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深度 | 你好,我是刘庆红

那个笑起来会眯着眼睛咧着嘴的女孩,名字叫刘庆红。

见到刘庆红的时候,她刚化完妆,今天对她来说会很忙,下午要接受采访,晚上她要完成“耐克速度实验室”跑者故事片的拍摄。

“但比训练好多了,至少要比训练轻松啊。”

进门我都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她站的直直的,双手下垂交叉在身前,开始主动地介绍自己,“你好,我是刘庆红。”

东京奥运会当然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以大众选手的身份代表中国参加伦敦世锦赛马拉松项目,成为中国田径历史上第一位参加顶级世界大赛的业余跑者,刘庆红仅用一年时间,就实现了让无数运动员可望不可即的梦想。

跑完世锦赛和大运会不久的刘庆红,对下一个突破有着强烈的追求,“东京奥运会当然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去年3月中旬,国家田管中心推出了选拔活动,要在2017年6月到2020年5月时间内,选拔男、女各一名大众选手,与专业选手一起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以及世锦赛、亚运会等国际大赛。

刘庆红凭借自己在2016年上马跑出的2小时43分11秒成绩,成功拿到了业余跑者代表中国参加伦敦世锦赛的入场券。

不过世锦赛与奥运会的选拔标准并不完全相同,想要成为参加东京奥运会的业余跑者,需要达到国际田联制定的奥运参赛成绩标准和在奥运会达标时间内获得国际田联金标赛事男女前十名。之后田协才会按成绩排名选男、女各一名参加东京奥运会。

与专业运动员相比,业余跑者想要提高自己的成绩一点都不简单。“他们的任务就是训练提高成绩,我除了训练还要学习专业课程,而且中长跑在北大每天的训练时间还是有点少。”

“不过我觉得我跑东京的希望还是比较大,我对自己成绩要求还挺高的。”“后面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希望自己能够把成绩提高到2小时30分以内。”

如果刘庆红真的可以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跑出如此成绩,那么至少可以排进前十,这对于刘庆红而言会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对国内人数众多的业余跑者而言同样也是。

目前刘庆红的训练都是由教练、北大体育教研部郑重老师安排,每天下午5点到7点是训练时间,主要以加跑量跑长距离为主,除了中长跑的训练之外,前段时间她开始3000米障碍的训练。

谈及未来跑全马的目标,刘庆红说最大的希望是“跑到后面不是在扛,而是真的在跑。”

过去一年的成绩表现,也让Nike向刘庆红伸出了橄榄枝。

进入北大后的第一场新生杯比赛,刘庆红才第一次穿Nike跑鞋,还是钉鞋。“以前跑5000米和10000米都是穿普通的跑鞋去跑的。”现在在耐克突破挑战实验室的帮助下,除了专业跑步产品的支持之外,她还会从耐克那里得到更为系统化的训练支持。

我们采访的这个深夜,刘庆红终于完成Nike为她打造的故事片的拍摄。故事片中刘庆红用自己的故事诠释了速度的突破为不同的跑者人生所带来的突破和改变。

视频:耐克速度实验室_刘庆红 时长:0'28''

世锦赛马拉松上唯二的中国面孔

伦敦世锦赛的马拉松项目,中国队只派出了女队的两名队员参加,一名是青海队的曹茉婕,另一名就是刘庆红。前者属于专业队,后者则是纯正的业余跑者。这是刘庆红第一次出国比赛,也是她继上马和全运会后的第三场全马比赛。

参加世锦赛的队员,都会在出发前进入国家队的集训中心。由于还有期末专业课的考试,刘庆红比其他队员晚一天进入集训中心。“国家队的训练强度比在学校的时候大多了,也更系统。”

“虽然强度很大,但是我觉得我自己挺适合国家队的训练的。”

在集训期间,国家队教练对刘庆红说:“想提高到2小时30分甚至更高,就得改动作。”如果对比刘庆红在去年上马和伦敦世锦赛上的照片,会发现她在摆臂上有明显的变化。“我改了摆臂的动作,胳膊没那么乍开,以前胳膊老晃,现在更美观也更省力一点。”

但改变长久以来的习惯动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件事对于刘庆红在世锦赛上的发挥,或多或少都有些许影响。

女子马拉松开赛前的5个小时,刘庆红发了一条朋友圈,写着“饮料都准备好了,那么加油吧。”照片里的桌子上摆着8个白色补给瓶,瓶子上写着“Qinghong Liu”以及代表中国的“CHN”。

