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7爱燃烧年终回顾 | 2017年十大运动装备事件

告别2017,爱燃烧与您一同盘点2017年运动装备行业十大事件。

2017年,整个运动装备大环境比较乐观,竞争加剧,科技日新月异,娱乐明星大行其道主导着年轻消费者的购买动向,越来越多的跑者愿意尝试新鲜的运动装备。

这一年,跑鞋领域涌现出了诸多的“黑科技”,如3D打印跑鞋和捆绑鞋带等;

这一年,迎来了一些科技的回归,但也有Brooks退出中国市场的遗憾;

这一年,运动和时尚的旋律在运动领域不断壮大,潮跑鞋崛起,但可穿戴设备前景不容乐观;

这一年,体育品牌竞争加剧,有扩大,有官司,更有破产;

这一年,明星忙着接体育品牌代言,设计师各处跳槽。

阿迪达斯的和耐克的「破二」跑鞋

2017年2月的东京马拉松上,肯尼亚选手基普桑 (Wilson Kipsang)以2小时3分58秒拿下东京马拉松,打破了东京马拉松赛会纪录,他脚上穿的是为他量身打造的“能量蓝”配色的adidas adizero sub2。这是阿迪达斯SUB2计划的第一步,阿迪达斯从2012年伦敦马拉松开始将SUB2作为一个概念来考虑,并开始研发adidas adizero sub2来实现这一目标。

基普桑在东京马拉松前

之后阿迪达斯的adizero sub2跑鞋被很多精英跑者上脚比赛,穿adizero sub2跑的最好的是柏林马亚军“首马最快”阿多拉,在芝加哥马拉松上也有几位穿黑色sub2的选手,但都表现一般。

基普桑在柏林马拉松前

与此同时,耐克开发并研制了破二系列鞋款,在2017年5月挑战马拉松跑进2小时(Breaking 2)的计划中,采用了Nike 4% System的定制Nike Zoom Vaporfly Elite运动鞋为三位挑战运动员量身打造的战靴。该系统载以超轻和柔软著称的Nike ZoomX泡棉,可提供能量回传,全长弧形碳纤维板提升跑鞋硬度的同时提供足够的推进力。

耐克“破二”系列鞋款

吉普乔格“破二”计划后

在柏林马拉松和芝加哥马拉松上,阿迪达斯和耐克的“破二”鞋迎来了正面交锋,就赞助选手的成绩而言耐克的Vaporfly Elite和Vaporfly 4%在竞争中取得了胜利。耐克更是在广告宣传中罗列了一大批上脚Vaporfly 4%的冠军选手们。

2017芝加哥马拉松男子冠军Galen Rupp

2017纽约马拉松女子冠军Shalane Flanagan

至今,耐克的Vaporfly 4%以及Zoom Fly迎来了多次限量发售,在Elite版本尚未成熟之前,耐克先推出了外观非常接近的Nike Zoom Vapor Street Flyknit让各位先解解馋。而阿迪达斯的adizero sub2仍然没有市售信息。

极限量发售的Nike Zoom Vapor Street Flyknit

阿迪达斯和匹克的市售3D打印鞋

2017年3月,一直在推进3D打印缓震科技的Under Armour更新了ArchiTech Futurist鞋款。

安德玛ArchiTech Futurist

2017年4月6日,阿迪达斯将3D概念更上一层直接推出了一款名为Futurecraft 4D的运动鞋,该鞋款是首款运用了3D打印技术制造的量产运动鞋,重要的是该鞋款进入到了售卖环节。

adidas Futurecraft 4D

随后,匹克在5月8日发布了首款3D打印跑鞋,该跑鞋售价1299元,成为了国内首款市售的3D打印跑鞋;6月19日,匹克再次揭晓了品牌的3D打印跑鞋2.0版本“FUTURE 2.0”,继续引领国内市场。

匹克3D打印跑鞋一代

匹克3D打印跑鞋二代

来到12月,美国体育品牌Brooks正在与惠普和3D打印鞋垫公司Superfeet合作,利用跑者自己的“跑姿测试”(Run Signature)技术和惠普的FitStation解决方案开发一款号称“迄今为止最个性化”的跑步鞋,这款新鞋会一如既往地遵循他们的要求,提高舒适度和性能,从而完美适应穿戴者的自然运动方式。据悉,该鞋款最快2018年6月就会上市。

