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斯科特•尤雷克,再次启程(下)

“…我总是被越野步道吸引,因为在那里充满着挑战,我在那里度过了无数艰难的时光,更重要的是,自然总教会我许多事情。他们与我的生命交织在一起,不管我是否曾期待。”

六、Neat Adventure

斯科特的“存粹的冒险”穿越14个州,从乔治亚州出发到缅因州的卡塔丁山山巅结束的总长2189英里的赛道。乱石遍布,虬枝峥嵘,山势险峻——其中总爬升高度达到了515000英尺(97.539英里,156.974公里),几乎是太平洋山脊的两倍,这也吓退了许多试图挑战它的全程行者(thru-hiker)。

“阿巴拉契亚比太平洋山脊,也就是科罗拉多步道要难那么一点”,曾多次获得100英里越野赛冠军的卡尔迈尔策(Karl Meltzer)表示。卡尔现年48岁,居住在犹他州的桑迪市。在新罕布什尔州成长的过程中,他也完成了附近的阿巴拉契亚步道的一部分,并且两次被认为创造了已知最快时间(FKT)记录。“赛道很需要技术,怪石嶙峋,盘根错节,山路陡峭,道路湿滑,永无止境,你可以看到熊,麋鹿,湿地,沼泽,大河边的浅滩,”卡尔又补充道,“这样的小路让人们重回自然,因为如果只盯着地图,他们不会知道自己到了那里。”

("neat adventure": 遍布岩石、根茎、泥淖的2189英里)

在斯科特在五月走上阿巴拉契亚步道时,已知最快时间记录由来自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市的詹妮弗法尔戴维斯(Jennifer Pharr Davis)在2011年,也就是她28岁时所创造的:46天11小时20分钟。放慢脚步是完成这条步道的关键所在——詹妮弗完成这条赛道没有迈开腿跑一步,她也因此而打败了那些跑了至少一部分路程的人,这个事实是再好不过的例证。

“我的办法就是尽可能的快速走完一段路,也尽可能地更加有效率”现年33岁的詹妮弗说,“关于这条步道的真相就是你注定要在将近一半的路程上远足。”

七、Run for Fun

斯科特与2014年5月份向詹妮提过要挑战阿巴拉契亚步道之后,他们就决定在第二年去那里旅行。然后,在2015年初,詹妮第二次怀孕了。他们又一次将目光聚焦到建立家庭上。

“我们想过,要是我在步道上的时候她还在怀孕,这样的情况会再糟不过了,几乎就像开着货车闲逛。这不再会是一段旅程,而是个让人失落的故事。”斯科特说。

今年的四月,詹妮又流产了。他们就下定决心把五月底的某一天作为挑战阿巴拉契亚步道的出发时间。“这就好像上帝对我们说,‘我们需要马上去做’,我们需要处理发生了的事。”詹妮说。

不同于和一年前和詹妮在太平洋山脊步道上的那些可以让人深思的一次次远行,阿巴拉契亚步道成为了灵与肉的归宿。思科特似乎发现了一个促使他向未知进发的新方法。

5月27日上午5点56分,斯科特从乔治亚州的斯普林山,也就是阿巴拉契亚山步道的南端出发。当詹妮看到斯科特在第一天越陌度阡的时候,她发现有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她似乎看到她的丈夫以前好像是因为某些义务而完成那么多的比赛,而在那天,詹妮说“他看起来打心眼里很开心。看到点亮他脸庞的那种犹如星火的情绪,我激动的不能自已。”

为了冲击已知最快时间,斯科特需要每天都跑48-56英里(77-90公里),这着实让人精疲力尽——可是,对斯科特来说,乐趣是最重要的。他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并且每天花半个小时和詹妮一起悠闲地共进午餐。

“有人会说我这是在浪费时间,但是我并不觉得每天的分分秒秒对我来说都是分秒必争的,因为我想要过得均衡一些。虽然很想打破记录,但是我更愿意看到这条宏伟美丽的步道的景致。”

(享受夕阳下的奔跑)


