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张国伟:30年前独揽全运会长跑三金 如今率弟子董国建收复马拉松桂冠

1987年全运会,他囊括5000米、10000米、马拉松三项冠军,其中马拉松他是第一次跑!

这是一场美国经典西部片《正午》(High Noon)式的烈日下决战。

4月29日在天津全运会马拉松男子专业组比赛中,距离终点不到10公里处,场上局势渐趋明朗:西藏第一高手多布杰一人对阵云南两员主将杨定宏和董国建(依次为下图右至左)。

这位抵抗到最后的对手,在35公里左右也表情痛苦地倒地,使滇军牢牢锁定领奖台的两个最高位置。

最终董国建和杨定宏分别以2:18:45和2:19:09囊括冠亚军,他们的年轻队友杨绍辉也以2:21:21排名第四;加上一个女子团体第三,云南队成为专业组比赛的最大赢家。

董国建收获的这枚金牌意义尤其重大。赛后他告诉笔者,这是云南队继1987年首次赢得第六届全运会马拉松男子冠军之后,经过30年的漫长期盼,终于再度夺回这枚久违的金牌。

而当年为云南夺得全运会马拉松首金的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的云南队主教练张国伟。

80年代“中国长跑一哥”

提起田径界的张国伟,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那个来自山东烟台、喜欢在镜头前拗造型的跳高名将。

其实就成就而言,云南的张国伟绝对不在那个小他22岁的后生晚辈之下:

  • 山东张国伟拿过北京世锦赛、仁川亚运会亚军,以及钻石联赛奥斯陆站和一些全国比赛冠军,打破一项全国纪录(室内)。

  • 相比之下,云南张国伟共获得亚洲冠军10次,亚运会冠军2次,全国冠军41次,是第一个在亚洲获得5000、10000米冠军的中国人,也是云南省得奖最多的运动员,这一记录迄今无人能撼动。

张国伟是中国突破10000米29分、5000米破14分、3000米8分大关的第一人,曾18次打破这三个项目的全国纪录,创下国内长跑十年不败的传奇,被誉为“亚洲长跑王子”。

他创造的3000米全国纪录保持至今,而且永远不会被打破。

“在我之前,3000米纪录应该是8分06秒左右。我跑了7分56秒19。跑进8分的好像就我一个。现在因为没有这个项目了,所以这个纪录还有,每次田径比赛都会印在秩序册上。”近日在接受笔者专访时,他笑着表示。

他是打破10000米全国纪录次数最多的人,在1981至1986年5年间四破纪录,他也是万米进29分中国第一人(1984年)。

出人意料的是,这位1980年代中国长跑第一高手,与长跑的结缘纯属偶然。

据百度百科资料,张国伟1959年出生于云南省大理州鹤庆县金墩乡积德村一户白族人家,从小多病但聪明好学。

一次学校开运动会,3000米项目班里无人问津,身为班长的他无奈之下只好带头报名,没想到居然拿第一,从此他爱上长跑。

1977年张国伟进大理州体校,翌年入选省队,师从著名教练苏文仁(1960年前后三度打破万米全国纪录,万米进31分中国第一人)。凭借白族人的吃苦耐劳和勤奋好学,他在省队如鱼得水,成绩突飞猛进。

辉煌岁月

1982年11月19日在新德里召开的第九届亚洲运动会,是中国首次取代历届霸主日本、跃居金牌榜第一的一个重大里程碑:相比日本的57金、52银、44铜,中国共获61金、51银、41铜。

那也是张国伟的成名之战。他为中国队贡献了一金一银:10000米金牌和5000米银牌。

提起35年前那场万米决赛,他回忆说,当时实力最强的日本运动员可能状态不好或因为水平比其他人高很多,前面跑得并不快,直到最后只剩5圈——2000米时才开始发力。

“我一直跟着他,他怎么甩都甩不掉。最后100米我们三个人(另一个是韩国选手)冲,几乎同时到,我赢他们一点。”

从源自维基百科的下表可以看出,他险胜日本选手井手健二(Ide Kenji)优势仅为0.15秒。

几天后的5000米决赛,日本队显然学乖了。张国伟至今仍记得那位大名鼎鼎的日本高手:“他叫新宅雅也(Shintaku Masanari,下图右前),当时是日本最好的运动员。他吸取万米比赛的教训,一出去就跑了,我跟到最后就跟不住了。”

张国伟以13分58秒09获得亚军。输给新宅雅也并不丢人:一年后,此人就在福冈马拉松这一当年事实上的“马拉松世锦赛”以2:09:51夺冠;6年后两人同跑汉城奥运会,新宅的马拉松成绩(2:15:42、第17名)也比张国伟高出一大截。

