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真善至美,大美不言-记2016“夜郎故里-贵州赫章全国高原山地穿越挑战赛”

清晨六点,窗外雨声,空气鲜美,鸡鸣叫醒了村庄,划过深处的静谧,一匹马在路旁安静的吃草,地上又掉落不少核桃,我跺步去上路边厕所。赛后第三天,我在赛道15公里处的村庄。

9月10日早上9点,夜郎故里-贵州赫章全国高原山地穿越挑战赛正式开赛,是我今年参加的第二场中国登山协会举办的赛事。登协的比赛风景美,赛程好,选手精英,令人欲罢不能。比赛分两天进行,第一天的赛程50公里,累计爬升2600米(实测2300米)。跑50公里全程组的运动员有105人。另还有20公里组和6公里组共计2000人。第二天是韭菜坪云上花海登高赛,全程6公里,累计爬升450米。

比赛把我带到这个地方:赫章。它地处贵州西部,靠近云南,不像黔东南那么出名,它属于高原,平均海拔2000米,高海拔低纬度使这里富含氧离子,并不会使人高反,但又有能铺展得开的一望无际的高原大山。阿西里西大草原韭菜坪是这里最著名的景点。

总是在赛前恶补地理知识,对将要跑的山和路心神往之。然而写这些的当口,我已走了附近七八个村子,那条村村通的水泥盘山公路很方便的串联了村庄,收卷了这一带至美的风景。地图上的几个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使我想在赛后再返回当地反刍一下,并且看看当地服饰民间工艺。

9日从贵阳坐大巴3个半小时到达赫章,处处彰显“夜郎故里”的风采,虽然夜郎自大并非佳话。有些开发的楼盘,在青山环抱中很突兀,可以看出此地正在开发建设中,还有热闹的九零路。

晚上两位裁判长和我们开技术分析会,在卫星地图上详细介绍赛道情况。有些靠山边缘的陡峭土路还特意加上了防护网。一再提醒有失温的危险,要多穿衣服。赫章已经连续一周下雨,土路泥泞,会经过许多村庄,最后跑上壮观的阿西里西大草原。因为天气原因,比赛关门时间也由8小时人性化的改为9小时。

比赛那天看天空,云重但还亮堂。裁判长在赛前风雨雾天试线,当天竟真的没有下雨,是他们提前替我们承担了风雨。

9点整比赛开始,起先爬了一座大山,穿过一些比我高很多的玉米地,然后泥泞路就开始了,跑过那么多山的我却是第一次领教这种路,一踩一脚泥,鞋子重两斤,并且打滑,裤脚全溅上泥。鞋子踏进泥水洼里,全湿透。严重影响速度。10公里补给点一会就到,耗时1小时25分,跑山路这个配速我很满意。匆匆喝几口水立即赶路。

跑过一个又一个村庄,每个村子都挂了横幅,如“石板河村全体村民热烈欢迎挑战赛全体人员”,村民们都站在赛道旁为我们加油。这肯定是我参加过的最多观众的越野赛。我们看他们,他们也笑嘻嘻的望着我们,还和我们开玩笑。有些话听不懂,但我用手势和笑容回应他们。我想他们一定感到新奇,这群奇装异服的人怎么会在他们日常生活劳动的路上煞有介事的跑步。

15公里处跑过一个厕所,想想我又跑回几十米上厕所,挺干净的农村厕所,面前地上有一个土豆,上面插着三支香(除味)。然后继续跑(那恰巧便是我后来无意中到的花角村)。20公里前我状态一直很好,保存余力的跑着,被其他选手追上也不慌张。泥路逐渐适应,选手距离拉开,前后人很少,我提醒自己尽量跑快点,否则泥路踩的人越多越滑。继续这歪歪扭扭的舞蹈。

到达20公里补给点,耗时2小时45分。看到记录我处于55名。喝水,功能饮料,连喝3碗姜茶,吃了半块巧克力,半只小面包。感觉有些饱了。从那开始是一条大山脚下的河谷,碎石路,穿过了一个天然的山洞,一路都伴随着一条河流。后来知道那里叫做“一线天”。两旁高耸的峭壁非常美丽。离开了泥泞路非常高兴。但是胃不太舒服。这么漂亮的赛道我却没办法跑快,有时走两步,心里惋惜。吃了一个能量胶。后悔不该喝那么多姜茶。

