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马拉松跑进里约奥运的美国大学讲师

出征里约奥运会的美国马拉松国家队三名队员中,27岁的沃德是唯一的业余选手。

在出征里约奥运会的美国马拉松国家队三名成员中,27岁的贾瑞德沃德(Jared Ward)是跑最慢的一个。

在2月13日的美国选拔赛中,沃德以2:13:00幸运地抢到最后一张里约入场券。论成绩和实力,他都不如冠军拉普(Galen Rupp,2:11:12)和亚军梅布(Meb Keflezighi,2:12:20)。

不过,他却是三人中唯一的业余选手。

最专业的马拉松数据控

沃德毕业于犹他州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就是那所以前经常派舞蹈团来中国演出的大学,拥有统计学学士和硕士学位。现在他在母校当讲师,讲授两门统计学课程。

这是学校网站对他的简介,以及对他获得里约奥运出线资格的祝贺。沃德的正式头衔Adjunct Faculty有时译作“兼职教授”。

瞧瞧他的Areas of Interest(兴趣领域):体育统计学,最佳配速策略,成绩曲线。再看他的硕士论文标题:《2013年圣乔治马拉松比赛中选手的分段用时分析》!

原来这位老兄把他的统计学知识,都拿来运用到跑步上了。在马拉松发烧友中,恐怕没有比这更专业的数据控吧?

在这位专业数据控看来,“每一场马拉松都代表一整套的新数据点(data points),你可以通过研究,为你的下一场马拉松作准备”。敢情人家是把参赛过程当作一种采集数据的田野调查了!

沃德硕士论文的主要结论是,在海拔净下降的圣乔治马拉松比赛中,那些最接近于全程匀速的选手,最有可能达到波士顿马拉松的报名门槛(BQ)。

而且沃德不光是空有理论,他在实战中的执行力也异常强大。在选拔赛中,他几乎做到了完全匀速,前后半程用时分别为1:06:31和1:06:29,后半仅稍快2秒!

不少人认为,开跑时可以比目标配速慢一点,但沃德不以为然:“我觉得要提高配速很难。我宁可一上来就达到目标配速,然后一直维持下去。”

在美国奥运马拉松选拔赛中,通过半程点时,第一集团仍然人数众多。快到第26公里时,Tyler Pennell率先发力。

“我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hold住Tyler的配速,但我知道自己维持不了。”沃德赛后回忆说,“我也知道马拉松和径赛不同,你不必对对手亦步亦趋。于是我改变策略,努力跑出自己能维持到终点的最快配速。”

6公里过后,这一策略奏效了,沃德超越Tyler,位置上升到第三。当然,此时还剩10公里要跑,变数仍可能出现。

沃德心中的担忧刚刚变成兴奋,但好景不长,他很快就察觉到一股寒意。“我知道这是脱水的一个征兆。我心想:每一步都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步。直到最后半英里左右,我对跑进前三一直完全没有把握。”

最后几英里,他在脑海里回想每一个帮过自己的人——父母,高中和大学教练,训练伙伴和妻子:“我对所有那些帮我走到这一步的个人都心存感激。”

凭借全程匀速和积极补水的策略,沃德终于力克众多赛前实力比自己更强的高手,如愿夺得里约的出线权。他的成绩只比PB慢4秒,远少于冠亚军多达两三分钟的落差(首次跑全马的拉普实力按半马成绩推算)。

每年只求进步一点点

沃德的成功绝非只是昙花一现。他马拉松跑得不多,每年仅参赛一场,但务求一击必中。

除了此次美国奥运选拔赛因为天气炎热,成绩稍微退步之外,此前他全马每跑必PB,而且名次节节攀升:

2013年芝加哥马拉松(首马),2:16:17,第19名。

2014年明尼苏达州双城马拉松,2:14:00,亚军。

2015年洛杉矶美国马拉松锦标赛,2:12:56,冠军。

最后这一场也是洛杉矶马拉松,沃德获得总名次第三,击败7名非洲高手和中途退赛的Ryan Hall(Hall退役前的最后一战)。那次他倒没有全程匀速,而是前慢后快,前后半程分别用时1小时7分和1小时6分不到。

在同一年的其他路跑比赛中,沃德同样战绩辉煌,收获美国半马锦标赛银牌(休斯敦,1:01:42)一枚,美国20公里、25公里路跑锦标赛金牌各一枚。

这位统计学讲师的跑步成功秘诀,并不是什么深奥的数学理论,而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小学算术:“从每周只跑40英里(64公里)的高中时代开始,我在跑步上就专注于取得渐进式提高。每个赛季、每一年,我都会争取跑更多一点,更努力一点,更快一点。”

身高1米75、体重61公斤的沃德现年27岁——1988年9月出生在海拔1300米的犹他州。他是里约奥运美国马拉松代表队最年轻的队员,另两位中的梅布已经年届不惑,而学生哥模样的拉普也年近而立, 尽管蓄小胡子的沃德看上去似乎显老一些。