Brooks 3D打印鞋底

其实,国内外各运动品牌关于3D打印鞋的研发一直在进行中,耐克、阿迪达斯、Brooks、安德玛、New Balance、匹克等品牌都在做进一步研制并不断对产品进行改造升级,随着阿迪达斯和匹克在3D打印行业的探索,跑鞋在未来的升级换代将会更好地造福跑者。

彪马新鞋带科技Netfit和NRGY回归

2017年可谓是彪马“风生水起”的一年。

2017年5月4日,彪马在纽约正式发布了全新的鞋面系统NETFIT,和之前的鞋带不同的是,彪马此番在鞋面和鞋带科技方面开始大做文章,随之发布了两双使用NETFIT鞋面系统的跑鞋,一双是偏向速度型训练的Speed IGNITE NETFIT,另一双则是偏向于慢跑训练的IGNITE NETFIT未来NETFIT。

彪马NETFIT鞋面系统

如今,该鞋面系统已经被用在旗下的跑鞋、足球鞋、训练鞋以及潮鞋上,从而全面代替目前的传统鞋面和鞋带设计。

2016年,随着法院宣布阿迪达斯的状告无效,彪马的缓震技术NRGY完全被解禁,Boost不再是发泡缓震唯一代名词,而以彪马可以无拘束地大力推广NRGY技术,但事实上彪马并没有把这一缓震大范围使用在旗下的产品中。

彪马在11月发布了NRGY的另一种科技形态Jamming ,而全新的PUMA Jamming跑鞋就是彪马的2017年收官之作,该跑鞋的最大亮点就是填充于大底中的NRGY能量球,运动时会在中底内自由移动相互碰撞,停下时则聚拢成型,从而为穿着者提供极佳的舒适性和能量回弹效果。通过透明的鞋底,可以清晰地看到NRGY圆珠颗粒随意地散落在中底,颜色不一,呈现出别具一格的图案和纹路。

彪马Jamming新科技

PUMA Jamming鞋款

Brooks退出中国市场

2017年末,最让严肃跑者扼腕叹息的要数Brooks被迫退出中国市场了。

Brooks于1914年成立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1972年起,Brooks正式推出自己的产品线。经过近40年的品牌发展,Brooks旗下的服饰及装备等产品已经涵盖了包括跑步、足球在内的多项体育运动,该品牌与New Balance、Saucony和Asics并称“世界四大跑鞋品牌”,在美国本土是最受欢迎的跑鞋品牌之一。而安踏公司在1994年才刚成立。

今年8月28日,安踏(中国)有限公司就被告东莞布鲁克斯思跑奇贸易有限公司与泉州新华都购物广场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一案正式提出控告,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原告安踏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因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350万元。安踏(中国)有限公司的商标于1999年1月20已申请了商标,而Brooks虽然在2015年就已经在中国申请注册商标,可是在2017年3月就已经被提出异议申请。最终,在2017年12月6日最终的判决是Brooks商标侵权案败诉。

Brooks仅进入中国3个月的时间,登陆Brooks官方旗舰店查询,全部产品确系已下架。另外,线下多家实体店也已将产品下架。

潮跑鞋的强势崛起

2015年前,说起跑鞋的时候,大多数人关注的是它的功能性。2016年开始,潮跑鞋概念进一步被引进,运动和时尚需要兼顾,那时候阿迪达斯的UltraBoost占领了潮跑鞋的半壁江山。

adidas UltraBoost

2017年,一大批潮跑鞋强势出现在跑者和时尚爱好者的视线中,而在2017年的Air Max Day上,UltraBoost迎来了劲敌耐克的Air VaporMax Flyknit,耐克也采用了一样的初期限量发售,后期大规模铺货的套路。

Nike Air VaporMax Flyknit

潮跑鞋一般以两种方式呈现——运动品牌自己的时尚设计如UltraBoost和VaporMax等,和运动品牌与潮牌的联名鞋款。2017年,阿迪达斯的KITH联名鞋款和耐克的The Ten系列制霸了一整年。更有锐步、Saucony、彪马、New Balance、亚瑟士、美津浓和李宁等运动品牌加入到混战中。

off-white x Nike 「The Ten」系列

不管你承不承认潮跑鞋的专业性,它们的确就是代表了2017年一大半的跑鞋购买市场。做一个好看的实力派在跑鞋领域也是说得通的。

「运动尖货」评2017年十大潮跑鞋(不含联名鞋款)——

adidas FutureCraft 4D;

adidas UltraBoost 3.0;

Nike VaporMax Flyknit;

Reebok Floatride Run ULTK

PUMA Jamming;

Nike Zoom Fly;

Nike Zoom Fly SP;

adidas UltraBoost Uncaged;

adidas UltraBoost Laceless;

Nike Air Max 97 Ultra.

