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怎样才能在奔跑中学会沉思

仁波切与跑者的邂逅,一个着魔老外的自述:怎样才能以正念奔跑?

曾有外媒撰文称:“中国需要某种东西来舒缓本国中产阶级承受的压力。佛教无疑比苯二氮平类药物(一种镇静催眠药)要好“,朝阳区三十万散养的仁波切是中产阶级的一种诗意的想象,聊以填充着内心中的空虚。从这一点看,西方人对正念减压、正念禅修的热情从未减退的原因也大抵如此吧?

Time杂志2014年的封面文章的标题就是The Mindful Revelution(正念革命)(http://www.li-wu.net/the-mindfulness-revolution.html ),所谓的“正念”,其核心就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正在做的事情上面,集中在自己的感受上。时代周刊的文字以让人焦虑的信息时代为背景,围绕“正念”展开,从介绍“正念”开始,继而提及与”正念“相关的产业,以及对“正念”是否有效的争议,在末尾又批判了一下这个最好的,也是最坏的时代。

而下边的这篇译文在内容上更像是一篇软文,介绍了Mindful runner这个概念(当然还主要是在说他的网络课程以及和仁波切对他的启示)。Mindful runner就是关注当下的训练和比赛,既不为过去所拖累,也不为未来而担忧,关注自己的身心方方面面的反应,让自己在相对舒适的状态下跑得更长更远。

原文地址:http://running.competitor.com/2016/03/news/run-with-mindfulness_147098

Josh Weinstein喜欢跑步,曾经在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当滑雪向导,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第一次见到作为马拉松跑者兼禅修大师的萨姜米庞仁波切(Sakyong Mipham Rinphoche,他的个人网站就是http://www.sakyong.com/ ),那时他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县那洛巴大学(Naropa University in Boulder, Colo.,这所大学是他爸邱阳创巴仁波切创立的)上课,因为他参加了一个神学硕士的项目。

萨姜(一个荣誉的职位的名称,意思是大地佑护者)推开教室的门走了进来。46岁的Weinstein说,“我当时一下子就被他迷住了,这个很难去描述。他就像是一个老朋友。他有一些特别的地方让我着迷。“

这种说不出的东西就是Weinstein和其他人所说的“正念”(mindfulness),一个虽然很含糊,却能在近年来流行全国,在每个人的嘴里生根一个含术语。我们一定遇到过一个“正念的”(mindful)人,他上到下散发着平静祥和的气息——触及到“正念”总是那么引人入胜。

萨姜就是这样的一个跑者。他的父亲,邱阳创巴,将藏传佛教带到了西方,然后在1974年成立了那洛巴大学。萨姜则是一个禅修者出生的300跑者。

(那洛巴大学是一所私立的文科院校,校园面积不大,旁边就是科罗拉多大学)

同时,萨姜也是“用冥想的心灵奔跑”(Running with the Mind of Meditation)的早期的提倡者,这个口号也是他2011年的畅销书的标题。每年劳动节,在科罗拉多州红羽湖区(Red Feather Lakes)香巴拉山中心(Shambhala Mountain Center)举办的同名的静修(retreat)活动也是萨姜主张的,从这个早期的活动中产生了一批由跑者而来的禅修者。

以赤足跑而闻名的Michael Sandler,还有超马巨星Timmy Olson就是突出的例子。Timmy引领了名为“Run Mindful”的静修,Elinor Fish同样引导了修行跑步。

其他的跑者也将禅修作为通往正念的途径,虽然他们不评判自己“注意到”或者“关注到”这一点。包括超马界的传奇:Scott Jurek,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子马拉松铜牌得主:Lorraine Moller(她也是1984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冠军),以及已经淡出的昔日明星:Melody Fairchild。

不过,我们也不用认为“正念”是个新词。虽然这个词在国内的媒体中非常流行。最优秀的长跑运动员总是用“冥想的心灵”来跑,虽然他们可能不会这么说。但他们确实会这么做,否则他们可能就不会是冠军了。

Arturo Barrios曾经是最好的大学生运动员,在20世纪80年代初,他在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上学时,他就承认,如果他没有以正念奔跑,就不会成为5次世界纪录的保持者,并在88年奥运会上获得万米第五名。

那意味着什么?“mindful”已经成为了社会的文化基因,在日常对话中泛滥,涉及到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在Barrior的例子中,还是其他以此而到达顶峰的跑者,“mindful“仅仅意味着关注自己的身体、思想和情感是如何应对训练和比赛的,这三者之间又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

对跑者来说最重要的是,接纳我们的内心感受,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情绪,还有就是不要尝试强迫自己完成训练或者比赛。

变得“mindful”就是Scott就是在他WS100七连冠之路上为改变饮食和训练所做的。两次美国奥运代表队选手 Alan Culpepper就曾在“mindful”的影响下,决定不再和他的朋友Adam Goucher和Jorge Torres进行恢复训练,而是以他认为需要的配速自己恢复。

Weinstein现在是“用心奔跑”(Running with the mind)网络课程的项目发展经理,他编纂了由跑步、瑜伽和禅修这三个不相干的部分组成的,他称为“新兴冥想体育运动”(the emerging movement in mindful athletics)。

“用心奔跑”项目最近在Kickstater发起了公募,将持续到月底。Weinstein说这次的最终的布标是为了将萨姜的教导带给数以万计的,无法参与每年一度的静修的跑者们。

这些教导,无论是否在静修中,都存在于Running with the Mind of Meditation这本书中,网络课程虽然简单,但还是很有力量。课程会告诉我们这样一个观点:我们需要建立好有氧训练的基础,所以我们需要禅修的基础。即使是一个像萨姜的大师早年入道的时候也曾在“心猿”那样的无法安静的境地中徘徊。

你接受已然发生在过去的事,不再去计较得失,不再为未来,为下一次比赛或者训练忧虑。而是把眼光放“活在当下”(the power of now)。

“我听说过正念,但直到你看到过有人真的生活在其中,它才不会是你脑海中的一个幻想。“Weinstein在解释第一次看到仁波切时迸发出的感官的触动时说道,”他早就在那条道上了。那次经历打开让我打开了向人学习的心门。“

Weinstein 说我们的身板有很多的老师,但是当萨姜米庞仁波切出现的时候,他才是真的做好了准备。你也会遇到你的仁波切。

“正念是非常内在的,当我看到一个人真的觉醒了,我们之间就能彼此分享经验了。人们不断地经历着这样的事,就像我受到仁波切的启示那样。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脂肪酱 脂肪酱

    更多的 只是口号。。。

    2016-04-12 17:25:41 回应

  2. 无敌小胖旋风 无敌小胖旋风

    好虚幻

    2016-04-13 10:18:25 回应

  3. Shayne Shayne

    好有禅意,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参透。

    2016-04-13 11:03:2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