大街跑四个来回,每个6英里(9.6公里);最后2英里(3.2公里)主要在Staples中心往北的中心商务区Flower街跑一个折返。

这一天相当炎热,开赛时气温已接近摄氏19度且烈日当空。到男子前几名完赛时,温度已经上升到二十多度。

新手完胜老将

第一集团前面跑得比较保守:5公里15:48,10公里31:34,15公里47:12,20K 63:02,半程点用时1:06:31——按这个平均配速,完赛要2小时13分以上。显然大家都在保存实力,没人肯当出头鸟。

但由于气温高、烈日高照,沿途又罕有遮荫的缘故,这支先头部队仍在不断减员:抵达半程点时,已经从30人减少到20人,不久后又降至12人。

第一次跑全马的拉普,努力执行教练萨拉扎尔制定的策略:不要跑在最前面,能hold住多久算多久,最好等最后800米再拼。因此,他如果偶尔收不住脚、冲到第一排,很快又会“退居二线”。他降温的独特方式,是在背心上剪开一个个小洞眼。

右三为拉普,右一是季军沃德

率先发难的是2014年美国马拉松锦标赛冠军Tyler Pennel。到16英里(25.7公里)南加州大学校园附近时,他将配速提高到4分56秒每英里(3:04/km),独自一人冲到队伍最前方;这是开赛后仅有的第二个英里配速进5分(3:06/km)分段。

第17英里(27.3公里),Pennel又加速到4:50(3分/公里),此时紧跟上他的只有梅布和拉普两人。

赛后梅布评论说:“Tyler决定了那场比赛。走出那一步棋是个决定性因素。每当有三个或五个人冲出去时,最后总会有一个挺不住。”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Pennel自己。又飞奔了3英里(到第32公里)之后,他力气不支,被梅布和拉普甩开。

第23英里(37公里)一过,拉普见距离终点只剩5公里多,开始使出全力,跑出整场比赛最快配速——每英里4分47秒(2:58/km),一招绝杀出现抽筋和腹部不适的梅布。

最终拉普以2:11:12完赛,成为马拉松首秀赢得美国奥运选拔赛的第一人,也是自1968年以来第一个首马直接入选奥运代表队的美国选手

梅布以2:12:20获得亚军,成为史上年纪最大的美国奥运马拉松选手,参赛时将年满41岁。

来自犹他州的贾瑞德沃德(Jared Ward)以2:13:00抢到最后一张里约门票。这一成绩仅比去年他在洛杉矶马拉松创造的PB仅慢4秒——高手中成绩最接近PB的一个。冲线后他瘫倒在地,但脸上带着微笑。

身高1米93的大个子帕斯基德拉仅获第四(2:14:12),痛失奥运资格,只能充当替补队员。“搅局者”Pennel以2:14:57排名第五。

炎热的天气导致男女完赛人数仅为108人和149人,完赛率分别为65%和75%,退赛者包括在第33公里腿部抽筋的瑞曾海因。

前20名选手中,只有冠亚季军跑出负分段(negative split,即前慢后快),其中拉普的后半用时比前半快了将近两分钟。这三人收获丰硕:除了今夏代表美国出征里约的殊荣,还分别获得8万、6万和5.5万美元的重奖。

美国马拉松的希望

1986年5月8日出生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拉普,原本喜欢踢英式足球。上高中时,他被萨拉扎尔慧眼相中并加以悉心指导,从此在径赛和越野赛中大放异彩。

据美国媒体报道,拉普在此次选拔赛后表示:“能在奥运会代表这个国家是个巨大荣誉。这一结果让我极为兴奋⋯⋯这次有很多杰出的竞争对手,这是一场硬仗。”

拉普有意参加下月举行的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以及7月的5000米和万米奥运选拔赛(他的5000米PB是12:58.90)。假如都能出线的话,他必须在7月11日前决定,到底要在里约奥运跑哪几个项目。

奥运会万米决赛定于8月13日晚上10点42分举行,马拉松则是8月21日上午9点半,相隔七八天,拉普认为自己恢复没问题。

上一次有人在同一届奥运会摘得万米和马拉松两枚奖牌,已经是近半个世纪前的事了——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埃塞选手Mamo Wolde一人独得马拉松金牌和万米铜牌。

