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6爱燃烧年度回顾 | 这一年关于世界越野跑圈的A-Z

这一年,世界越野跑圈究竟有哪些人和事值得我们铭记!

Appalachian Trail 

尽管被称为“小径”,可Appalachian Trail 阿帕拉契小径却着实不小,从缅因州Mount Katahdin到乔治亚州Springer Mountain波澜壮阔的3500公里。这里是全世界最著名的户外徒步步道之一,成熟的山径,壮美的风景令这里成为户外爱好者们心目中的圣地,而对于那些疯狂的超马爱好者来说,完成一次AT的FKT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2016年9月18日凌晨3点38分,48岁的美国超马名将,人称“Speedgoat”的Karl Meltzer抵达了位于Springer Mountain的AT北部终点,此时距离他出发整整经历了45天22小时38分,新的AT FKT纪录就此诞生,比一年前“超马之神”Scott Jurek的纪录快了10个小时。

FKT的意义是什么?我想引用irunfar知名作者Andy Jones-Wilkins在陪跑Speedgoat后写的一句话:这一切的意义在于他勇于追逐他的梦想,并认真地去实践他所热爱的事情,全力以赴,毫不犹豫。

Barkley Marathons

什么是世界上最难的超马比赛?从1986年举行至今近千名参赛者中仅14人完赛,略高于1%的完赛率,Barkley Marathons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的眼里都会是一个噩梦般的玩笑。

130英里左右赛道爬升超过50000英尺(15240米),60小时关门,没有风景,没有后援,选手们需要在早春四月田纳西的凄风冷雨中拿着仅有的地图和模糊不清的线路说明独自摸索前行。

Jared Campbell是今年Barkley Marathons唯一的完赛者,他也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三次完成比赛的人,当然人们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喜悦的心情,谁知道小心眼的赛事总监Gary会不会在明年的比赛中又想出什么新的规则来继续阻止人们完成比赛呢。

Caroline Chaverot

拥有法国与瑞士双重国籍的Caroline Chaverot在过去一年国际越野跑舞台上的表现无疑是统治级的,UTWT年终女子排名第一,UTMB女子第一,Skyrunning World Champion for the ultra distance女子第一,IAU越野跑世界锦标赛女子第一,Caroline几乎囊括了这一年所有重大越野赛事的头衔。

然而今年Caroline的高光表现仅仅只限于欧洲大陆,那么在北美赛场上她是否会继续这样的势头呢?明年Hardrock 100的终点线前,我们也许就能够揭晓答案了!

Doping

毫无疑问科技的进步令人类的竞技水准大幅提升,但同样也滋生出了兴奋剂这样令人厌恶的衍生品。2016年世界体育最大的丑闻无疑就是俄罗斯田径的集体服药事件,为此俄罗斯人被IAAF(国际田联)无限禁赛。

而这股浊流似乎也开始侵蚀原本被视为净土的越野跑运动,今年7月,UTMB发布官方声明,取消厄瓜多尔选手Gonzalo Calisto在2015年UTMB比赛中第五名的成绩。一切源于不久前IAAF的一纸违禁名单上Gonzalo Calisto的名字赫然在列,讽刺的是在2015年UTMB的赛前血检中厄瓜多尔人就被查出异常,然而当时的解释是由于厄瓜多尔的某些高原因素导致基因改变而引起的变化。无论事实怎样,这一事件已经令越野跑运动蒙上阴影,我们隐忧的是当越来越多利益因素开始入侵这项还算原始的项目时,我们还能寄予它多少的信任呢?

Everest

2016年9月15日,Kilian Jornet在“Summit Of My Life”官网发文,宣布第二次尝试珠峰的速攀计划因为意料之外的恶劣天气不得不再次夭折。因为尼泊尔地震而推迟一年后,Kilian Jornet再次踏上了去往珠峰的旅程,速攀的路线也由原先计划的珠峰南坡转移到了中国一侧的北坡大本营。

过去的一年Kilian都在阿尔卑斯的高海拔地区与阿式登山的佼佼者Ueli Steck苦心钻研高山攀登技巧,8月份便整装动身前往尼泊尔和西藏进行实地的适应训练并等候最佳的窗口期来实现这一惊世的壮举。

然而面对世界之巅,K天王没有延续“战无不克”的传统套路,面对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这位常人眼中“神一样的男子”停下了脚步。但失败对于Kilian来说并不失落,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登山最珍贵的地方在于失败,在于当你抵达了那里却发现自己还无法达到巅峰,这是世界上最雄壮的山峰给你上的一堂课,而你从中获得的远比失去的要更多。

