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观点 | 兴奋剂定律

和情色交易、毒品、战争们一样,兴奋剂与人类的关系错综复杂且共同发展。 听起来真伤感,你崇拜的那个体育明星很可能是个药罐子。

2014年11月初,肯尼亚马拉松长跑名将丽塔耶普图Rita Jeptoo在例行兴奋剂检查中发现A瓶尿样含违禁药成分,迅速被国际田联临时停赛,此时距离她芝加哥马拉松夺冠只过去几天光景。然后B瓶检测也出来了,结果令人失望,仍呈阳性。

不久又传出现今男子马拉松排名第一的威尔逊基普桑Wilson Kipsang错过了11月的兴奋剂例行检查。一句轻佻的“miss”背后,Kipsang和肯尼亚田协开始撕逼,前者指责后者搞针对,不维护本国运动员权益,自己只是因故没参加。后者则表示越来越多的海外运动员代理让这些选手迷失自我,对药检愈发不重视。

错过药检释放出一个危险信号:如果在18个月内3次缺席药检,运动员将被自动认为违反兴奋剂规则

2014是属于他们的一年——上半年4月,Rita在波士顿拿下第三个波马冠军,同月Kipsang在伦敦男子天团的围剿中成功突围,破了伦敦马拉松赛会纪录夺冠;而后下半年Rita问鼎芝加哥,连续参加的四场WMM大满贯赛事都率先冲线,Kipsang则如愿收了最后一战纽约马拉松的冠军。两人积分双双位列男女第一,笑纳年终50万刀巨额奖金。


兴奋剂定律:如果有某运动员被查出疑似服用禁药,那这个项目可能已是用药泛滥了。每一次禁药丑闻,都意味一个甚至一群明星偶像的坍塌。

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前主席弗兰克肖特Frank Shorter的观点是,既然(组委会)都肯出十万刀作为运动员的出场费,为何不再多花五千检测下他/她是否身家干净?每年非比赛期的例行检测和赛前赛后的抽查,可以避免很多兴奋剂事件发生。

Rita尿检出的违禁药物与红血球生成素有关。红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简称EPO)是一种调控血红细胞制造的糖蛋白质激素,可以提高人体血液携氧能力,从而加强耐力表现。EPO在人类婴幼儿时期主要由肝脏合成,成年后变为主要由肾合成。红血球输氧量决定了耐力项目的成绩好坏,使用红细胞生成激素刺激剂(ESA)可以增加血液中红血球数量。数量增多,耐力更持久。

了解红血球的重要性后,可能你也会滑过这样一个念头:如果我试试这个下次是不是就能顺利进4/PB/跑进330/稳妥完赛…?合乎常理又够可怕的想法。利益、压力、期望、含糊其辞的知情权,顶级选手不过运动能力更强的常人。当越来越多商业因素进入,高昂的出场费、水涨船高的奖金、业已形成产业链的东非马拉松明星养成计划…利益愈发诱人,某些负面的东西便出现了。

潘多拉的盒子已经被打开:过去五年光肯尼亚就有32名运动员被检测出违禁成分呈阳性,首尔马拉松冠军Wilson Loyanae Erupe、台北马拉松冠军Nixon Kiplagat…药检黑名单上星光熠熠。


<无间道>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在Rita之前,已经有一员女将倒下。09-11年三届芝加哥马拉松冠军、10年伦敦马拉松冠军,36岁的俄罗斯马拉松女王Lilya Shobukhova因药检异常已经被停赛两年。

她曾两次赚取WMM 50万美金年度奖得主,赢得了总计超过140万刀的奖金,而现在这位百万美元宝贝被勒令悉数归还这些奖金。法国媒体还爆料Liliya交给俄罗斯田协近60万刀用于“打点”禁药风波。女子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则在Lilya案发后发了这样一条意味声长的推特:“欺骗了这么多次,得到如此多出场费、奖金和代言后,她药罐子的本质终于被发现了。”



想想两年前的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吧,他所在的自行车项目同属耐力运动,早已是禁药重灾区。曾经的抗癌英雄、环法七冠王、不被击败的勇士、赞助商宠儿…在与反兴奋剂机构多年的拉锯战后承认,自己确实服药了。尘埃落地后,很难再评价阿姆斯特朗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有车迷觉得自己被骗了,曾力挺他的NIKE也悄然且迅速的收回Live Strong品牌,与他撇清关系。有人则觉得阿姆斯特朗如果不服药,“可能连参与对抗(反兴奋剂)的资格都没有。”

禁药的浑水,深不见底。“我曾经只是禁药文化中的一部分。而现在这项运动已经在为此付出代价,对此我深感歉意。”


同时阿姆斯特朗的“跑者”身份也得到否定。“这(马拉松)是我经历过最困难的事,我太累了。”——兰斯过去连续两年参加纽约马拉松,2006年2:59:36完赛后(耐力选手跑马的起点就是不一样啊妈蛋,随便跑跑就进3了),阿姆斯特朗要求自己第二年跑进250大关,2007年他确实做到了(2:46:43)。此外2008年波士顿马拉松也跑出2:50:58的不俗成绩。而现在,这些成绩都因为服药不被认可。


和情色交易、毒品、战争们一样,兴奋剂与人类的关系错综复杂且共同发展。
听起来真伤感,你崇拜的那个体育明星很可能是个药罐子。好的一面是,尽管越来越多有明星受到质疑,他们光芒万丈的形象兴许即刻便会坍塌,跑步等耐力运动仍有别于其它体育,参与的魅力更大于围观所得到的快感。


而我们身边这些坚持大把投入自己精力物力财力的耐力爱好者,也实实在在的表现出——他们的毅力和执行力,远比那些操蛋的体育组织、反兴奋剂机构强的多。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卡卡 卡卡

    做为专业或者说职业体育,在承受巨大训练压力和成绩压力的背后,很难不被诱惑。而体育的本质在此是否意味着更高,更快,更强就很难说了。

    2015-01-13 17:36:30 回应

  2. rexwoo rexwoo

    我们业余的吃了也没用,看看职业的也就醉了。说实在话,竞技体育比的还是科技含量,药品科技也在不断发展啊

    2015-01-14 10:10:31 回应

  3.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相比一些刻意用药的,那些吃了瘦肉精猪肉没通过药检的、吃了不合规的非处方药被禁赛的真挺可惜的。

    所有东西上升到竞技和职业层面后都变味了。

    2015-01-14 11:45:0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