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北美超马故事 | 硬石姑娘

一个人无法随意扼杀自己的目光,把眼睛变成空洞的洼地;一个人无法阻止自身趋向于世界的冲动,把身体变成暗中颤抖的生命雕像。 ——Simone de Beauvoir

如果你恰好在某个七月第二个星期五(注:1)的清晨走在科罗拉多山区小镇Silverton的街道上,你准会讶异盛夏时节这里的空气中仍然弥漫着的阵阵寒意,东方已经露出了淡红色,远处的山峰在晨光里渐渐显现出轮廓,夜终于过去,新的一天如同往常一样来到了。

寂静的街道上空荡荡的,一天一班从南边Durango开出来的观光火车还没有到达,除了早起营业的咖啡馆和餐厅,到处都还门窗紧闭着,只有自行车、跑鞋和滑雪板在门廊上随处散落着。

学校早就放假了,位于镇中心的中学体育馆里此时却是人声鼎沸,不断有选手打扮的人从里头出来,又有人陆续还在往里走,外面的12街两旁零零落落地停了些车,正中间竖了些各式各样的旗子和印了公羊徽标的横幅,以及还没有启动的电子计时器,这里看起来似乎是一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众越野赛的起点。

离出发的时刻已经很近了,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大部分人彼此都很熟了,他们中有人已经在这条赛道上跑过很多年了,脑海里能回放其中的每一处细节,也有些是第一次参赛的新面孔,想到为了这一天已经等了四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已是抑制不住地热泪盈眶。并无需太多交谈,人们只是相视一笑,就饱含了所有的意味深长。他们无从了解接下来的48小时,或是更长时间里将会发生的一切,也没人能说得清自己究竟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里。

“The Juans”,他们是这么来称呼这地方的,科罗拉多、犹他和新墨西哥州交界处的圣胡安山脉(San Juan Mountains)是落基山脉中最崎岖的地区之一,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地球上最为壮观的地质陈列室:这里最古老的岩石大约形成于18亿年前,在峡谷的某些岩壁处可清晰看到从寒武纪至今约5亿年的地质变迁痕迹,因沉积坍塌而成的火山坑,冰川融水汇集的冰斗湖,都在此随处可见。阿尼马斯河(Animus River)在西班牙语里是失魂之河的意思,这条126英里长的河流汇集了圣胡安山脉的冰川融水在采矿小镇Silverton流入阿尼马斯峡谷,随后进入新墨西哥州的圣胡安河并最终汇入科罗拉多河。美洲狮、熊、鹿和落基山羊长年在此地游荡,最早迁徙而来的是犹特人和派犹特人,然后是纳瓦霍人、科曼切人和白人,以及此后怀揣着淘金梦接管此地的采矿者们。

圣胡安山脉终年示人的似乎不是夏季里频繁的雷暴就是冬季里的皑皑白雪,水汽被西南风裹挟着穿越数百英里的沙漠迎面扑向锯齿状的山脊,然后颓然地沉积下来,化为山脊上每年大约500厘米的降雪。这里的林线基本上位于海拔3300米到3600米之间,而Hardrock 100(全称为:Hardrock Hundred Miles Endurance Run)的绝大部分赛道就位于林线以上那片荒寒、贫瘠和狰狞的区域里。

Hardrock赛道,从Grand Swamp 垭口远眺,©️Katie DeSplinter

科罗拉多的Hardrock 100赛道穿越圣胡安山区,起终点都在山下的采矿小镇Silverton,环道依次经过Ouray、Telluride和Lake City等地,方向每年轮替。选手们需要翻过13座海拔超过3600米的山峰,平均海拔超过3300米,最高海拔4281米,总爬升超过10000米,风雪、冰雹以及电闪雷鸣都是赛道上的家常便饭,作为北美最为艰苦的山地赛,绝大部分参赛选手都可以在赛道上享受两次日落盛景,平均要花41小时才能到达终点(关门时间为48小时)。而每年出发的140到152名选手中,其中大概只有10%到15%的女子选手。

Hardrock顺时针赛道(2016),©️Hardrockhundred

IT’S A GIRL

“I see this guy peering over the cliff above and he says, ‘We got a runner coming, it’s a pacer.’ And I said ‘I’m no pacer! I’m a runner!’ And He yells, ‘We got the first runner coming, and it’s a girl!’ That was cool.”