Francois D’Haene

在中国颇有人缘的“越野庄主”Francois D’Haene今年只参加了两场比赛,年初的vibram香港100和年末的大留尼汪穿越对角线超级越野赛,巧合的是这两场比赛也分别是今年UTWT的开门战与收官战,最终法国人都收获了冠军,在港百上更是打破了赛会纪录。

年中6月,庄主远赴科西嘉岛挑战著名徒步路线GR20的FKT,并以31小时6分钟的成绩成为该线路FKT的拥有者,而在此之前庄主更是来到中国完成了一次别具意义的中国之旅,这也开启了今年诸多国际越野大咖中国之旅的序幕,但无疑庄主还是其中最大牌的一个。

Gediminas Grinius

翻开今年UTWT年终排名的网页,男子排名第一的是一位名字读起来拗口的立陶宛人,当然他还有一个更容易被人们铭记的昵称“G2”。虽然没有在今年的任何一场UTWT系列赛事中折桂,但立陶宛大兵在出勤的四场比赛中收获3个亚军和一个季军,这样的成绩足以让这位个性鲜明的越野跑者登上年终第一的宝座。

从年初的港百开始,立陶宛人就表现出自己稳定的状态,而这种状态一直保持到了年底,尤其在竞争激烈的UTMB,G2后半程持续稳定输出的优势展露无疑。

G2个性鲜明的伴侣Gintare Grine总是在比赛中寄予他最大的支持,还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这些来自家人的关怀也许都是G2能够在频繁出赛后仍能够发挥出色的隐性因素吧!

Hardrock

每年7月中旬的某个时候,Hardrock 100的名字总是能够成为所有越野超马发烧友们共同关注的焦点,不仅仅是因为它那条长达100英里,累计爬升超过10000米的虐人赛道,更是因为其高傲的近乎难以企及的中签率,令人们愈发地对这片美国中西部的荒野之境心生向往。

今年的Hardrock 100注定将成为一届令人难忘的赛事,终点硬石上的公羊史无前例地迎来了两位最先到来的亲吻者,Killian Jornet与Jason Schlarb携手撞线分享了最终的冠军。一位是越野领域的神级天王,另一位则是同一年在冬季与夏季完成硬石赛道的第一人,就当人们会以为他们会在最后一个CP点后展开激烈角逐的时候,他们却用另类的方式告诉世人对于超马来说竞争永远不是唯一追求的东西。

Illegal

你是否怀疑过一场越野比赛的合法性?今年一名来自科罗拉多的律师兼越野跑者Aaron Denberg一纸诉状将著名的越野跑赛事Hardrock 100告上了法庭,这位2009年以第10名成绩完赛Hardrock的律师在长达13000字的诉状中列举了Hardrock比赛的诸多“罪状”,包括涉嫌作弊和欺诈的抽签制度,偷漏税行为,以及一些违法联邦法律的赛道开拓行为。

此举在整个越野跑界掀起轩然大波,尽管Hardrock官方对此表示不置可否,但仍然做出了退还三年内抽签费用的决定。争议在最终判决前依旧悬而未决,虽然大部分人都看好Hardrock会在最终的判决中获得胜利,但也许我们也需要做好Hardrock失去联邦政府的土地使用证而停摆的现实。

Jim Walmsley

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听到所有媒体如此口径相同地赞美一位超马跑者的横空出世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可在今年的年度越野超马大戏:西部100英里的比赛上,就有这么一个人用自己惊世骇俗的表现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遥遥领先90多英里,不仅将对手甩开近1个小时,更是远远领先赛道纪录,剧本似乎正如人们预期的那样发展,一个新的超马之神即将诞生!然而随后的故事变的峰回路转,因为错过了一个路口令他迷失了正确的行进方向,唾手可得的荣耀转瞬即逝,现实告诉他,超马的未知性永远会在下一秒等待着你!

Jim Walmsley,一个忽然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的超马奇才,虽然与冠军失之交臂却收获了远多于冠军的瞩目,就连Scott Jeruk也在赛后给Jim发来贺电,还在社交媒体上po出了二人神同步的照片,令人不禁联想,一个属于Jim Walmsley的时代到来了么?

Kaci Lickeig

如果说Caroline Chaverot今年在欧洲的表现无可挑剔,那么Kaci Lickeig在北美的表现同样也可以用无懈可击来形容。

千万不要被她看似瘦弱的外表所迷惑,人称“忍者小精灵”的Kaci今年先后收获了西部100和Bear 100两座极具份量的冠军头衔,在高手云集的Lake Sonoma 50 Mile上斩获亚军,同时是2016年度北美最佳女子超马选手的头号热门人选,《户外》杂志更是为她惊人的训练而独立撰文。唯一遗憾的是Kaci并没有出现在她最为期待的2017年Hardrock 100的中签名单上,而我们也许无缘见到2016年欧洲与北美表现最为出色两名女选手之间在赛场上的直接对话了!

