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历史 | 苹果与毒药,体坛十大“马家军”

『马家军』事件重提,倒是让我们想起了过去国际体坛上的那些『马家军』们!

1994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有一个经典小品《打扑克》,里面有这么一个桥段:

“侯耀文:好,别着急,我小管你一下:外国记者,查查你这兴奋剂的事。

黄宏:拿开它!你一提这事我就来气了老同学。

侯耀文:怎么了?

黄宏:外国人得了冠军啥说的没有,中国人得了冠军就兴奋剂啊???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 兴奋剂,是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得一针兴奋剂。我们中国,总有一天要像马家军一样,跑在世界 最~前~方!”

可谁说外国人得了冠军就没有啥了,这个年末我们就来说说国际体坛上的那些“马家军”吧!

一、托马斯希克斯:

托马斯希克斯也许在运动成就上无人知晓,但有一项纪录却足以让他被载入史册,他是现代奥林匹克史上最早被记载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

1904年,美国圣路易斯第三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马拉松比赛上,希克斯的教练查尔斯卢卡斯一直拿着注射器跟随着他。当希克斯精疲力竭之时,卢卡斯给他注射了一针“士的宁”(Strychnine),并给他喝下一大杯威士忌(士的宁也叫马钱子碱,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它也是早期使用最广泛的一种兴奋剂。)在终点前四英里,再次面临崩溃的希克斯又被打了一针。最终凭借这两剂“良药”,他最终获得了冠军,而随后他又用同样的方法赢得了当年波士顿马拉松的第二名。

讽刺的是当时在竞技比赛中使用兴奋剂并不被认为是一种违法和违背道德的做法,在一些媒体的官方报道中甚至对于这一现象予以了充分的肯定:“马拉松比赛充分从医学角度证明了药物对于长跑选手是多么重要!”

二、本约翰逊与卡尔刘易斯:

1988年9月24日,韩国汉城蚕室体育场内奥运会男子田径100米决赛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当时世界上两位最著名的短跑选手来自加拿大的本约翰逊和美国的卡尔刘易斯将在这里决出谁是世界第一飞人。在4年前的洛杉矶奥运会上刘易斯一人包揽了四枚金牌,然在1年前的田径世锦赛上约翰逊却在百米对决上力压刘易斯夺冠,这让这场巅峰对决一直在鸣枪之前都充满悬念。

随着发令枪声响后,约翰逊一路领先,率先冲过终点:9秒79,全新的世界纪录,人类第一次跑进9秒80,这一“纪录”在15年之后才被美国人蒙哥马利(巴尔科实验室的主角之一)重新改写。

然而这个当时震惊世界的纪录仅仅保持了三天,就被另一件更为令人震惊的事件所取代,在赛后的例行尿检中约翰逊被查出使用类固醇药物,赛会当即取消了加拿大人的奥运金牌和成绩,并被要求立即离境,而这一幕也被人们称为奥运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

也许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兴奋剂成为了奥林匹克精神最大的敌人,作为这场世纪之战的另一主角,卡尔刘易斯也在多年以后被曝出了使用禁药的丑闻,一切宛如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赛场的道德与公平开始被蒙上了黑色的面纱。

三、乔伊娜之死:

“我已经决定来到另一条跑道上,在另一边领域力争尽我所能做到最好,生活给予了我们很多东西,自从奥运会之后,很多挑战和机会摆在我眼前。我想追逐它们。”1989年2月,一年前汉城奥运会最闪亮的明星,美国田径选手弗洛伦斯格里菲斯乔伊娜召开发布会,正式宣布退役,当时她29岁。

100米,200米,4X100米三枚金牌,4X400米银牌,乔伊娜飘逸的长发,百变的着装成为了充满争议的汉城奥运田径场上最为靓丽的风景,而她21秒34的200米世界纪录甚至至今都无法被人撼动。当今世界女子短跑第一人牙买加人维罗妮卡坎贝尔这样评价乔伊娜神一样的纪录:“这超出了人类已知的能力范围!”

然而,禁药的疑云却始终笼罩在女飞人的头顶,因为现实是:一个一年前最好成绩不过21秒96的选手,在一场比赛中将世界纪录从21秒71刷新到21秒56,随后在1小时40分钟后又将其提高到21秒34!这几乎是不可想象!

