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不扯淡新闻 | 马拉松进三,从弱冠到花甲

马拉松进三,跨越5个年代。

6月20日星期六,美国知名路跑赛事“祖母马拉松”(Grandma's Marathon)在明尼苏达州德卢斯(Duluth)市发枪。

这一赛事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参加者大多数是老奶奶,而是由于1977年第一届比赛举办时,组织者能找到的唯一本地赞助商,是位于终点附近、新开张不久的祖母饭店( Grandma's Restaurant)。它用区区600美元换来赛事的永久冠名权,况且比赛日的生意想必也不会差,这实在是一笔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两位花甲选手志在破三

话说今年的祖母马拉松,来了两位祖父级的选手:61岁的丹尼斯柯蒂斯(Dennis Kurtis),还有60岁的鲍勃亨斯利(Bob Hensley)。不要小看这两位花甲参赛者:他们的参赛目标可不是在关门时间前完赛,而是要跑进3小时!

事实上,进三还只是他们的手段,两人的真正目的,是要打破由丹尼斯的哥哥道格(Doug Kurtis)保持的世界纪录:马拉松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跑进3小时,相隔39年188天!

丹尼斯第一次进三,是在1975年4月的波士顿马拉松,成绩是2:59:29。如果这次能如愿以偿,他将把进三的时间跨度延长到40年零20天。

而年纪略小的亨斯利,早在17岁那年(1972年3月)就以2:36:28首次突破3小时。假若这次成功了,他的进三跨度将达到42年106天。

亨斯利的马拉松PB是2:16:25。1980和1984年他两度获得美国奥运会选拔赛的入围资格,1998年起一度中止跑马,直到2013年为了与妻子和全部5个子女一起参加迪斯尼马拉松才重操旧业。15年的漫长暂停期,并没有让这位佛罗里达州理疗师的功力完全荒废,那次他跑了3小时23分。

但他对这一成绩并不满意,觉得自己还可以跑得更快,于是又报名去年12月的杰克森维尔马拉松,结果以3:10:55完赛。

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在祖母马跑进3小时,为此他将周跑量从50英里加码到70英里(从80公里到113公里)。但这次赛前他把握不是很大:“我觉得自己处在3:03左右的状态。这与我破三需要的配速之间还有一定差距。如果我在祖母马做不到,就会在秋天再次尝试。”

丹尼斯上次跑祖母马是在1983年,那次他创造了2:20:50的PB。他长期任职于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的加州分公司,一年半前退休后迁居佛罗里达州,住的地方离亨斯利的镇子不远。两人在当地跑步比赛中结识,迄今丹尼斯取得的名次稍好一点。

丹尼斯现在的周跑量在60至90英里(97至145公里)之间,大多是越野慢跑。“61岁了,快跑我的身体受不了。”他坦言。想破纪录的理由?“因为它在那儿,而且现有纪录碰巧是我哥哥道格保持的。假如我们兄弟俩能在纪录书上排名前两位,岂不是很棒?”

和亨斯利一样,丹尼斯也打算争取多进三几次,甚至一直保持到2020年,成为马拉松进三跨越6个年代的第一人。


道格柯蒂斯:40年马拉松进三

这两人跑得如何?咱们暂且按下不表,先说说一个人数寥寥的俱乐部:马拉松进三时间跨度长达5个年代的跑者。

据Arrs.net统计,这一群体只有34人;除了5个英国人,两个日本人,新西兰和白俄罗斯人各一个之外,其余25位都是美国人。女性更是绝无仅有:1957年出生的美国人琼贝诺瓦萨缪尔森(Joan Benoit Samuelson),她也是首位奥运会马拉松女子冠军(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


这34人中,进三时间跨度最长的,是1952年3月12日出生的道格柯蒂斯:1974年4月15日首次进三;2013年10月20日,已经61岁的他又在底特律自由报马拉松(Detroit Free Press Marathon)跑出2:59:03——第200次马拉松进三!