当2010年那个星期五的黄昏时刻,已在Grouse Gulch守候多时的Ben Woodbeck终于看到那个蓝T恤黑短裤白帽子的熟悉身影从远处陡直的坡上大步冲下来的时候,他当时的心情难以形容。这是Diana Finkel第三次参加Hardrock了,08年她第一次参加这比赛就以31小时09分夺得了女子冠军;紧接着09年她以27小时18分卫冕并创造了新的女子纪录;第三次来到Silverton,她希望自己能继续赢,更希望自己在面对即将而来的所有未知时能表现得无所畏惧和有力量。

很难形容七月里的这场比赛对于Diana的生活到底有着怎样的影响,训练从当年的二月就正式开始了,冬季先通过自由式越野滑雪来训练体能和力量,一开春就用频繁的越野赛来充当长距离训练,等到圣胡安山高处的冰雪基本融化干净了,她和Ben就会花五到六天的时间把整条赛道完整跑一遍。这一年的赛前,他们已经来这里跑过四次了,所有的细节都已经刻在脑海里了,可以放松的赛段,需要咬牙用力提速的地方,所有的爬升下降拐弯,所有的疲惫与挣扎……

2010年的Hardrock注定是一场令Diana永生难忘的比赛,说是彻底改变了她的越野生涯或许也不为过。比赛从一开始就跟预想的一样顺利:27英里处的第一个大补给点Telluride,Diana第四个通过,比排名女子第二的Darcy Piceu(那时候叫Darcy Africa)领先超过30分钟,等到了43英里的Ouray,她就已经升到第二,前面只有一个男选手了。Ben刚到56英里的Grouse Gulch,一个拿着无线电通话器的工作人员就大喊“Diana Finkel已经处在第一位,她马上就要到这里啦!”补给站一下子沸腾了,所有人都在欢呼,Ben却开始坐立不安了,按计划他会陪Diana跑完剩下的44英里赛道直到终点,之前他在许多重要的比赛里给Diana陪过跑,Leadville,Angles Crest,他陪她踏上那些旅程直到站上最高领奖台,然而今天……Hardrock的赛事总监Dale Garland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他旁边“今天夜里可真是任务艰巨啊,你能把她第一个带回来吗?”

几乎Diana一进站,他们就即刻出发了,先是去往赛道最高点Handies Peak的长爬升,紧接着是漫长的下降,通过72英里的Sherman补给站后,再次努力地快速爬升,然后再下降到Pole Creek,一切都在照计划进行,甚至比计划都还要顺利,他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进着,甚至一度觉得也许领先优势已经足够大了。

然而疲劳伴随着深夜袭来了,从最后20英里开始,Diana的状态急转直下,上坡越来越艰难,很快平路和下坡也只能走了,跑已经几乎不可能了,Diana甚至开始一次又一次地频繁摔倒。Hardrock的冷酷赛道对于出征者们没有半点怜悯之心,一旦丧失力量,就会遭到无情地摧残和报复。各种陡峭的下坡,尖利的滚石,一次次挣扎着起来,然后马上又被打倒,她的身体似乎已经完全崩溃了,被赛道折磨得体无完肤,让一旁的Ben几乎不忍直视。

过了Cunningham补给站,离终点还剩最后9英里,Jared Campbell和他的陪跑员赶了上来,在场的四个人对这个艰难时刻其实都已经准备多时了,Diana平静地让出了赛道,“Today, Diana, you are my hero”Jared渐渐消失在视线里,Ben有些哽咽,可Diana没有哭,她一边继续挣扎着往前,一边念叨“I just can't run. I just can't run. I have no quads. I…Just...can't...fucking...run”,至此,她在这场北美最艰难的山地赛里已经领跑了超过45英里。

