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战报 | 琵琶湖马拉松,日本奥运男队的最后决战

今年琵马仅200人完赛。不是想跑的人不多,而是门槛太高:最后一名的成绩足以在中小规模的马拉松比赛中摘得冠军。

3月6日星期天在日本滋贺县大津市举行的琵琶湖马拉松,是霓虹国最著名的两项全男全马赛事之一,也是里约奥运会四场男子选拔赛的最后一场。

琵马倒数第一名成绩:2小时42分!

先说说比赛本身。琵琶湖马拉松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它的规模。事实上,这是个很小的赛事:参赛者只有两三百人,最多三四百;今年仅200人完赛——已经比去年的184人多了。

不是想跑琵马的人不多,而是它的报名资格线太高,让普通跑者不敢问津。

以下是日本另一个全男全马赛事福冈马拉松的报名门槛:

A组:全马2小时27分,30公里公路赛1小时35分,半马1小时05分;

B组:全马2小时40分,30公里公路赛1小时50分,半马1小时10分。

琵马的门槛也差不多:

全马:2小时30分;半马:1小时10分;

30公里:1小时40分;20公里:1小时5分;万米:31分(成绩有效期两年)。

虽然达标线比福冈马的A组低,但由于没有设置将资格线放宽到2:40的B组,加上与人气火爆的东马相隔仅一周、被分流掉不少高手,因此琵马的报名人数和完赛人数都远少于12月初举行福冈马——后者2015年有900多人报名,576人完赛。

这两项赛事的性质其实一样:都是“伪装”成城市马拉松的准专业比赛。2015年福冈马倒数第一名的成绩是2:48:15,而本届琵马的殿军稍快几分钟:2:42:23。其他人都被关门了:40公里的关门时间,福冈马是2:37:30,琵马2:30!(图2)

琵马与福冈、东京马拉松同为国际田联金标赛事,三家轮流做东,充当日本马拉松锦标赛,同时也是奥运会、世锦赛和亚运会的日本选手选拔赛。去年的琵马是日本男选手争夺北京世锦赛入场券的最后机会,今年的则是里约奥运男子选拔赛的收官之战。

琵马在日本地位尊崇还有另一原因:历史最为悠久——第一届于1946年10月举办,尽管当时的日本刚刚战败,还有很多人吃不饱肚子。

当年的主办者至今仍是冠名赞助商:日本三大日报之一的《每日新闻》。该报办赛的目的,是为了鼓励民众重建国家。《每日新闻》也是日本史上第一场马拉松(1909年3月21日,从神户到大阪)的主办者。

事实上,琵马最初的名称正是“全日本每日(新闻)马拉松锦标赛”,比赛地在大阪。

由于造成交通堵塞的困扰,它从1962年起改在日本中部城市滋贺县大津市举行(该市位于大阪东北,京都以东,奈良以北),1964年甚至一度移师东京,作为那届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场选拔赛。

大津市地处琵琶湖西南岸。风景优美的琵琶湖是日本第一大湖,与富士山一样被日本人视为该国的象征。湖泊总面积670平方公里,湖岸长241公里,平均水深41米。

琵马的路线就是沿着湖的南岸跑折返,起终点均为大津市皇子山田径场。

川内优辉的最后希望

去年日本田联为世锦赛设定的出线门槛是2小时08分,结果在三场选拔赛中,仅有东马第七名今井正人一人达标。

今年JAAF为里约奥运划下的达标线更加高不可攀:北京世锦赛跑进前八者自动入选;在国际田联认证赛事中进2:06:30者将被优先考虑。纵使在高手如云、实力雄踞世界第三的日本,这两点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达到,参加世锦赛的两名日本男选手还都跑砸了。因此,出征里约的日本马拉松国家队,只能从三场国内选拔赛的国内前三名中挑选。

在前两场比赛中,只有福冈马拉松的日本人第一佐佐木悟(Sasaki Sastoru)跑进2:10,以2:08:56获得全场季军。

东马日本第一高宫祐树的成绩才2:10:57,而孤注一掷于那一仗的五个进2:10大神今井正人、佐野广明、松村康平、五ヶ谷宏司和藤原新连2:12都没跑进,还不如三位箱根驿传新秀,只好悉数出局。

这次来跑琵马的2:10内高手居然多达8个,超过福冈马和东马的总和(2+5个)!