此番赛后,教练萨拉扎尔如此评价高足拉普:“我认为他具备有朝一日跑2:05的实力。”这就意味着,拉普有望打破由摩洛哥裔移民选手Khalid Khannouchi保持14年之久的美国马拉松正式纪录2:05:38。

不过,要在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拿奖牌,估计不需要跑那么快:奥运马拉松冠军仅有四次跑进2:10,进2:08更只有一次——2008年,万吉鲁在北京奥运创造的2:06:32赛会纪录。

拉普的“横空出世”,有望破解美国马拉松界青黄不接的危机:近十几年来的旗手梅布正在年华老去,而霍尔和瑞茨海因这一代退的退、伤的伤。作为继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日本之后的马拉松第四强国,美国差点就要后继无人。

长跑观察家Brett Larner认为,近50年来的美国马拉松历程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一、从1970年代中期到1980年代初,这是弗兰克肖特、比尔罗杰斯、阿尔贝托萨拉扎尔等高手的黄金时代,当时美国马拉松领先世界。巅峰期1983年共跑出四个2:10内成绩,前十强平均成绩2:10:11,至今尚未被超越。

二、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美国马拉松水平急剧衰落,16年间只跑出4个2:10内成绩,不及1983一年;前十名平均成绩也比1983年慢5分多钟。

三、悉尼奥运以来16年间,美国马拉松有进步,但走得跌跌撞撞。2012年有5人次进2:10,打破1983年的纪录,其中4个创造于休斯敦奥运选拔赛。那年前十名平均成绩2:10:20,在美国史上排名第二。此轮复兴的原因之一除了霍尔和瑞茨海因这些新世代的涌现之外,梅布等移民选手也功不可没。

不无争议的新星

拉普的马拉松首战告捷博得一片喝彩,但他的为人并非完全没有争议。对他有意见的同行,居然是以为人和善、容易相处著称的选拔赛亚军梅布。

这位老将赛后忍不住向媒体抱怨拉普的紧逼式跟跑:“这又不是田径场跑道。大路朝天嘛(你干嘛非要跟在我屁股后面)!当时(我们)的对话不是很友好。你要么领头,要么闪一边去。”

另一个心存芥蒂者,是拉普的的前师姐、37岁的卡拉高彻(Kara Goucher)。高彻是美国女子长跑名将,2007年大阪田径世锦赛的万米季军,为美国赢得16年来第一枚径赛长跑奖牌,她的马拉松成绩在美国排名史上女子第四。

这次高彻也参加了选拔赛,但运气不好,拿了第四。听说拉普获胜之后,她的反应是:“他赢了吗?我不感到惊讶。正义会来的!你们以为我知道的一切都在BBC纪录片上播出了吗?调查还在进行呢。会有那一天的⋯⋯我并不诅咒他们。到目前我已经做了一切我所能做的,我只想让(萨拉扎尔和俄勒冈项目)不再做他们正在做的事。”

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是非恩怨?原来,去年夏天,高彻曾现身BBC的调查节目,指控自己曾经效力7年的耐克俄勒冈项目(Nike Oregon Project)队大量使用禁药,萨拉扎尔和拉普都被点名,不过并未得到证据支持。

这次萨拉扎尔的回应是:“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我们已经发表过声明了。眼下我们将专注于里约。对这件事我们并不担心。我们会向前看。”

拉普则说:“我所能说的是,我始终提倡干净的体育,而且多年来我一直很努力,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我正在与任何我需要配合的官员合作。”

梅布和高彻的“扫兴小插曲”,可能预示着拉普未来的道路也许不会一帆风顺。

至于拉普能否让即将走完又一个16年周期的美国马拉松继续留在上升通道?从径赛长跑高手转型马拉松的先例看,成功者有过不少,包括埃塞“长跑皇帝”格布雷塞拉西和去年“世界马拉松先生”基普乔格;不那么成功的也有一些,例如莫法拉和贝克勒。拉普在里约的表现值得期待。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椰子啊椰子 椰子啊椰子

    这心率太屌了 vo2max得90+吧

    2016-02-27 09:46:17 回应

  2. 敏牌糖原机 敏牌糖原机

    这心率太屌了 vo2max得90+吧      椰子啊椰子
    这就叫天赋异禀啊。难道这就是狂练maf180练出来的?

    2016-08-23 09:29:0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