她仍然是第一个亲吻到山羊石的女生,所有人里第二个到达,28小时32分,至今为止Hardrock第三好的女子成绩,比那年的男子亚军26岁的Mike Foote快了整整一个小时。

2010年Diana Finkel的冲线时刻,©️Scott Willoughby

可严酷的报复还远没有结束,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Diana就住进了家附近的医院,很快又被转送到丹佛的肾科中心,横纹肌溶解,肌酸酐飙升,肾功能严重受损,全身插满管子,每隔两小时一次的血液化验,紧急透析……医生告诉她以后可能都要靠透析维持生命,肾脏移植或许是最好的结果。然而数据却缓慢地在好转了,肾脏在停摆两周之后似乎渐渐复苏了过来。医学并不能完全解释所有这一切背后的原因,每个完赛超长距离的选手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脱水和电解失衡,都会肌酸酐超标,Diana前半程状态良好,所有的补给配速都参照计划进行得有条不紊,“也许就只是发生了而已”她的主治医生最后只能这样总结。比赛结束后Diana在医院里躺了整整16天,终究还是赢回了这场比Hardrock更为漫长和艰险的战役。

超长距离越野赛是为数不多的男人和女人真正同场竞技的运动,他们在同一条赛道上同时出发,经受同样来自身体和心理,甚至恶劣环境的考验,并以同样的时间记录系统判定成败。在超长距离赛事里女选手取得出色成绩不是没有过,Pam Reed 2002年就在臭名昭著的Badwater夺得了总冠军,为了证明这绝非偶然,第二年她又返回去复制了一次胜利;2015年Alissa St Laurent在Canadian Death Race击败了包括接力队在内的所有男女选手,然而这里是Hardrock,是整个北美最艰难的山地赛,这场show的主角似乎从来都不是女人。

2016年152名参赛选手里只有16名女选手,这并不是特例,每年大概会有16到19名女选手站在比赛出发点,其中11到13人能按时完赛,也就是说只要能在这里完赛,就有很大希望进入女子前十。而在Hardrock历史上,由一名女选手领跑几乎半程,这是绝无仅有的一回。

Diana Finkel在Hardrock赛道,©️iRunFar

她几乎永远是第一个到达补给站的女选手,©️1000letters

经过一整年的调整和恢复, Diana依旧出现在了第二年的Hardrock比赛起点,并第四次蝉联女子冠军,总成绩第五名。2012年,她在一路领先的情况下,在85英里的Maggie Gulch突然退赛,Darcy Piceu这位横扫HURT、Cascade Crest和Wasatch等诸多大赛,位居落基山大满贯纪录榜首的山地女王,终于等来了站上最高领奖台的机会,此后的2013,14年,同样的剧情一次次重演,Diana总是以惊人的配速在前程遥遥领先,然后在接近终点时因为身体状况退出比赛,女子领跑者的角色继而由一开始配速谨慎的Darcy取代......或许2010年之后的Hardrock,对Diana而言,一开始的目标就已经不仅仅是赢得女子冠军或者创造纪录,对于2010年的那个七月,她终是心有不甘。

Cunningham Gulch补给站,91英里,2013年,©️Nick Triolo

2015年Diana在五月份就早早地退出了选手名单,她没有再出现在这年Silverton的出发点,而Darcy Piceu在成就三连冠之后迎来了另一个强劲对手新西兰人Anna Frost。在这年的比赛里Anna先发制人,夜里因为受低温困扰失去领先位置,天亮后,她的状态逐渐回升,终于在最后12英里又重新领先直至终点,而得益于激烈的竞速,Darcy也终于冲破了29小时的大关,成为继Diana Finkel和Anna Frost后,第三位跑进29小时的女选手,然而,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Darcy Piceu在赛道上,©️Myke Hermsmeyer Photography

