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梅布·科弗雷兹基,从非洲难民到美国马拉松劳模

“美国马拉松一哥”梅布·科弗雷兹基 Meb Keflezighi,堪称美国版的莫·法拉。

就在欧洲被难民危机弄得焦头烂额之际,参与“1113”巴黎恐怖袭击案的凶手之一,被查出竟是夹杂在难民潮中、经希腊辗转混进法国的叙利亚人。

每天从海、陆路源源涌向欧陆的难民和移民,不知还有多少这类“伊斯兰国”的“特洛伊木马”,难怪美国有几十个州长拒绝接收叙利亚难民,国会众议院也投票对伊、叙难民严加限制,对奥巴马总统每年吸纳1万名叙难民的计划浇下一桶冰水。

当然,在鱼龙混杂的难民和移民里面,不仅可能有卧底的恐怖分子,将来也可能出现几个旷世英才。以两家美国市值最高的IT巨擘谷歌和苹果为例:前者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出生在莫斯科一犹太裔学者家庭,六岁才随父母移民美国;史蒂夫乔布斯的生父,正是来自叙利亚的穆斯林。

在体育界,外来移民同样有可能为国增光长脸——这里指的不是海湾富裕小国通过提供锦衣玉食,从非洲引进的现成人才,从而一夜成为亚洲田径暴发户(巴林垄断了仁川亚运会男女马拉松金牌),而是指像布林、乔布斯这样的移民一、二代。主动投奔过来的他们,对归化国的价值观无疑更加认同,自然也更为感恩和忠诚。


莫法拉的美国版

最好的例子,无疑是英国的莫法拉(Mo Farah)。这位8岁时抵达伦敦与父亲团聚的索马里小移民,是奥运会(2012年年伦敦)和两届世锦赛(2013年莫斯科;2015年北京)的5000米和1万米双冠王,为英国挣足了面子。

美国版的莫法拉,则非梅布科弗雷兹基(Meb Keflezighi)莫属。两人有很多共同点:

  • 均出生于长跑最厉害的东非。莫来自索马里,梅布来自厄立特里亚。
  • 都是童年移居归化国。“80后”(1983年出生)莫于1991年到英国,“70后”梅布于1987年全家以难民身份落户美国。
  • 都为归化国挣得殊荣。莫如前所述;梅布虽然不像莫在5000和万米项目那样独步天下,但也为美国夺得2004年雅典奥运会马拉松银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马拉松第四名。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勇夺2009年纽约马拉松和2014年波士顿马拉松冠军,成为时隔27年和31年之后,问鼎这两大赛事的首位美国人。
  • 两人的马拉松个人纪录(PR)也非常接近,且都创造于去年4月:莫是在2014年伦敦马拉松跑出的2:08:21,梅布的2:08:37是2014年的波马夺冠成绩。
  • 不过,莫只跑过那一次全马,而梅布已经跑了十几年,实力上莫显然更胜一筹。但梅布头顶两大马拉松赛事桂冠的荣耀,却是伦马仅获第八的莫所没有的。

笔者已于今年3月专文介绍过《莫法拉:奥运双冠王,半马新纪录》,本文只谈梅布。

其实本月初就想写梅布(后因跑上马和写德维尔潘文章耽搁至今),理由:11月1日,梅布在纽约马拉松以2:13:32拿了第七。


这个名次和成绩听上去似乎不怎么样,但这位40岁老将却在众多美国精英选手中排名第一,仅以3秒之差惜败比他小12岁的第六名川内优辉,还将美国老将纪录缩短了20秒。

比赛的最后阶段,梅布和川内交替领先,全力追赶掉速的埃塞选手泽盖(Yemane Tsegay,北京世锦赛亚军)和卫冕冠军基普桑(Wilson Kipsang),可惜最后只差一点没追上这两位第五、第四名。赛后川内说:“要不是有梅布作伴,我可能没法拼得这么狠。这场比赛我欠梅布的情。”

笔者之所以将梅布称作“美国马拉松劳模”,是因为他不仅成绩好、事业寿命漫长,而且人品也是没说的,你很难听到关于他的坏话。

波士顿马拉松赛事总监Dave McGillivray如此评价梅布:“他的品格、言行和正直无人能及。他激励了成千上万人加入到这一运动。”

美国《Runner's World》杂志今年评出“跑界影响力50人”排行榜,上榜者包括尤塞恩·博尔特和莫·法拉,其中梅布的读者评分高居第一;连给他当经纪人的弟弟梅哈韦(Merhawi)也榜上题名。

