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书影音 | 奔跑的男孩

当你是只木偶,即便拥有双腿,你也无法挪步;当你能够迈出双腿,能够奔跑,能够进入世界,你便拥有了生命。

在没有舟车、马匹尚未被驯服的遥远年代,双腿就是人类拥有的最好的交通工具。人们勤劳地驱动双腿去追赶猎物,以能果腹;逃离家园去探索世界,以能找到更完美的栖居之地。

古时候的迁徙大概是没有回头路的。如果一个地方丰草水美,又为何要离开呢?如果要离开,那定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在现代,当逃离的故事已经被悉数说尽,人们又开始叙说回归。毕竟,逃离是简单的,容易理解的,是因为对世界的好奇,和动荡不安的灵魂。而回归才是复杂的,一个人为什么又要千里迢迢返回到当初处心积虑想要离开的地方呢?也或许,生活就是周而复始,当逃离得过远过久,原点反而成了可以回望、令人向往之处。

爱尔兰作家约翰•伯恩(John Boyne)的《奔跑的男孩》(Noah Barleywater Runs Away)只是一个儿童故事。讲述一个叫诺亚的八岁小男孩因为无法面对母亲的即将逝去而逃离了家。途中他遇到一棵神奇的大树、一幢奇形怪状的房子和一位老态龙钟的雕刻大师。雕刻大师向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年轻的时候,雕刻大师是一名长跑健将,他奔跑的速度奇快。当他的天赋被人发现,来自世界各地的邀约便纷至沓来。他代表村子去参加了奥运会,受到日本天皇的邀请去了日本,他跑去了苏格兰,跑去了意大利、比利时,跑遍了全世界。当你拥有奔跑的天赋,跑去世界各地变得如此容易的时候,又有什么理由会放弃奔跑、放弃远方呢?

然而在家中,他有一个逐渐衰老的父亲,在等待着他的回归。有一天他收到消息,说父亲已经病入膏肓,他这才匆匆赶回家中。任凭他跑得再快,也还是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自此之后,虽然他仍在奔跑,但他再也没离开过家园。

老人一直在进行着雕刻,他想雕刻出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但最终雕刻出来的总是别的东西,仿佛他对此无法控制。原来他曾经就是那只叫做“匹诺曹”的木偶,但他选择了成为一个男孩,于是他才能奔跑,才有了去看世界的愿望,才离开了父亲,才有了追忆和悔恨。

当你是只木偶,即便拥有双腿,你也无法挪步;当你能够迈出双腿,能够奔跑,能够进入世界,你便拥有了生命。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终于雕刻出了那个年轻时的自己,另一个匹诺曹。他将自己的店铺留给了诺亚,当诺亚十年后回到这个地方,老人最后的作品、那只货架上的匹诺曹却从洞开的大门里溜了出去,开始了自己的探险。

逃离,这仿佛是一个所有年轻人无法绕过的门槛,无法抵御的吸引。身体的逃离和心的回归却并不是相悖的,有时候需要隔开距离,才能遴选出所谓的重要之物。Go for it. 只是它是在这里,还是在那里?

传说世界上还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这样飞啊飞,飞得累了便在风里睡觉,这种鸟儿一辈子只可以落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你是怎么驱动自己的双腿的?是在回归还是在逃离?抑或是两者同一?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壹小明 壹小明

    抒情散文

    2015-03-06 12:08:25 回应

  2. helloange helloange

    你好小唐,我们想转载摘录你的文章,怎么与你沟通呢?方便时给我留个邮箱哈~我的邮箱及QQ 549006354@qq.com

    2015-03-11 16:10:3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