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8港百 | 一场30小时的越野浮世绘

30小时漫长却又短暂,漫长的煎熬在终点前终结,但所有人似乎都恋恋不舍,生怕这份来之不易的满足感随着拱门上的时间消散……

2018年港百落下了大幕,在迷离的都市与绵延的山径上,争议、处罚、惊喜、感动,交织出了一幅30小时的越野浮世绘。

被取消成绩的34号选手

“參賽者只可在檢查站接受自行安排的支援隊的協助。除非遭遇緊急情況,否則在檢查站以外的其他地點,一律不得提供支援。然而,參賽者在沿途的商店、餐廳、小販和售賣機購買飲料/食物,則不在此限。”这是香港100组委会官网上关于比赛规则的第三条描述,2018年港百首位通过终点的34号选手梁晶,因为违反了该条条例被取消了成绩,这也成为了港百历史上第一位因为违规被取消冠军成绩的选手。

尽管赛后网络上充斥着关于处罚原因的种种猜想,但在没有得到进一步证实的情况下,我们宁可相信这一切都如官方声明上所言只是一次代价惨痛的误会。抛开这个略显尴尬的结果,34号选手梁晶在此之前9个多小时的竞技表现堪称完美。在港百之前,梁晶与祁敏可以说是赛场上的老对手了,在2017年新县100的角逐中,梁晶力压还未成名的祁敏夺得冠军;在随后那场祁敏的成名之战龙腾亚丁上,梁晶仅次于祁敏与庄主,排名第三。此番交手,尽管在舆论上几乎无人看好梁晶,但没有压力的安徽小伙反而迸发出了最强劲的斗志。在CP5反超祁敏领先进站后,梁晶始终保持着5分钟以上的领先优势,直至最后,也正是这种胶着的状态令比赛的悬念和纪录都在最后时刻被打破。比赛结束后,梁晶收到的不只是赛会的处罚通知,同时还有邀请:“你是一名世界级选手,欢迎你参加2019年的港百比赛。”

大理大学北操场

如果你去大理的话,十分建议你去大理大学看一看,那里有着也许是中国最美的田径场,面朝洱海,背靠苍山,犹如一条漂浮于空中的跑道,这里正是祁敏与姚妙日常进行训练的地方。2017年对于这对也许是中国跑的最快的情侣而言无疑意义非凡,两人先后在多项比赛中崭露头角,成为中国新生代越野力量的杰出代表。

在落后梁晶1秒冲线后祁敏在终点关切地注视着姚妙比赛的进程,此时赛会的计时排行上姚妙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了前十的行列里。在港百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位女性跑者能够在11小时内完成比赛,即使是当今最顶尖的女子选手,2017年UTMB女子冠军Nuria Picas也只是在去年港百跑出了11小时18分57秒的赛会新纪录。

这个被誉为中国越野跑圈的90后“神奇女侠”在这场比赛的一开始便让人们震惊,在前三个CP点过后,姚妙便已经积累起了超过十五分钟的巨大领先,最高排名甚至一度杀进了全场前五名。在经过换装点后,在人们都以为后半程的崎岖山路会阻挡她有些不科学的配速时,姚妙再一次用实力让所有人跌破眼镜,10小时40分52秒,全场第九,这个惊人的成绩将赛会纪录整整提高了18分钟。在终点,等待她的除了鲜花与掌声,更有爱人的拥抱,情侣夺得UTWT赛事的男女冠军,也许许多年之后都无法复刻了。

“流动”的麦理浩径与”融合“的港百

在这世界上你也许无法再找出第二条百公里的越野赛道能够像港百一样将城市与山野如此美妙地融合在一起,“好的赛道设计应该是‘流动’的,并且让参赛者有种探险的感觉,除了难度还应该让他们感受到自由和友爱。”港百的赛事总监Janet在三年前接受我们的采访时曾经这样形容她对于港百的理解与初衷。

在越野跑赛道上“流动”的不仅是风景,更多的还有承诺与尊重。在HK100的赛道上,被关门并不可耻,只要你完成了比赛,你就会获得尊重(事实上,所有的耐力赛都大抵如此)。

76岁的参赛者Seongjae Park是今年港百参赛年龄最大的选手,在CP6见到他的时候,瞬间就被那坚毅的眼神所打动。最终他以22小时05分的成绩完成了比赛,这是一个对于年轻人来说都称的上优异的成绩。

“多元的种族文化背景和多层次的竞技水平相融合所营造出的大熔炉的赛事氛围,是我乐于看到并每年期待的。我们在这里分享了来自不同国家不同人群的经验和观点,我们期待精英选手的到来,也欢迎普通跑者们在这里检验自我。如果这是你的第一场百公里,那这里会有最温暖的氛围。”Janet在去年港百之后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正如港百几年前的一部宣传片的slogan那样,这是一场”不止于越野赛“的比赛,它更像是一场旅行或是一次独特的经历。

在扶轮公园并不宽敞的终点线前,一个又一个普通人在这里完成了一场也许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挑战,拱门计时钟指向了最后的关门时限,30小时漫长却又短暂,漫长的煎熬在终点前终结,但所有人似乎都恋恋不舍,生怕这份来之不易的满足感短暂地随着拱门上的时间慢慢消散……

封面摄影:@金晋

感谢影像支持团队@越野在现场 以及所有摄影师现场的辛勤工作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