智能穿戴设备的潮起潮落

2017年的运动穿戴市场以阿迪达斯宣布退出智能可穿戴设备市场收尾,该品牌称不再生产可穿戴设备,而是转向了软件研发。在这一年里,智能可穿戴市场的竞争越来越大,而智能市场热度大幅退减。从智能手环、智能手表,再到智能跑鞋和智能服装,这一切都没有那么容易了。

1月,在2017年CES会展上,New Balance和Intel合作带来了首款智能手表RunIQ;该会展上,时尚腕表集团Fossil宣布将在2017年推出300款可穿戴设备,包括手环和手表等;继收购了Pebble后,Fitbit又收购了另外一家智能手表公司Vector;

3月,小米也是联合Intel推出了90分智能跑鞋;

6月,CES 亚洲展上,佳明摩托罗拉公布了多款全新的可穿戴设备;

7月,可穿戴设备公司Jawbone在长期陷入财务压力之后,启动了破产清算程序;Intel砍掉了3年前收购来的健康手表公司 Basis,自行车头显设备Recon业务暂时没有更多新的消息;

9月,在AppleWWDC发布会上,苹果发布了Apple Watch 3;

10月,Fitbit布首款主打健康功能的智能手表Fitbit Ionic;

12月,双驰智能足球鞋荣获“2017中国设计红星奖”;可穿戴科技大会WT Wearable Technologies Conference)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

双驰智能足球鞋

而智能手表是智能穿戴设备中最薄弱的环节,智能手表厂商之间不同程度地存在“互相抄袭”行为,同时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也开始向包括智能服装、智能眼镜等智能穿戴“全领域”进军,入行门槛大幅度降低。

根据IDC公布的报告,整个2017年全球可穿戴设备的总出货量为1.132亿,预计到2021年时,这个数字将差不多翻一番达到2.223亿。基础款手环稳定增长,智能手表之类的更为高端和多功能的设备会成为下一阶段的增长动力,技术的沉淀、积累和创新在未来尤为重要,但总体不够景气。

体育品牌的冠名竞争

近年来,运动品牌在赞助顶级赛事资源方面的竞争尤为激烈。总体而言,各大品牌对跑步、篮球、足球、冰雪等运动十分的重视,机遇和挑战并存。大多数顶级赛事赞助依旧被耐克、阿迪、安踏、李宁、361°和特步等国内外知名运动品牌瓜分,中小品牌难以进入其中参与竞争。

这一年里,阿迪达斯线上北京马拉松首次举行,特步企鹅派对跑和李宁10K跑等系列赛继续大受欢迎,同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了跑步类的运动中。这一年里,特步成为国内跑步领域最大的赢家,成功赞助了29场大型马拉松,40余场跑步相关的赛事及活动,自主举办了“321全民跑步节”等。

特步赞助的武汉马拉松

361°成为2018年第十八届雅加达亚运会官方合作伙伴

1月,卡尔美“OLIMPO 20”足球正式成为中乙联赛官方比赛用球;

5月,耐克和上海马拉松组委会签署为期四年的合作协议,上马Speed X系列赛耐克少儿跑开始举办;

6月,361°成为2018年第十八届雅加达亚运会官方合作伙伴;

8月,CBA与李宁正式达成续约协议;同时,连续赞助3届全运会的特步又成为第十三届全运会福建、解放军、吉林、香港及东道主天津等代表团的合作伙伴;卡尔美体育赞助了全运会浙江、广东、陕西、宁夏代表团,而乔丹为北京、山东、辽宁、黑龙江和新疆等五大实力代表团和十支专业代表队提供装备赞助;

9月,匹克正式成为中国排球联赛官方赞助商及排球联赛装备类别独家合作伙伴;耐克正式接管了NBA的球衣生意;以及,安踏正式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体育服装合作伙伴;

11月,卡尔美正式成为五超联赛官方运动装备合作伙伴;

12月,安德玛和加拿大奥委会签署合作协议,首次与国家奥委会成为官方合作伙伴;匹克续约德国国家篮球队;以及,安踏发布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领奖服,助力中国体育代表团征战平昌;还有,卡尔美推出了中乙联赛2018赛季参赛球队全新的球服。