赛前教练郑重老师给她定下的目标是“要以4分一公里配速,2小时48分完成比赛”,另一个目标则是“顺利完赛,争取个人最好成绩。”面对第一次出国的环境还有其他高水平的运动员,刘庆红说她“很惶恐,比赛的时候很慌张,那些黑人运动一起跑就看不到,很快,我到后面都是一直在扛。”

赛前,刘庆红最大的担心是:“完不成比赛,还有就是跑了最后一名。”

与刘庆红一起比赛的曹茉婕在比赛进行到第30公里的时候因为严重岔气而退赛。她在第3个5公里,掉速到18:34,均速3:42,此后逐渐掉出4分,直至最后退赛。她的最后一个成绩,是30公里的1:57:09,第68位。

“10公里左右岔气了,肚子特别疼。”曹茉婕解释说,“十五六公里脚也开始疼,左脚脚踝的老伤,到20来公里反应特别大,跑不了了。”

比赛中,刘庆红有几次看到队友曹茉婕降速,“我以为她降速是在等我,我还加速去追她,后来就没看见了,我一直不知道她退赛。”“其实我和她的差距还是挺大的,毕竟曹姐是专业队的,感觉还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我们俩也就没有什么战术配合了。”

最终,中国队在伦敦世锦赛马拉松项目上,以曹茉婕退赛,刘庆红2小时52分21秒完赛结束。在一众的专业选手面前,刘庆红最后的成绩排在第65名。“我觉得她跑得挺好,她挺高兴的。不过我感觉她压力特别大,估计是因为第一次比大赛。”曹茉婕表示。

尽管没有实现自己的最好成绩,但是刘庆红“并不害怕外界质疑的声音,我知道有很多业余跑者支持我。”事实就是如此,刘庆红所代表的国内众多业余跑者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站上更大的舞台。

跑上马是阴差阳错今年还会去

现在去翻看中国田协官网上的国内业余排名数据,刘庆红的最好成绩那一栏是去年在上海跑出的2小时43分11秒。

跑上马之前,刘庆红还从未跑过全程马拉松,不过一直有参加半马的比赛,甚至还会有背靠背的半马比赛。“跑上马之前也没有进行太多的系统训练,只能通过参加半马来以赛代练,赛前2周还集中堆了一下跑量。”

从去年五六月开始,刘庆红参加了至少10场半马比赛,这给她累积了可观的实战跑量和经验。那些比赛让她状态渐入佳境。去年6月在青岛西海岸新区半程马拉松,她跑出1:15:15的好成绩。9月份又在烟台的2016仙境海岸海阳国际马拉松,以1:14:45刷新半马PB并夺冠。

在得知上马之后,刘庆红和教练说:“想试试看跑全程,就算没完成也没关系。”教练同意了。加上Nike和北大田径队有赞助关系,可以提供一个上马的名额,而且学校还报销来上海比赛的车费,“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来跑上马了。”

“上马我跑的太累了,后面都想退赛了,30公里的龙腾大桥折返跑的都要绝望了。”“我师哥和我说上马后半程难跑,会抽筋,我后面就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抽筋啊。”“最后我的脚太疼了,都没法跑了。”

但是想到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全马,而且是第一次代表北大出征,她不好意思跑太差。最后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得坚持到终点。

10月30日比赛日那天,她被分配在A区,但出发位置并不是最前排,只能“从后面往前挤”。前10公里刘庆红用时36分半不到——3:38的配速;前半程78分左右。此后10公里,她跑得还行,配速维持在4分以内。“最后10公里脚疼,受不了,就不行了”。那十几公里她配速都掉出4分外。

最后到达终点的时间是2小时43分11秒,收获国际第13、国内第二的惊艳名次。这场比赛让刘庆红一战成名,此时刘庆红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代表中国队出征伦敦世锦赛的资格,“跑完上马还不知道的,是在全运会比完之后,国家田管中心打电话来说我可以去伦敦跑世锦赛了。”

今年上马,刘庆红仍将参加比赛,去年的跑马新手,经过一年的比赛经历之后,似乎已经变化成老鸟,她希望“自己能跑进2小时45分,要是能达到健将水平就更好了。”

进北大很幸运未来还没定

1996年4月出生的刘庆红,今年21岁,她上北大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5年1月刘庆红第一次赴北大,参加针对体育特长生的单招测试。她测的是5000米,以16分22秒夺得第一,比第二名快将近一圈,最后却没被录取。一年后,刘庆红再赴北大“五四”操场,还是测试同一个项目。这次她跑了16分27秒(平均配速3:17),在10名考生中再夺第一。