除了全马进三的时间跨度最长,柯蒂斯还保持另两项世界纪录:马拉松跑进2小时20分的次数(76次,仅1989一年就达12次);马拉松夺冠次数(40次)。

1980至1996年,柯蒂斯五度入围美国奥运会预选赛;2000年,他曾给两位美国奥运会马拉松预选赛入围选手当教练。他的全马最好成绩是2:13:34,半马是1:04:05,10公里29:44。42岁那年,他在波士顿马拉松以2:15:52夺得老将组(40岁以上)冠军。

家乡的底特律自由报马拉松,柯蒂斯总共跑了18届,每一次都进3小时,其中从1987至1992年更是六连冠。他曾写道:“在1992年赛后的胜利派对上,我的孩子们问我:你什么时候才会让别人赢啊?当我把最高领奖台让位给更年轻的跑者时,我仍然连续5年保住老将组冠军。”1999和2000年,他还担任过“底马”赛事总监。

柯蒂斯第一次跑底特律马拉松,是在1979年,那年他以2:22:33获得第十名。第二年他一路领先,满心以为已经稳操胜券,结果在最后一刻被对手迈耶(Greg Meyer)反超,以2:16:58屈居亚军。

满足于这一成绩的柯蒂斯差点见好就收,从此告别马拉松赛道。幸亏那届的第三名斯皮茨(Dwayne Spits)好言相劝:你这样放弃未免太可惜——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以前的苦练和经验?他才回心转意,继续跑马。

柯蒂斯并非专业运动员出身,正式职业是福特汽车公司系统分析师,自2001年起也为《底特律自由报》写跑步专栏。2013年在参加那场第200次全马进三比赛的前几天,他撰文写道:“在跑了38年马拉松之后,我决定这是结束每周70英里以上训练量的好地方;这个训练量是我跑这么快所必需的。”

不过,他还会继续跑马拉松,只是不会再那么拼命了,“我会只为健康而跑”。他还透露了自己的秘诀:“我认为,我的成功关键是一天两练。在每天上下午的跑步中插入3到5小时的间隔,让身体得到休息,使受伤的风险最小化,同时可以在后半程跑出较快配速。”

2007年柯蒂斯曾写道:“其他跑者可能有所不知的是,我有迅速恢复的天赋。在我早年获胜的那些比赛中,除了一场之外,赛前一周我都跑过马拉松。”

2008年,因为忙于在福特汽车公司的本职工作,加上给底特律“感恩节火鸡跑”等路跑活动当赛事总监,柯蒂斯忙到顾不上跑马拉松。直到2010年接到一个电话之后,他才答应重新出山。


“5DS3俱乐部”

电话是时任美国《跑者世界》杂志主编的安比伯福特(Amby Burfoot)打来的。比柯蒂斯年长六岁的伯福特也是马拉松高手,1968年拿过波士顿马拉松冠军。

他说服柯蒂斯去参加2010年波马并跑进3小时,加入“5个年代,马拉松进三”(5 Decades of sub-3-hour marathons,缩写5DS3)俱乐部。

最先想出这个主意的人,其实是家住缅因州一小岛的盖瑞艾伦(Gary Allen)。2008年陪兰斯阿姆斯特朗跑完纽约马拉松之后,艾伦告诉伯福特,他想把马拉松跑进3小时的时间跨度延长到5个年代。1957年出生的艾伦于1978年首次进三,成绩是2:52:41。32年后他跑出2:51:03,居然比21岁时跑得还快!

伯福特心想:这很酷啊,还有谁做到过?他搜索了半天,结果只找到两个名字:1926年出生的澳大利亚人特恩布尔(Derek Turnbull,1956至1992年),以及1946年出生的美国人欧尔森(Laurence Olsen,1967至2000年)。即便是我们介绍过的“波马之神”约翰凯利,全马进三也“仅”持续了4个年代:从1934到1962年。1970年,62岁的老凯利成绩掉到3小时03分。

于是伯福特有了一个想法:何不再拉几个从1970年代开始马拉松进三的美英老将,借2010年4月波士顿马拉松和伦敦马拉松的机会,一起去叩开“5DS3俱乐部”的大门?最后柯蒂斯兄弟等6名美国人和两名英国人接下这一挑战,经过一番认真备战,八名老将除一人外都成功进三!

这几位连续5个年代,马拉松都跑进3小时的老将,都是很有意思的人物。比如艾伦住的小岛上最长的马路只有2英里长,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马拉松训练,他甚至每年在岛上举办小型超马比赛。

艾伦称自己的训练像小岛的潮汐一样极有规律,“你可以根据它来校准时钟”。他还有个习惯:自2004年起,每年元旦从清晨6点起开始跑波士顿马拉松路线,只为确保自己成为“每年波马完赛的第一人”!