运动品牌的竞争、官司和破产

运动品牌的竞争不仅表现在冠名上,更多的是自身的营销状况上。总体上,运动品爱前三季度业绩忧喜参半,而中国市场的竞争尤为激烈。拿双十一的数据来说,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双十一”天猫运动户外类目品牌排行榜前十品牌分别为耐克、阿迪达斯、安踏、New Balance、李宁、斯凯奇、彪马、特步、安德玛和骆驼服饰。

“双十一”单日旗舰店中共有12个运动户外品牌旗舰店进入天猫双11亿元俱乐部。其中,耐克旗舰店单日成交更是突破了10亿元。

国际品牌方面,阿迪达斯在与耐克的竞争中略占上风,耐克在北美市场的业绩持续下滑,而阿迪达斯却得到了大幅度增长,彪马的估值已恢复至50亿欧元。指得一提的是,安德玛在2017年的竞争中败下阵来痛失美国第二大运动品牌的交椅,安德玛股价下跌了大约45%,蒸发了超过50亿美元的市值,公司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亏损

阿迪达斯、耐克和安德玛2017年第一季度业绩

耐克集团2018财年第一财季(2017年6-8月)销售额为90.7亿美元,净利润同比下滑24%至9.5亿美元。第二财季(2017年9-11月),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至85.5亿美元,净利润同比下滑9%至7.67亿美元,品牌市值重回1000亿美元;

阿迪达斯集团上半年销售额增长20%至104.85亿欧元。第三季度销售增长9%至56.77亿欧元,净利润大涨36%至5.27亿欧元;

斯凯奇上半年销售额为20.99亿美元,同比上涨13.04%,净利润为1.54亿美元,同比下降10.59%。第三季度销售额11亿美元,增长16.7%,净利润同比增长42%至9230万美元;

彪马前三季销售额同比大涨16.4%至30.96亿欧元,净利润较去年同期的6700万欧元暴增近一倍至1.34亿欧元;

亚瑟士前三季销售额减少1%至3102.92亿日元。净利润比去年同期减少15%至158.02亿日元;

安德玛上半年销售额增长7.7%至22.06亿美元,净利润亏损1458万美元。第三季度营收同比减少4.08%至14.1亿美元,净利润暴跌57.7%至5420万美元。

同时,国际品牌纷纷在中国开启了大型旗舰店和体验店——

安德玛长沙旗舰店开业

1月,安德玛长沙旗舰店开业,是安德玛在中国第二大规模的品牌旗舰店,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

3月,斯凯奇中国首家品牌体验店落户成都;

5月,上海地区最大的李宁品牌体验店亮相“世博源”;

6月,耐克北京国贸体验店正式对外开业,是北京面积最大、品类最全、足球产品最全的店铺;

7月,亚洲最大的JORDAN品牌旗舰店于北京世贸天阶开业;

9月,法国体育用品零售巨头迪卡侬大中华区新总部在上海浦东亮相,并命名为CHINA LAB(迪卡侬大中华区总部);

11月,耐克大中华区首家全新升级的儿童创新体验店落户上海。

国内品牌方面,安踏的领先地位依旧无人可敌,李宁保持着复苏的势头,但两者发展均放缓,国际品牌给国内品牌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

安踏2017年成交量

安踏体育安踏品牌产品零售金额与2016年同期比较录得中双位数的升幅,非安踏品牌则同比录得40-50%的升幅;

李宁销售点(不包括李宁YOUNG)于整个平台的零售流水按年录得低单位数增长,同店销售按年录得低单位数下跌;

特步同店销售表现录得中单位数增长,零售存货也连续4至5个月内保持在偏低的水平;

361°主品牌、童装品牌零售额有高单位数增长,ONE WAY品牌零售额实现高双位数增长;

贵人鸟营业收入同比大涨68%至23.14亿元,净利润同比下跌16.95%至1.48亿元。

2017年也是充斥着维权的一年,其中最忙碌的要数阿迪达斯,据统计,该品牌先后起诉了特斯拉Model 3、Forever 21、彪马和亚瑟士等品牌。

特斯拉Model 3和阿迪达斯logo

另外,

3月,斐乐起诉两家使用和该品牌近似商标的商家以及法定代表人、及其销售平台京东,获索赔941万元;

6月,彪马状告阿迪达斯“小白鞋”侵权;以及Uncle Martian被判赔安德玛30万美元;

7月,乔丹体育状告飞人乔丹,索赔百万元商誉损失;以及Lululemon状告安德玛抄袭文胸设计;

