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热点 | K天王终于登上了珠峰 但也许他还会再来一次

经历三次坎坷之后,K天王终于站上了世界之巅。

大约24小时前,Summits of my life的官方脸书更新了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传奇跑者Kilian Jornet在北京时间5月22日零点左右成功无氧、单人登顶珠峰,并于5月22日中午12点15分返回珠峰前进营地,登顶用时26小时,攀登及下撤全程用时38小时。

作为人生巅峰计划的最后一站,K天王一波三折的珠峰之旅终于登顶成功,并且全身而退,但耗时与我们预期的Kilian式登顶纪录似乎有着不小的差距,除了时间外,登顶的线路也从原来的两条激进线路换成了传统的北坡登顶线路,这之中发生了什么故事也许只有K天王本人来给出答案。而这次留有些许遗憾的登顶经历会否成为Kilian的一个全新目标的开始呢?K天王的下一次巅峰之战,我们是否能够拭目以待?!

--------------------------------------------------------------------------------------------

下文写于2016年Kilian Jornet第二次攀登珠峰前夕

Kilian Jornet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耐力运动员,在那些著名的户外越野超马赛道上,Kilian一直是最快的那一个,这种快不是与第二名之间的你追我赶,而是1个小时甚至更大的差距。从2005年第一次参加比赛到现在,Kilian几乎赢得了所有参加赛事的冠军,每当这个看上去并不高大强壮的加泰罗尼亚人站在起点时,人们开始谈论的是这场比赛的亚军将会比Kilian晚多久抵达终点。

满满的冠军,纪录与荣耀,在25岁的时候Kilian似乎就已经完成了其他运动员一生的梦想。那么一个也许并不适合25岁年青人去思考的问题来了:人生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一个名为“the Summits of My Life”的计划浮现在了Kilian的眼前,这是一个听上去近乎疯狂的想法,用前所未见的方式去攀登那些地球上最著名的山峰。从2012年开始,到2014年12月,Kilian先后通过速度攀登和高山滑雪的方式登顶了勃朗峰(欧洲),马特洪峰(欧洲),麦金利峰(北美洲),阿空加瓜峰(南美洲),如今横亘在他眼前的是SOML计划的终极挑战: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两年前当得知Kilian将计划速攀珠峰时我就开始幻想他究竟会选择哪条路线冲击8,844m的极限,至少在2015年那场惊天动地的地震前,位于尼泊尔的珠峰南坡始终是Kilian SOML计划最后一站的起点,这里有珠峰最著名的希拉里之路,1953年新西兰人希拉里与夏尔巴伙伴丹增从东南山脊开辟了成功登顶珠峰的线路,如今已成为珠峰南坡最为著名和主流的登顶线路。

目前珠峰所有已知的登顶线路,预计Kilian将选择其中深绿色或者浅蓝色的线路进行攀登

然而突如其来的地震改变了一切,当时已经抵达尼泊尔的Kilian亲眼目睹了灾难带来的创伤,除了原定的计划推迟外,他不遗余力的在当地展开了力所能及的的援助行动,但是否继续在南坡登顶完成自己的终极计划却开始出现了疑问?

计划被迫推迟一年后,珠峰另一侧的北坡开始进入Kilian的视野,从SOML官方的最新信息来看,Kilian最终决定将从北坡,也就是中国西藏一侧的珠峰大本营开始向巅峰进行挑战。

相比南坡,北坡的珠峰对于国人来说也许更加熟悉,成熟的商业路线已经让每个登山季的大本营变得车水马龙,越来越多的名人登顶也一度让攀登珠峰成为了一种商界的时尚。其实北坡对于珠峰而言,单就攀登的历史意义与攀登的挑战难度都要比南坡来的深远。

1924年,珠峰攀登史的传奇乔治·马洛里就是从北坡出发开始了人类最早的珠峰征程,虽然传言当时他与团队已经成功登顶,但最终留在人们脑海中的还是一段悲剧和一句不朽的名言!如今马洛里的墓碑依旧在北坡大本营前矗立,而那句“因为山在那里”的名言成为所有登山者心中的真理。

此后由于各种原因,北坡的攀登一度停滞,直至1960年中国登山队在马洛里当年线路的基础上成功登顶,而当1979年新中国开始重新允许外国人进藏后,一度平静的北坡再次开始热闹了起来。

