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FKT | Fastest Known Time—致敬平凡,献给最纯粹的跑者

FKT,Fastest Known Time,通常表示一段路径的已知最快时间,是人们为了追求纯粹的跑步奥义,在地球上最经典的荒野路线上奔跑的印迹!

当超马之神Scott Jurek冲过阿巴拉契亚小径的终点线时,不知道过去的46天对他是意犹未尽时的戛然而止,还是一个多月的煎熬终于结束。正如所有奔跑在FKT路上的大神,一旦你选择站在起点,随之而来的所有痛苦都要自己去咽。不过一旦冲过象征终点的标志后,巨大的成就感携排山倒海之势而来。

成就感,或许是对大部分FKT跑者们最大的奖励,但成就感并不是他们全部的动力,它并不会让那些FKT跑者为此几十天孤独地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越野小路。FKT跑者不会为了什么而跑步,只是为了跑步而跑步。因为在漫长的FKT时间里,你终将与自己和山林对话,摒弃排行榜的名次,赞助商的合约,镁光灯下的微笑。奔跑在FKT路上的跑者,大多是纯粹的。

然而很尴尬的一个问题是,客观条件制约了这种长时间耐力运动纪录的打破。进一步说,想要FKT,没钱没时间没装备是肯定不可能的。SJ站在阿巴拉契亚小径时是身穿着布鲁克斯,背着Ultimate Direction背包;Jez Bragg穿越新西兰雨林时,是一身蓝色的TNF冲锋衣;Ryan Sandes完成穿梭在龙山高原时,红白相间的salomon映在山谷。在大多数情况下,FKT者不得不寻求赞助商来帮助他们完成“最快的”梦想,但又损失与自然对话时的纯粹度。从另一个角度讲,当FKT跑者追求绝对的“fastest”,那么一定程度上他的漫漫长路就赋予了新的目标——打破前人的纪录。抱有“打破纪录”的功利目的而奔跑在路上的跑者,很难再号称拥有跑步的纯粹性。反而,那些不追求纪录,只是简简单单奔跑在这些漫漫长路的蜗牛跑者,更能享受的单纯而又轻松的跑步乐趣,更能沉浸在时而欢快时而静谧的山林之乐。

SJ打破拉阿巴拉契亚徒步小径的最快纪录,其实世界那么大,还有很多经典的FKT路线。或许你觉得对你来说这些都是“大神之路”,与你遥不可及。但不要忘了,相对于那些能够打破纪录的超级跑者和大神们,其实作为一名普通的跑者,你更能勇敢地去纯粹地享受它。

说了那么多,FKT路线到底如何去定义?从字面意义上讲,答案或许很宽泛。它可以是动辄上千公里的经典徒步路线,可以是绵延不尽的海岸线,更可以是你房前屋后的训练小路,甚至是北京香山上的某条自定义路线。“已知最快时间嘛!反正随便选条越野路线,达成最快时间就好了。”或许你会这么想。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问题是,你真的好意思把“我是二道沟铁矿山机耕路FKT纪录保持者”这种话得意地说出口吗?

大多数情况下,每条经典的徒步路线都可以被看作是FKT路线。所以,从某种角度讲,大部分依附经典徒步路线而设计的越野赛事,赛道纪录的刷新其实都是一种商业性质的FKT。从阿尔卑斯的环勃朗峰,到亚洲的环富士山,麦理浩径,四姑娘山,知名的不知名的,都算作是一种FKT。只不过它们更多程度上被掩埋在竞技的光环之下了。据笔者观察,越野高手所践行的FKT路线,距离大多是上千公里,至少也是几百公里,时间从一周到一两个月不等。总之,路线越是经典知名,越是长久,被称作真正意义上的FKT路准确度越大。

除了这次Scott Jurek刷新的3505公里阿巴拉契亚小路(AT),同时徒步在这条路线的中国女背包客张诺娅姑娘,也已经行走在这条路上。在此之前,张诺娅完成过的42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小路(PCT)就是一条很多跑者在尝试的经典FKT路线。在美国,由于公共徒步设施相对完善,多日徒步路线上的氛围也相对浓厚,782公里的科罗拉多小径(CO)等等类似的经典徒步路线很多,这些都可以看作是FKT路线去尝试。

既然经典徒步路线可以被当作FKT路线,那么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尼泊尔,作为世界超级徒步大国,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FKT圣地”。尼泊尔是世界上越野跑和登山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每年前去EBC、ABC等路线徒步者数以万计。其实尼泊尔的徒步路线多达几百条,但是有一条路线横亘整个喜马拉雅山脉,长达1600公里,是尼泊尔乃至世界的徒步路线之王。单单从自然景观和路线规模来讲,这条“大喜马拉雅徒步路线”的级别远远超过环勃朗峰168公里的徒步路线,不过显然,前者的交通设施、医疗安全完全比不上后者,正因如此,这条隐匿在群山之中的王者路线仅限于传说,却有着更多的纯粹性和神秘性。2017年,这条大喜马拉雅徒步路线重启,并且以越野赛的形式面向世人,无论对于超级越野发烧友,登山狂热者,还是极端的探险家,这都是创造FKT(Fast Know Time)最不容错过的机会。