就当人们期待她能够在1992年的巴塞罗那再度起飞证明自己的时候,奥运会后不到一年乔伊娜便选择了退役,而这一决定恰好赶在了国际田联强制飞行药检规定来临之前,虽然此前在1988年接受的11次药检中全部过关,但她忽然退役的举动还是招来了如潮的非议,甚至伴随她离开人间。1998年9月21日,乔伊娜在睡梦中猝死,官方宣布的死因是癫痫突发而导致的窒息,但更多的人认为兴奋剂才是“花蝴蝶”离开人间真正的罪魁祸首!

四、马拉多纳与足坛:

在某些人的眼里他是上帝,而在某些人的眼里他是魔鬼,作为无可争议的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迭戈马拉多纳在足球场上的精彩瞬间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1994年,就在阿根廷小组赛2比1战胜尼日利亚后,美国联邦调查局忽然对阿根廷队的部分球员进行了药检,球队核心马拉多纳被查出了服用了麻黄碱药物而被禁止参加剩余的比赛。失去灵魂的阿根廷队在此后的比赛中接连负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止步复赛第一轮。

然而事件并没有因此而结束,退役多年后马拉多纳披露出了更多1994年的往事,矛头直指阿根廷足协,在1994年世界杯阿根廷对澳大利亚的附加赛之前,阿根廷球员集体服用了兴奋剂才得以获得最终的晋级。足球运动素来被人们认为是“一片没有兴奋剂的净土”,然而老马却无意间揭开了冰山后的黑幕。

90年代后期,来自意大利北方的尤文图斯强极一时,队中拥有像德尔皮耶罗,拉瓦内里,德尚,维埃里和齐达内这样的超级巨星,球队无论在意甲还是欧冠的赛场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时任都灵地方法官的瓜利涅罗却对尤文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的调查,最终收集到足够的证据给尤文队医阿格里科拉定罪,罪名是为运动员提供包括EPO在内的禁药帮助球员获得更好的体能。然而这一指控最终不了了之,从俱乐部到球员,没有任何人被惩罚,阿格里科拉甚至被允许继续担任尤文队医。

2006年,西班牙当局通过调查揭露一个名为富恩特斯的医生令人吃惊的庞大禁药网络,证据表明大多数欧洲顶级的自行车运动员都是他的客户,更令人吃惊的是富恩特斯承认他曾向西甲俱乐部提供过禁药,而其中就包括了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这样顶级足坛豪门。在庭审上富恩特斯曾经这样说过:“如果我说出真相,那整个西班牙国家队都将被开除出2010年世界杯。”

虽然这些怀疑最终都因为缺少实质性的证据无疾而终,然而证据却这样明晃晃地摆在面前,我们只是因为太爱足球,以至于不愿意去接受足球已不再纯洁的事实!

五、巴尔科实验室:

2003年10月16日,位于美国旧金山的巴尔科实验室传出了美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兴奋剂丑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宣布他们已经掌握了该实验室向众多运动员提供禁药的证据,此后不久实验室负责人维克多孔特招供出了一份长达27人的客户名单,其中包括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子百米冠军琼斯,前男子百米纪录保持者蒙哥马利等9名美国田径世界冠军以及职业棒球和橄榄球界的知名球员。 一切始于2003年6月,国际反兴奋剂机构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和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一种不易被发现的兴奋剂药物THG正在美国体育界流行,而该种药正是来自于旧金山的巴尔科实验室,在匿名信中举报者甚至还附上一个装有这种THG药物的针管。

毫无疑问这起事件之所以轰动全球,是因为在名单上那两个最引人注目的名字,一对“飞人”情侣蒙哥马利和琼斯。根据孔特的证词,在悉尼奥运会上获得三枚金牌的女飞人琼斯早在参加奥运会前一星期便与巴尔科实验室开始接触,并当即开始服用THG、EPO和胰岛素混合的禁药,“当我向她详细解释了药物的成分、制造原理以及该如何注射后,她当即撩起了自己的裤子,对着大腿注射……就在我面前一英尺不到。”而他同时声称琼斯的男友、美国百米名将蒙哥马利则是从巴尔科实验室购买了“神秘药品”后才在2002年打破男子百米世界纪录。