登山皇帝 Reinhold Messner

第二年,即1980年,登山皇帝Reinhold Messner就从北坡完成了独自无氧登顶珠峰的壮举,在7000m的海拔纵向往西横切出一条举世闻名的Messner Traverse,并经由珠峰北壁的Norton Couloir登顶珠峰。

在Kilian的计划中,Messner的线路正是其中之一,然而最让我们费解的是计划中的另一条备选路线:Hornbein Couloir。1963年来自美国的Tom Hornbein和伙伴Willi Unsoeld选择了一条从未有人尝试的诡异路线,从南坡出发,翻越珠峰西山坳,在北壁的西侧实现登顶,而这条诡异的冲顶之路也被命名为Hornbein Couloir。

从1963年首次经由该路线登顶至今,总共只有9人通过Hornbein Couloir实现登顶的壮举,而距离现在最近的已经是遥远的1991年了。在9次经由Hornbein Couloir登顶的案例中,1980年日本人 Tsuneoh Shigehiro和Takashi Ozaki开创的北壁直上路线也许将是Kilian此次登顶计划中的另一种可能,相比Messner的solo路线,这条线路的难度显然更大,横切距离更远,Kilian将从ABC前往北壁西侧的路线起点开始近乎垂直的爬升。

图中红色线路:Norton Couloir、浅蓝色线路:Messner Traverse、深蓝色线路:Hornbein Couloir

为什么放着成熟有保障的传统路线不走,唯独选择了两条不寻常的登顶之路?我们唯一能想到的解释也许就是,整个北坡的路线中,只有这两条登顶线路适合用滑雪的方式来完成下撤,而这也正是Kilian最擅长的方式以及过去所有SOML计划的完成方式。

超马界的传奇人物,美国人Scott Jurek这样评价过Kilian,“他与任何我们过去见过的耐力好手不同,他既能在一场短距离的垂直爬升赛中用不到半小时的成绩夺冠,也能在西部100英里这样漫长的赛道上轻松折桂,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奥运短跑冠军选手能够赢得波士顿马拉松冠军一样的神奇。”

可以说Kilian有别于过去的任何一个挑战珠峰的攀登者,“即使是顶级的精英运动员,Kilian也是一个异类”,纽约时报曾经这样评价过这个被称为“the All-Terrain Human”的人。在决定人体有氧耐力的关键指标VO2 max(最大摄氧量)指数上,Kilian测试的结果是89.5,通常职业顶级耐力选手的这一数值在80左右。出生于高海拔比利牛斯山区的Kilian,从小就在山野间展现出他过人的耐力天赋与运动基因,18个月的时候便可以跟随父母完成一次7小时的徒步旅行,3岁的时候完成7.5公里的山地滑雪,他从来没有接受过系统的专业训练,但却做得比任何一个专业选手都要来的出色。

既然Kilian如此天赋异禀,实力超群,那么此次SOML计划的终极珠峰速攀的最终时间究竟能有多快呢?

我们首先从传统的北坡登顶路线说起,这是一份国外商业登山机构的珠峰北坡传统登顶项目的日程表(我们刨去了前后路途的时间,从抵达珠峰大本营为开始,最终成功下撤回大本营为结束):

D1:抵达珠峰大本营 5182m

D2~D4:搭建登山大本营及适应海拔 5182m

D5:出发徒步至临时营地 6200m

D6:出发前往前进营地 6492m

D7~D44 :在最高至2号营地,最低至大本营间来回爬升徒步,适应高原海拔 5182m~7500m

D45~D49:从大本营开始登顶 5182m~8844m

D50:返回前进营地 6492m

D51:返回大本营 5182m

如果算上往返于地处偏远的大本营的时间,一名业余登山爱好者要攀登珠峰至少需要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即使是专业的登山者,无需适应高反同时又熟知珠峰的地形,从大本营出发登顶珠峰也需要至少一周的时间。

那么珠峰是否有过速攀的记录能够给我们对K天王的最终结果有一个参照呢?打开珠穆朗玛峰(Mount Everest )的维基百科页面,在密密麻麻的登顶记录中我们看到了几个格外耀眼的数据与名字:1998年,夏尔巴人Kazi 从南坡东南山脊无氧登顶,用时20小时24分钟;2007年,奥地利著名的天际跑者(skyrunner):Christian Stangl完成了珠峰北坡无氧速攀的壮举,用时16小时42分钟。