Diana Finkel

年龄:44岁

居住地:美国科罗拉多州

主要成绩:

Angeles Crest 100 2003(女子冠军,总排名第12)

Leadville 100 2006(女子冠军,总排名第7)

Hardrock 100 2008(女子冠军,总排名第6)

Hardrock 100 2009(女子冠军,总排名第3,现女子纪录)

Hardrock 100 2010(女子冠军,总排名第2)

Hardrock 100 2011(女子冠军,总排名第5)

BALANCE

2015年7月10号早晨5点多, Lewis一家就已经到了Hardrock的起点区,Ben头天半夜就醒了,然后就再睡不着,他不是什么越野跑新手了,但考虑到这是他第一次站在这比赛的起跑线上,其实这一切都再自然不过。Bethany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她四处张望,关注着陆续到来的选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5点50分,所有的选手都已经检录完毕,看来今年Lewis家只有一个人能参加比赛了,Ben有些黯然,只有他知道Bethany为这个赛季的训练到底付出了多少,她的状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此刻她全身装备齐整,甚至连补给包都已经投递好了……他看了看她,并没吭声,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来微笑着挽住他的胳膊,按照备选计划,她会陪Ben跑从Grouse到Chapman的40英里,她知道自己会是个好陪跑员。

在每年十二月初那场全球瞩目的Hardrock的抽签仪式上,也许最为残酷的结果并不是彻底落选,而是名字列在Waitlist的前20位,希望还没彻底破灭,没理由当时就放弃,然而一切难说,除了埋头苦练,似乎也别无他法。Bethany Lewis列在当年Never类的第14位,赛前几周她的名字升到了第二位,之后就一直停在那再也没能往前挪动。

与UTMB和Western States等其他炙手可热一票难求的赛事不同,Hardrock并没有精英优先准入的机制,每年大概140到152个名额,分成Vetaran(完赛Hardrock 5次以上)、Never(从未参赛)和Else(其他)三个组别,所有人依照过往比赛经历进入各自类别抽签,唯一拥有豁免权的只有前一年的男女冠军。即使出色如Kilian Jornet,在首战前也依然等待了整整三年,这是Hardrock的独特之处,也是它长期以来的坚守。

2017 Hardrock的抽签结果,©️Hardrockhundred

那年Ben跑得不赖,一路上大体还算顺利,他和Bethany在下Oscar’s Pass时因为找路耽误了大概45分钟,可比起包括Kilian在内的其他选手的情况,这压根也不算坏,Ben最终以27小时55分第七个到达了终点。

Bethany和Ben在Hardrock赛道上,2015,©️BenRunLong

一年后,Bethany终于真正站上Hardrock的起点,她觉得这回自己真的准备好了,从未出发前如此有信心,可挑战很快就接踵而来:她在15英里处的一次雪坡滑降时拉伤了大腿,肌肉一直持续痉挛,不得不频繁停下来拉伸和按摩。上一年她在加拿大的Fat Dog遇到了从未想象过的境况,极度恶劣的天气,肌肉撕裂,没陪跑没后援,最后30英里她都是一瘸一拐走下来的,当时她觉得那是自己跑过的最悲壮的百英里了(她仍然夺了冠并打破了女子纪录)。

眼前的情况似乎比那还糟,和她一起出发的Ben早早地因为脚踝扭伤退了赛,她只能又孤军作战,大腿已经彻底废了,动作早就变了形,肠胃也不给力,大概有10个小时都没吃下东西了,独自一人面临着艰苦的赛道和状况百出的身体,早已失去竞技能力的事实也让她觉得沮丧。她斗志全无,甚至在补给站大喊着要退赛,可还是勉强继续了。