八、Friend Indeed

抛开那些没有考虑到的细节,他们也遇到了后勤保障的挑战。GPS设备不能工作,手机信号在森林中不能覆盖,这导致了沟通困难。詹妮不得不在路口送上纸质地图之后,又驾车冲进附近的城镇置办新鲜的农产品,富含脂质的土豆,以及她能找到的任何能够提供营养的产品和严格素食主义的原料,它们都塞满了货车。当斯科特的一天结束了,詹妮又开始解决第二天的后勤。

朋友合同性的跑者在不同的阶段都陪伴着斯科特:卡尔迈尔策克里希默尔(Krissy Moehl),她也是一名超马精英跑者,她在加利福尼亚州举办的太浩湖边缘步道创造了已知最快时间记录,大卫霍顿(David Horton),前阿巴拉契亚步道纪录保持者,路易斯埃斯科巴(Luis Escobar),斯科特亲密的摄影师朋友,还有其他不知姓名的人。他们的支持都让詹妮减轻了困难的任务。

“我们完全是没有组织的,但是当卡尔或者大卫到达那里的时候,他们会挑选出合适的货物,因为他们都是阿巴拉契亚步道上的老手,对他们来说,这就像是NASA的科学家在处理电子表格一样。”詹妮说。

(专业的技术团队)

卡尔和大卫会让斯科特保持运动的状态,当他想要停下来吃午饭的时候,他们会让他边跑边走。来自跑步圈和素食主义阵营的粉丝会在社交媒体上跟随着他们偶像的脚步,他们也在步道上和他们的英雄见面,有时我们会在粉丝们要求和斯科特陪跑合影的时候充当控制人流的保安。

“有几次我把人们往后退开,然后告诉他们等到斯科特准备好了再来。有时候这样的动作很有攻击性,不过斯科特待人很优雅,他真的是个专家”卡尔说。

在一开始百分之六七十的时间里都在跑,斯科特马上遇到了詹妮弗的幽灵。在田纳西州的大烟山,不到300英里,他就因为右膝髌骨肌腱炎停下来,祸不单行的是,他的左腿的股四头肌撕裂。仅仅七天过后,他就要用这两条受伤的腿跑。

“我想我们肯定完了”斯科特说,“他的团队把他带到旅馆上住了一晚,这是相当罕见的做法。大卫对他说,第二天可以试着走走,这样他就可到达37英里外的步道尽头,然后重新评估伤病。

但是每天行走37英里的话,斯科特可能不会打破纪录了,但是却可以为赶上记录的脚步提供缓冲的空间。

(素食主义午餐时间)


九、 Evangelion

让走路感觉好一些,这是斯科特在接下来的几天唯一能尝试着去做的。走的更顺利些吧,他想,这样就能让他的伤病好起来同时也让他能投入足够的里程。

“我这样做有好几年了,我的身体有很强的恢复能力,很快我每天能走50英里,并且疼痛也逐渐减轻。”斯科特说。

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不断的起起伏伏让他很高兴。“有些可以持久存在的美好就像你可以在低谷的时候遇到,但你又能从中爬起来的那种,它们是潮起潮落的一部分。”

大卫评价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斯科特的态度还是惊人的乐观,但我们不知道这样是否就足够了。“斯科特曾今跑过也赢过很多长距离的艰难比赛,但是他从没有完成过那么规模浩大,长距离的项目,这将竭尽所有他能做的。”大卫说。

在最后的10天,挑战来临了。当斯科特与佛蒙特州的泥泞作战的时候,斯科特冲击记录的空间不断收缩,新罕布什尔的岩石与根茎以及未知的,消耗精力的前往缅因州的疲倦跋涉也在等着斯科特。

6月12日上午5点30分醒来了,他只睡了一小时。这天也是詹妮的生日。在下午5点15分之前,斯科特需要走完18英里到卡塔丁山的山路,然后攀登5270英尺(1.6公里)到达顶峰,这也是步道的终点,然后打破詹妮弗的记录。

(终点就在眼前)