Lottery

对于那些殿堂级的越野超马赛事来说,竞争也许从比赛名额抽签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这个星球上历史最为悠久的越野赛事Western States 100约400个左右的参赛名额,其中270个会由抽签决定,抽签选手按照不同的抽签经历拥有不同的签数:第一年的抽签者拥有1支签,如果未中签,第二年再次获得抽签资格继续抽,就可以拿到2支签,之后就按2的指数倍依次累积,直到中签。若中签或完赛后想要再次申请,之前累积的签数就会被全部清零,算作第一年申请者从头来过。Hardrock 100的抽签规则更为苛刻,除了卫冕男女冠军外所有的150余个名额全部分成Vetaran(完赛Hardrock 5次以上)、Never(从未参赛)和Else(其他)三个组别,所有人依照过往比赛经历进入各自类别抽签。

因此对于众多超马粉丝来说,能够中签这两项赛事无疑已经是莫大的胜利了。令人欣喜的是,今年似乎幸运女神对于华人跑者额外眷顾,在2017年的西部100与硬石100的最终抽签结果中共有四名华人跑者中签,看来再难的中签率也已经无法阻挡中国跑者跑向世界的愿望了!

Memory

相聚离开总有时候,没有什么是天长地久。今年的西部100上我们送别了两位离去的故人,81岁的医疗总监Dr.Bob Lind和68岁的前任赛事总监Greg Soderlund。

从此我们再也无法在SQUAW VALLEY拥挤的起点线前看到那个戴着听诊器扛着来复枪的发令者,最后的一枚发令弹壳上Bob亲自写下2015年6月27日西部100英里,也成为了一个时代留下的最后记忆。

从2000年到2012年,作为赛事总监的Greg见证了Scott Jeruk创造的史无前例的7连冠,见证了Kilian Jornet,Geoff Rose,Anton Krupicka在2010年史诗般的对决,而这一切让西部100与越野跑运动真正地开始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之中,一个崭新的时代到来了。

故人离去总是有着些许的伤感,然而后人们依旧会在这片他们挚爱的山与路上按着他们的初衷继续走下去,正如他们从未离去过那样。

Nolan's 14

The Nolan‘s 14包括了科罗拉多州14座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峰,线路总长度约105英里,爬升超过12000米,只有在60小时以内的完成者,才能有资格成为这条线路的“OFFICIAL FINISHER”。

因为地处户外精英聚集的科罗拉多,The Nolan‘s 14成为众多越野跑高手们的试炼场,Joe Grant、Anton Krupicka、Jared Campbell都曾在这里留下过自己的足迹。2016年9月11日这里迎来了第一位女性的“OFFICIAL FINISHER”,知名越野跑媒体irunfar的女主编Meghan Hicks用时59小时36分,完成了这条巅峰之路,堪称2016年最佳女子FKT。

Olympic

你知道越野跑曾经是奥运会的正式项目么?1912年,1920和1924年的奥运会上越野跑都曾经被列为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但在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上由于炎热的天气以及赛道设置的混乱,出现了选手中暑,甚至失踪的事件,这也令越野跑项目从此消失在了奥运会的舞台之上。时过境迁,将近一个多世纪后IAAF(国际田联)将越野跑重新列为了正式的田径项目,这也意味着越野跑项目再次进入了久违的奥运体系,在2018年的青奥会上越野跑单项已经赫然在列。

那么问题来了,高度商业主导的奥运会上会出现怎样的越野跑比赛呢?指望像UTMB那样来个百英里山地竞技显然是不太现实,如何设计一套兼顾转播成本,比赛时间,观赛条件以及竞技观赏性的全新奥运会越野赛也许将成为越野跑重回奥运的最大悬念,当然越野跑能否继续保有天然与自由的特性也将经受考验。

Pete Kostelnick

每天2.7个全马,42天穿越美国,打破尘封36年的纪录,虽然这场广义上的超马大部分在铺装路面上完成,但我们依旧还是不舍将其排除在这份榜单之外,当然完成这一神迹的Pete Kostelnick本身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越野跑粉丝。

就在完成穿越美国挑战前的两个月,Pete刚刚完成了西部100英里的比赛,完赛成绩相当喜人,sub20小时,排名第29,这一成绩也许给他之后的阿甘之旅注入了一剂不小的鸡血吧!

