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日本何以被称为“世界上最爱马拉松的国家”?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2018年对于日本马拉松是一个意义非凡的年份。 

2月25日的东京马拉松是日本国内关注度最高的马拉松赛事,时年26岁的设乐悠太跑出了2:06:16,这不仅帮助他拿下了本场比赛的第二名,更助他成功打破尘封14年之久的日本男子马拉松的国家纪录。

设乐悠太在2018年东京马拉松上

惊喜不止这一个。同样是在这场比赛中,男子组前10名选手中有6人是日本选手,排名前9位的日本本土选手均跑进了210大关。我们稍微对比一下,就能知道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成绩,同样是2018年,美国全年一共只有盖伦·鲁普2次跑进210,而中国那一年的最好成绩,是李子成在北马上跑出的2:15:53。 

没过两个月,捷报再度从波士顿传来,当时还是政府公职人员,只用业余时间来跑步的川内优辉,在大雨瓢泼,气温极低的恶劣比赛环境之下成功突围,以2:15:58的成绩拿下了大满贯赛事的冠军。

川内优辉冒雨夺冠 

更精彩的故事发生在同年的另一场大满贯赛事之上,又一位日本选手,大迫杰以亮剑姿态拿下了芝加哥马拉松的第三名,而他跑出的2:05:50,将刚被打破不久的日本男子马拉松国家纪录再度刷新。 

在之后的1年多时间里,突破势头被继续延续——大迫杰第二度将日本国家纪录刷新,象征着日本顶尖选手的实力在继续向世界一流水平迫近,而2020年至今已有29人次跑进210大关也表明日本马拉松人才济济,不缺后备力量。

大迫杰再破纪录 

当然,日本民间的大众跑者实力也不差,有数据显示,日本2019年国民的马拉松平均完赛时间(把男女选手都包括在内了)是4:34:28,这个数据能拍到世界的第4位,在日本前面的,肯尼亚、埃塞尔比亚两国不出意外的分列一二,排名第3的则是巴林。

成绩斐然,受众广泛,马拉松在日本到底有多受欢迎?日本是世界上最爱跑马拉松的国家吗?

历史根源

说到日本人爱跑马拉松,就不得不先提在日本最受喜爱的另一项路跑竞赛项目——驿传了。 

简单地讲,驿传就是长距离路跑的接力赛,它源自于江户时代(1603-1868),有一些人被专门雇佣负责在东京和京都之间传递重要消息,这些“快递员”没有什么行路工具,也没有可以代步的牲口,能够依靠的只有双脚,消息紧急,再加上中间有些路段比较危险,这些人一个个都练出了飞毛腿。而驿传便是在此基础上打造的竞赛形式,一经推出,就立马收到了民众的欢迎。 

二战之后,战败让日本国内士气低迷,民心涣散,政府希望能让意志消沉的国民重新振作起来,于是他们极力鼓励国民去跑步,大大小小的实业集团也都响应号召创立隶属于集团的长跑队伍,而日本国内也开始了一波创办马拉松赛事的狂潮。

日本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

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日本迎来了“赛事盛世”,如今享誉国际的福冈国际马拉松和琵琶湖马拉松两大赛事就是分别是在1946年和1947年先后创办。放眼世界,西方国家流行马拉松还要在过三、四十年,像纽约马拉松创办于1970年,再过11年,伦敦马拉松的第一届赛事才正式举办。东非国家开始跑马拉松,更是要再推迟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 

跑得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马拉松赛事在日本国内开始兴盛之后,也立马涌现了很多好成绩。 1965年世界上最快的11个马拉松成绩中有10个是由日本跑者创造的。在1966年,世界跑马拉松最快的前17人中有15个是日本人。这种统治力类似于如今肯尼亚之于马拉松。

今年去世的山田敬藏曾在1953年赢下过波士顿马拉松的冠军

悠久的历史传承,让马拉松和驿传两个路跑项目,成为了日本人最痴迷的运动之一。 

箱根驿传

如果要问日本人最爱的体育运动,可能会有棒球、足球、游泳、相扑等多个答案,但如果要问日本人最关注的体育赛事,那么“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箱根驿传。虽然“夏之甲子园(高中棒球),冬之国立(高中足球)”等都是名声在外,粉丝无数的大型赛事,但跟箱根驿传比起来,全然不是一个量级的。

驿传应援

箱根驿传一般都会安排在新年伊始的1月2-3日,全国选拔出来的20支院校分派出十位选手分别跑从大手町到箱根芦之湖再回到大手町共10个区间的路程,每个区间的长度为一个半马的距离。

比赛的水准也非常之高。著有《跑者之道:一段深入传说中日本跑步世界的旅程(The Way of the Runner: A Journey Into the Fabled World of Japanese Running)》一书的作者Adharanand Finn曾这么说过:“这场学生比赛第100名的成绩,可能足以在当天另一场在英国某地举办的半马比赛夺冠,我突然意识到,跑步这件事,在日本并不简单。”

