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在赛道上过生活——记2017三峡168越野赛

秭归县城真是好啊,我住的这条街头对着远山连绵,街尾对着长江,长江背后也是远山连绵。长江是我的泡脚池,清凉江水灌溉了酸痛的脚掌,弦月弯勾和昨晚一模一样。

别问我为何再来此地。总有一些浓度比较高的时间,构成生命的坐标。三峡168就是这样的坐标。这是能给人带来自豪的赛道,也是将人自豪埋葬的地方。

赛道上有人说,我看过你写的赛记;我就是看了你的赛记才报的这比赛;来之前有人推荐一篇赛记给我,就是你的。志愿者说,我见过你,你又来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去年第一次跑这条赛道,感觉太好,奇迹在头顶发芽。我知道一而再的事情会变苦。但还是想来。

把自己丢进黑夜的我起初跑得很快,可能是白天熏过艾精神比较兴奋,一路超人。误以为体能真的较去年进步。直到天明,渐入低谷。忍住不吃能量胶和乳酸丸,等待时间过去。我是体验派,但愿肉身和精神都能经受住困苦,直至走出逆境。状态真的回转了,身体醒了。

上午10:11,在奔跑了一夜之后,我在路边的厕所好好的上了个大的,登山杖放外边木门表示请勿打扰。身体又重新轻快起来。忍了一路却在此刻打开手机,看到自己排名第五。这一看我又有劲了,本来跑不起来的就又能跑了。

我多希望能在赛道上像过生活一样,好好吃喝拉撒睡,忘记名次,让时间在跑动中流逝。

那些黑暗的心绪,绝望的自卑,发作起来是黑夜里的鬼,即便我当时知道,它们都不是真的(就像汗毛变的那些孙悟空)。我讨厌比赛,把原本爱跑的心伤得变形。我有爱比较的恶习,其实却输不起。我想以后再不比赛,只跑步就可以了。我活得那么费劲,因为我不够统一。

是主动退赛还是被关门?跑步四年50几场比赛从未退赛,去年已完成过三峡168,而且那是因积雪比今年更难的赛道,距离也比今年多4km。不觉得今年完赛会有多大的成就感。曾说过,宁可被关门,也绝不退赛。或继续走走试试看,走哪算哪。就当它是一条我在前进的路。即便到cp15被关门也不遗憾,因为最后9km公路不跑也无妨。

不管如何,先睡觉缓冲一下。这次比赛睡眠时间共计10+45+45+15=115分钟。在补给站,向一个穿绿冲锋衣绿冲锋裤的女志愿者询问床铺。楼上只有四五个床铺,但是她那么干脆而有效,安排我和另一女选手共一张床一个被睡觉。看到敏捷的人做事我稍微欣慰些。我在那里睡了45分钟。

出了cp12,一对女选手把我最引以为傲的爬坡给pk掉了,此后一路想追,几次看到她俩,终是没追上。

有男选手带着女选手一起走,随便就超过我。望着他俩背影,为何能保持节奏一致?这是多么难的事,我想。

盘山路下坡,一批选手呼啸而过,我却膝盖髌骨痛只能慢慢走,或反身倒退着下坡。山顶的补给站像挂在天上的星星,剩下我独自默默走向它,登山杖点地的声音节奏而响亮。

甚至产生幻觉,联想力好得不得了,看见前方有个人站在一棵树后面,其实是树的枝丫。脚下的烂树叶长出人脸的表情。我觉得有意思,对于总是幻出人的形象,想是自己跑的有些孤单了。

在连续下降1000+米的赛段,是软厚泥路陡坡,有些滑。去年加上积雪,我曾滑坐两次。此时膝盖髌骨很痛,无法直接下脚。忽然想出一个法子,我的独创步法——蛙式外八字下坡法。扛起登山杖,以此姿势下陡坡,速度很快,膝盖髌骨受到的影响很小,落脚又稳。我得意万分,感觉变成了一只猴子,在月光下耍起来,超过许多选手,以至于他们都认为我本就是下坡好手。至此,这份玩耍的心才冲淡之前的负面情绪。

去年晚上爬的山今年终于看清楚了——你好,仙女峰!九畹溪今夜属于我!芝兰谷在我心里仍是一座雪谷!芝兰谷是游侠们风雪兼程的梦想,那里有香草餐厅有热汤暖床。

再爬仙女峰,去年我在晚上独自爬这座1400+米高的大山,感觉好极了,总想看清她的模样。今年终于看见了,对面山峰插在云海中,漂亮得和想象一样。我被一个选手老余超过并远远甩在后面。仍是独自攀爬,却怀疑起来,我是不是快要被关门的最后一个?为何前后一直无人?难道大家都算着时间来不及而弃赛了?连关门兔也遇不着?山边的窄路路基歪着,我被绊到踉跄了好几次,初升红日无法暖和冰凉的心。直爬到山顶见到红彤彤的绸布缠绕的神龛,美艳如妖。