蒙哥马利最终被国际田联处以禁赛两年,并取消前5年所有成绩的惩罚,成为了国际体坛上没有尿检阳性、但证据确凿被禁赛的第一人。琼斯虽然因证据不足逃过了禁赛处罚,但自此成绩一落千丈,甚至落选雅典奥运美国田径代表队。除了美国田径界以外,巴尔科实验室风波还牵扯出5名棒球选手和7名橄榄球球员,以及不少欧洲田径名人,该丑闻涵盖的人数之多、项目之广是世界兴奋剂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例,国际反兴奋剂协会主席狄克•庞德认为巴尔科实验室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由于药物检验技术发展的速度永远落后于药物开发技术,所以落网的不过是少数服用者,兴奋剂的威胁已经开始足以毁掉人们过往对于运动公平的任何信任了。

六、伦敦马拉松集体舞弊:

事件的起因是英国《泰晤士报》获得了一份5000多名田径运动员药检结果的资料,根据资料发现从2001年至2012年之间的世锦赛和奥运会田径比赛中,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奖牌存疑,这些奖牌都被由血液检验结果有疑问的运动员夺得,这其中包括55枚金牌。之后兴奋剂事件蔓延至WMM六大马之一的伦敦马拉松,过去十二年伦敦马拉松总共产生了24名男女冠军,但是资料显示包括前三名在内的72人中血液检测结果可疑的精英选手就有20人,过往24位冠军有七位的冠军头衔存在问题。这不再是精英选手之间个人能力和战术配合之间的竞争了,而是兴奋剂之间的竞争。

兴奋剂事件让伦敦马拉松遭遇了严重的信任危机。但伦敦组委会与IAAF(国际田联)之间似乎并没有决定好谁来摆平这件事,伦敦马拉松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从来没有在2001至2012年之间收到有选手的血液测试结果存在异常的通知。而IAAF的态度是伦敦马拉松赛的组委会在过去没有采取有效行动来对抗日益严重的禁药问题,伦敦马拉松组委会并不知道IAAF在反兴奋剂上采取的行动。当然各自推诿的结果是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看到实际的行动解决,我们只能寄望伦敦马拉松兴奋剂事件也许会成为一个转折点,一个回归纯洁的原点?

七、肯尼亚军团的背后:

肯尼亚人长久以来一直霸占着各大长跑冠军位置,但是在兴奋剂事件曝出之后也将肯尼亚人推上了风口浪尖,在贫穷落后的肯尼亚,跑马拉松被看作一条脱贫致富和出名的捷径,而兴奋剂便成了他们快速致富的一种手段。德国ARD/WDR电视台在去年8月8日播出了偷拍到的肯尼亚选手注射兴奋剂的画面,在一份800多名血检结果可疑的田径选手名单中,有77名肯尼亚运动员赫然在列,这其中甚至包括18名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以及2001至2012年在世界田径锦标赛上为该国赢得奖牌的精英选手。

自2012年以来,肯尼亚人已经被查出有43个运动员服用禁药,而在最近的三年,仍然有33名肯尼亚人不能通过兴奋剂检测,虽然这其中多数为还未有知名度的肯尼亚小将,但是这也让肯尼亚长跑陷入到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目前正在认真考虑给予肯尼亚运动员参加所有国际赛事禁赛4年的惩罚,其中就包括今年的里约奥运会,如果成真,之后的国际赛事肯尼亚军团相当于全军覆没,同时也意味着国际中长跑运动及马拉松运动的彻底倒退。

八、俄罗斯田径国际禁赛:

或许这是国际田径史上能够开出的最严厉的惩罚,国际田联在2015年11月宣布对深陷兴奋剂丑闻的俄罗斯田径实行全面禁赛,所有的国际田径赛事俄罗斯田径都将被禁止参赛。德国ARD电视台在2014年12月播出了一部关于俄罗斯兴奋剂事件的纪录片,纪录片中包括了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如何掉换俄罗斯选手尿样的证据,还有偷偷拍摄的俄罗斯运动员和教练商量如何使用禁药的视频,在这份长达1个小时纪录片里完整的揭露俄罗斯田径存在的“系统性、组织性”使用兴奋剂的行为。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俄罗斯田径就有5名田径选手被查出使用兴奋剂,当时被看做成“集体行为”的兴奋剂事件并没有引起任何重视。