纠结与挣扎中,她想到在海拔将近4000米的Kroger’s Canteen补给站,男生们(Ty Draney,Jared Campbell, Roch Horton)一起全力帮她按摩,她想到她为这一天等了多久,在此之前她有多想在这里完赛,还有赛道上那些为数不多却坚韧无比的姑娘们,她用山上的积雪冰敷,靠杖来应付爬升,给自己打气去做所有能做的一切,然后一路往前。

Bethany在Hardrock赛道,2016,©️Jared Campbell

Bethany在Hardrock赛道的最后阶段,2016,©️iRunFar

Bethany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Hardrock,她仍然获得了季军,31小时56分。其实所有人都相信她在这里可以走得更远,在北美越野界,她低调得几乎连雷达都探测不到,却从很早起就一直在展露惊奇。

2011年4月,当Krissy Moehl和Devon Crosby-Helms协作成功打破了保持了八年之久的大峡谷R2R2R女子穿越纪录的消息震动整个北美越野跑界时,人们没想到四天之后,她们的纪录就被Darcy Africa刷新。更出人意料的是,仅仅半年之后,一个来自犹他州的年轻皮肤科医生一反常态地从北沿出发(基于最优方案挑战者们通常会从南沿出发),将此纪录重新改写。跟Moehl和Africa这些已在Hardrock、UTMB等诸多大赛频频闪光的名字相比,几乎没人知道Lewis是谁,人们不知道她才开始越野跑两年就站上了Speedgoat(注:2)的最高领奖台,不知道她还在读医学院期间就达到了马拉松奥运会B标,当然也不曾注意到在她尝试自己的第一个FKT(Fastest Known Time)时,先生Ben全程都跟随在她身后。

Ben陪同Bethany完成了R2R2R的FKT,©️BenRunLong

打破R2R2R纪录后,很多人讶异她为什么要选择从北沿出发(这样貌似难度更大),后来她接受iRunFar采访时才坦言仅仅就是因为Ben之后要立即赶回犹他州工作,这样可以节省至少三个小时的车程。

2011那年,除了创造了R2R2R的最快纪录,Bethany还获得了Pocatello 50公里和Speedgoat 50公里的冠军以及Red Hot Moab 55公里的亚军,而这一整年Lewis一家需要应付和平衡的还包括:Ben的第一个百英里(他最终获得Bear 100的亚军),Ben的工作(他当时是精神科的住院医生),Bethany的工作(她当时是皮肤科的住院医生),两个人的日常训练,还有他们只有一个月大的女儿Ada。

或许这一切对于Hardrock的神仙眷侣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获得今年女子第七名的Rachel Bucklin和先生不仅要全职工作,还要应对三个7到13岁的男孩,日常起居,男孩们周末各自的运动课,一不小心就容易乱成一团,两个人的训练通常都是轮流的,比赛都需要严格挑选,双方的重心也会尽量交替,要是遇上一年内两个人都有大赛或有人处于伤病康复阶段,相互支持和包容就特别重要。iRunFar的主编Bryon Powell和Meghan Hicks,长年满世界飞报道各种赛事,只能在堆积如山的工作中见缝插针地安排长距离训练,在他们的Hardrock年里(夫妻双双中签),他们不但要努力完成好自己的比赛,也必须在媒体人和选手模式之间迅速切换。

而在Hardrock,令人惊叹的还远不止如此,2007年Emily Baer带着她刚出生的小宝宝Bernard踏上了她的第五次Hardrock之旅,在沿途的每一个补给站,除了常规补给,她竟然还在给Bernard喂奶。而且这一切似乎都没怎么影响她,31小时41分,那年她获得了女子亚军,总排名第八,创造了她在这里的个人最好成绩。西班牙人Emma Roca,今年的女子亚军,当被问起她运动生涯最艰难的状况时,这个经历过高温酷寒极度睡眠剥夺等各种极限考验的跑者,会说其实最艰难的还是在哺乳期间仍坚持训练,为了保证哺乳,她甚至曾在探险越野赛(注:3)途中持续使用奶泵,然后转头一饮而尽,对自己的团队笑称这是她的“专属魔力饮料”。Barbara Olmer,今年的第12名,2013年在Rocky Racoon 100获得了“Most Miles Breastfed”奖,她说那次完赛比Hardrock奖牌都对她意义重大……