赛道上路标非常清楚,每三米一个,容易混淆的路口更是密集,想迷路也难。一路倒数着距离来到29公里补给点处,不敢再吃那么多东西。胃逐渐好转。背着背篓的苗族妇女,默默经过我们,劳动中的百褶裙非常动人,灰扑扑的闪着华彩。随即跑上一段山坡,看到一群美丽的苗族妇女,旁边松松的堆着草堆,在干活的样子。在青草的大山背景下,穿着苗族服饰的女人异常美丽,方块拼布装饰的披肩罩在白色衣服外,一段百褶的间隔拼色裙子,身上有白,绿,蓝,紫色,古旧的艳丽。我没有见过这种打扮,比黔东南地区的苗族服饰简单大方,在我看来很时尚。

又跑了一段泥泞的盘山公路,有时跑不动就走,满眼的大山收入眼帘。每看到一个工作人员就问还有多远,最后来到39公里补给站。我知道跑上阿西里西草原就只有小小的起伏了,但是体力已用到末处。追上前面跟了很久的女选手,但不久就被她反超过去。上了草原她很兴奋,大喊着向草原打招呼。渐渐就看不到她背影了。这时我看看前后无人,名次已定,完赛没问题,就走走跑跑不太拼了。

阿西里西草原的美,是像神仙手作的大地,贵州常见的馒头山群长在高原上,那下面是我曾跑过的峡谷,我是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的,这真神奇。翻过大山,路过村庄,穿越峡谷,一条河流送我来这里。在遥远天边,山脊线起伏层叠,神仙随手画至,各种透明的蓝色,蜿蜒有致的线条,像动画片崂山道士里的画面。这种场面只有之前在太白山跑马梁上才看到过。

45公里处有个小小的补给站,我小心翼翼冲下陡峭的草坡,小篷子里的补给站充满欢乐和鼓舞的欢呼声,是啊,行至九成,胜算已定。来到他们面前,接受了满满的鼓励,还有双手捧上的一杯水,三四个相机对着我拍摄,比终点还要隆重,比英雄还要得意,疲惫的躯体立即提神,面带笑容,满心感激。

终于看到终点拱门,得到道旁摄影师的加油,他跟着我拍摄视频,我意识到参加这么多场比赛以来,这是第一次记录冲线的状态,我迈动双腿,边跑边说,这里风景太美了,太喜欢了,这次比赛,很值得!

最终冲线,举起双臂迎上那条飘扬的长带,脖子上不知不觉被挂上两个奖牌。还和终点处的裁判聊了一会,才低头看牌子,女子第九!啊,我完赛了,真的没想到!第九名?哈,太没想到了,我很满意!这段傅园慧式的独白,从我内心迸出来。

赛道就是将一条50公里长的无形的鞭,甩在这片土地上,我用脚步丈量,山将美景和好人回报我们。7个半小时的长度里,我曾拥有它们。

后记

赛后由赫章县城乘公共汽车去野马川镇,恰逢赶集,逛了一遍之后又乘小巴前往佳娃村。我被赛道上那群美丽的苗族妇女迷住了,想去找寻她们所在的佳娃村,阴差阳错却来到花角村,后来又沿公路走访了彭家坡,关地村,卢家湾村,板板桥村,石板河村,兴发乡民族村波波寨等。去寻觅那些流落山野的“花衣裳”。

背着娃娃的老人家拿出50年寿命的衣服给我讲解他当年如何亲手从火麻和苎麻织成衣的过程;给我品尝由三四种花酿出的蜂蜜,沙甜的味道真如生命中的一滴蜜;正在做酸菜的妇女找出珍藏几十年的结婚时的苗族袍子给我看和拍照;苞谷(玉米)地的栅栏上披展着七八件小孩子穿的苗族老衣服给我看。。

在不明完全的方言和手势沟通中,能感受到当地人的热情,善良,单纯,他们渴望被开发,摆脱贫困,希望他们的山水和农作物能被大家看见。他们竟然可以认出我“你不就是那天跑步的运动员吗”,由此赢来的尊敬几乎颠覆了我只是热爱跑步的初衷,而更想尽量真切的体会农村生活,甚至想为这么美丽的地方做点什么。越野赛好像是近来他们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一个节日。

我害怕开发成熟的景区常见的那种市侩,俗气,又希望他们能生活的更加美好。然而农村生活是那么的意想不到: 每天从树上掉落的核桃,作为樱桃之乡的骄傲,想吃梨就去树上摘一个,每家顿顿都有的土豆的各种做法,亲自喂养的猪的一日三餐都须照顾,秋收之前要小心放养的牛羊(怕牛羊吃苞谷),正值打苞谷时节人们都背着背篓穿行在地里,春天花开时满山的红艳是村屋的背景。。农民很忙,要照顾身边所有的活物,那怎么能是穷呢,那是自给自足和靠山吃山的福气啊!

一个放牛人跟我说,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刘禹锡诗)。我信。山水草木这里的人们啊,我将带着这些印象回到熟悉的城市,然而明年一定还会再来。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7830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