在美国跑步界,梅布是公认的一流高手兼大好人,称得上“德艺双馨”。


去年波马,名扬天下

2014年4月21日举行的第118届波士顿马拉松,不仅吸引了两倍于常年的百万观众沿途观赛,同时捕获了全世界的目光,因为这是恐怖爆炸案发生后的首届波马。

站在起跑线上的梅布,号码布的四个角落标着四个名字:马丁、克里斯特尔、肖恩和令子——一年前死于恐怖分子之手的四名遇难者,令子即中国女留学生吕令子。


“遇难的有可能是我——我妻子或者作为观众的我。”赛后梅布告诉《洛杉矶时报》。原来,他因伤无法参赛,只得和妻子站在波伊尔斯顿街终点线附近的赛道旁当观众。万幸的是,他们刚刚离开5分钟,第一个高压锅就爆炸了。

据《今日美国》报道,2014年波马的整个过程,梅布反复和着Aerosmith乐队的《Dream On》的曲调,默念“Boston Strong, Boston Strong, Meb Strong, Meb Strong”来为自己打气。

到了第27公里,他和两个肯尼亚“追兵”的距离,已经拉大到让对手看不见他的地步。

不过,此后著名的纽顿四小山还是令他备受煎熬。最艰难的关头,他心里想着号码布上的四个名字,祈求他们给予自己坚持到底的力量。

最终,梅布以2:08:37的个人最好成绩率先冲线,分别领先亚、季军11秒和13秒,为美国夺回了自1983年久违至此的波马冠军奖杯。


冲线后,他仰望苍天,接着下跪三次亲吻地面,起身又深深鞠躬,然后双手捂脸,喜极而泣。“作为一个运动员,你会心怀梦想,今天就是梦想和现实的汇聚……对一个美国人来说,这大概是最有意义的胜利。”

他表示,要把胜利献给那四位遇难者。心存感恩的他,也不忘提及自己的11家赞助商:PowerBar,索尼,Oakley,Garmin,CEP等等。

2011年,梅布尽管两年前才赢得纽马冠军,他的马拉松前途却普遍不被看好,跑鞋赞助商耐克甚至将他抛弃。当时他一度考虑退役,毕竟年纪也不小了(波马夺冠距他的39岁生日只差两个月,他是自1930年以来最老的波马冠军)。

七个月过后的2011年12月,他总算找到一家赞助商:制造滑板鞋起家、刚开始做跑鞋的Skechers。他是该公司签约的第一位精英跑者。

波马一役成名,使梅布成为灸手可热的大明星,被各种活动争相邀请。去年8月,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摆下国宴,款待到访的非洲首脑和商界领袖,原籍非洲的梅布也应邀成为座上宾。美国海军学院越野队员出身的前总统卡特告诉他:“你是这里最受欢迎的人。他们最想见的是你。”

飞黄腾达后的梅布,仍保持谦逊随和、待人真诚,毫无明星架子。例子之一:今年纽马前,梅布从家乡加州圣迭戈飞到纽约,坐的是红眼航班。《纽约时报》引用赛事主办方人士的话说,在特邀选手中,“梅布是唯一一个要求坐红眼航班的。”


美国马拉松一哥

赞助商众多、不得不穷于对付各种应酬的梅布,能跑出今年纽马的好成绩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他和纽马也特别有缘。他的第一场马拉松,正是2002年在纽约跑的。


1975年5月5日,梅布出生在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是11个子女之一。厄立特里亚是个1991年才从埃塞俄比亚分离出去的赤贫小国,当时还在打独立战争。梅布家所在的村庄不通电。他们兄弟为了避免被抓壮丁,不时要躲进灌木丛中。

12岁那年,梅布全家就像如今的非洲难民一样,先逃往意大利,再辗转抵达美国,定居加州圣迭戈市。那时梅布一句英语也不会讲,也从未参加过跑步比赛。

“我一直非常幸运:起点卑微,从战火肆虐的厄立特里亚作为难民过来;是美国给了我希望。”据《今日美国》报道,他在波马获胜后感慨道。

凭借学业成绩和体育才能,梅布拿到著名公立学府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全额奖学金。他也为该校挣得多项荣誉,包括全美大学生运动会5千米、1万米和越野跑冠军。1998年毕业的同一年,他宣誓加入美国籍。


毕业后,梅布于2001、2002和2009年三度夺得全美越野赛金牌,并三度代表美国征战奥运会:2000年万米比赛;2004年马拉松,以2:11:29获亚军——自1976年美国的首枚奥运马拉松奖牌;2012年再战马拉松,跑得比上次好:2:11:06,可惜屈居第四。