之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田径的调查报告公开表示过去俄罗斯田径教练试图操控或干预兴奋剂检测报告或检测程序,并且为运动员提供提高运动成绩的药物来源及咨询。而部分专业的医疗人员为教练员提供了兴奋剂支持,莫斯科反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还人为地给兴奋剂检测工作制造了障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宣布禁止莫斯科反兴奋剂中心执行任何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有关的反兴奋剂活动,包括对任何尿样和血样的检测分析。整个俄罗斯的田径几乎分崩离析,俄罗斯田径协会主席辞职,曾帮助俄罗斯获得奥运会3000米障碍赛冠军扎里波娃和三位奥运会竞走金牌得主,俄罗斯女子七项全能运动员,奥运会铜牌得主切尔诺娃以及2011年50千米竞走冠军巴库林纷纷禁赛。

禁赛令似乎并不是最有效地解决方法,俄罗斯田径仍然有重返国际田联的机会,但俄罗斯田径需要达到一系列的标准才能获得机会。简单地说,俄罗斯所收获的是一份临时禁赛令,最快在今年3月或许就将解封,然而解禁后的俄罗斯田径,人们又将会以怎样的目光去看待他们的成绩呢?

九、俄勒冈之队:

美国俄勒冈州的尤金小镇一直被誉为美国田径的圣地,传奇跑者普利方丹在这里开始了自己的辉煌与荣耀,而他桀骜不驯的气质,和竭尽全力的比赛风格更是为世人代代传颂。然而虽然PRE的精神让人敬仰,但进入21世纪后,世界中长跑领域长期被东非选手垄断却是不争的事实,人们都希望能够有一股新兴的力量站出来挑战东非军团的不败神坛。

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10000米决赛的起跑线前,英国本土选手莫法拉与美国人盖伦鲁普站在跑道两边,身后站着来自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的长跑精英们,虽然是被寄予厚望的本土明星和后起之秀,但即使在比赛进行过半的时候人们仍然无法相信这个信仰伊斯兰教的索马里移民会与来自美国的白人小伙会在最后时刻爆发出如此惊人的能量。比赛最后三圈,一直位于队伍中段的莫法拉忽然发力,率先取得领先,而盖伦鲁普紧随其后,当最后一圈的钟声敲响后,两人如同上满发条的齿轮开始飞速运转,莫法拉在最后一个转弯处彻底确立了领先,而盖伦鲁普则在最后的直道奋勇直追,完成超越,最终一个英国人和美国人登上了这个被非洲选手垄断太久的领奖台。也许你不知道的是,莫法拉与盖伦鲁普正是来自于那片传奇的美国田径圣地。

2001年4月的一个星期一,一个名叫萨拉扎尔前马拉松跑冠军和运动员出身的耐克总裁汤姆克拉克(Tom Clarke)在耐克公司总部的食堂一起收看波士顿马拉松的电视转播。当跑在最前面的美国选手第六个通过终点线时,解说员兴高采烈,连声叫好,但萨拉扎尔和克拉克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只是辛酸地交换一下眼神。从1984年算起,波马和纽马冠军足足有25年和美国人无缘,美国选手甚至有多届进不了前十。萨拉扎尔认为,美国人之所以战绩欠佳,是因为在训练上输给东非选手,速度上也退步了,萨拉扎尔认为,要抵消东非选手在高海拔地区成长的优势,美国和其他非东非运动员必须利用好自己的强项——资金和技术,这两者恰巧耐克都可以提供。于那年秋天,在耐克的资助下,萨拉扎尔和克拉克启动了一个训练计划,名称就叫“俄勒冈项目”。11年后,“俄勒冈项目”的两位最杰出代表终于登上了中长跑领域的至高巅峰。

然而,去年6月BBC和美国新闻网站ProPublica一份联合调查却让这个看上去完美的田径再造计划蒙上了疑云,从目前搜集到的证据以及多达17名参与“俄勒冈项目”的队员和员工声称,身为总教练的萨拉扎尔曾强迫他们服用甲状腺激素Cytomel等违禁药品。尽管,萨拉扎尔断然否认了这些指控,但调查依旧在进行,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无疑将成为21世纪田径世界最让人震惊的丑闻事件了!