同样以自然环境优美而闻名于世的新西兰,也是一个很棒的FKT国度。人为开发和自然环境相得益彰,奔跑抑或是徒步其中都会非常享受。新西兰官方钦定的9大徒步路线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公共设施都十分完美。无论是简单的塔斯曼徒步海岸道,还是稍有难度的希菲步道,普通跑者都可以尝试。想想迈着轻盈的步伐,在那些徒步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掠过,别提有多帅了。其实,在新西兰也隐藏着一条王级的徒步路线,处于新西兰徒步路线的“食物链”顶端,蒂阿拉罗阿(Te Araroa)。从新西兰的最北端一直贯穿到新西兰的最南端,3054多公里的徒步栈道把所有新西兰最顶级的徒步栈道连接在一起,蜕变成一个全新的神级别路线。2013年,TNF赞助运动员Jez Bragg用时53天完成了Te Araroa全程的FKT。笔者有过这样一个打算,申请新西兰的1年打工度假旅行签证(WHV),用9个月时间在新西兰的南岛北岛打工赚点银子,熟悉下环境。用最后3个月时间完成这条Te Araroa的穿越。不比那些越野高手,不求FKT,只求享受其中。

说了那么多其他国家经典的FKT路线,其实守着我大好河山,中国也有很多可以FKT起来的经典线路。前不久“乐趣野”的小伙伴在梅里雪山大环线奔跑起来,梅里雪山大小环线其实都是非常不错的FKT路线。年初在香港的时候,“跑者八零”王晓林大哥跟我念叨,他一直以来有个想法,跑步穿越云南的三江并流地区。如果探明路线,相信也是一个非常棒的FKT。前几个月,北京“全山地全越野”的小伙伴在跑陕西的经典徒步路线鳌太穿越,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跑起来了,但未尝不是一种勇敢的尝试。同理,四川的“泸沽湖-亚丁”路线,西藏的四大沟和冈仁波齐环线,新疆的夏特古道和狼塔ABC……脑洞开大点,中国有多少驴友,就有多少FKT者。只不过他们大部分没有最快的意识,但一旦灌输了这种想法,在这些绝美的野路上奔跑,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这几年,Ultimate Direction的品牌风靡国内外越野跑者。在赛道上,UD的logo十多分钟就会碰见一次。特别是它的明星签名系列,AK,SJ,PB。对于AK和SJ大家或许都很熟悉,脱你哥和超马之神,大多数人背的PB反而对Peter Bakwin有些陌生。作为一名同样热衷于FKT的探险型跑者,Peter创立的FKT网站(http://fastestknowntime.proboards.com)影响甚广。网站以论坛模式不断更新全球的FKT路线以及纪录保持者。由于FKT还属小众,参与的人不算太多,大多数路线集中在美国地区——毕竟是美国网站。中国的虎跳峡徒步路线倒是成为了唯一一个记载的国内FKT纪录。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会“嘿嘿”一笑,想到万一哪天国内的跑者用“跑步圣经”或者“跑吧”的精神攻陷FKT论坛,不知道PB会做何感想。PB在网站中提到,Buzz Burrell(UD的老大,也是一个FKT发烧友,所以UD才有了fastpack系列的背包),给FKT的“纪录证明”和“自助”做了几重解释。对FKT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有个观点说“马拉松不是跑步的终点,越野跑才是。”每当看到有人言此,我都会笑而不语。跑步是一件很随性很灵活的事情,也可以是一件很极限很热血的事情。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思想有多远,终点就有多远。

Scott Jurek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大概的意思是“只要人能走的路,都可以跑。”践行FKT很简单,选择一条你最喜欢的徒步路线,忘掉工作,忘掉赞助商,忘掉它的最快纪录,也忘掉这篇文章。去跑,去感受它,是否会站在终点不重要,当你站在起点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你就领会到了FKT的精神。当而如果你真的站在了终点,那么你的灵魂就与这条小路永远地系在了一起。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默默无名的跑者··· ···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的分类排队 的分类排队

    永远的超马之神,痛苦之王。。。

    2015-07-22 12:17:47 回应

  2. 清水的清水 清水的清水

    “只要人能走的路,都可以跑。”践行FKT很简单,选择一条你最喜欢的徒步路线。--------------------------
    只说“选择一条你最喜欢的路线”,去掉徒步两个字,觉得更合适。省得让人以为只能走不能跑。

    2016-01-04 17:24:50 回应

  3. 堂堂 堂堂

    我只想说:为毛现在才看到此文!!!!

    2016-04-20 17:36:2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