也许当竞技的色彩不再单一,多重角色的驾驭和把握,让她们更懂得从赛道和自然中汲取能量,并通过驾驭平衡中的敏锐感知,达到艺术家般对身体的灵动掌控。然而更美妙的是,对于比赛和高山的热爱,让她们无论面对怎样的挑战,都得以在这里展现出最好的自己。

Bethany和Ben每次一起出门比赛,总要确保他们的女儿Ada被安置妥当,才会放心离开,可在Hardrock他们从不用担心,因为总有一整队的人抢着当他们的Baby Crew。

吉祥三宝,©️iRunFar

Bethany Lewis

年龄:38岁

居住地:美国犹他州

主要成绩:

Speedgoat 50 2011(女子冠军,总排名第12)

The Bear 100 2013(女子冠军,总排名第4)

Wasatch Front 100 2014(女子冠军,总排名第9,现女子纪录)

Speedgoat 50 2015(女子冠军,总排名第12)

Fat Dog 120 2015(女子冠军,总排名第9,现女子纪录)

Hardrock 100 2016(女子季军,总排名第12)

大峡谷Rim to Rim to Rim双重穿越现女子纪录(8小时25分26秒,2011年)

Betsy和Betsy

Hardrock是有两个Betsy的,来自科罗拉多州的Betsy Kalmeyer(Betsy K.)和来自加州的Betsy Nye(Betsy N.),两个都是资深Hardrocker,两个都令人惊叹。96年Betsy K.在自己的第一届Hardrock就以40小时43分获得了女子冠军,99年第二届她就把完赛时间缩短到31小时55分,成为第一位进入了总排名Top 10的女选手,01年她更是进入了前三甲,并成为Hardrock历史上第6位突破30小时大关的选手。而Betsy N.自打99年第一次参赛登上领奖台,成绩就一直稳定得惊人,几乎从没掉出过女子前三强,03年她获得女子冠军,06年她以22小时54分和32小时52分成为第一位完成Western States/Hardrock Double(之间只隔两周)的女选手,并创造了自己在Hardrock的个人最好成绩,还不可思议地在同年卫冕Wasatch Front(她曾在那里6次夺冠)。在Hardrock的很长一段历史里,如果你想要问鼎Hardrock的女子冠军宝座,就必须冲破来自两个Betsy的严防死守,其难度可想而知。

Betsy Kalmeyer夺冠后和陪跑员Dick Curtis在一起,1999年,©️Julie Arter

如今已身为Hardrock赛会委员的Betsy K.已经记不清当初是在哪本山野杂志上第一次看到那条关于圣胡安山要举办一个新比赛的消息,她当时就按捺不住想报名,结果被朋友劝住了,所以没能参加92年的第一届比赛。95年她还是想去,结果那年因为降雪太多比赛取消了,于是在又苦苦等待了一年后终于来到了圣胡安山。

就在那次,35岁的越野老手Betsy K.遭遇了运动生涯里最大的认知危机,她以前从来没在比赛里迷过路,觉得百英里的比赛哪怕迷路一小段也肯定玩完,结果第一年来这里她就至少迷了三回;她以前比赛也从没跌倒过,可一来Hardrock就迅速习惯了摔跤这回事,选手们还特意总结出这里的几种常规摔跤类型,大体分为平地滑倒背部着地型,陡下坡重心失衡两腿交叉型以及因树根或石块造成的终极狗吃屎型,如此一来,一路上分门别类统计摔跤次数,也成了赛道上的娱乐之一。