在抵达山脚的基地之后,斯科特一行已经匀出了好几个小时,于是他们就用5英里的山顶步道的步行庆祝了詹妮的生日。斯科特描述道,他们以良好的步速愉快地前进。这也是斯科特第一次确信这个记录就是他的,他也因此享受这一起爬山的美妙过程。

就在下午2点过后,他们就到达了顶峰。斯科特也以3小时的优势——46天8小时7分钟,创造了阿巴拉契亚步道的新纪录。斯科特一行和为了见证斯科特完成挑战,和随他一起登上顶峰的攀登者打开了一瓶香槟,享受着美好的景致,然后就走下了山。

斯科特一走到步道的一端,就因为香槟惹上了麻烦。巴克斯特国家公园的护林员就带着在公园内饮酒,乱扔垃圾(因为香槟洒在了地上),以及远足人数过多(计时大多是山顶的人群是独自登上的)的证据守候着他。在九月份,斯科特为饮酒支付了500美元的罚款,他在认罪协议中只承认了这一部分,由此去除了其他两项指控。

不过,对斯科特来说,更加不妙的是,护林员发布的谴责。在他完成阿巴拉契亚步道不久,巴克斯特的工作人员在公园的脸书主页上严厉批评了他。他们写道,斯科特发起了一次“集体活动”,这“与公园追求资源保护,爱护自然,尊总他人体验的目标是不协调的”。

斯科特以这次庆祝活动只是一场草根自发的活动来辩护,它的影响来自于社会媒体和口碑,而不是缘于一个运作良好的企业的炒作。他质疑了通过传讯自己让人们关注环境过载的有效性,以及这样的做法对他在公共空间的负面影响。

“我对公园的工作人员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引发舆论表示遗憾。我只是希望能鼓舞他人,只用一种充满敬意的方式对待脚下的土地。”

(在卡塔顶的山顶上庆祝新纪录)

这样的时间几乎没有争议,因为斯科特在很多方面,长期坚持不留痕迹的原则——这也彰显了巴克斯特工作人员表面上提倡的价值。

“当你提起斯科特时,可能他是最不该因为乱丢垃圾而被教育的吧”,斯科特的儿时好友见训练的伙伴达斯提说,“如果你想在比赛中打败斯科特,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他前面丢下垃圾然后开始飞奔,因为他每次都会停下来捡起它们。”

詹妮弗虽然对失去了最快的记录有些失落,但她还是为斯科特成为了一个能打破它的人而高兴。“斯科特是一个越野跑大神,在健康的生活方式上同样如此。此外,他创造记录所经过的路程要比我的长,我在失去记录之后,被采访的次数竟然要比创纪录时还要多。”詹妮弗说。

雁过无痕——用“最轻的步伐”跑过步道、荒野,留下最少的人为破坏,这对斯科特来说尤其重要,这也是他所做的某种反思,可能在他日后比赛生涯中的原则。

“通过演讲,写作,成为户外跑步圈的一员与完成阿巴拉契亚步道相比,对我来说同样让人兴奋。它们都是感恩,鼓舞和启发我的那些故事——我从那些故事中知道有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在与慢性病的斗争中生存下来,以及越野跑改变他们的生活。”斯科特说。

斯科特可能会写另一本书,虽然很可能写得没有那么快。他也会再进行一次长距离的远足,虽然与阿巴拉契亚相比不在一个层级上。最重要的是,斯科特希望,早日有个宝宝,然后有一个家。

无论斯科特眼中的未来是怎样的,那些越野步道将一直横亘在那里。“能让我重燃热情的是在山林间两三个小时的奔跑,或者是和我的妻子一起背包旅行。我总是被越野步道吸引,因为在那里充满着挑战,我在那里度过了无数艰难的时光,更重要的是,自然总教会我许多事情…他们与我的生命交织在一起,不管我是否曾期待。”斯科特说。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熊本乱太郎 熊本乱太郎

    偶像!

    2016-01-15 09:08:17 回应

  2. 湿哒哒 湿哒哒

    回去电子书买本《Eat and Run》看看,好像不错~

    2016-01-15 09:41:2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