8月,New Balance在华打赢商标诉讼案;然后就是进入中国三个月的Brooks因商标原因退出了中国市场。

当然,运动品牌在2017年也是闹出了很多的乌龙和破产事件——

3月,贵人鸟发布更名公告,拟将注册名称由“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全能体育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天就宣布取消更名;

5月,晋江市人民法院发布公告中称,因公司管理人未能在延长的期限内提交重整计划草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十九条的规定终止喜得龙的重整程序,宣告喜得龙破产;

12月,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于媒体上发布债权资产包的处置公告,涉及德尔惠有限公司等三家晋江企业。其中德尔惠债权约6.37亿元,该企业已处于停业状态。目前德尔惠天猫旗舰店仍在正常经营,德尔惠网店工作人员表示,德尔惠公司虽然已经停业,但是品牌主体在去年已经变更给凯天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明星代言体育品牌

2017年,运动品牌签约娱乐明星出现了井喷的局面,流量瓜分速度越来越快,阿迪达斯和彪马是玩转明星代言最厉害的运动品牌,同时一向“高冷”的耐克和安德玛也加入到了明星争夺战中。总体上而言,国际品牌通过签约国内娱乐明星以此来加速布局中国市场,女性代言人大受运动品牌欢迎,而且代言的明星越来越年轻。

Selena Gomez代言PUMA

王俊凯代言Nike

2017年新增娱乐明星代言(据不完全统计)——

魏晨代言361°

耐克- 王俊凯、周冬雨;

阿迪达斯 Originals- Kendall Jenner、Adrianne Ho、鹿晗、杨幂;

阿迪达斯 NEO- 迪丽热巴、易烊千玺;

彪马Selena Gomez、杨洋、刘昊然、李现、古力娜扎;

锐步- Nina Dobrev、Ariana Grande、袁姗姗、吴磊、陈伟霆;

New Balance- PAPI酱;

美津浓- 菜菜绪;

亚瑟士- 土屋太凤、吉克隽逸、DJ Steve Aoki;

匡威Miley Cyrus、张艺兴;

斯凯奇- 唐嫣、李易峰;

安德玛- A$AP Rocky、长泽雅美、张蓝心;

安踏- 张俪;

特步- 赵丽颖、林更新;

361°- 魏晨。

设计师、高管跳槽和辞职

耐克旗下的设计师Tiffany Beers在研发自动系带系统方面起到了主导的作用,Nike HyperAdapt 1.0成功推出后大受欢迎。8月,她通过个人社交软件INS公布了其将离开就职长达13年的耐克,随后她前往特斯拉担任员工技术项目经理。

Tiffany Beers

随后,在耐克旗下效力22年的设计总监Ken Link宣布辞职,对鞋迷和耐克来了一记暴击。作为Zoom Kobe和Zoom LeBron两大系列的奠基人,Ken Link的价值不言而喻,更要命的是有消息称他转投到了竞争对手旗下。

Ken Link

安德玛在2017年就没有安稳过,不断掀起高管离职潮。2月,公司宣布首席财务官Chip Molloy因个人原因离职。2017年安德玛联合创始人、首席营销官、鞋履部门高级副总裁、运动时尚总裁、女装和童装总裁也都因为各种原因离职。11月,公司负责人皮特鲁普(Peter Ruppe)离职,他的职位由此前担任UA篮球部总经理赖安德鲁(Ryan Drew)接替;12月,其首席数据官(Chief Digital Officer)迈克尔李(Micheal Lee)和他的兄弟阿尔伯特李(Albert Lee)在今年1月离职。

Chip Molloy

11月,在Lululemon任职三年的创意总监Lee Holman已经因个人原因辞职,随后公司任命Rémi Paringaux为新的创意总监。

Rémi Paringaux

12月,安踏首席财务官林战宣布将离任。

林战(左一)

2017年是运动品牌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年,2018年作为体育大年将会迎来平昌冬奥会和俄罗斯世界杯等重大赛事,而国内外的马拉松赛事将越来越具备商业价值,运动品牌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新的一年里,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一周新鲜装备资讯」,更多第一手新鲜资讯可以关注爱燃烧旗下装备号运动尖货微信和微博

(注:图片来自网络,品牌数据出自品牌资讯中心及相关渠道)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今古圣人 今古圣人

    安踏也就这点出息和胸襟了,,抵制从我做起

    2018-01-21 17:00:4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