回忆起这二十年来的经历,Betsy和Betsy一直都试图找到管用的好法子,然而好像到头来都是徒劳。有人说早点开始正式赛季训练比较好,也有人说冬天多滑雪存储体能比较重要,有人说赛前应该把训练量特别减少,也有人说根本不该减太多,对于来自平原地区的选手提前来适应海拔应该是有效的,也许平常多穿湿鞋跑长距离比赛时会更习惯一点,可一切都很难说,每个人,每一年的比赛都不一样,在赛道上,你就是永远都不知道在哪会被坏运气击中,或者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跌入低谷,你永远只能勇敢面对未知,以及享受当下。

Betsy Nye在Hardrock赛道,©️Blake Wood

如今Betsy K.已经完赛过整整17次Hardrock了,只排在Kirk Apt(22次),Blake Wood(20次),Randy Isler(18次)和Mark Heaphy(18次)的后面,Betsy N.也完赛过15次了。她们说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自己一次次回来,早些年每次完赛后,她们总急切地想下一次自己一定可以做得更好,现在她们似乎越来越多地感受到那些动人的瞬间,她们在赛道上看到选手们沿途挥洒John DeWalt(注:4)的骨灰,他是那么有趣的一个家伙,那双蓝眼睛永远能在赛道上给人鼓舞和欣喜,大家也总经过Joel Zucker(注:5)的纪念碑,在他最喜欢的Grand-Swamp垭口,她们记得他每次冲过终点时标志性的尖声狂叫,以及赛道上的他浑身洋溢着的痴迷沉醉,也许他此刻正微笑着看着这些认识和不认识的家伙从自己面前经过。

Betsy Kalmeyer正参加自己的第17次Hardrock颁奖礼,©️iRunFar

Blake Wood在Joel的墓前,©️Myke Hermsmeyer Photography

这些年来,她们看到Hardrock一点一滴的变化,赛道一直在完善(也可以说在变得更难),路线标记比之前更好,热情的亲友团和观众在沿途鼓舞着每个选手,媒体的到来也让比赛更受关注,当然这也导致更一票难求了:2017年的参赛名额只有145个,申请者却多达1966名,第一年申请者的中签几率只有0.6%,这看起来有些疯狂,甚至让人申请抽签都颇感压力。可每次回到这里,山道上就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简单的采访过后,最备受瞩目的选手也能自在地享受天伦之乐或独处时光,其实有些东西从没变过,Hardrock依然还是Hardrock,还是一如二十几年前那样沉静不动声色。

Hardrock赛道,©️Philipp Reiter

她们也一年又一年地感受着自己的变化,如今每一年的比赛都比之前要难上几分了,以前那些漫不经心的事好像都慢慢成了问题,Betsy K.越来越受到肠胃的困扰,第一年出状况的时候,她简直要崩溃了,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可是当夜晚过去,太阳重新升起,她觉得自己又找回了过去拥有的力量,现在她渐渐学会了在比赛中持续少量地进食来适应肠胃,也更有耐心去倾听身体的感受了。Betsy N.对海拔的反应越来越大了,而她也更懂得根据自己的特点,去把握不同爬升下降赛段的节奏了。随着年纪增大,要平衡的琐事越来越多,工作,家庭,也许每年在此出现本身就是不小的挑战,可只要能回到这里,和朋友们重聚,尽情享受山野,一切付出便都是值得的。

Betsy Nye正在最为擅长的陡降赛段,©️Blake Wood

两个Betsy和朋友们在著名的Kroger’s Canteen,你能否想象照片里这些人加起来总共已经完赛Hardrock 82次,©️Mindy Knoles Campbell

然而她们的好奇不止如此, 2015年10月,Betsy K.踏上在中国举行的八百流沙极限赛的征途,她是第一个完成的女选手,总用时108小时47分,她一直向往戈壁,她说那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比赛,是与Hardrock截然不同的体验;而就在此前一个月,Betsy N.在家附近的Tohoe 200英里耐力赛里以75小时07分获得女子亚军,她说这次跑得好开心,让她重新找回了1998年第一次参加百英里赛时的感觉。

