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神级玩家 | 精英运动员的越野信仰

要成为神级玩家,先要有对山野的无限热爱。

在Salomon Running Camp中,我们访问了几位有着非常出色成绩的精英运动员,听一听他们对越野跑的信仰以及态度。

Anna Frost

成绩:2015,2016 Hardrock 100mile女子冠军;2012,2014 Speedgoat 50KM女子冠军

我从2004年开始变成职业选手,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最后除了那些比赛结果和伤痛,我一无所获,甚至患上OTS(过度训练综合症)。我回到我的家乡新西兰,完全停下了跑步,与家人共度时光,同时去思考,越野跑对我来讲到底意为着什么?

我的答案是:爱。我对越野跑的感情是纯粹的爱。在跑Hardro k 100时,我经历过非常痛苦难熬的阶段,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我的脸上温暖着我,鸟儿的啼叫愉悦着我的听觉,我的身体又活了回来。

在冲过终点的一刻,我觉得是我作为女性跑者最有力量的一刻。我对越野跑的信仰就是我对它的爱。

现在除了越野跑,我也会做一些瑜伽训练,让我的身体放松下来,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极其频繁地参加比赛了。

Max King

成绩:2014年IAU 100KM锦标赛的冠军(6:27:43),2017 Chuckanut 50k 冠军(3:33)

我喜欢越野跑同时也喜欢公路跑,在两种跑中我都能体验到不同的东西,越野跑更贴近自然,路跑更能感受到速度,但我对他们的理解还不是很确定,我会再去努力理解他们更多。

我也参加了刚刚在美国结束的 Salomon Ultrarunning Academy,团体活动可以让我和其他越野跑者有更多的交流。

我特别喜欢参加比赛,从5KM到100KM都喜欢参加,参加过几个100KM的比赛,但还没想过参加100Mile的比赛。因为100Mile的比赛需要更多的休息恢复时间,可能导致我错过后面的比赛。不过明年可能会考虑参加一下100Mile的比赛,未来也应该会参加西部100越野赛。

Mira Rai

成绩:Skyrunning世界锦标赛亚军,2016勃朗峰马拉松80KM 女子冠军

越野跑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脱离了尼泊尔的贫困生活,现在的我每天都过的非常开心,我也更想帮助我家乡的更多人拜托目前的状况。

但现在我的左膝盖有伤,我希望能尽快恢复好,如果恢复的足够好,我可能会参加UTMB的CCC组别。

在香格里拉的感觉很神奇,因为隔着喜马拉雅山脉就是我的家,可能我是离家直线距离最短的运动员了。在尼泊尔,大多数人信仰佛教和印度教,它们能让人们的内心更强大。我觉得越野跑对于我也是这样,我的内在因越野跑而变强。

Francois dHaene(庄主)

成绩:2012UTMB冠军,2014UTMF冠军,2016香港100冠军

我喜欢距离更长的越野跑(100Mile),每一次超长距离的越野跑都是一次冒险,我可以探索各种未知,享受山野间的乐趣。我的越野跑信仰就是通过进行越野跑与大自然更好的交流。

我现在已经从伤病中走出来,去年年底在大留尼汪群岛(第三次夺冠)的发挥让我很满意,在2017年年初我参加滑雪越野赛来保持我的竞技表现(在一个叫做Pierra Menta山地滑雪双人赛获得第十一名,Kilian和他的队友也参加了比赛获得第二)。

在这个RunningCamp结束之后,我会去葡萄牙的Madeira Island越野赛(MIUT 115KM 7100累积爬升),之后会再回到中国参加5月1日举行的亚丁越野赛,当然,我今年的最重要的比赛将是UTMB(与Kilian Jornet,Jim Walmsley等众多超强选手一争高下)。

Ryan Sandes

成绩:2012港百冠军,UTMF亚军,多次4 Deserts冠军

我非常喜欢长距离的越野赛,但我一度因为伤病无法在赛场上取得出色的成绩,我常年在我的家乡南非进行训练,爬到山上就可以欣赏海岸线的风景,越野跑让我更热爱我的家乡,我也想通过越野跑去体验更多的不同地区。

去年年初我参加的几场UTWT系列赛,成绩还可以,我也希望在今年的各种比赛中获得更好的成绩。当然前提是保持健康。

几天和精英们相处下来,感觉Salomon的大神们对越野跑的爱非常的纯粹,只要一上山,一个个就像拿到了玩具的孩子,认真地上坡,撒欢式地下坡,可能我们普通越野跑者没办法达到精英跑者的能力(他们真的很强!),但在山野中尽情奔跑享乐,纯粹地享受山野间的乐趣,静下心来感受大自然的神奇,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PS:照片来自Salomon

您需要才能回复
To top 1695bd67176689a7ddd1c45c3c03c71a33dd97b35f8adb9cf8ba29e9d9b6ba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