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波士顿梦想 | 精英之战:9年来最慢的一届波马

今年波马的精英成绩,其实是当代可比条件下最差的一届。

今年波马的最大赢家,无疑是埃塞俄比亚人:他们不仅首次囊括男女冠军,而且包揽男子前三名,完胜实力比他们更强的肯尼亚高手。

不过,就赛事而言,这次第120届的成绩却很不理想:男子冠军海利(Lemi Berhanu Hayle)仅跑出2:12:44,创下自2008年以来最慢的冠军成绩,从1985年算起则排名倒数第三。

女子冠军巴伊萨(Atsede Baysa)的2:29:18稍好一些,但也比前三届慢两三分钟以上。

4月18日上午10时比赛开始后,由十五六人组成的男子第一集团一直跑得非常保守,到半程点用时1:06:43,显然已经破不了任何纪录。

此时气温有点偏高——接近20摄氏度,而且还有点逆风。波马一向没有兔子,实力最强的高手大多按兵不动,谁也不肯出头。

过了25公里、从韦斯利山丘下坡时,26岁的埃塞卫冕冠军德西萨(Lelisa Desisa)冲到最前,率领众人跨过查尔斯河,开始冲击纽顿山的第一个坡。

上坡时他有点掉速,但其他人掉得更厉害,队形立即打乱。原本沉闷乏味的比赛,一下变得有趣多了。

德西萨曾于2013和2015年两度波马称王,还有过将首枚波马金牌回赠遭恐怖袭击的波士顿市的义举,今年他决意要在这里上演帽子戏法。

当德西萨以3分出头的配速仰攻心碎坡时,能跟上他的只有一个:他的埃塞同胞海利。从这时起,比赛就成为两个埃塞人之间的单挑。

高个子、大步幅、上身挺直的海利年仅21岁,但实力强悍:去年他在全球第二快赛道迪拜马拉松以2:05:28获胜;今年再跑迪拜,又以2:04:33夺得亚军并刷新PB,这一实力在今年波马的出发选手中排名第三,位居德西萨之上。

眼看海利在自己身后紧追不舍,德西萨几度示意对方上前领跑,但海利恭敬却不从命,基本都保持比前辈落后半步,直到最后5分钟,两人才并驾齐驱。

此时他们不仅已经将其他人甩出视线之外,而且追上在道路中央缓缓行驶的市内火车。

跑到40公里处,此前没有显露任何体力不支迹象的德西萨突然“举手投降”:只见他靠边拿了瓶饮料,又不急不慢地向身后张望,瞬间就被对手拉开10米。接着他的速度也比刚才放缓不少,眼睁睁地看着海利大步流星地绝尘而去。

后者最终以2:12:44率先撞线,德西萨以2:13:32排行第二,他输得完全没脾气——最后仅两公里多,他居然落后47秒。

他可能败在参赛过多:18个月来,他总共跑过六场大赛:2014纽约,2015迪拜、波士顿、世锦赛、纽马,相当于平均一年四场。此次赛前他透露,自己已经意识到应该少参赛,每年专心跑好两场就足矣。

赛后海利表示:“当我看见Lelisa掉下去时,就认为他不会再追上我了——一直到我完赛。现在我感觉今天就像我的生日!”

另一个埃塞选手、上届亚军泽盖(Yemane Tsegay)经过一番PK,以3秒之差险胜肯尼亚对手、2012年波马冠军柯里尔(Wesley Korir);他的季军成绩是2:14:02。

柯里尔虽然和领奖台擦肩而过,但他延续了自己在马拉松大满贯比赛中的稳定表现:每次必定跑进前五名。这位可不光是马拉松运动员,人家也当选肯尼亚国会议员,平时的工作比某国花瓶式的体育明星X协委员不知要忙多少。

今年波马美国顶尖高手一个也没来,因为他们都选择了2月13日的洛杉矶里约奥运预选赛,毕竟波马年年有,而奥运会四年才一届。这次成绩最好的美国选手是Zachary Hine,以2:21:37排名第十,比他的PB慢了将近5分钟。

今年波马的精英成绩,其实是当代可比条件下最差的一届:2007年的冠军虽然只跑出2:14:13,但那年下起倾盆大雨且狂风呼啸,而1985年的2:14:05则是在波马进入专业时代之前(1986年波马才发现金奖)。

据分析,今年高手发挥失常的原因,可能与当天的气温忽冷忽热,比赛中途先是升温、后半程又刮起凉嗖嗖的逆风有关,这容易使得发热的腿部过快冷却、导致抽筋。

本届波马由于几乎悉数云集了有志里约的埃塞高手,因此被称作“事实上的埃塞奥运选拔赛”。

尽管最后的成绩不怎么样,不过海利的出线应该问题不大,因为他不仅击败德西萨、泽盖和梅孔嫩(Tsegaye Mekonnen,2:22:21,第12名)等多位同胞高手,而且今年他在迪拜跑的2:04:33,也是两年来埃塞选手的第二好成绩,除非贝克勒(Kenenisa Bekele)等另一拨埃塞选手周日在伦敦创造出惊人成绩。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