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那些摔出来的跑步世界冠军

伦敦马拉松女子冠军苏姆贡,是今年马拉松大赛中第三个“摔出来的冠军”。

4月23日是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纪念日,第二天的伦敦马拉松就上演了极具戏剧性的一幕。

今年已摔出三个马拉松冠军

当女子第一集团接近35公里时,31岁的肯尼亚选手苏姆贡(Jemima Sumgong)被紧随其后的埃塞俄比亚人梅尔吉亚(Aselefech Mergia)踩到脚后跟,顿时失去平衡,一头撞向同胞高手凯塔尼(Mary Keitany)的后背,三人摔得人仰马翻。

苏姆贡摔得最惨:右侧头、肩部撞地,两处均破皮流血。最后一个爬起的她奋力追赶前面的对手,一边多次用手按压头部。但在“倒地三人组”中,她是唯一追上领先阵营的,而且很快就后来居上,冲到最前面。

37公里过后,苏姆贡开始绵绵不断地发力,连续5公里跑出3:15左右配速,硬是和上届冠军、埃塞选手图法(Tigist Tufa)一点点拉开距离,最后以2:22:58夺冠,比对手领先5秒撞线,斩获自己的第一顶马拉松大赛桂冠。

苏姆贡的顽强斗志令人肃然起敬。事实上,她已经是今年马拉松大赛中第三个“摔出来的冠军”。

有趣的是,这三位都是肯尼亚人,其中的第二位与英年早夭的肯尼亚马拉松神童、北京奥运会冠军萨缪尔万吉鲁(Samuel Wanjiru)同姓。

4月2日,布拉格半马沿着风景如画的伏尔塔瓦河畔展开,精英选手阵营用时14分10秒通过5公里(配速2:50),其中包括去年以59:50胜出的23岁肯尼亚卫冕冠军丹尼尔万吉鲁(Daniel Wanjiru)。

7公里标志过后,万吉鲁突然脚跟一扭,跌倒在地,另一名选手也相继倒下。好在万吉鲁似乎没有受伤,倒地后立即本能地一跃而起,快步追上其他对手。

加入领先阵营之后,他不动声色地一直跑到第18公里,才挂上高速档,第四个5K仅用时13:53(配速2:46),与第二名拉开7秒钟的差距,最后以59:20率先冲线,不仅刷新PB,而且成为赛会18年历史上成功蝉联冠军的第一人。

第三位跌倒后夺冠的猛士,我们曾在今年世界半马锦标赛的报道中描述过:

3月26日下午14时10分,半马世锦赛在英国威尔士首府加的夫举行。由于天雨路滑,肯尼亚卫冕冠军坎沃若(Geoffrey Kamworor)刚过起跑线就滑倒跪地,双膝都蹭破出血。

后面有个好心的选手拉了他一把,帮他仅用7秒时间就重新站起,全力追赶领先阵营。开赛后第80秒,他已经追上第一集团。又过了10秒,他重新占据最前面的位置。

最后两公里,坎沃若开始提速,用时56:05通过20公里点,比队友卡若基(Bedan Karoki Muchiri)领先8秒钟。最终他未受挑战地以59:10轻松卫冕,比两年前他在哥本哈根世锦赛获胜的成绩只慢两秒。

去年在关于名古屋女子马拉松的报道中,我们还介绍过一个摔伤后创造佳绩的日本年轻选手。

在去年“三八”节举行的那场比赛中,由11人组成的先头集团在15公里饮水站发生了一起意外事故。

为了避开在前面急停的俄罗斯老将科诺瓦洛娃(Mariya Konovalova),23岁的东道主选手前田彩里(Maeda Sairi)连忙收住脚步,却被身后的另一名日本选手小原怜“追尾”。

前田先撞向补给桌,失去平衡后重重摔倒在地。小原也被她绊倒。前田伤得不轻:左膝撞出一个大口子,右膝蹭破皮;左腕隐隐作痛,到了赛后需拍片检查是否骨折的地步,但她还是飞身跃起,冲回第一集团。

到了25公里,左膝伤口一直流血不止的前田仍紧跟在领先的巴林高手基尔瓦(Eunice Kirwa)和科诺瓦洛娃身后。

此后前田有些掉速,但到了“最后2公里”标志,在观众雷鸣般的欢呼声中,她飙出3:20内的配速,最后2195米仅用时7分17秒——所有选手中最快的,并以2:22:48夺得季军兼日本选手第一(科诺瓦洛娃因兴奋剂阳性成绩被取消,前田的名次上升至亚军),这一成绩在日本史上排名第八。

田径场上的著名摔跤事故

与全马和半马这些公路赛相比,赛道更狭窄、速度更快、竞争更激烈的径赛发生碰撞事故的几率更高。

约翰兰迪(John Landy)是20世纪澳大利亚长跑传奇人物。1954年他继英国人罗杰班尼斯特(Roger Bannister)之后,成为世界上第二个1英里跑进4分钟的人,并创造了该项目世界纪录3:57.9。