因算错时间我误以为要被关门了。这下真性情出来了——本来跑不动的脚又跑起来。原来我是真舍不得退赛啊!沿着盘山公路一直跑一直跑,村庄和山川静止了般。才看到三个选手并排走着。我追上他们喊,你们咋不着急呢,不怕被关门呀?他们说,肯定没问题的,要是跑的话可以赶45小时完赛。这下我又有劲了。

后面的事记得比较清楚,因为身体再次醒了。其实没多久,盘山公路跑完就到了补给站,它在一个背靠大山的平台。一个志愿者在给选手按摩,另一个选手天地无限在泡脚。一个志愿者说我看起来状态很好,她鼓舞了我。

匆匆吃喝一下,就上路。和几个选手不约而同走在一起。在九畹溪大桥留下照片,是累极而平静的状态。江对面的几座大山,右边的有一条掐腰的挂壁公路,中间一座很像貔貅。去年走这段是夜里,非常困,十来个选手结队前进,最前面是女选手窦建云,我困到边走身体边摇晃都不知。今年我醒了,路记得清清楚楚。

虽可以继续,但我还是决定睡15分钟,在老余的影响下(最后在补给站cp14碰到他,他决定睡20分钟)。去年在这里生怕被关门,没有补给马上上路,爬山时困到不行。桌上放着一碗辣方便面,我吞下了,就着两个蒸熟小土豆,还去老乡的餐桌上蹭了一些火锅里的绿色蔬菜。此时是赛道上的第四次睡眠,已习惯短暂入眠,自动醒来。等不及老余,让志愿者转告他,我独自上路。膝盖再次喷上喷雾。

最后一赛段山路,上山600+米,山的名字叫下竹山。体力无需保留,吃了一颗乳酸丸,后来又补了一个能量胶。我超过所有目力所及的人,快走到山顶,去年有许多竹子倒下以及一阵刺骨寒风把我吹醒的地方。今年仍有大风,但阳光和煦。接着是1000+米的下降。昨晚我玩速降终于把膝盖旁的小肌肉搞酸了,现在已酸痛到不行。漫长的下降是我去年奇迹在头顶发芽的地方,此刻好比冲进梦里看个真切。如果不是酸痛,这真是非常舒适的下坡路,软厚不滑,确实适合飞起。

赛后在秭归县多待一天,江水里盥足,青山背影袅袅。持续的流浪依旧——我在湖北十堰市的小旅馆,写这份完赛五天后的记录。

什么一战成神,山水自然才是我的神,苦和时间才是我的神。当我能把比赛当生活来过,那种普通才厉害。以后生活中再遇类似情景,想想2017年11月下旬。我孤单的,灰色的三峡168,但是我完赛了。

2017 Columbia 中国三峡超级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902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thomsonec thomsonec

    看了杨毅(北京哥们) 2015年168的赛记,我把自己丢进了越野的坑;看了阿汪 2016年的168赛记,我把三峡168定义为自己的越野的终极赛事,2017年一直努力在打怪升级,明年上半年将尝试首百,三峡不远了!

    2017-12-01 13:54:16 回应

  2. 央田木子1 央田木子1

    赞赞赞,但我应该不会去的

    2017-12-01 16:03:11 回应

  3. 阿大辉辉 阿大辉辉

    赞赞赞,但我应该不会去的      央田木子1
    应该去,应该去的

    2017-12-01 16:07:40 回应

  4. andy2467 andy2467

    阿汪已经是大神级的人物了,才几年前跑个环岛路都跟不上我,如今168已经没挑战了,厉害!

    2017-12-01 16:19:07 回应

  5. 海天翔 海天翔

    我也跑了四年,进越野坑两年,现在还没勇气报168

    2017-12-01 17:44:24 回应

  6. awang awang

    看了杨毅(北京哥们) 2015年168的赛记,我把自己丢进了越野的坑;看了阿汪 2016年的168赛记,我把三峡168定义为自己的越野的终极赛事,2017年一直努力在打怪升级,明年上半年将尝试首百,三峡不远了!      thomsonec
    去年我的168赛记荷尔蒙过多,今年的平实一些,希望都是恰当的参考:)

    2017-12-01 18:18:31 回应

  7. awang awang

    阿汪已经是大神级的人物了,才几年前跑个环岛路都跟不上我,如今168已经没挑战了,厉害!      andy2467
    我还缺你们健身房那一课

    2017-12-01 18:19:08 回应

  8. awang awang

    应该去,应该去的      阿大辉辉
    明年一起来跑吧?

    2017-12-03 11:34:49 回应

  9. 付小野 付小野

    汪哥,我的女神

    2017-12-04 14:30:4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