Betsy Kalmeyer

年龄:55岁

居住地:美国科罗拉多州

主要成绩:

Leadville 100 1990(女子季军)

Hardrock 100 1996,1999,2001,2004,2006(女子冠军)

Hardrock 100 2000,2003,2005,2008,2014(女子亚军)

The Bear 100 2000,2004(女子冠军)

Bighorn 100 2005(女子冠军)

Ultra Trail Gobi(女子冠军,总排名第8)


Betsy Nye

年龄:52岁

居住地:美国加州

主要成绩:

Wasatch Front 100 2001-2003,2006,2008,2009(女子冠军)

Hardrock 100 2003(女子冠军)

Bear 100 2003(女子冠军)

Cascade Crest 100 2010(女子冠军)

Hardrock 100 2006(女子亚军)

Hardrock 100 1999-2001,2007,2008,2010,2011,2013,2014(女子季军)

Tahoe 200(女子亚军)

2016年12月3日美国山地时间下午两点,2017 Hardrock的参赛名单已通过抽签全部决定,中签名单中除了Bethany Lewis,Betsy Kalmayer和Betsy Nye,还有卫冕冠军Anna Frost(2015和2016年女子冠军),三届冠军Darcy Piceu(2012,2013和2014年女子冠军),2015 UTMB冠军Nathalie Mauclair以及2016 UTMB冠军和UTWT年度总排名第一位的Caroline Chaverot,这将注定是史无前例的一次对决。

The show will start soon.

2016硬石姑娘的完赛合照,©️iRunfar/Bryon Powell

(前排左起:Betsy Kalmeyer,Betsy Nye,Darla Askew

后排左起:Bethany Lewis,Meghan Hicks,Rachel Bucklin,Anna Frost,Jill Bohney,

Tina Ure,Emma Roca,Barbara Olmer,Andrea Feucht)

注释:

注1:偶尔也会在第三个星期五。

注2:由北美著名越野跑选手Karl Meltzer于08年在犹他州雪鸟滑雪地创立,因其极具挑战的爬升和复杂地形,每年都能吸引到全球最顶尖的越野跑好手参加,竞争十分激烈。

注3:Adventure Race World Series,是遍布全球的越野探险系列赛事,目前有14场持续时间为4到10天,包括越野跑、山地车、皮划艇以及定向技能挑战的长距离赛事。每项赛事的前两名可获得资格参加年度锦标赛, Emma Roca所在的团队获得了2010年Bimbache锦标赛的冠军。

注4:John DeWalt(1936-2013),从1996到2009年期间,连续14次完成Hardrock,最后一次完赛时73岁,在此期间他也多次参加Barkley Marathons。

注5:Joel Zucker(1953-1998),1996-1998连续3次完赛Hardrock,因高血压引发的脑出血,在98年完成比赛后的第二天去世。Hardrock于1999年开始设立Joel Zucker纪念奖学金,至今已资助65名当地中学生,共计67550美金。

特别致谢越野跑媒体iRunFar的图片支持,感谢他们精彩的赛事报道为本文提供的诸多原始素材。IT’S A GIRL亦改写自Ben Woodbeck的自述故事PACING DIANA。

Special thanks go to iRunFar for their amazing pictures and race coverage/interview. Also thank Ben Woodbeck for his original 2010 Hardrock story.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FredHu胡老师 FredHu胡老师

    爱燃烧是最有情怀的跑步媒体,没有之一

    2016-12-27 10:56:19 回应

  2. 榕小蜂 榕小蜂

    写得好,非常喜欢看你的文章。

    2016-12-27 17:30:54 回应

  3. 3疯 3疯

    外国女人就是彪悍啊,带着小宝宝,边跑步边喂奶···自叹不如,虽然我是个男的不会喂奶

    2016-12-28 13:33:3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