上小学三年级时,沃德第一次跑1英里的成绩是7分20秒(每公里配速4:33)。三年后突破7分钟(4:21/km)时的兴奋心情,他至今记忆犹新。

青少年时代的沃德花在踢球上的时间其实多过跑步,但他觉得跑步更有成就感:“最主要的并不是和其他团队或其他选手的竞争,归根到底,你真正挑战的只是你自己和你的极限。这主要是身与心的较量。我喜欢努力将身体push过它想让我到达的界限之外。 ”

高中时期的教练对沃德也不急于求成,布置给他的周跑量从未超过40英里。作为摩门教徒,每个星期天他都不能训练,只能用于休息和反省。

尽管如此,2006年秋季,沃德仍在州越野赛中荣获亚军,随后在Foot Locker越野赛西区比赛中勇夺第八,并借此挺进全国决赛,最终获得第22名(那届的冠军是Ryan Hall的弟弟Chad)。这次经历让他大受震撼,从此便渴望多参加类似的高水平比赛。

名师高徒重圆奥运梦想

2006年高中毕业前,沃德已经被杨百翰大学录取——更准确地说,他是被上门求贤的该校越野队教练埃斯通(Ed Eyestone)说动的。

后者登门拜访时,沃德注意到他手指上戴的戒指有些独特。“这枚戒指上有奥运五环?”他好奇地说问。

“我不太经常把它摘下来。”埃斯通笑着回答。这其实是他吸引新秀的惯伎,这位美国史上最杰出的马拉松选手之一曾于1988和1992年两度征战奥运会,最好成绩2:10:59,退役后他成为美国著名高校田径教练。

沃德并没有直接开启大学学业,而是遵循摩门教传统,先到匹茨堡传教两年。那段时间他每天只能锻炼30分钟,导致体重增加20磅,跑步功力也荒废大半。但传教经历也让他在精神上和情感上成熟了许多,促使他思考清楚我是谁、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养成的平和心态最终也将惠及他的跑步事业。

不过,沃德在杨百翰大学的第一个越野赛季成绩欠佳,而且伤痛不断,弄得他心灰意冷。一天,他走进埃斯通的办公室,向教练大倒苦水。

埃斯通开导他说:你不妨回头想想你最喜欢跑步的哪些方面,不要太过沉迷于宏大目标;每次只需专注于渐进式提高,实现一个个小目标;一旦实现了,就要让自己开心;慢慢来,不必着急。

这个办法效果非常显著。沃德从杨百翰大学毕业时,在全国高校越野锦标赛中的排名上升到第14位,径赛5000米跑出13:34.74,万米28:36.15,跻身美国一流长跑选手行列,尽管不如拉普那样出名。

2013年进军马拉松,使沃德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2015年在四场路跑锦标赛上的优异成绩,使他在美国田联跑步巡回赛积分榜上跃居榜首。

去年年初,沃德成为索康尼的签约跑者。他妻子Erica也是田径队员出身,曾是杨百翰大学的跨栏选手。他们育有两个子女:四岁的保罗和两岁半的埃莉。

埃斯通对爱徒评价颇高:“他的强项之一是他的头脑。鉴于他是统计学老师这一事实,他在比赛中很工于算计。他擅长评估自己的状态,从而制定出相应的比赛策略。”

在埃斯通上门游说的十年过后,他的得意门生沃德终于为师徒俩重圆了奥运的梦想。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realmj realmj

    这可能是马拉松赛场上的最强数据党了。

    2016-04-11 09:16:10 回应

  2. biubiu biubiu

    Saucony赞助了嘛~

    2016-04-11 10:04:32 回应

  3. 熊本乱太郎 熊本乱太郎

    国外很多都是强悍的业务选手,不靠跑步吃饭。

    2016-04-11 10:31:05 回应

  4. Granis Granis

    已查证Jared Ward确实是Saucony的赞助选手,Saucony体育营销部门的 vice president为他获得奥运会名额都发表了祝贺。你看他全身都是Saucony的衣物,能辨认出的两双跑鞋应该是Triumph ISO 2和Kinvara 6。业余选手也是可以接受跑步厂商的赞助的,也算是个额外收入(而且免费的训练、教练都是福利)。
    但日本的川内优辉仍然和他有本质不同,因为川内优辉是公务员,法律明确禁止他接受任何厂商的赞助(所有装备应该都是自费,他曾穿过定制的ASICS),参赛奖金也受到限制。结合个人成绩而言,我觉得川内优辉仍然是不可复制的最强业余选手和最强公务员。(两者训练模式太不一样了,川内优辉以赛代练,大量参赛;Jared则是标准的职业选手模式,严格遵循训练计划,参赛高度专一,少而精。不能说孰优孰劣,本身每个人适应的训练方式就有个体差异,和肌肉成分等很多因素有关。)
    不过最强数据党确实当之无愧,配速控制太恐怖了。

    2016-04-11 12:03:13 回应

  5. Shayne Shayne

    每天一点点的小进步,最后汇聚成十年后的梦想成真。-“你不妨回头想想你最喜欢跑步的哪些方面,不要太过沉迷于宏大目标;每次只需专注于渐进式提高,实现一个个小目标;一旦实现了,就要让自己开心;慢慢来,不必着急。”

    2016-04-11 12:18:13 回应

  6. XingqiaoL XingqiaoL

    一个学霸的故事

    2016-04-12 08:49:3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