虽然成绩不如上一年,她却获得北大高水平运动员A类项目保送资格,被提前录取,不必考文化课。

清华大学的体特生测试也在1月份。刘庆红第一年没报清华,第二年报了,跑的是1500米,以4分28秒排名第一,比第二名快1秒,不过家里还是想让她上北大,“还有很多师哥师姐都在北大,所以最后选了北大。”

2016年8月23日,她收到北大寄来的正式录取通知书。

她感慨说,能上北大很幸运,因为名校毕竟拥有众多优势;如果不来北大的话,肯定没有这么多机会,自己可能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时跑个半马、轻松拿第一,但是接触不到像世锦赛、大运会甚至是奥运会这样的高规格比赛。

进入北大最初的志愿填报,刘庆红在可选的专业里选择了新闻传播、法学还有另一个专业,最终北大将她安排在了法学院。虽然不是自己当初最想学习的专业,“不过法律还是挺贴近生活的,自己目前挺喜欢的。”

这个学期刘庆红选修了16个学分,一天要上两三节课。“北大上课很自由:你想选什么课、哪天上都可以。”作为体育生,她不用上体育课。

与刘庆红住同一个宿舍的是通过高考考上北大的同学,这些学霸级别的同学在专业课学习上给了她很大的压力,“课又难,每天都特别累,压力特别大”。当然她一有不懂就会向她们讨教。

去除掉上课的时间,北大中长跑队员一天训练的时间只有两小时:下午5点到7点,在学校“五四”田径场。目前教练给刘庆红安排的训练计划是多跑长距离,重点加跑量。现在北大中长跑队跑全马的女生只有她一个。

除了马拉松之外,刘庆红目前在北大还主攻3000米障碍。据刘庆红的教练郑重老师透露,她赛前仅练习1个月3000米障碍,就在首都高校田径运动会上获得第一名。

她坦言跑3000米障碍,是自己争取保研的一个手段和措施,因为北大体育生必须拿到高校冠军、全国冠军,或者达到运动健将标准的才能保研。至于为什么非要读研、而且大一就在考虑保研,她表示这是因为自己从一开始定的目标就是这样,没想过不保研。

“可能跟这边的环境也有关系——我的室友都想保研。在北大保研还是挺难的,因为大家都那么优秀。大家都很厉害,我怕考不上。”对于未来专业与马拉松之间的选择,她说:“现在还是大一,专业都还没划分方向,所以未来怎么选还没定好,等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后再看吧。”

能参加比赛就是很开心

刘庆红第一次正式参加比赛是在2014年,当时她刚到18岁的报名年龄,跑的是个半程马拉松,最后的成绩好像是80分钟。“第一次也是不会跑,胡乱跑。人家跑就跟着跑,那么快也敢跟。”

在这之前,刘庆红从小学五六年级开始参加校运会,名次一直是数一数二,能跑赢她的男同学不多。

从最初的5000、10000米到后来的半马,再到如今的全马,刘庆红说“自己身边一直都有人在鼓励我,加上真的很喜欢跑步,才会一直坚持下来。”跑步于刘庆红而言“就是开心,能参加比赛就是很开心的。”

对于偶然间进入马拉松的赛道,刘庆红坦言:“我感觉我自己还是比较适合跑马拉松的。”

在故事片拍摄开始前,我们在拍摄场地一起吃晚餐,刘庆红和我们说着自己生活、学习和训练中的苦和乐,也会和大部分女孩一样讨论自己的比赛照片好不好看。比赛之外,她就是一名擅长跑步,只不过是一个不是一般的能跑的北大学生。

那个笑起来会眯着眼睛咧着嘴的女孩,名字叫刘庆红。


参考内容:

人物 | 全运会亚军曹茉婕:“青海一姐”再战世锦赛马拉松

北大女生田径世锦赛“跑马”,她10个月前还只是普通学生

深度 | 伦敦世锦赛前瞻:中国队与马拉松四强实力大比拼

中国田径协会国内业余排名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90后小Z 90后小Z

    新体制下第一批走出来的业余选手,挺佩服的,加油吧~

    2017-10-12 12:54:25 回应

  2. Shayne Shayne

    不知道2020年代表男子参加奥运会的业余大神会是谁。

    2017-10-12 13:28:27 回应

  3. pirlo21 pirlo21

    北马终点见到过本人,当时就觉得眼熟,说实话比照片好看不少呢

    2017-10-12 15:25:02 回应

  4. 小进a 小进a

    加油↖(^ω^)↗加油!

    2017-10-12 16:43:0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