Qualify

今年是ITRA实行全新赛事积分后试行的第一年,原有积分体系被重新计算,距离和海拔爬升不再只是衡量越野赛难度及积分评估的唯一标准。相比过去单一维度的积分计算方式,全新推出的越野赛积分体系基本能够客观地反应出一场越野跑赛事的难度水平,而跑者也能够获取相对应的更为合理的积分。当然对于一些殿堂级的越野赛事来说,光有积分还是远远不够的,堪比彩票级概率的抽签制度才是对于跑者来说不可逾越的高峰。

Risk and Recovery

这个夏天,去年硬石第三名获得者Adam Campbell在一次落基山脉的攀登穿越中发生严重事故,失足摔下了80多米的悬崖,背部,脊椎,臀部等多处严重受伤,大多数人在遭遇这样的状况往往都会远离激烈运动,可仅仅三个月后Adam便从病床上站了起来,重新投入到训练之中,以期在2017年的Hardrock上卷土重来。

相比Adam Campbell,Dave Mackey的故事更加地悲壮与令人敬佩,去年的一场事故令他的左腿严重受伤,在经历了手术以及长达16个月的漫长恢复后Dave虽然已经可以不借助拐杖直立行走,但却无法再像以前那样的疾速驰骋,于是这位Hoka ONE ONE的签约选手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将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截肢,因为这样能够更快同时更好地恢复到接近受伤前的状态,真所谓“古有壮士断腕,今有勇士弃肢”!

风险从来都不是像越野超马这样的户外极限运动所欠缺的,伤病、疼痛、恢复,周而复始,我们在祝福这些勇敢者的同时还是更多的希望任何时候都需要更加地重视对于自身安全的保护,毕竟生命永远是最为珍贵的。

Shangri-La

90多年前,一个名为约瑟夫洛克的美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西部开始了一段神奇而艰辛的旅途,他的游记被刊登在当时的《国家地理》杂志上,10年后被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写成了《消逝的地平线》,从此香格里拉便成为了“世外桃源”的代名词。90多年后,这片神奇的土地再次出现在了西方的视野中,翻开ISF官网,2016年Skyrunning World Series Event日历表上的第一站写着YADING的名字,这里正是传说中香格里拉的核心所在,当“天空跑”遇见“世外桃源”,是一幅多么诗意的画面。

当然我们也可以发现当下世界上最主流的两大越野跑系列赛事组织UTWT和ISF在今年都不约而同地将中国做为系列赛的首站,那么中国是不是越野跑最终寻找的那个Shangri-La呢?

Tsuyoshi Kaburaki

镝木毅,一个曾经亚洲最出色的超马越野跑者,凭着执着与一腔对于越野跑运动热爱在百般艰辛下创立了UTMF环富士山超级越野赛,并将其打造成了与UTMB齐名的国际性标杆赛事,赛事组织的条理规范,细致入微之处甚至超越了他的模板UTMB。然而当2015年,镝木毅做出更改UTMF比赛时间的决定后,这场比赛就如同触犯了什么命运之轮一样开始厄运连连,2016年9月,富士山下暴雨如注,原本就已泥泞的赛道寸步难行,就在比赛刚刚进行了不到50公里的时候,赛事宣布比赛终止。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这张也许是今年世界越野跑圈最令人动容的一幕,做出停赛的举动需要承受无法想象的压力,可对于镝木毅来说,没有什么比选手的安全更为重要的事情了。就在不久之前,我们又再次得知2017年UTMF将暂时取消举办的消息,比赛将会在2018年重回正轨,时间也将由秋季再次回到春季,春暖花开之时,我们希望能够看到的是在终点线前迎接跑者归来,满脸灿烂笑容的那个镝木毅,阴霾终将化为乌有!

UTWT

毫无疑问,这是当下世界范围内运作最为成功的越野跑系列赛事,然而它发展的速度却似乎有些让人跟不上脚步。

记得两年多以前,国内知名越野超马跑者关雅荻曾经立下过完成UTWT大满贯的夙愿,时过境迁,关人实打实地干完最初10余场赛事中的8场,还没有来得及为如何抽上终极之战西部100而犯愁,打开最新的UTWT主页,赫然发现2017年赛历上的分站赛事整整多了一倍,想来心情一定是有些复杂的。

UTWT的繁荣固然表明了越野跑运动的蓬勃发展和欣欣向荣,但急于扩张的同时这些赛事能否继续保留原有的品质和特色,同时又能兼顾越野跑和谐自然的本色,这一切终究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Veteran