从13岁开始跑步的艾伦表示,跑步对他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因为跑步,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做得更好。”他从不拉伸,不作交叉训练(和笔者一样:-)),却从未有过严重伤痛。他平时跑步对配速不大在意,基本跟着感觉跑;对营养也不讲究,饿了就吃。身高1.85米的他说自己的体重30年不变,始终是75公斤。艾伦的全马PB是2:39:10。


挑战成败者感言

这8位5DS3挑战者在完成2010年4月的波马和伦马之后,表达了以下感言。

瑞诺斯蒂拉特(Reno Stirrat,56岁;波马2:42:27,8人中跑得最快):比赛过程完全按我设想的方式进行。11英里(17.7公里)左右我快速停下补水。半程用时1:20:49,正如我的预期。最后两段下坡我冲了一把,所以最后两个5公里仅用时19:15和19:01。今年观众和朋友们的鼓劲促使我快速冲刺。成为5个年代进3小时俱乐部的成员很荣幸。继续到2020年!

道格柯蒂斯(58岁,波马2:54:01):很高兴我决定跑波马。最近几个月,我加大了训练量。一周前半马跑出1小时22分,让我觉得可以突破3小时大关。时隔13年后,我忘了波士顿观众的热情。我在比赛中采取保守策略并奏效了:从第一英里到最后一英里,我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和我以前波马经历的唯一区别,是参赛的人多很多。

盖瑞艾伦(53岁,波马2:55:33):赛前我有三个目标:完赛,进三,跑得比09年那次快;这些都实现了。不过,我认为波马赛道就像那个外表友善、但你妈不让你接他的糖果的陌生人。刚开始的下坡诱惑了很多人,它们很难抗拒,我接了这块糖果,到30公里左右才意识到也许我不该拿。最后几英里我不得不很使劲地跑才实现目标。但回头看来,我还是不会换其他任何跑法。

凯瑞格林(Kerry Green,56岁;波马2:58:18):在比赛方面,我站在起点时就知道天气会近乎理想,此前4个月我的训练也得很顺利(尤其是考虑到去年曼斯菲尔德的严冬,2月下了49英寸的雪,创下新纪录)。这两个关键因素俱备,是时候迎接5DS3挑战了。我总是计算自己的5英里分段,前3个分段误差都在4秒之内(33:25,33:24,33:21),让我带着足够余粮跑接下来的上坡路。我匀速、自信地通过那些坡道,下一个5英里用时35:11。最后6英里既兴奋(占60%),因为想到几个月的训练和备战终于要换来收成,也有恐惧(40%),因为疲劳感开始出现,肌肉发紧,我必须把配速保持到终点。转过弯到波伊尔斯顿街时,我知道里程碑式的5DS3目标已经在望,这给了我千金难买、会回味很久的满足感。

丹尼斯柯蒂斯(56岁,波马2:59:29):能和我哥一起跑令人兴奋。我们上次一起跑马拉松,已经是24年前的事了。比赛按计划进行:轻松、匀速地突破3小时,加入5DS3俱乐部。我配速比去年慢多了,可以享受人群的欢呼和赛道美景。到25英里我有点小恐慌:时钟显示,我有9分钟来跑最后1英里。后来我突然想到,还得再加0.2英里,或者大约2分钟——按我7分不到的配速(7分/英里相当于4:20/km)算。我赶紧加把劲,在3小时之内跑完。

史蒂夫史迈思(Steve Smythe,52岁;伦马2:46:06):最后几英里,我不太能保持2小时45分内的配速,被同一年龄组的戴夫克拉克超过——他是前英国越野冠军,10K进28分,1英里3:56,马拉松曾跑出2:13并获得斯德哥尔摩马拉松冠军。

克瑞斯菲尼尔(Chris Finill,51岁;2:52:05):今年伦马赛前的气氛特别热烈,因为这是第30届,换了新赞助商维珍理财,也引起媒体的相当兴趣。我妻子在路边观赛29年之后,终于决定自己跑一回……我被选中参加5月中旬的法国世界24小时超马锦标赛,因此必须在稳当进三和为我的腿脚保存一点实力之间取得平衡。我决定开跑时比较用劲,剩最后10英里时再放松些。这似乎很有效,尽管到最后几英里我实在很累。如今这已经完成,很让人松一口气。


八人中运气最糟的,无疑是马克考特尼(S. Mark Courtney,54岁),他在波马以18秒之差未能跑进3小时,不过他的感言也最有趣:

我宁可把我的完赛时间看作2:60:18而不是3:00:18,但两者都不算进三,我暂时进不了5DS3精英组。再次诅咒英国女王,都怪她让马拉松的距离平白多出那385码!