1986年汉城亚运会,长跑三大项目的领奖台均为日本和韩国选手占据。

1990年北京亚运会,张国伟在比赛中受伤,最终仍忍痛夺得5000米和10000米两枚铜牌(详细经过后文另有详述)。

除了亚运会,他还拿过多个亚洲锦标赛冠军,包括在1983年科威特、1985年雅加达和1989年新德里举行的亚洲田径锦标赛的5000、10000米金牌各两枚。

1986年4月,他受邀赴日本神户参赛,“那次还有好几个非洲运动员参加”。在万米比赛中,他以28分24秒85夺得第三,同时打破国内纪录;这一纪录一直保持到1995年。

对张国伟来说,份量最重的还是全运会金牌。他参加过两项全运会,总共收获5枚金牌:

  • 1983年第五届全运会(上海):5000,10000米(下图);这是全运会首次移师北京以外。
  • 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广州):5000米,10000米,马拉松。

人生至憾

30年前的第六届全运会,张国伟不仅创下囊括长跑三金的奇迹,更让人吃惊的是,那场马拉松居然是他的首秀!他的夺冠成绩:2小时12分17秒。

无巧不成书,1987年全运会马拉松,时间也在4月,地点同样是天津——只不过赛道不在武清,而是在市区一条新开通的大道上;原因是全运会主会期10月份的广州太热。另一个巧合是,今年收获全运会马拉松金银牌的董国建和杨定宏,均出生于1987年!

5000和10000米角逐仍在羊城展开,张国伟分别以13:41.24和28:39.08获胜。

1988年汉城奥运会,张国伟只参加马拉松一项,成绩不理想:2:22:49,第38名。另一名中国男选手是来自山东的蔡尚岩,2:17:54,26名。

“那次练多了。”张国伟解释说。

一年后,他在伦敦马拉松跑出个人最好成绩2:12:03。以下是笔者搜索到的德文维基百科页面(竟然没有英文版):

“我的一生遗憾就在马拉松上。刚转马拉松没几年,就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把跟腱跑断了。做了手术又练,又断了。做了三次,断了三次,没办法。”他长叹道。

让张国伟跑断跟腱的,是北京亚运会的万米决赛。剩下最后1000米,他开始冲刺,结果拉伤了右脚跟腱,屈居第三。

赛后他右脚肿得很厉害,只休息四五天,又参加5000米决赛。“我整个大腿都用绷带绑着跑的,也是拿第三。跑完跟腱伤更严重了,虽然没有全部断,但也只剩下一点点了。”

那届获得万米冠军和5000米亚军的,也是一个日本名将:比张国伟小8岁的森下广一(Morishita Koichi)。

两年过后,森下先后夺得东京马拉松冠军和巴塞罗那奥运会马拉松银牌。

1999年退役后,他被丰田九州实业团聘为教练,他的得意门生、肯尼亚小将万吉鲁(Samuel Wanjiru)2008年在北京奥运会为自己的国家夺得马拉松首金,并创下保持至今的奥运会纪录。

1990年亚运会,张国伟没计划跑马拉松,因为当时他的主项仍是5000、10000米,马拉松只是副项。

“马拉松没有认真练过,也没跑过几次,没有把自己的潜力挖出来。原本打算亚运会之后转马拉松,因为年龄也差不多了(31岁)。我想如果继续练下去,肯定可以跑到两小时七八分。”

中国长跑为何倒退

从张国伟的战绩看,三四十年前在长跑领域,中国和日本还有一拼,如今却已经完全不是对手,5000、10000米这两大项目甚至无人能达到奥运会和世锦赛报名资格。

这一现状让张国伟感慨良多:

“我觉得过去我们的水平,和世界水平差距并不很大。我当运动员的时候(1980年代初),5000米世界纪录就是13分出头,我们也能跑三十几秒,我最好跑13分31秒,没差多少。

我参加国际上的大奖赛,也和人家差不了多少,没有现在大。大奖赛冠军一般是(13分)十七八秒到二十来秒,我跑三十几秒。

现在世界水平提高很快,我们没提高,还倒退了。万米进29分的也很少了。”

究其原因,他觉得既有训练上的,也有比赛体制上的。后者的表现是,在全国比赛中,高水平运动员不到最后冲刺阶段,往往不肯全力跑。

“每次全国比赛,就我们云南人在前面跑,没人上去带。你再慢,人家也跟在你后面,只求保名次。我觉得这不是真实的训练水平。”