能够代表自己的大学院校站上箱根的起跑线是无数学生跑者梦寐以求的时刻,被他们视作是生涯最闪耀的荣光之一,是一生一次的花火。很多跑者甚至把它看得比代表日本参加奥运会更重要。 

在这一天,不仅会有成千上万的观众涌到赛道两旁,身着某一院校的服装,整齐统一的喊着加油口号,见证这些青年跑者在这条最经典的赛道上挥洒青春。而在电视机前,这场比赛的直播也将得到全国上下数千万人的关注,数据显示,箱根驿传在过去十年的收视率都能接近30%,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取暖,吃着麻糬预测着比赛结果,是许多日本人关于欢庆新年的美好回忆之一。 

说箱根驿传相当于日本的春晚(或是超级碗)是绝对不过分的,它在日本的受欢迎程度甚至可能还胜过了春晚之于中国百姓。

“你喜欢跑步吗?”

一场比赛的关注度能高到这种程度,日本人有多痴迷于长距离路跑可想而知,而这仅仅只是日本一整年时间里的其中一场路跑比赛而已。事实证明,无论是东京马拉松、新年驿传这样有着国民热度的比赛,还是同样名扬海外的大阪女子马拉松和名古屋女子马拉松,又或者是像MGC这种难得一见的顶尖赛事,在日本国内的关注度就从来没有低过。

实业助力

在日本,实业集团养一支跑步队伍是非常常见的,队伍成员都算是集团的正式员工,领稳定的薪水,且享受员工福利,一旦在某场比赛中有优异发挥,会被当作模范一样进行表彰,一旦生涯结束,这些跑者还会被安排在集团内的其他岗位,相当于终身制的铁饭碗。

而这些实业队伍的跑者在当地也会非常受欢迎,走到街头会被认出,会被要求合影和签名,享受到明星一般的待遇,而像大迫杰、设乐悠太和川内优辉这样的顶级跑者,更是被视为国民英雄一般。

设乐悠太身穿本田的比赛服

在日本国内大概有60支这样的队伍,其中男女各30支,按每队20人算,全日本大概有1200名职业跑者,实际上可能还要多一些,他们全然不用为生计忧愁,专心训练和比赛就行。所以对于很多在读书期间有练长距离项目经验的学生跑者来说,成为一个全职跑者也是一个不错的就业方向。这样好的大环境,放眼世界也找不出第二个。

实业对旗下跑者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除了给发钱之外,还会尽力为他们提供优质的生活和训练保障。这些实业家对于长距离项目(主要就是马拉松和驿传两个)的爱也是非常狂热的,他们会以赢下比赛荣誉的跑者为荣,同时也会在队伍落败后毫不留情地斥责队员,为了能赢,队伍甚至会不遗余力地去挖掘一些来自非洲的黑人选手,来提升队伍的实力。

很多实业名单里不乏黑人跑者

实业集团还非常热衷于创办马拉松赛事,日本许多历史悠久的路跑赛事都是由报社集团创办,赞助比赛之余,这些报社还会刊发比赛手册,对比赛和选手大力宣传,打造赛事品牌。

当然,最能体现实业家们对于日本长距离路跑事业的热衷的,还是他们联合提供的巨额“突破奖”奖金——只要能打破日本马拉松的国家纪录,日本实业团陆上竞技联合就会提供金额为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48.9万元),这个奖在过去两年已经发放了3次,但实业家们还是毫不心疼,能再破那就继续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想象一下,如果一个全职跑马拉松的选手,不仅有稳定的收入,有舒适的生活条件和训练条件,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有诱人的奋斗奖励,有受到保障的退役后生活,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你还能不专心跑吗?还能不出成绩吗? 

结语

日本能被称为最爱马拉松的国家,有历史根源,有文化背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有让人羡慕的社会氛围,于是整个日本的马拉松事业就在这样的优质土壤中野蛮生长,并在近几年迎来了一波大丰收。虽然在国际赛场上依然难以与肯、埃两国的精英一较高下,但来自日本的跑者已经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大和民族天生隐忍、刻苦的性格让日本跑者在训练的量和强度上不逊色于任何一国的选手,假以时日,待他们掌握了更科学的训练方法,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日本正在向世界第一流发起追赶 

对于中国的马拉松项目来说,短时间内要打造日本那样的土壤(或者说是氛围)并不现实,但是也许我们可以从中吸取一些有用的经验,来帮助夯实我们自身的基础,以在未来的某一天,迎来中国马拉松项目的丰收之日。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14fe53d0d7d4ce3000b356cad0132a39
    一如既往1981Lv.2
    2020-09-01 14:20:07
    说句不好听的:中国人看跑长距离路跑跑者都是一群神经病或者说是吃了饭找不到事做的闲人。至少我在爱上长距离路跑前是这样认为的。

    回应

  2. A7ee4a45e62c11b90df07ad259ff572f!small
    敏牌糖原机Lv.16
    2020-09-01 14:58:26
    中国学生普遍户外活动时间不足,这是输在起跑线之前二十年。

    回应

  3. 132
    KenLongLv.1
    2020-09-05 16:41:46
    箱根驿转是日本关东地区的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