由于特邀选手中的前两位——埃塞俄比亚的托拉(Tadese Tola,2:04:49,)和巴林的德查萨(Shumi Dechasa,2:06:43)都来不了,琵马的外国精英阵容变得很拿不出手,和东马、福冈马一比寒酸多了。

精英榜前十名只有三个老外:榜首是肯尼亚的卢卡斯罗蒂奇(Lucas Rotich,2:07:17);第五是蒙古国手巴特奥其尔(Ser-Od Bat-Ochir,2:08:50),第七是波兰国手亨里克佐斯特(Henryk Szost,2:08:55),其余都是日本人。

日本选手中实力排名第一的,是2013年在东马创造2小时08分整PB的前田和浩(Maeda Kazuhiro,他在北京世锦赛只跑出2:32)。

排名榜上第三、日本选手第二的是著名公务员跑者川内优辉,他的PB是2013年在首尔跑的2:08:14。

去年川内曾明确表示,他决定放弃北京世锦赛,全力争取里约入场券。琵马已经是他参加的第二场奥运选拔赛,第一场是去年12月的福冈马。那次他仅以2:12:48获得全场第8,日本第四。

川内对琵马不可谓不重视。今年他一改去年每月至少一个全马的习惯(福冈马前一月有纽约马2:13:29,两周后又征战防府读卖马2:12:24),从元旦到赛前只跑过一个全马——1月10日的鹿儿岛县指宿菜花马,整个2月一直高挂免战牌,到3月6日总共休息了近两个月时间。

问题是,川内的巅峰期似乎已过。2013年创下2:08的PB之后,他的成绩一年不如一年:2014年跑不进2:09,最好成绩是汉堡马2:09:36;2015年甚至连2:12都进不了,年度纪录是苏黎世马2:12:13。1月的指宿菜花马他虽然蝉联冠军,成绩却只有2:15:14。

根据日本田联莫名其妙的游戏规则,如果一名选手参加两场乃至三场选拔赛,除非第二、三场能进2:06:30,否则只会考虑第一场的成绩。

如此规定基本已断送川内的奥运希望,他参加琵马更多是在放眼2017年伦敦世锦赛。不过,由于东马的日本选手无人跑进2:10,川内又有了一线生机:只要他在琵马能以2:10内的成绩夺得日本第一。川内家三兄弟(优辉是老大)中的小弟鸿辉如此评价:“他是这场战斗中的挑战者。我认为在这种时候,你会看到他的叛逆精神的最充分发挥。”

狭路相逢勇者胜

3月6日午后12点半(好奇怪的时间安排),第71届琵琶湖马拉松在滋贺县大津市皇子山田径场开赛。

特邀选手阵营以每公里3分02秒——全马2:08:00的配速起步。一出田径场进入公路,“抢镜族”出现了:业余选手上冈正太(Kamioka Shota)冲到最前面。肯尼亚兔子柯斯盖(Samuel Kosgei)和外国精英把持不住,紧跟上去,第1公里配速提高到2:55。

但两只日本兔子不为所动,率领大部队仍按目标配速前行。3分内配速上冈撑不了多久,他最后以1:13:41到半程后就退赛。

兔子柯斯盖第1个5公里用时14:57,比预定时间的15:10快了13秒。两只日本兔子用了15:03,多少也受其影响。柯斯盖跑快还有一个原因:被紧随其后的19岁埃塞小将基塔塔(Shura Kitata)逼的。