笔者问他对此有何建议,他回答说就算有建议也没用,因为各个省的教练只顾打自己的小算盘。

笔者认为,解决之道或许可以借鉴城市马拉松的做法:除了名次,奖金也和成绩挂钩。全运会长跑项目的名次分值,不妨也划定相应的成绩底线。

对于5000米项目在国内被取消的做法,张国伟认为是个错误:

“我觉得5000米项目应该恢复。长跑项目都是连贯的:800米,1500米,3000米障碍,5000米,10000米,马拉松。

对年轻运动员,应该先从短一点的项目练起,把速度能力提上去,而不是一来就练10000米,这样才有利于今后的发展。

你把5000米的能力提上去,10000米的水平就高了。10000米水平高了,马拉松自然就跑得好。因为他速度能力储备得比较好。

如果你5000米跑13分30秒,10000米肯定差不了。假如你5000没这个能力,要跑14分多,10000米肯定跑不好。1万米跑不好,马拉松也跑不好,你初速度能力就不行。

假设你10000米是28分的水平,马拉松10公里跑31分钟很轻松;你10000米要跑30分钟,马拉松第一个10公里跑31分钟你就受不了了,等于已经竭尽全力了。

所以我觉得,取消5000米项目,对其他项目影响很大。”

名师出高徒

张国伟的老家鹤庆县离丽江很近(“我们小时候都骑自行车到丽江玩”),海拔将近2200米。事实上,云南省长跑高手几乎全都来自高海拔地区,包括他手下的多位爱将。

1993年底,因伤退役的张国伟出任云南省体工队长跑及马拉松主教练,从此将心血倾注于培育新人。

据他介绍,云南拥有较完备的长跑人才选拔体系:各个地级市都设有体校;省里每年举办两次运动会,一次是全省中长跑竞走运动会,一次是省田径锦标赛。

他们就在这些运动会上甄选人才。例如杨定宏和上届全运会男子3000米障碍亚军张中记,就是省运会上被看中的。

只有董国建是例外。“他不是运动会选拔来的,是他念初三的时候,我听昆明市体校的一个教练介绍,去他们学校选的。”张国伟回忆说。

那个教练向他推荐说,禄劝县民族中学有个小孩在学校运动会跑1500米跑得挺好,让他过去看看。

他于是驱车前往,由那个教练陪同。两人到学校找到董国建,“看了一下”——没有让他跑,只是看看体型之类,便决定要人。

“过了一个星期,他就调到我们这儿训练,一直带到现在。”

张国伟走访过不少运动员的家,包括董国建、杨定宏,以及在中国田协马拉松“历史最好成绩排名”榜上高居第三的邓海洋;“邓海洋的家我去过,海拔2500米左右。”

“水平挺高的”邓海洋最好成绩是2:10:43,创造于2008年厦门马拉松,那次他荣获季军。

可惜的是,在2009年第十一全运会(山东,但马拉松为同年北马),他却没能夺取金牌,云南队只拿了个第三(李有才)。

“他和陈明付(第十届全运会万米冠军)是以前我们最好的两个运动员,很遗憾运动寿命太短了。像邓海洋按说可以干到现在,但是他吊儿郎当的,没办法,自己把自己废了。

他管不住自己,贪玩,没把心思用在训练上。我们都管不住他,有时候出去一个星期都找不到人,手机也关了,(何况)他还是兴奋剂监测的重点运动员之一。”

张国伟惋惜地说。据他透露,邓海洋退役后去了工商局。

“天津大捷”的秘诀

张国伟指出,在马拉松项目上,云南队一向拥有实力,这也是云南的强项;之所以时隔长达30年才重夺金牌,原因有很多,一言难尽。

除了前面说的少数高水平选手缺乏自律之外,领导瞎指挥也误过大事。

“上一届在辽宁应该拿冠军,我们练的水平很高。赛前一个月左右,让我们从备战地会泽拉到昆明来跑40公里,而且要求用三分十几秒一公里的配速。那堂课一跑完,就完蛋了。”

这一重大失误导致上届全运会马拉松云南队颗粒无收,只有朱仁学拿了个第五名。“他因为鞋子不太合适,是慢跑下来的。其他人快跑下来就完蛋了。”(下图为朱仁学和董国建在里约奥运会)

痛定思痛的云南队,今年终于汲取了教训。“这件事对我们打击很大。这届我就说了:你们别管我,尽量不要干预。”

张国伟认为,这次云南队之所以能如愿以偿,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几个主力运动员训练刻苦。

二、加大了训练难度。

赛前全队拉到玉溪训练,因为那里拥有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地形,而且空气、环境都比较好,运动员不容易产生精神疲劳。

