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GZ100:“那些妹子都上山了”(3)

”离天最近的地方

离你也更近

在那里

我们卸下所有烦恼、伪装

只求尽情地幻想
这就是天堂 ”

——无名

CP3:影村

CP2 过后我们从漂流谷开始,直向CP3天堂顶进发,这是一条长长的峡谷,也是广州境内最著名的第一峰漂流谷。

CP2的急速下降让我们一下到了最谷底,而今新一轮大爬升又来了。整个赛段要登上广州第一峰,上升1134米,而下降也有1098米,可谓大起大落、又大迂回,实际赛程15公里!

遗憾

到达CP2,百公里已经跑完25公里爬升近2000米了,如果说整个赛段中,有什么遗憾的话,我觉得最大的遗憾就是,前后三四次遇到、且久仰大名的神枪大哥,却一直慢了一拍而始终没有机会与他一起跑过一段。


虎头山附近,神枪大哥大呼“兰陵王”!


CP1他一直在我前面,当我到达CP1月牙湖休息点时,他也正在灌水补给,感觉他也刚到不久。我们相互问候招呼后,等我再次出发,又成独自一个人了。不过那时,并没觉得什么,按照自己节奏来,我也不去刻意追人。

CP2老虎头山,当我一个人独自上到老虎山附近时,不想从老虎头上传来一个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兰陵王,兰陵王,快点……”



虎头山, 隔山如隔秋啊!

一个人独自走了那么远的山路,突然前方竟有人这么大声叫我,这是多么暖心、又振奋的一件事啊!

定睛一看,那人正是豪放大气、人见人爱的神枪大哥,此刻他已经登上老虎头,正高高站立遥望远方呢?


我威武神枪大哥!


我也好兴奋、立马大声呼应。也许在直线距离上,我们可能才相隔几十米,也就几块大石头一个坡的距离,可谓近在咫尺。但实际距离可能一点不近,那一刻我能想到的就是立马加快步伐追上去,可是追啊追,竟然就一直追到了CP2休息点才勉强追到!


我很快就补给完饮料、水,又吃了两碗炒粉,而神枪大哥看起来就淡定多了,并不像我这般吃得超快——其实那时我的脚已有点反应了,基于以往的经验,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决定好好压下腿缓解一下酸痛再走。



尽管神枪大哥临走时特别叫上我跟他们一块走,但我还是决定压过腿之后再去追他们,那时我还真是想等会快步跑上一阵追上他们的。


哪想,自此一别就几乎是再不相见,此后一直到终点都没有追上过他们,哪怕是在补给点也不曾得见。这不能不说是此次广百一个最大的遗憾啊!

独行

在CP2吃饱喝足也拉伸一番后,我独自一人向漂流谷走去。这也是整个广百赛段中最长的一段。

刚出发时,前面恰好有几个妹子,本想追上她们一起走,可是跟了没多久居然就不见踪影了。


妹子都飞过去了1

那时候山势看起来越来越陡,流水自两山之间狭窄的山谷之中流下来,此时虽是枯水季,穿越其中却也是流水不断、水声不息。


就这样踽踽独行,一个人进入到这深山河谷。刚开始一路上去路倒也不窄,且还是公路加机耕路。走了老长老长,既没有追上什么人,而后面也许久没什么动静,看起来似乎越野是急剧向着纵深方向发展了。

此时已过下午两点,上午那种阳光灿烂、大汗淋漓、秋日晴好的日子此刻在这深山里似乎也感受不到了。


妹子追上来了2

沿路都是水声——从化的水可真多啊,到处都是水,我们可谓是溯水而上,从公路走到机耕路,再到山野路。在流水潺潺、水声叮咚中感受那份独到的山野之静、林中之乐,陡然间就让我想起了那句著名的古诗: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此刻虽然没有鸣蝉,但空山幽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极美意境。不想自己正陶醉于如此意境时,那后面的人就陆续赶上来了——我也纳闷,一直也没停下来过,可怎么还是有这么多人井喷般的超越上来了呢?


妹子飞过去了2


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是真的废了。虽然没有受伤,但其实不仅跑不动了,就连走都慢到了极点。就这样,走了那么久,在进入森林道路时终于陆陆续续被后面的人超越过去。这其中就包括好几个妹子啊!

拐棍

我的情绪有点低落,还有几分沮丧,走着走着,越走越沉重。后来我终于决定自己弄根棍子来撑着走。


独行天堂顶附近,手拿拐棍的笔者

可是一根哪里够,于是又弄了一根。那时候我是连自己动手折做两根拐棍的劲都没有了,于是只能就地取材直接捡来两根棍子就用了,可谓相当原始粗糙。

不过有了拐棍后整个人似乎缓过一丝气来了,但这天堂顶实在高远啊,老也不到头。进入森林小路,除了超越过去的人,就是不断下撤的徒步客,有成群结队的,也有单个的。

妹子飞过去了3


没想到天堂顶是个如此大众化的山峰,竟然这么多人来登,其路段难度也就不算什么,不过爬上去路途并不算近。

在山里,登山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在独自面对自己,我能感受到这一下午是如此漫长,又是如此短暂!