类似东马的一幕又出现了:第一集团由7名外国精英组成,包括柯斯盖、基塔塔、罗蒂奇、乌干达人穆塔伊(Munyo Mutai)、坦桑尼亚人辛布(Alphonse Simbu)等,唯一的黄种人是巴特奥其尔。他们以29:51抵达10公里——2:05:57的配速。

第二集团更为庞大,多为日本人。在一个水站还发生意外:实力排名第一的日本选手前田和浩突然斜插到另一位进2:10高手足立知弥(Adachi Tomoya)面前,害得后者摔倒在地。他迅速爬起但元气已伤,最终以2:19:08完赛。肇事者前田也快不了多少,以2:17:56仅获第26名。

第二集团15公里用时45:18,2:07:26的配速。最受观众青睐的川内优辉此时已显得吃力,从该集团的前方位置节节败退到最后。

埃塞小将基塔塔在5公里过后按捺不住,独自一人和第一集团拉开45秒以上差距,第2个5K仅用时14:40——2:03:46的配速;半程用时1:02:35,这可是要打破日本境内纪录的节奏啊。直到25公里过后,他才终于掉速。

25公里也是日本兔子退下的节点。此时第二集团的成员有特邀选手中排名仅次于川内的中本健太郎(Nakamoto Kentaro,2:08:35),以及石川末广(Ishikawa Suehiro,2:09:10)、深津卓也(Fukatsu Takuya,2:11:48)、北岛寿典(Kitajima Hisanori,2:12:28),外加两个首马选手丸山文裕(Maruyama Fumihiro,半马1:01:15)和井上大仁(Inoue Hiroto,半马1:01:39)。

30公里一过,丸山惊人地发力,狂追跑在最前面的穆塔伊和基塔塔。第31公里他跑出2:55,将北岛、石川和深津三人甩开15分钟,此时中本已经掉队。

但正如东马中的新人服部勇马一样,丸山不久就意识到:在首马的30公里处发力并非明智之举。35公里后他便难以为继,被另三名日本选手轮番逼近。

将近39.5公里处,石川追上丸山。一度因腹痛落后的北岛也重新提速,先后追上深津和丸山。

最后两公里不到,罗蒂奇甩下辛布。仍用一只手捂着侧腹的北岛超过石川,第二个冲进皇子山田径场,接着又奋力加速,在最后一个弯道撵上辛布。

罗蒂奇以2:09:11夺冠,北岛以5秒之差摘得银牌,同时将PB缩短将近3分钟,辛布也以2:09:19大幅PB。

北岛的东洋大学校友石川第四,2:09:25;深津第五,2:09:31。丸山咬牙坚持到终点,以2:09:39的优异成绩完成首马。

另一个冒进的基塔塔只跑出2:16:09,远不如去年他的上马成绩2:08:53。

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的日本第一中本健太郎进体育场时还排名第七,但最后300米他被川内优辉追上。后者以2:11:53完赛,这是他自2014年12月脚踝受伤以来的最好成绩。

经此一役,佐佐木悟、北岛和石川在四场奥运选拔赛中成绩排名前三。这三位有两个共同点:均已过而立之年;都在埼玉县上大学(东洋大学有该县有两个校区)。对已经无缘里约的埼玉县公务员川内优辉来说,最后这点多少也算些许安慰吧(他自己上的是学习院大学)。

1984年出生的北岛寿典全马出道很晚——去年才开始跑,却以两个2:12两战两胜:2015年延冈西日本马拉松和悉尼马拉松,加上这次忍痛夺银,战绩相当辉煌。

等到最后一场女子选拔赛——3月13日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举行之后,日本田联就将在3月17日宣布里约奥运会的马拉松国家队名单,一切终将尘埃落定。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湿哒哒 湿哒哒

    琵马倒数第一名成绩:2小时42分!(微笑)

    2016-03-09 09:47:5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