他们跑的大部分是山路,难度比较大,从海拔1600米的市区,跑到20公里折返处时,海拔已达2100米左右。

三、对马拉松强度把控到位,虽然不是十全十美。

训练强度并不是越大越好,能量储存对马拉松很重要。

四、运动员在比赛中意志品格顽强。

关于最后这点,云南队两员主将赛后都向笔者描述过:

杨定宏在二十几公里和30公里两度掉出第一集团,但两次都咬牙追上,为此付出不小代价:过终点不久,他开始抽搐、呼吸困难,后被送进医院,输液两个多小时才清醒过来。

董国建最后5公里平均配速掉出3分半,当时他已经晒得头昏眼花,看东西模糊不清,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最后阶段一度他回头张望良久,“想看看谁在后面;我不知道多布杰已经退赛。我看到杨定宏在我后面100米左右。如果他追上来,我也没力气加速了,就让他超过吧。”

除了以上四点,据杨定宏透露,云南队特意针对可能的高温天安排训练:“其他队训练时可能会选在一大早,避开高温时段。我们考虑到4月底天津可能很热,就把耐力课放在上午9点跑。”

耐力课指的是30、35到40公里长距离训练。队员们从9点开始跑,一直跑到中午十一二点。“那个时段特别晒——昆明紫外线非常强烈。一定要适应高温,比赛时才不会受不了。”

放弃伦敦世锦赛

全运会比赛日,云南队还祭出一招战术:前面让三个“90后”小将快速领跑,旨在拉爆各路对手。对此张国伟这样解释:

“对天津的天气,我们作了两手准备,其中一个就是会出现高温。那天他们前面跑快了。

如果天气好,十五六度左右,跑那个速度正合适。我要求他们用每公里三分六七秒的配速,他们前10公里就是按这个节奏跑的。因为天气热,速度不断下降。”

对于最近几年成绩最好、去年在重庆跑出2:11:42的董国建,“我们要求他跑2小时11分边上,我们训练就按这个目标去练”。

云南队的头号劲敌,自然是去年首马跑出2:13:16的西藏队多布杰。关于这位对手,张国伟评价说:

“多布杰也是个好的运动员,但是还年轻,一来缺乏经验,二来马拉松这个项目只有跑多了,以后提高的空间才会大。马拉松还是要慢慢来,循序渐进。”

相比重庆首马后里约奥运会、天津全运会等几场比赛都没有跑好的多布杰,云南队老将杨定宏虽然今年锡马才跑进2小时14分,但近期发挥相当稳定。“杨定宏底子很厚。”张国伟指出。

据他指出,云南队的全运会主要对手,还有新疆的哈斯木汗和辽宁的许王(后来的季军和第十名)等人。

每届全运会马拉松,通常兼作奥运会和世锦赛的中国选拔赛。此次达到伦敦世锦赛马拉松男子报名标准2小时19分的,仅有董国建一人。

可惜的是,他可能不会参加8月6日的那场“世界大战”。张国伟透露说:

“董国建目前要全力以赴准备全运会10000米,而且状况不是很好,去跑马拉松我估计不会跑好。

天津这么热,他们体能消耗非常之大,董国建跑到最后两三公里的时候路都看不清楚,(赛后)要吸氧;杨定宏被送进医院。

现在还没定,但基本不会去了。去了成绩太差,也很难看。”

1959年12月出生的张国伟,再过两年零6个月将满60岁——到退休年龄,不过“单位上肯定要让你干完下届全运会再走”。

退休之后,他应该会交班给目前已是运动员兼助理教练双重身份的董国建。

而张国伟作为运动员的成就,让笔者不禁联想起“奥运长跑之神”埃米尔·扎托佩克(Emil Zátopek,1922.9.19-2000.11.22)。

这位捷克一代名将1948年伦敦奥运会夺得5000和10000米两项冠军,四年后又在赫尔辛基囊括这两者外加马拉松金牌——同样是第一次跑马拉松。

当然,扎托佩克的成就是世界级、划时代的,而且更加令人瞠目:在1952年那8天内,他连破长跑三大项的奥运会纪录!

不过,与后来因政治立场长年受迫害的他相比,张国伟的事业生涯“后半程”要幸运得多:作为教练员,他率部东山再起,时隔30年再战天津,如愿通过弟子收复全运会马拉松金牌,圆满走完一个命运大轮回。

上图为2008年张国伟(右)在云南参加北京奥运会火炬接力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tudou721 tudou721

    跑出国门的时候能牛才是真牛

    2017-05-31 09:28:54 回应

  2. Chris_大力平安果 Chris_大力平安果

    更期待董国建退役后多参加一些国内大型赛事,杀杀黑子

    2017-05-31 15:38:4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