1956年在澳大利亚田径锦标赛的1500米项目中,领先的年轻选手克拉克(Ron Clarke)不慎摔倒。兰迪(下图112号)一时收脚不住,踩到他的肩膀和手臂。

兰迪急忙停下,回过头伸出援手,此举使他损失了大约7秒时间。最后两圈他奋起直追,以4:04.2获胜,墨尔本奥林匹克体育场内的所有观众为之沸腾。

这件事成为澳大利亚体育史上最受称道的佳话之一。兰迪后来荣获大英帝国勋章,数十年后还当上维多利亚州的州长。

去年国际田联钻石联赛巴黎站,3000米障碍项目。高大帅气、金发碧眼的美国选手耶格尔(Evan Jager)在倒数第三道障碍前一直保持领先,最后一圈的铃声响起时,肯尼亚对手已经被他拉下10米。

此时的他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双腿在乳酸的作用下力气尽失,一只脚扫到障碍,整个人被绊倒坠地,肯尼亚人趁机赶超,以7:58.83夺得金牌。耶格尔很快重新站起并冲向终点,以8:00:45打破美国和北美洲纪录。

赛后他表示:“我不知道到底是自己跑得太快,还是人太累了。我使出所有力气去跨那道障碍,但脚趾还是碰到它,人不由自主地掉下去。”

1990年在新西兰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男子5000米决赛居然发生两起跌倒事故。赛前两大夺冠热门都是肯尼亚人:1988年汉城奥运会冠军恩古吉(John Ngugi),以及前一年世界排名第一的翁迪埃基(Yobes Ondieki)。

跑到大约800米处时,恩古吉和来自英国的欧洲冠军巴克诺(Jack Bucknor)相撞倒地。但他着地后随即弹起,不仅追上第一集团,而且和他们拉开35米左右的距离。从850米到1250米的400米距离,他只用了58秒左右。

大约1600米处,翁迪埃基也跌倒了,问鼎的美梦破灭。剩下最后两圈,恩古吉的优势扩大到大约40米。可惜他发力过早,提前把自己拉爆,被追兵慢慢赶上。

最后15米,名不见经传的30岁澳大利亚选手安德鲁罗伊德(Andrew Lloyd)全速冲刺,以0.08秒的微弱优势抢走恩古吉几乎已经到手的金牌,他的成绩13:24.86也刷新了PB。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1500米最被看好的选手是21岁摩洛哥新秀奎罗伊(Hicham El Guerrouj)——上年世锦赛亚军,当年室内世锦赛冠军。他的头号劲敌是15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阿尔及利亚人莫塞利(Nourredine Morceli)。

进入最后一圈时,莫塞利比奎罗伊稍微领先。冲刺阶段,奎罗伊突然跌倒,这一跤摔碎了他的冠军梦想。

此后他虽然又收获四顶世锦赛1500米桂冠、打破世界纪录,但他的第一枚奥运会金牌还要等到8年后的2004年奥运会(值得安慰的是,他在雅典成为1500和5000米双冠王)。

芬兰是个长跑传统深厚的国家,二战前就出过帕沃努米(Paavo Nurmi)等一批人称“会飞的芬兰人”(Flying Finn)等名将。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芬兰派出的万米项目选手,是刚刚创造3200米世界纪录8分14秒整的警察跑者维伦(Lasse Viren)。比赛进行到一半时,维伦和一个突尼斯选手互相避让不及,碰撞后一头栽倒。

维伦飞快地跳将起来,只用不到一圈就重新加入第一集团。最后600米他发起总攻,与身后的比利时选手普特曼斯(Emiel Puttemans)拉开3米的差距。

过最后一个弯道时,对方也拼上全力,但终究不敌维伦,新一代“会飞的芬兰人”以27:38.35夺冠并打破世界纪录。

11天后,维伦又在赫尔辛基刷新5000米世界纪录,成绩是13:16.3。

史上最出名的径赛相撞事故,发生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女子3000米项目。

比赛的两强是英国赤脚少女佐拉巴德(Zola Budd),以及东道主美女高手玛丽德克尔(Mary Decker)。

巴德赛前就惹起不少争议:她出生在因种族隔离政策被禁止出席国际比赛的南非,参赛前几个月才突击加入英国籍。

比赛日,一场激战不出预料地打响,以上两人都跑在最前面。中途她们的腿互别了一下,德克尔向内场扑倒,痛哭出局。

巴德瞥了她一眼,继续跑下去,但心里同样方寸大乱,最终仅获第七。罗马尼亚选手Maricica Puica渔翁得利,意外到手金牌。

2014年在墨尔本世界田径挑战赛,女子3000米障碍项目。领先的澳大利亚运动员米切尔(Victoria Mitchell)在越过最后一道水障之时,脸朝下地扑通落水。这位喜欢将头发染成鲜艳色彩的选手岂肯认输,浑身湿透地立即加入战团,最终夺得金牌。

因此,下次你在参赛时万一不慎跌倒,只要没有受伤,就不要轻言放弃——如果你坚持跑完,说不定就会有惊喜哦。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湿哒哒 湿哒哒

    摔倒再爬起继续比赛的都令人敬佩~

    2016-04-29 13:29:54 回应