进入原始森林后,里面浓荫蔽日,随着海拔不断上升,林间开始弥漫着雾气,光线显得暗淡。虽有石径小路可行,但经过长期雨水冲刷的道路却是高高低低、沟壑突起,极难行走。


传说中的飞跑上天堂顶送餐送酒的快递义工小哥


沿着几个“Z”字形的崎岖山路向上攀行,一会是平缓不平的小路,一会又是陡峭的爬坡,不过有了拐棍,我多少缓过来不少。有一段时间,身后终于没什么动静了,那时候我就想,难道我是最后一个了吗?

我就这样继续坚持着,看着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而天堂顶那个“顶”似乎还遥遥无期。以至于每次遇到下山的徒步客,我都要问“还有多久到顶”?而他们似乎也都商量好了一般,总是笑着回答说:“快了”、“马上就到了”。


笔者历尽 万难到达天堂顶附近猴子岭峰

当我终于登上一个山顶,满以为是到顶了,却被告知这还有200米高才到天堂顶。也是在那里,视野开始大开、风也跟着大起来,那一刻我甚至还看到金色的阳光洒在一条直上天顶的山路上,五颜六色的选手正在快步向最后的山顶进发!真的美极了!

天堂顶

天堂顶!一个令人无限遐想的名字!

她地处从化、增城、博罗等三市县交界处,是南昆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最高峰,海拔1228米。这里森林覆盖率高达96.6%,境内有24万亩原始森林,6万亩连绵竹海,重峦叠嶂,古树参天。


远眺云雾缭绕的天堂顶


“让身体受苦,让灵魂得救”,此刻天堂顶就在眼前,让我慢慢靠近你!以最大的热情和勇气!一步,两步,一米,两米……

其实原本我早就可以来这里的,以前还在凯乐石的时候,好多个周末军爷不是都叫我跟公司大部队一起来这里露营吗?


草木枯槁、狂风不已的猴子岭峰


而今天堂顶就在眼前,没想到我不是来露营,却是一路越野至此。天堂顶,真的就像一个神话一般。此刻在这离天最近的地方,我似乎又燃起了无限的热情与希望。

直上山顶的路上好不热闹,而山上的人似乎更多。很快我就见到了指引的义工,老远老远就听见他的鼓劲加油声,待我终于登上天堂顶,才知道这个山顶是如此的小。


即将到达天堂顶


天堂顶是一个不足10平方米、高低不平的山包,四周长满茅草。此刻山顶不仅晚风大作而且云雾缭绕,视野并不是太远。

人们都说,天堂顶有四大雄峰,分别是天王石、天堂二峰、猴子岭、横坑顶,每当置身天顶,都有苍山不老之感,而登高远望又能将南昆山、从化、增城三地美景尽收眼底。


天堂顶的神奇偶遇——陈兄弟


但此刻,我所看到的景色却极其有限,甚至连天堂顶本身的全貌都看得不是太明。

不过在天堂顶我最大的收获,是有幸认识了一位佛山来的陈姓兄弟,我们在这里激动的拍下了好几张照片,并一起走下山。就是这次神奇般的偶遇,让我终于可以有伴同行了。

侠客梦

冬天的天堂顶狂风枯草,一派萧索枯寂氛围,再加上晚风实在够劲,我们没有多停留就下山了。那时候妹子们基本都飞过去了,连凯乐石那位据说第一次参加越野赛的小妹妹都跑到前面去了。



还好,有陈兄弟陪我一起走,一路独行此刻终于遇到一位同行者!长长的下山路,漫漫的山间公路,我们不急不徐,干脆慢悠悠一路谈笑过来。

以前的人们说,一起扛过枪、找过小妹的,才是战友,而今大好时代,一起走过山、越过野的,才是真的战友啊!


致敬从化本地跑步名人、年过六十的肖大哥(兰陵王也不敢保证能跑到60还一如少年般热爱)


“未佩妥剑,出门便已是江湖”。千古文人侠客梦,万里江湖万里情!

而今的越野跑不正是给予我们仗剑行江湖、一过江湖瘾、侠客梦的最好选择吗?你看——我们手拿“双剑”(手杖),脚蹬飞靴(跑鞋),那个千山万水、那个飞檐走壁,真个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万水千山只等闲”啊!


凯乐石的小妹妹,好样的!


真的,与陈兄弟一起下山时,我是真的找到了豪情壮志、行走江湖的快感。

越野跑,侠客行,它们岂止是相通的?!江湖就是山野,山野就是从前的世界!越野跑,跑过才会懂!


妹子们都飞过去了!真的好厉害!


它无关梦想、无关旅行,只是让你在跑步时,随心所欲,听心说话,然后变成越来越像自己的那个人。对我来说,越野跑,是一种自由,是一种享受自由的方式!


就这样从下午的阳光明媚,一直到夜幕降临、天空完全黑下去,全部的美好体验都在在天堂顶这一段实现了!


下一站CP4,欲知中点换装奇遇经历几何?请看——《GZ100:“那些妹子都上山了”》(4)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部分图片(文)来自官方图库等,在此一并致谢。


GZ100 广州百公里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9043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