那天天气近乎理想,而且我坐拥跑过30届波马的优势,但这两点还不够。到半程点(用时1:27:30),我的“银行存款”刚够在纽顿山掉一次速。到21英里,我的余裕基本已经耗尽,必须用7分配速连跑5英里。到24英里时,我只需再来两英里7分配速。我和1990年跑纽约马拉松时一样全神贯注,那次最后1英里我得跑5分55秒(3:40/km)才能进2:30,最后我只差6秒(不幸的是,当时没有芯片成绩)。这次波马我第25英里用时7:12,心率突破170,我知道自己已经拼尽全力了。但在波伊尔斯顿街,我还是一边用尽力气跑,一边感觉我的棺材被钉进最后一根钉子。现在我有点能体会当年迪克比尔德斯利(在“烈日下的决斗”后)的感觉:拼了这么长的距离,最后只差那么一丁点。他输给阿尔伯托萨拉扎尔,我却输给计时钟。没错,在披着太空毯、戴着第31届波马完赛奖牌走回柱廊时,我掉了眼泪(50岁以上的老男人可以哭)。这既是失望的泪水,也是解脱的泪水、惊奇的泪水(自己还能跑这么快)和喜悦的泪水(波马第31次完赛)。

我在手表上设了闹钟:每天下午1点闹响(波马上午10点开赛)。它一响起,我就屏息19秒钟,提醒自己我距离那个独一无二的地位有多么近。幸运的是,这个年代才刚开始;不幸的是,我已经不年轻了。不过,先别把我一笔勾销!


史上最牛的花甲跑者

咱们回头看那两个要挑战道格柯蒂斯进三时间跨度纪录的花甲选手。笔者查了下今年祖母马的成绩,亨斯利10公里用时43:36,半程1:33:34——进三已经没戏。最后他以3:12:21完赛。

而丹尼斯柯蒂斯前半程势头不错:10K用时40:24,半程1:27:59。但估计正是因为前面跑得太快,后半他掉速如山倒,仅跑出3:37:40,比亨斯利还不如。看来要破柯蒂斯的纪录,远没有想象的容易。

不过,史上跑得最快的5DS3跑者并不是柯蒂斯,而是前面提到过、但arrs.net名单中没有收录的澳大利亚人特恩布尔。他48岁时马拉松还能跑出2:14,61岁的最好成绩是2:38,65岁还能跑出2小时41分57秒——在1992年伦敦马拉松!


如果你具备加入5DS3俱乐部的实力,美国《跑步时代》杂志提供了几条增大几率的贴士,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以下三点:

一、年代末开张,例如1989、1999年。因为要跨越的是5个年代,不是50年。

二、跑快点。在arrs.net名单上,最差的马拉松PB是2:46:17,艾伦倒数第二,其他人都进了2:33:37。

三、但也别跑太快。名单上除了琼萨缪尔森和日本人山田敬藏(1950年代曾获波马和福冈马冠军)之外,都不是专业选手。原因是专业的练得太猛,容易油尽灯枯。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更多的人,是一辈子没进过3…

    2015-06-24 17:24:16 回应

  2. Kiki是只少年喵 Kiki是只少年喵

    这辈子是进不了3 了

    2015-06-24 17:38:33 回应

  3. sansan sansan

    专业的练得太猛,容易油尽灯枯,还是细水长流比较好

    2015-06-25 10:15:24 回应

  4. akuma9660110 akuma9660110

    油尽灯枯这个,我想到了殷天正,练的鹰爪外门功夫以及性格太过霸道了。

    不过,跑马,跑到5DS3的境界,正是该敬仰和follow的。

    2015-06-26 02:17:5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