十、阿姆斯特朗的真实谎言:

三夺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的美国传奇自行车选手格雷格莱蒙德在阿姆斯特朗2001年第三次蝉联环法冠军之后说:“如果兰斯是清白的,这是体育历史上最伟大的复出;如果他不是,那这将是最大的骗局。”

曾经的抗癌英雄、环法七冠王、不被击败的勇士、赞助商宠儿、慈善先行者…在与反兴奋剂机构多年的拉锯战后,2013年1月18日,在美国知名的访谈节目《奥普拉脱口秀》上阿姆斯特朗亲口承认了服用兴奋剂的事实,“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我重复过无数次的谎言。”兰斯承认,“癌症康复后七夺环法冠军,这是个完美的故事,但现在看来这个故事很糟糕,很剧毒。”

尘埃落地后,很难再去评价阿姆斯特朗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有的车迷觉得自己被骗了,曾力挺他的赞助商耐克也悄然且迅速的收回了为阿姆斯特朗定制的Live Strong品牌,与他撇清关系。但也有人觉得阿姆斯特朗如果不服药,“甚至可能连参与对抗(反兴奋剂)的资格都没有。”禁药的浑水,深不见底。“我曾经只是禁药文化中的一部分。而现在这项运动已经在为此付出代价,对此我深感歉意。”

禁药丑闻将阿姆斯特朗的其他身份也全部否定,其中包括了马拉松。“这(马拉松)是我经历过最困难的事,我太累了。”——兰斯过去连续两年参加纽约马拉松,2006年2:59:36完赛后,阿姆斯特朗要求自己第二年跑进250大关,2007年他确实做到了(2:46:43)。此外2008年波士顿马拉松也跑出2:50:58的不俗成绩。而现在,这些成绩都因为服药不被认可,甚至在去年年末他参加了一场小型的越野跑比赛的事情也被人们拿出来质疑,尽管赛事组委会一再为阿姆斯特朗辩解,而他本人也一再表示参加比赛只是为某些个人原因而跑,为了健康与理智,但显然在公众是印象里他再也无法成为一个正面的象征,只是一个真实存在的谎言!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电漫 电漫

    吓人。。

    2016-02-04 16:17:44 回应

  2. 90后小Z 90后小Z

    不仅仅是这些神坛上的人物,前阵子国外大铁还查到有人利用为了拿到kona的入场券而服用兴奋剂,现在的XXX普及率也太高了吧,还让不让我们爱好者好好地享受比赛了……%>_<%

    2016-02-04 16:45:50 回应

  3.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想起前段时间新闻,腐国佬建议把世界纪录全部清零,因为里面太多成绩是有问题的,然后重新开始记录…
    博尔特就呵呵了说这丫的太扯淡了。

    确实,跟鸵鸟把头埋沙里的故事一样傻。

    2016-02-04 17:47:16 回应

  4. 许愿 许愿

    开头的小品好棒,给全中国人民打了一阵兴奋剂。。

    2016-02-04 18:08:46 回应

  5. cdwxd cdwxd

    想起前段时间新闻,腐国佬建议把世界纪录全部清零,因为里面太多成绩是有问题的,然后重新开始记录… 博尔特就呵呵了说这丫的太扯淡了。 确实,跟鸵鸟把头埋沙里的故事一样傻。      奶黄包包包包
    问题来了 闪电博尔特药没?

    2016-02-05 00:00:08 回应

  6. 然乌乌 然乌乌

    永远不要和魔鬼做交易......

    2016-02-05 06:33:40 回应

  7. ericbenjaming ericbenjaming

    Don't get evil.

    2016-02-05 10:15:00 回应

  8. Elijah Elijah

    问题来了 闪电博尔特药没?      cdwxd
    有人说,现在的体育比赛其实不是比人与人之间谁更高更快更强,而是比谁的药更强更让人查不出来,我深以为然。所以,你说呢。。。

    2016-02-05 11:49:43 回应

  9. cdwxd cdwxd

    有人说,现在的体育比赛其实不是比人与人之间谁更高更快更强,而是比谁的药更强更让人查不出来,我深以为然。所以,你说呢。。。      Elijah
    反正我是信了,包括我钟爱的足球

    2016-02-05 12:41:27 回应

  10. 咲猫 咲猫

    写的不错
    其实从田径队开始,为了出成绩,全世界体育圈几乎都是在兴奋剂中度过
    尤其是一些需要跑动多,爆发力强的项目
    感觉跳远跳高和110米栏相对较少?
    短跑这种,打了100%提高成绩的,以后应该冰冻血液并保存几年,来检验。否则兴奋剂影响太大了
    顺便说下,博尔特这种,现在看来,如果不用兴奋剂,真的是神

    2016-02-15 12:32:2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