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7张掖祁连山超百公里山地户外运动挑战赛 赛记

1. 不吐不快的申述

张掖百公里越野赛,离终点只有5公里处(赛程97公里)被一条大河挡住了,碰到几个选手走回来说河水太大,有选手过河都快被河水冲走,肯定不能过河了(河水是渐渐涨高的,所以先到的选手能过河)。我和027号选手无迹(陈建山)一起于凌晨1:21到达河边,让在那里的裁判记录了我们的到达时间和参赛号码。

以为比赛结束了,我们和裁判一起慢慢离开河边往回走,等待组委会的车以及接下来的安排。裁判说会给我们合理的安置,不用担心。直到1:59组委会车来了(等了38分钟),下来一个裁判说,沿公路跑5公里到终点打卡(约为凌晨2:40)。于是我们又沿公路跑到终点,按这个打卡时间成绩证书上为18:15(我自己认可的成绩是减去38分钟后的17:37)。

我在最后一个补给点cp7离开的时候问了工作人员,她说我是女子第10。在最后一赛段,被一个女选手追上,那么直到河边,我的排名也应该是11。和裁判员一起在河边等的38分钟,后来的选手没有去河边反而先知道了改成5公里公路的方案,造成我们俩晚到达终点打卡。最后一段我坚持的很辛苦,却平白因为这38分钟变成14名。

关于这一段,我们和现场的几个裁判都说过,赛后也微信和官方运动员群里的裁判沟通,都被他们潦草的带过,微信没有反应没有回复。中登协户外部门。

其实刚开跑一两百米,遇到三岔路口。向左还是右?没有路标。一部分人往左跑去,大神都往右跑,我也跟着,据说他们都跑1公里远了才被追回来还是往左。开跑乌龙一枚。

说来也奇怪,让我们交了500元押金领了跟踪器全程背着跑,比赛过程中东软赛客却完全没有任何选手任何打卡点的记录。直到现在赛事结束后已24小时,东软赛客上仍显示DNS。别说赛程中无法跟踪观战了,赛完都无各计时点耗时名次查证(工作人员有人工记录但我们看不到)。

2. 假的张掖100

张掖百公里是我跑过累计爬升最小的百公里,原计划就是在16-18小时完成。前49公里耗时7.5小时,我还妄图15小时结束比赛。路不是很好跑,路况单一,沙土路居多,很多土路硬的堪比水泥路,草原的草疙瘩深一脚浅一脚,最后一段的乱石碎石也不好跑。前半程我认为它只不过是村跑+超马的结合,不如南方的山野古道路况复杂好玩,累计爬升太少且大部分集中在前半段,也对我没有优势。

70公里后感觉很难连续跑起来,我是跑一百米走两百米,以后走的成分越来越多。我说最后一段坚持的很辛苦是指疲倦状态下,依然保持时速6公里的快走,就是很想不掉速坚持到终点。

如果我没有跑过辉腾锡勒草原的山地马拉松,没有看过扎尕那天空跑的精绝的美,赫章50公里越野赛阿西里西草原的峻伟,柴古唐斯百公里的防火道技术路段和后半程仍需直上直下1200米的坚强爬升,三峡168芝兰谷的酷寒绝境,那么张掖100肯定是场印象深刻的比赛。

在我只玩过一个vibram香港百公里的时候,看了一个张掖100的宣传片,那是高难度必须双人组队才能完成的比赛,而且有多种路况如高山草甸,河谷,过二十多次冰河等,会经历湿鞋以及失温,高反的威胁。据说草原上奔跑时鼹鼠就在旁边跳跃。是带着这样的印象来补张掖这一课的。

其实现在张掖的赛道,和去年的都不一样,

少上了一个4000米海拔的山顶,更不能和最初的那条赛道比。据说祁连山管制的越来越严格很多山都不让进。

沿途风景最有印象的,是cp4后穿行在一些快和我一样高的油菜花田之间。其时身后有一男一女在追赶,还一直大声说话破坏天地旷野的安静,害我一路狂奔才把讨厌的声音甩掉。还有一种草的田,像拉丝一样透明的金黄很漂亮。张掖赛道上的草原是毛茸茸的。其实夜晚的圆月和星空也好看。夜行草原,看到两百盏成对小灯,在星空下亮闪闪的,拿头灯一照,是一群羊乖巧的集体伏在草坡上。

cp5后三个赛段都是无迹(陈建山)和我一起走。他执意要结伴,而我非常不喜欢比赛时结伴:一个人爬山看风景和感受身体的感觉更专心;不喜欢说话;无法合上别人的节奏;喜欢一条路可随意选择走左边还是右边的自由。但悲哀的是我俩谁也没体远超过甩掉对方,只好轮流交替前行。但是过程中草原那段他走前带我省力不少,到河边及最后终点打卡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有证据。

我在cp4换装点,没戴上护膝,也忘了拿登山杖出来。所以全程没用这两样东西。后半程蛮后悔没带杖。全程在2000+到3000米跑,没感觉高反。

3. 不再骄傲的百公里选手

张掖市没有山,海拔仅1500+。丹霞景区距城区二三十公里。城市里有一个湿地公园。半夜醒来窗外的云非常漂亮。晚上九点才天黑。

我从甘南各县城一站一站晃荡到张掖市,找回久违的城市感觉。虽然它离著名的祁连县不远,但物价和海拔简直天上地下。在张掖市每天吃一个十多斤的三毛钱一斤的西瓜,特色的糊辣羊头分两天才能吃完,40元一斤的手抓羊肉隔天吃半斤,几十块享受了豪华的足浴,住的居游青旅非常舒适安宁,一对年轻人开的青旅简单朴素干净温馨,让我拖着箱子流浪在外半月的人有了三天的安顿。

赛完在凌晨三点坐上组委会的车,五点不到回到张掖市荣福宾馆。无迹在宾馆大堂的沙发上当即睡着。我在居游青旅洗了个澡,再拖着大箱子去赶火车,好像忘了一夜没睡。在候车室的椅子上睡觉,用坐火车的时间睡觉,在火车上写赛记滚泡沫轴,不会再为了自己是一个百公里选手而骄傲。再见了,张掖100!

写于8月10日兰州到上海火车上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7832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