2007年,梅布在纽约中央公园举行的美国奥运选拔赛中受伤仅获第八,未能出线参加翌年的北京奥运会。

他的个人纪录:1500米3:42;1英里 4:02;5000米 13:11.77;10000米 27:13.98;半马61:00;全马2:08:37。

2000年秋季,在首次出征奥运会后不久,梅布开始练马拉松。他选择的第一场比赛,是2002年纽约马拉松。“这是我的第一场马拉松,也是最后一场。我再也不想跑马拉松了!”FloTrack.org在今年纽马前报道,梅布在那次赛后发誓。

其实那次“灾难”的成绩不算太差:2:12:35,只比美国奥运会资格线慢了35秒。当天他的目标是保四争一,但由于在摄氏三四度的冷天中过早加速,后遭淋雨导致“发动机熄火”,最终仅获第9名。


一年后,梅布重返马拉松赛场,在芝加哥跑出2:10:03。他说自己的“马拉松博士学位”是在纽约拿的,因此对纽马特别有感情,14年来他跑了十届,八度挺进前10名。

“纽约就像我的另一个家。我喜欢身处中央公园,这是我在纽约认得的唯一地方,别的地方我都不认得!”今年赛前他开玩笑说。

自2009年纽马夺冠之日起,梅布确立了他的“美国马拉松一哥”地位。虽然他的全马和半马个人纪录都不如”马拉松王子“赖恩霍尔(Ryan Hall),但后者从未拿过任何马拉松大赛的金牌,最好名次不过是2009年波士顿马拉松季军。


霍尔对梅布并没有“羡慕嫉妒恨”。2009年纽马后他曾表示:“如果说有哪个其他参赛选手我希望能赢的话,那就是梅布了。我跟他学到了很多东西,觉得他就像我的大哥,因此他能获胜真是太棒了。”


他不算美国人?

笔者介绍过,今年3月莫法拉在里斯本半马以59:32夺冠、将西班牙人隆塞罗(Fabian Roncero)2001年创造的原欧洲纪录缩短20秒后,那位西班牙人很不服气,称法拉只是打破“索马里的纪录”,因为“在索马里出生的永远是索马里人……欧洲纪录必须由欧洲选手创造”。

梅布也有类似遭遇。2009年他问鼎纽马之后,财经台CNBC的体育行业分析师Darren Rovell在其专栏中写道:“这是个惊人的大标题:自82年后,美国人首次赢得纽约马拉松男子项目!不幸的是,事情不如听上去的那么美好。梅布科弗雷兹基1998年成为公民,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个美国人。但他不在美国出生的事实,使得那个大标题所蕴含的成就不那么宏大。”

招来大量非议后,这位分析师不得不发文道歉并辩解:“我从未说过他不配被称作美国人。我只是说,我们应当祝贺一个完全通过美国体制培养出来的美国马拉松冠军。”


对此,赫芬顿邮报网站上有人不以为然地撰文指出,是否由”美国体制培养出来“,和梅布是不是美国人有啥关系?假如他赴美前曾在厄立特里亚训练过,难道就不算正宗美国人?

笔者也觉得,在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谁也别指责谁不够纯种。


欧美大量接纳难民和移民,肯定无法像巴林那样挑肥拣瘦。它们主要基于人道原则,正如自由女神像基座上铭刻的犹太裔美国诗人埃玛拉扎卢斯(Emma Lazarus,1849-1903)的诗句:“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送给我,你受累受穷的人们,你那拥挤着渴望自由呼吸的芸芸众生)。


接受数以万计在其他国家”混不下去“的人,貌似是回报率极低的风险投资。不过,只要你能提供平等的发展机会和自由的施展空间,最终完全可能惊喜收获像乔布斯、莫和梅布这类让你意想不到的英才,并赢得他们的死忠。


说到东非裔美国人和他们被质疑的出身,笔者不禁联想到另一位名人,他有个肯尼亚父亲,曾被怀疑并非在美国出生,而且身材瘦长,看上去也是跑马拉松的好苗子。只不过,人家喜欢的running完全是另外一类:running for president。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他首战即告胜出,再战成功卫冕,现在人还在白宫里坐着呢。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老将去年波马确实很励志


    @比赛控 :“Meb Keflezighi被国内跑者熟知是因为他曾在39岁高龄夺得2014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冠军,他的第一个马拉松就在2002年的纽约马拉松完成。完赛后他说,「这是我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马拉松,我以后绝对,绝对,绝对不再跑马拉松了。」…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嘻嘻]

    2015-11-26 16:58:38 回应

  2. XingqiaoL XingqiaoL

    最后亮了

    2015-11-30 09:07:45 回应

  3. pirlo21 pirlo21

    40岁确实励志,不知道川内优辉40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水平

    2015-12-02 10:49:3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