来自德国的Skyrunner:Christian Stangl和他疯狂的Triple Seven Summits计划

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位年长Kilian22岁的奥地利人几乎就是SOML计划的先行者,而他在五年时间内完成的Triple Seven Summits计划(既速度攀登世界七大洲高度前三的总共21座山峰)完全能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形容。可以说Christian的这个时间将是Kilian Jornet此次珠峰计划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我们对比了Kilian和Christian共同的攀登记录对比也许能够得到一些启示:2008年Christian登顶麦金利峰用时16小时45分钟,而2014年Kilian攀登麦金利峰的用时是11小时48分钟 ··· ···

多变的天气以及珠峰绝高的海拔也许将是阻碍Kilian完成梦想的最终困难,要知道2013年在攀登欧洲最高峰厄尔普鲁士时,Kilian就曾经有过面对恶劣天气被迫下撤的遭遇,而珠峰的天气素来以多变闻名,特别是秋季登山月相比春季,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隐藏于8000米以上海拔的空气之中。

我们不难发现Kilian过往SOML计划中攀登的最高海拔不过是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的6960m,然而地处世界屋脊的珠峰光是前进营地的海拔就已经将近7000m。在Kilian的计划中这样描述,他将采用一种非常规的方式,在这个8月开启珠峰之旅前他和团队已经在阿尔卑斯山区适应及训练数周,而在抵达珠峰大本营后,他将不会再花多余的时间去适应喜马拉雅的极高海拔环境直接开始自己的攀登,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方式反而可以很好的避开高原反应的困扰,众所周知高原反应的症状往往会积聚一段时间才爆发,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Kilian将会在一天内实现珠峰攀登的往返行程,那么在那时再谈高原反应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但不要忘记海拔8000m以上的环境被人们称为绝命海拔,而在那里任何事情都是不可被预料的!

就在开始SOML计划的那年夏天,Kilian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偶像和好友,法国传奇登山滑雪选手Stéphane Brosse在勃朗峰速攀时的意外身亡。同样的事情甚至差一点成为Kilian的亲身经历,2013年9月7日在法国阿尔卑斯山脉南针峰北壁的攀登过程中,Kilian和女友Emelie Forsberg被困在Frendo Spur峰的山肩,因为意外的受伤Emelie举步难行,两人穿着单薄的衣物在寒风中挣扎了许久,最后直到法国宪兵高山救援队(PGHM)的赶到才将这对越野耐力界的传奇眷侣营救回安全地带。

死亡是每一个户外极限运动者不可回避的话题,身处荒野需要激情,需要勇气,同时也需要责任;但同时却也是最不负责任的——因为有时要以生命作代价。Kilian将自己的自传命名为《Run or Die》,乍一看带着一份生死间的豪情,但仔细阅读却不难发现他与山野之间温情的联系,“山峰和人一样,要爱它,首先要了解它。和山峰走得越近,你就越能感受到它的喜悦、愤怒,然后你就能够掌控自如,游戏其中”。此次珠峰的攀登也许将是Kilian人生面临的最大挑战,同样也是一次学习与探索,虽然可能付出甚至生命的代价,但Kilian依旧认为这是值得的,同样也因为如此“the Summits of My Life”(生命巅峰)计划才会变得意义超群,伟大并不在于你攀上了多高的巅峰,而是即使身处巅峰你的心灵却依旧空怀若谷,我们祝愿Kilian好运,也庆幸我们能够亲眼见证一场伟大的攀登!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293c2cccdeb0d557ceb655caa797da71
    JackpuLv.5
    2017-05-23 14:16:53
    没达到预期,应该还会继续挑战吧

    回应

  2. 9242a782782c67aa461db9d6664ac3a4
    iLIKE540Lv.11
    2017-05-24 10:41:34
    牛逼的人啊

    回应

  3. 132
    雪原狼Lv.3
    2017-05-24 11:30:27
    熟悉地形,明年再见

    回应

  4. 947f8f3631e39bc2b93c9a31586898b2
    Push-UpsLv.10
    2017-05-28 22:35:30
    一星期内撸了两次,不等明年了。

    回应

  5. C2d7d0b5e5e346b65f6df2d8add55aba
    pioneerxfLv.7
    2018-01-12 13:16:57
    很好奇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确实登顶了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