同大部分的竞技运动不同,年龄似乎永远不是越野跑赛场上的问题,从UTMB、西部100这样著名赛事的平均参赛年龄上我们就能够得知,年青人也许才是超马赛场上的异类。

42年前,Gordy Ainsleigh因为马匹受伤无法参赛而尝试用徒步奔跑的方式去完成Tevis Cup 100英里赛马的线路,最终他用23小时42分的成绩完成了比赛,证明了用双脚也能在一天内完赛的事实。正是这次勇敢的尝试演变为了世界上最早的越野跑比赛西部100英里挑战赛,而Gordy Ainsleigh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WSER。2016年,我们再一次在西部100英里的赛场上见到这位真正的“老将”,虽然已经69岁高龄,但依旧精神奕奕。

遗憾的是,虽然来到了SQUAW VALLEY,但Ainsleigh因为身体不适而放弃了比赛,然而我们还是在赛场上看到了70岁的Gunhid Swanson,72岁的Wally Hesseltine奋力奔跑的样子,一如他们年轻时候的样子。

Weather

2016年的国际越野跑赛场,阴晴不定的天气似乎成为了主角。年初的第一场重大赛事vibram香港100就在罕见的极寒中开场,50多年未见的低温,霜冻导致比赛提前终结,数十名选手被困大帽山,港府几乎倾尽全城之力进行营救,所幸没有造成重大伤亡。相比港百,下半年的UTMF似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台风季带来的豪雨令赛事几乎无法正常进行,比赛仅仅进行了44公里便宣布结束。

接二连三的恶劣天气影响着选手们的发挥同时也考验着赛事组委会的应急预案和急救能力,自然的不确定因素是所有户外极限运动所不可避免的现实,而作为选手与赛事方如何做好充足的准备去应对那些可能发生,也许是未来我们需要共同面对和努力的东西。

Xavier Thevenard

2010年CCC组冠军,2014年TDS组冠军,2013、2015年UTMB组冠军,2016年OCC组冠军,曾经被誉为K天王接班人的法国小鲜肉Xavier Thevenard完成了UTMB的个人大满贯,成为名符其实的UTMB之王。

除了问鼎OCC,Xavier今年在其他赛场上的表现差强人意,7月份在Hardrock 100上不敌Kilian Jornet和Jason Schlarb,勉强跑进24小时;原本视为年度重头戏的UTMF却又因为天气因素戛然而止,这也许与Xavier上半年的脚踝手术不无关系,相信调整好状态之后的UTMB之王在明年一定会在这个熟悉的舞台上再次王者归来。

Yu Lei

今年年初,位于阿尔卑斯山意大利地区的奥斯塔山谷地区因为TDG巨人之旅赛事的利益纷争愈演愈烈,这也催生出了一场全新的赛事:4KVDA。比赛线路基本为反向的巨人之旅,350公里,海拔爬升25000米。如此一来,从8月的最后一周直至9月中旬,在阿尔卑斯山下将连续进行UTMB,4KVDA和巨人之旅三项超级山地越野跑赛事,总距离850公里,海拔爬升近60000米。

那么有没有可能连续完成这三场异常艰苦的比赛呢,中国著名越野跑者于雷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带病完成UTMB后,于雷越战越勇,先是在5天后的4KVDA中以109小时、总排名18完赛,随后的第三天又马不停蹄地踏上了TDG巨人之旅的赛场,并最终以总排名第19的历史国人最佳成绩,完成了这场不可思议的阿尔卑斯背靠背靠背超马越野之旅!

Zach Miller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谈论美国与欧洲越野跑运动的发展差异,美国选手逢欧不胜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怪圈,直到去年Zach Miller的横空出世,首次参加UTMB CCC组的比赛便摘得桂冠。今年8月,Zach再次满怀信心地来到霞慕尼,并寄望在自己的首场百英里比赛中拔得头筹。

然而事与愿违,经验不足让Zach在领先的大好局势下痛失好局,最终仅仅排名第七,但其在比赛中一骑绝尘,毫无保留的比赛风格给所有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当然欧洲赛场的失利并没有影响到Zach回到美国后的发挥,在年底前的最后一场重要赛事旧金山TNF 50英里上,Zach成功卫冕。毫无疑问,Zach Miller以及其Nike Trail Running Team的另两名队友已经开始在世界越野跑的舞台上崭露头角,并成为所有冠军的有力撼动者。在即将开始的2017年vibram香港100上,Zach的队友David Laney、Tim Tollefson都将参加比赛,而Zach也将做为补给团队参与其中,2017年也许这股来自美国的越野旋风还将来的更加猛烈吧!

PS : 再次感谢 @豆制品 @然乌乌 @拉森 对于本文的大力贡献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iLIKE540 iLIKE540

    yulei简直是大神般的存在啊

    2017-01-10 17:13:5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